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鴻蒙星小說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鴻蒙星小說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2022-05-08 16:07 作者:敖村一霸

章節介紹

一個工作不順,創業失敗,天天被網貸催債的少年,意外轉世,且看他如何逆襲人生? 在一個封建王朝的統治下,少年非要追求科學與民主的真理! 歷經修鍊、江湖、宗教、朝廷、起義的種種考驗、錘鍊的故事 把中國傳說的諸天神佛及西方神話的眾神盡攬其中

在線試讀

第6章 少爺是個書獃子

經過黎陽城之戰,整個傲世大陸上各大勢力都知道了一個事,武家沒有任何高手前來幫忙,有可能當年血洗夜武家高手皆被血洗,如今武林夫婦也確實被封修為,止步於宗師級,但戰力卻可以越級殺人,還是如以前那般兇悍,君級以下最好不要招惹這一家人。

出生天降異象,還是武家返祖血脈的兒子,論血脈可能比武林更優秀,但出生剛滿月就靈教法帝出手重傷,把仇人的天才後輩抹殺在搖籃里,靈教才能放心,還好當時有皇室武帝及時出手阻止,皇室三十年前放棄武家,如今又維護起來,不知意欲為何。

五日後,葯院總院長葯老扔下所以事務,立即從帝都趕到黎陽城,葯老和武家乃故交,開始不遺餘力的救治這孩子,花費無數天材地寶,在運用藥老的治療功法,體內的傷勢逐漸好轉,告知眾人:

「這孩子經過我的治療,現在已無性命之憂,但那邱儒子是以法帝修為有意擊傷他的丹田,根基上出現的裂痕我無法修復,除非日後他有逆天機緣,否則此生修為很難突破到武士或法士境界。」

葯老沒來之前,兩夫妻還抱有巨大的希望,兒子一定能治好的,但此時聽着這位帝國公認的第一藥師治療結論,如被雷擊一般定在原地。

因為他們知道終生徒級,在這個世界很難生存下去,就連入伍當兵都需要武士或法士級別才能合格,也就是說武智城將會如廢人一般的活着。

良久,武林伸出手摸了摸武智城的臉頰:「兒子,父親會保護你一輩子。」

武家兩代天才,父母被封印,兒子被傷根基,自此各大勢力來說異構不成威脅,從此不再把武家放在心上,只是讓眼線在黎城偶爾關注一下就行。

皇室守護,畢竟是傲世大陸第一勢力,從此江湖再無人來招惹武家。

傲世大陸一零零一零年,武智城已經10歲。

在四歲之前黎陽城的人都稱呼武智城為書獃子,武家在黎陽城雖然低調,但畢竟以前是隻手遮天的大家族,所以一舉一動都是老百姓的談資。

武智城一歲在嬰兒哭鬧的年紀,不哭不鬧,不需要人哄,從來沒尿床,每次要尿尿拉屎得時候就開始哼哼唧唧,等傭人準備好才開始解決,出生後就再也沒喝母乳,只喝其他代替品。

三歲這是一個會跑會說話的年紀,他沒有和任何人說過一句話,只是簡單得回答嗯嗯哦哦,父母以為是當年傷到變成了一個啞巴,直接帶着他去葯院診治,華若薇讓葯院所有的藥師進行會診,乃至從乾州城又請來藥師,都沒有診斷出是什麼問題,眾人只好接受武智城是啞巴的事實。

整天只是在小院發獃,會走路就開始自理生活,有一天大鬧一場把下人都趕出了院子,不需要下人伺候,只要把飯菜衣服送來就行。

然而在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三歲半的武智城從房裡跌跌撞撞的走到小院內,雨水把他全身都淋透了,他昂着可愛的小臉看向發怒的天空,**的小手指向雷電,大吼:

「草,一晚上在打雷,還讓不讓人睡覺,你有本事趕緊把我劈死,聽着都煩。」

等了一會雷電也沒有劈下來,武智城微微有些失望,只好低頭走回自己的房裡。

武林和祝蓉蓉早已在武智城跑出來之時就已經關注,只是武林看着他今夜行為奇怪,就讓祝蓉蓉先不要去管,此時聽到武智城會說話,一臉驚喜,雖然如發瘋一般的行為讓二人疑惑,但至少證明了,他們的孩子不是一個啞巴,只是不想說話而已。

四歲時,武智城突然對母親說想看書識字,於是祝蓉蓉把黎陽城最好的教書先生請來給兒子當私教。四歲半就能認出所有字,六歲就能寫出成熟的詩詞。讀書先生直呼文曲星下凡,教出這樣的學生是他的驕傲。可在這個世界上讀書做文人前途有限。

武智城想學完這個世界的文字,其實不難,因為和古代繁體字差不多,前世大學選修的古文學和歷史,在此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五年幾乎把黎陽城能拿到的書都看完了遍,其中不乏戰叔叔和華阿姨從其他渠道拿到的書籍,他只是想着通過書本去了解這個世界,看看除了修行還有沒有其他途徑讓自己和武家不再受到欺負。

最終的結果是這世界有謀士,有文官這些職業,但都混的不咋地,要不就是體弱多病英年早逝,要不就是修為不夠被敵人殺死,如今活着的有名謀士文官,那個不是宗師級以上修為。

實際上武智城在葯老走後,知道根基被傷就開始抑鬱了,上一世已經過得十分悲催,沒想到這一世天才資質,才來到這個世界一個月就被仇家廢掉根基,只能修鍊到徒級就如上一世無法工作掙錢一樣,剛出生還想着修鍊成為強者,如今活成了廢物,只會成為父母乃至武家的累贅,活着又感覺不到了意義。還好在這裡比上一世多了更多的親情,除了父母疼愛,在四歲的時候,母親給他生了一個妹妹,名叫武琴,父母經常不在家,照顧妹妹是他覺得最有意義也開心的事情。

「少爺吃飯了。」

武家的管家肖二,在書房門口叫到

「好的,二叔。」

二寶從武家祖地來到黎陽城的,三十年前他就是武林的管家,打聽到武林在此安家,馬不停蹄的找到黎陽城。

這個世界傭人就如下等人一般,但武智城從會說話開始,對這些傭人非常尊重,如親人般看待,傭人們也對少爺特別尊重。起初武智城以叔叔和姑姑輩稱呼這些傭人,嚇得二寶帶上傭人們集體去向武林請罪:

「少爺如此稱呼小人們,這就如這些傭人和武林祝蓉蓉平輩相論了,這是折煞小人們,請老爺夫人責罰。」

武林夫婦也是開明之人,出生之時還怕入魔道的兒子如此心境對這些傭人,再高興不過,武林夫婦相視一笑:

「我兒尊敬你們,你們就得應下,管他什麼平輩不平輩,只要我兒子高興就好。」

武智城來到自己的小庭院,看到石桌上妹妹武琴已經坐在那裡等着自己,兩歲之前武琴吃飯必須要哥哥喂,三歲能自己吃飯了必須要哥哥陪着一起吃。

「哥哥,你快些過來,這條火雀鳥腿要涼啦。」

武琴看到哥哥來了,趕緊跳起來催促武智城快點

武智城坐下,武琴先撕下一塊火雀鳥腿拿給他

武智城摸了摸武琴的頭,拿起鳥腿吃了起來。

「吃完我陪你練功好不好?「

「太好了哥哥。「

聽到武智城要陪她一起練功,武琴狼吞虎咽的把食物吃完

武智城雖然根基已損,父母沒有強迫他習武,用武林的話來說,只要我兒子高興,我能幫他扛起一輩子的天。

他五歲時突然要求父母教他練習法術和武道,嚇了他們一跳,就算你要學也只能修鍊一種,沒有兩種都能修鍊的道理。

武智城偏要兩種都學,於是自告奮勇的要演示他從書中自學的一些基本修鍊法門,隨即演示給武林和祝蓉蓉看。

雙手結印,天地間稀薄的道元之力,紛紛向著武智城匯聚而來,以武智城的丹田匯聚成一個若隱若現的道元旋渦,腹部的黑色胎記開始起了作用,貪婪的吸食着道元之力,而後湧入丹田,武智城的身後逐漸形成了一個隱隱約約的道環。

「氣動掌」

隨即一聲大喝,一掌蘊含著淺灰色的道元之力拍出,塵土飛揚。

武林滿臉欣慰的看著兒子,從小懂事還能自學成才,特別是看到這孩子準備修鍊武修,以後自己就能教導了。

「哈哈,不錯,進入通過書本自學都能入門修鍊,祭出道環打出氣動掌。以後就讓為父教你。」

祝蓉蓉翻了個白眼看着武林,一臉吃醋的表情:

「哼,兒子你現在剛入門,其實也可以學習法修的,你的道環還不成型,要不棄掉武修,娘親教你神識如何?」

武智城一臉會意,想驗證一下這是不是神識,回答母親:

「母親,法修的入門我也學了一點控物術,您看看這是不是神識。」

武智城再次吸納道元之力,道環再現,只是裏面的實體六角星轉變為透明六角星。

「法修道環?怎麼可能?」

祝蓉蓉驚呼道:

「剛才已經祭出武修道環雛形,不可能再祭出法修道環雛形,除非立即廢掉武修修為才能重新修鍊法修。」

武智城經過剛才的氣動掌,已經消耗的滿頭大汗,如今再次施展控物術,腦海的意念匯成一條線,直接捆住地面上拇指大的木棍,木棍一剎那間開始抖動起來。

「給我起」

武智城咬着牙,控制木棍飛起一人高,才落到地下,看了看一臉驚訝的父母,雙眼皮開始往下墜,身體搖搖晃晃了幾下,栽倒在地上。

經過武林夫婦的幾次驗證之下,確認他是一位法武雙修,這次輪到父母抑鬱了。

如此的天才如果不是根基已損,日後必定能成為強者,父母覺得愧疚與武智城,如今只能修鍊到徒級,但法武雙修運用得當,可以彌補一些戰力,能越級戰鬥,也就是說無論如何修鍊實力只能挑戰武士或者法士,武智城安慰他們,我的根基不是在進步了嗎?

於是武智城開始練功修行。

武智城從書中得知在結合自己的理解,這個大陸修鍊分為武修和法修,父母便與之對應,修鍊者的道遠之氣都是來自於道環,就是父親給他展示背後的一個個的光圈形成了一個盤,類似於前世的八卦周易圖,上面布滿符文。通過道環的不同表示修為的不同。

根據道環判斷修鍊者的境界,九環為之最,分別對應——徒級 、士級 、將級、宗級、帥級、君級、王級、帝級、皇級。其中帝級幾乎大勢力都會存在,而皇級幾百年不曾出現,唯獨一人是皇級巔峰世人皆知,那就是傲世大帝,在這片大陸如神一般存在的人物。

武練武場

十歲的武智城道環開啟,修鍊了五年,我才成為一名一元法武徒,屬於修鍊剛入門的那種,而六歲的妹妹道環開啟,她才修鍊三年就已經是一位三才武徒,母親也說過武琴根基充實,天賦至少也是極品,所以修鍊比其他修鍊者都快一些,而武智城根基被損,需要同時修鍊武道和法術,慢一點也是正常,厚積薄發。

武智城把十層鴻蒙血脈運轉,紫氣旋繞,金眼開啟,手握成拳做防禦姿勢,此時武琴運轉九層鴻蒙血脈,灰色眼瞳開啟,纖細的小手直立,大嚎一聲:「哥哥,我來了,你小心。」

「排雲掌」

一掌轟出,武智城雙腳成馬步狀,只有用雙手抵擋這一擊。

「不動如山」

嘭…….

武智城還是被震退了三步,武琴一落到剛才武智城站的位置,準備再使出一招,然而地面符文飛起,把她圍繞在其中。

「哥哥,你又使詐。」

武智城此時右手灰色道元之力閃耀:

「先天八卦陣,起」

隨着武智城的道元之力加持操縱陣法,符文密度更多,試不試的有符文飛出攻向武琴。

武琴知道哥哥法武雙修,經常使詐,但之前祭出法陣都需要時間和動作,他今天卻能瞬發法陣,讓他措手不及,還有母親的三大陣法之一的先天八卦陣也被他以一元法徒境界練成了,母親要看到不得嫉妒死啊。

「哼,你有新招,我就沒有嗎?看我用父親教我的無極道拳破了你這先天八卦陣。」

武琴雙掌化拳,湧現無數道元之力,開始快速敲打四周的符文,**的小拳頭竟敲擊出陣陣響聲,而且隨着速度的加快,拳頭開始產生拳意,兩拳變四拳,四拳分八拳,八拳化無拳,大喝一聲:「無極道拳,給我破」

先天八卦陣隨着一拳拳的打在上面,始終武琴要高出兩個小境界,陣法結界開始出現裂痕,很快陣法就被武琴給破除。

然而武智城早已在陣法動搖之時,右手已經不再控制陣法,而是跑到武琴的背後,雙手為拳。武琴正在為破了哥哥八卦陣得意,卻從身後傳來。

「無極道拳」

雖然沒有像武琴一樣能打出八拳,但這一拳足以把武琴打飛出去,都是兄妹切磋,雖沒傷到筋骨,但武琴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大哭起來。

「武智城,你卑鄙,無恥,搞偷襲,還用法陣陰人,你不是人」

武智城…………滿頭黑線,完了,剛才技癢想試試這兩絕招配合程度,可忘記這是我那可愛的妹妹了。

武智城趕緊跑過去扶武琴起來,誰知武琴早已聚集拳意,雙拳朝武智城胸膛打去。

「無極道拳——兩拳變四拳,四拳分八拳」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雖然只是兩隻拳擊出,但無極道拳讓這兩拳的拳意變為八拳打在武智城身上,他被打飛了十幾米遠,在地上還翻滾了兩圈才停下來。

「哈哈,哥哥你也有今天」

武智城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看着妹妹要走過來,擺了擺手:「行啦,你站那先別過來,今天到此結束,哥哥認輸了,打不過你。」

幾乎每次修鍊交手都是武智城故意輸掉才可以,這是一個不肯吃虧的主,剛才是不小心才把她打飛出去,還好這混世魔女把我給打回來了,要不然不知道要鬧到什麼時候。

「好哦,哥哥又被我打敗了。」

「嗯嗯,你都比我高出兩小階,我怎麼打得過你,走,陪哥哥去看書,女孩子家別整天只知道打打殺殺的,要矜持些。」

「書獃子,就只知道看書,等等我。」

此時武林夫婦在房頂看着這兩兄妹,祝蓉蓉掐了掐武林的胳膊不敢置信的問道:「兒子剛才使出的真是先天八卦陣?」

武林鎮定的道:「應該是吧,陣法你傳給他的,是不是你還要問我?」

「我上個月才傳給他的啊,就練成了?那可是十大陣法之一啊,我這法修妖孽都修鍊了半年才能學會啊」

「你那點天賦哪能跟我兒子比,他剛才瞬發陣法你看到了嗎?你法徒的時候能瞬發嗎?」

「哼,說的像你七歲可以打出無極道拳十六拳一樣,你那點天賦能跟我女兒比嗎?」

…………….

兩人爭執了好一會互看了自己一眼:「哼」「哼」

然後再看一眼那兄妹:「哼」「哼」

祝蓉蓉:「想當年我們也是縱橫江湖的妖孽級天才啊,怎麼就被這二位小祖宗如此輕易的碾壓了。哎,不說了,咱們修鍊去。」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