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在線閱讀《家夫武則天》小說免費資源

在線閱讀《家夫武則天》小說免費資源

2022-05-08 16:08 作者:不三薯

章節介紹

「謝邀,人在大唐,剛下穿梭機」 彗星來去的那一夜,七十六歲的老光棍漢身穿馮小寶;豈料歷史學渣薛知深只知其一,韋小寶?地道,媽々桑的味道! 不知其二?亦不料一語成讖,更生出諸多事端: 【嘆開端·開局光棍漢僅一扁擔】袁天罡推推背圖,大道至簡簡化字,等價交換換拂塵,…

在線試讀

第001章 彗星來的那一前夕

精彩節選

多年以後,面對無字碑,一時之間,大周國師薛知深也難免五味雜陳、百感交集、感慨萬千。

千言萬語道不盡,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彗星來的那一夜許下的誓願。

時值中秋團圓夜,鰥寡孤獨薛老漢,詩興大發欲應景,不管平仄和押韻,不顧抑揚與頓挫,對月當歌吟誦道:

「人無千日好,更無再少年。

不須長富貴,快活似神仙。

花有重開日,卻無百日紅。

早晚不折騰,死後一場空。」

淺草花間一壺酒,月下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月成五人。

「嗝兒,怎麼多了一人?嗨,真是人老多健忘,酒不醉人人自醉……」

搖頭嘆氣間,薛老漢瞄了一眼睡得跟個死豬似的金主姑奶奶——崇尚單身主義的冰山女神總裁,瞬間從文抄公變身喊麥的MC:

「照啊,一人飲酒醉,醉把佳人隔兒~睡,三九佳人體似酥,玩什麼六×九得三十六,腰間仗劍斬老夫。

嬌啊,說什麼無稽之談,精益求精千金子,一樹梨花壓海棠,老夫少妻生神童,悄悄驚艷所有人?

照啊,一拍即合,我老而彌堅,貌若潘安,情如宋玉,才勝子健;你富比石崇,沉魚落雁,閉月羞花,聲色雙絕,一炮而紅。

嬌啊,道什麼約法三章,醒時相交歡;醉後各分散;永結無情游,相期邈雲漢?」

可惜,化名為「嬌」的女神總裁既無心也無力,並沒有搭理髮酒瘋的薛知深。

大抵是天為被,地為床,春風無力百花殘,嬌花損於八級大狂風?

她只是酣睡於別墅後院、牡丹花間、石榴樹左、五色土右、馬嵬坡下、貂絨毯上,一副「花前月下,貴妃醉酒」的模樣。

不過無妨,人老話多的薛老漢,沒人搭茬兒也能自言自語一整天,唯一能阻止他的只有口乾舌燥。

「咕咚——」

他從花蕊處拿起已溫至37.5℃的葡萄酒,猛灌一口後,又繼續唱起古怪的小調:

「嬌啊,涼風有信,秋月無邊,睇我思嬌的情緒,好比度日如年。

照啊,南方有佳人,傾城傾國顏,絕世而獨立;老夫聊發少年狂,左韋哥,右力王。錦帽貂裘,千里逐夕陽。為了傾城絕戀緣,虎狼葯,看薛郎。

嬌啊,老漢我姓薛名知深,諢名老來俏,花名花和尚,化名韋大寶,藝名桃花仙,為歌無情嘅(gě)佳人呀叫做無名氏嬌。

照啊,來吖,造作呀,起來嗨,睡什麼睡吶,繼續折騰哇!再不折騰你就老了,再不折騰我就死了。」

「嗚~」

她似乎有感,在嗚咽一聲後,便着手畫了一幅富春山居圖:

一筆勾勒出一株盤根錯節的三角梅,端是集日月精華、天地靈氣和毓秀鍾靈於一身;又一筆勾繪出一棵傲然挺立的迎客松,端是集鶴骨松筋、枝幹遒勁和傲然挺立於一體。

豈料,白露濕螢火,清霜凌兔絲,露染丹青墨,松蘿共相倚,風光無限好,梅松連一體。

她再賦詩一首:「八月白露降,湖中水方老。旦夕秋風多,衰荷半傾倒。」

畫罷,詩畢,人酣睡。

只留給薛老漢一面光潔的美背,以及你來我往的呼吸聲在交融,我咚你砰的心跳聲在共振,他呼她吸的喘息聲在二重奏。

像是只為證明自己還活着?

又似是以身飼虎,似是向同床叫苦求饒,似是對首次男人敞開心扉,似是向男友撒嬌賣萌,似是貪戀愛人的心跳,似是戀戀不捨於家的感覺。

那琴瑟和鳴的模樣,彷彿是眷戀上安全的避風港,而不是遠離暴風雨的源頭。

「說你拒絕吧,還湊了上來!說你同意吧,這讓老夫如何一展身手?」

這一刻,即使自詡「桃花源里桃花林,桃花林中桃仙人」的薛知深,也差點撓禿了……好吧,他本是個光頭佬。

這可跟那首不倫不類的開場詞·定場詩·開頭曲·口頭禪·座右銘或墓志銘不一樣,能信手拈來。

——東拼西湊一番關漢卿《竇娥冤》的楔子,生拉硬拽一回楊文奎《兒女團圓》的楔子,觸景生情之下雜糅而成。

「幾個意思?整是不整?那咋整啊?」

這一回,輪到罪魁禍首和始作俑者疑惑了,即使一把薅光了鬍子……行吧,他的長白鬍須還是假的。

在搜腸刮肚、絞盡腦汁和頭腦風暴之後,身經百戰的薛知深,也只得出這麼一個結論:

「女人心,海底針,琢磨不透;鏡中花,水中月,似是似非,但絕不是食髓知味的上下求索和引火燒身。」

如此一來,倒是實踐出了一半的真知,更打了張愛玲的左臉——「到女人心裏的路通過垠道。」

「嬌啊,我已知你深嗝兒~度,但仍不知你深意。」嘀咕一句,薛知深便順其自然,任由她這麼盤着。

而在嬌花之中、月亮之下的他,於遙望漫天星辰的同時,也順勢進入了賢者時間:

「老朽今年七十有六,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請自己去……」

『嘿,若說薛知深已生無可戀吧。

他人老心不老,不想着如何安度晚年,整天就琢磨着跟誰玩黃昏戀、虛擬戀、爺孫戀、夕陽紅、空降兵和千里送。

堪稱每天都在作死的邊緣反覆橫跳,瘋狂試探。』

「……緣何俺從不惑之年折騰了三十六年,到現在還生龍活虎;從早折騰到晚,說好的早晚都得出事呢?」

『呵,若說薛老漢是好色之徒吧。

他不是在作死,就是在作死的路上,以及尋思着怎麼作死:玩什麼蹦極、跳傘、漂流、衝浪和越野等極限運動。

分明是老壽星上吊,活得不耐煩了。』

「……怎麼意外不至,今天不死,明天不遲,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嘖,若說薛老頭在自尋短見吧。

這個76歲的高齡剩男,他還主動申請西元2061年的吉尼斯世界紀錄,並被其成功認證為「世界上現存的最高齡未婚人士」的保持者。

明顯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想死,但我不傻,哎~就是玩兒。』

「……何故黑白無常不勾,判官不消,閻王不收,死神不來,水鬼不沾,狐狸不訪,筆仙不靈,貞子不真,俗稱鬼見愁?」

『哎,要說老薛頭得非死不可吧。

但其結果,卻正如那部名叫《一個叫做歐維的男人決定去死》的電影和其中的主角一樣。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掃把星自裁,妨人不妨己,始終也死不了。

亦如那顆另人百思不解的彗星蛋——每當神秘的哈雷慧星七十六年一回歸時,地球上便會神奇地誕生若干顆布滿星辰花紋的雲英雞蛋。』

「咦?」

皇天不負有心人,星光不問趕路人。

一人分飾魔鬼與天使兩角兒的薛知深,自言自語的薛老頭,自問自答的老薛頭,差點人格分裂的薛老漢,終於找到了一個勉強還算是線索的線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