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王爺,您家重生的寵妃她黑化了全文在線閱讀

王爺,您家重生的寵妃她黑化了全文在線閱讀

2022-05-08 16:08 作者:顏齊溪谷

章節介紹

上官侯府有位痴傻的嫡女,嫁給了帝國最帥的男人-----安遠王葉赫唐,沒想到,大婚當天竟慘死房中,棄於亂葬崗內 頭七當晚,月光慘白如晝,血鴉嘶鳴遮天蔽日,惡靈集結,冤魂四散,血月現世,上官雲曦一朝重生 再世為人,她坐擁萬千魔獸,誰若欺我良善,必將百倍奉還,仇恨蒙…

在線試讀

第3章 夢境

「侯爺節哀,微臣儘力了。」太醫院的孫老太醫向上官訣拱手致歉,孫太醫背部微躬,雙鬢髮白,在太醫院二十餘年,給貴妃診過脈,為皇子切過膚,是太醫院最有資歷的太醫了。

既然他都無力回天了,那上官雲曦必然無藥可救了。

也許侯府上下都沒想到,除掉上官雲曦是一件這麼簡單,不費任何吹灰之力的事情。

送走孫太醫以後,房間里只留下了一個新來的丫鬟,其他人都回房歇息了,臨走前,他們還在商量儘快給上官雲曦置辦喪禮,沒有一個人為她的離去而難過,甚至,多的是大聲歡笑的人。

林姨娘一邊捂着胸口一邊說:「嗨喲,這小丫頭片子一喊,我當是小雪落水了,可把我嚇壞了。」

「妹妹寬心,小雪是有福之人,不似這沒人疼的野丫頭。這下雲曦已死,院內院外也算落了個清凈,也不會有上不得檯面的人來丟侯府的人了。」王氏在鄉下見慣了這種場面,因此不似林姨娘那般矯情,竟被一個死人嚇得心神不寧。

老太太看起來心情不佳,她表情凝重,似惹禍上身,看着上官雲曦還亮着燈的房間,她想開口說點什麼,猶豫了片刻只嘆了口氣,道:「明天請法師做做法,擇日把喪禮辦了吧。」

說罷就離開了小院,林姨娘訕訕地笑笑,也匆忙辭別了王氏。

王氏心裏好奇,她身邊的丫鬟靈芝道:「太太慎言,這林姨娘上位的手段並不光明磊落,十幾年來坊間議論紛紛,太太這上不得檯面之類的話還是少說,以免……」

「怕她作甚,就因為我們母子出身鄉下,林曼吟這個婊子給我們多少難堪,仗着幾分姿色就勾引侯爺,呸,不要臉的狐狸精。」

這個新來的丫鬟叫芸角,她正拿着濕過的手帕給上官雲曦擦臉,儘管沒有人在,儘管主子死了,也要盡好自己的本分,此時她的額頭已有密密的細汗滲出,但她顧不得自己,還在忙碌着。

從一個時辰前發現上官雲曦落水,直到現在。

上官雲曦睜開眼睛的時候,四周仙氣飄渺,雲霧繚繞,入目茫茫一片,自己正躺在一塊很大的溫潤石床上,四周一個人也沒有,她以為自己已經在天國了。

她掙扎着站起來,周身只覺得略微酸痛,並無其他不適之感。循着溪水潺潺的流動聲,高山流水的琴音,走進了卻是一處無比寬闊的天地,一片桃花林隱於山水之間,錯落有致的林間紅粉相宜,一簇簇花朵被塞進山水環繞的大懷抱,滿目的春色好似要溢出來,四周散發著疏朗的靜美,別有一種歲月靜好之感。

想必,這就是陶淵明夢裡的世外桃花源吧。

「呵,看來真的是死了啊,大安國如今剛過冬季,還是乍暖還寒時候,這裡桃花正盛,夢境罷了。」

見她已醒,琴音立止,桃花林里走出一位拄着拐杖的老頭,這老頭一身白衣,白鬍子白髮,看起來年事已高,應該是喜喪,自然死的,不像自己,花一樣的年紀就戛然而止了。

「呵呵呵,小姑娘,你可好些了?」

「好是好多了,就是剛來這裡,有點不太適應。」

老頭眼睛眯成一條縫,笑着捋起鬍子來,他的鬍子好長好白,好像道士手裡的拂塵。

「你可不能適應這裡啊,你可知這是什麼地方?」

「還能是什麼地方,肯定就是天國了唄,我是掉進河裡淹死的,你是怎麼死的呢?老爺爺你鬍子都白了,應該是壽命到了,幸福而死的吧。」上官雲曦越過老頭,摘了一朵桃花別在自己頭上。

「哈哈哈,你這娃娃倒是有趣,我雖已過花甲,但大限未至,這裡啊,也不是什麼天國,這是蓬萊島。」

老頭背對着上官雲曦,欣慰地看着遠處翻滾的雲海,水雲交融,天地相接,花瓣在水中飄行,寬宏的場面又與剛才不同。

「蓬萊島?我為何到了這裡,老爺爺,你知道大安國怎麼走嗎?我從這裡回到家要多久啊?」

「這個嘛,少則十日,多則數月余」,見上官雲曦有點悶悶不樂,老頭說,「不過你回家嘛,卻只需片刻。」

「這是為何?」

「蓬萊島人間難尋其蹤,它隱於天地,又藏於山海。你體內有很強的靈力,與常人不同,你也不是溺水而亡,而是在水裡激活了自己的靈力,在你性命垂危之際,你的靈力帶着你來到了蓬萊島,這才救了你一命。你來時只需片刻,回去亦然。」

「靈力?那是什麼?」

上官雲曦的好奇心徹底被激發了,難道自己穿進了說書人的仙境嗎?

「仙界是靈力最盛的地方,每一個真龍天子都是仙界的神仙轉世,所以在降世之時身上都帶有極強的靈力,一般來說,這些靈力四散而歸於自然萬物,回歸天地,但不知為何,你體內的靈力好像是被鎮壓了一樣,無法散出,所以多年來一直藏於體內,我已幾百年沒見過這樣的人了,奇哉,怪哉!」

「所以,這麼多年靈力一直在保護我,衣着單薄而不覺寒冷,少食不食而不覺飢餓。」

「正是如此,靈力會為你解除不適,在你危險的時候給予保護,甚至救你一命,但它不是永遠跟隨你的,你要記住,你落水而激活了靈力,待你平安回去,靈力便會四散,漸漸地全部消失。」

上官雲曦若有所思,問道:「在它四散之前,我能否尋求靈力的幫助?」

「這個要看它願不願意幫助你,靈力是世間至真至純之物,是集天地萬物之精華而成的,它不做污穢邪淫之事,你若有事相求,只需心裏默念你的願望,靈力自然會選擇幫或不幫。」

老頭說完這些話以後,大手一揮,上官雲曦就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腦袋無比清醒,對她來說,好像是一陣秋風來,帶走了腦袋裡一塊壓了17年的沉重石頭,一切的記憶都被啟封,所有的智慧晶子攏合在一起,芯片歸位,一個重組的上官雲曦活過來了。

她不再是不記事的天真少女,不再是永遠活在美好空間的幼童,她是上官雲曦,是侯府人人可欺、命如草芥的嫡女。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