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求女總裁的上門龍婿小說免費資源!

求女總裁的上門龍婿小說免費資源!

2022-05-08 16:08 作者:余錦秋

章節介紹

人中之龍失憶入贅,岳母千般嘲諷,萬般逼迫,棒打鴛鴦,爭吵中差點失手害死女婿一朝記憶恢復,權傾天下,財勢無雙岳母眉開眼笑:「賢婿,我們等不及抱孫子了!」...

在線試讀

第1章 龍潛都市

精彩節選

  「龍隱,滾過來!」

  正在掃地的龍隱,聽到岳母的命令以後,急忙放下掃帚跑到余錦秋面前,有些畏懼地問道:「媽,我在掃地呢,有什麼事情嗎?」

  「把你家傳玉佩給我!」余錦秋伸手說道。

  龍隱立刻死死捂住胸口,一句話都不說。明明一米八的大男人,卻像個孩子一樣畏懼地看着余錦秋。

  「讓你給我,你這個傻子聽到沒有?」余錦秋怒道。

  看到龍隱不說話,她一耳光扇到龍隱臉上,低喝道:「拿來!」

  「哇——」龍隱頓時嚎啕大哭起來。

  被龍隱的哭聲驚動,在卧室收拾上班的寧欣頓時跑了出來,急忙問道:「龍隱,怎麼了?」

  「老婆,媽打我!」龍隱抽泣着說道。

  寧欣皺眉道:「媽你幹嘛呢,沒事打他做什麼?」

  「你爸早就說了,那玉佩最少值五百萬,我拿去賣來緩解公司的情況!」余錦秋理直氣壯地說道,「現在我的分店是一家家倒閉,這個傻子身上有五百萬卻不拿出來……」

  「媽,那玉佩和龍隱的身世有關,怎麼能賣呢?」寧欣無奈地說道,「公司的事情,我會想辦法,你別動不動打他撒氣。他本來就被你撞失憶了,現在都時不時頭痛的,要是你打出一個好歹,你要坐牢的。」

  余錦秋怒道:「你還護着這個傻子?都已經快兩年了,你還要和他耗下去?我是撞了他,但是,我們家照顧了他兩年,仁至義盡了。

  為了醫治他,我的分店,從十三家倒閉得現在只剩下兩家,我現在不想和他耗下去了。還有你,你現在不用和他裝下去了,他根本就不是你老公,只是養在我們家的一個傻子。」

  當她看到龍隱那麼大一個男人,像個孩子一樣哭鬧,她更是忍不住怒從胸中起。

  寧欣一邊拍着龍隱的背哄龍隱,一邊嘆息着對母親道:「媽,做人講點良心,是我們把他撞成這樣的。他現在不但沒有恢復記憶,身體虛弱無比,時不時還頭痛,有時候還發瘋,真要是把這樣一個人趕出去,我們家還要臉不?

  你撞了人,扔給我照顧,又怕人笑話,給了我和他夫妻的名分,現在你又來怪我?他現在病情一直都沒有好,根本沒過法律追訴期,只要出事,你就要坐牢的。

  還有,媽你用腦子好好想想,能夠把幾百萬的玉佩帶在身上,玉佩還刻有他的名字,這恐怕不知道是什麼來頭的人。萬一他的家人找來,我們全家都要完蛋。現在我們就只能照顧好他,等他恢復記憶,或者他的家人找過來才能交差。這些道理,你明白不明白啊?」

  余錦秋木着臉,她怎麼不明白?

  可是忍了快兩年了,這個傻子一點恢復的象徵都沒有,她實在忍不下去了。

  她簡直恨不得當初乾脆就把龍隱撞死了,大不了她去坐牢還要痛快一點。

  現在家裡養着一個傻子,每天給這個傻子治病吃藥耗費巨大,如同鈍刀子一般割肉,她再也忍不下去了。

  他們家要是再這樣下去耗下去,遲早全部都得玩完。

  但是寧欣護住龍隱,她也沒有辦法再做什麼,至少她不能讓女兒對她失望。

  另一邊,寧欣把龍隱哄好以後,對余錦秋說道:「媽,我去公司了!你就讓我好好想辦法去弄點錢,把我們的公司發展起來不好么?」

  「我是你媽,要你教?」余錦秋不耐煩地說道。

  等到寧欣走後,余錦秋看着旁邊的龍隱,她一個主意又冒了出來。

  「龍隱,去把四海集團的兩百萬欠款收回來。」余錦秋冷冷地說道。

  四海集團的包四海可是陽城一霸,這個傻子去了什麼都說不清楚,到時候被包四海打死了,那就怪不得她了……

  龍隱怯生生地問道:「媽,怎麼去啊?」

  他知道余錦秋的厲害,對余錦秋是非常害怕的。

  余錦秋寫了一張紙條,遞給龍隱兩百塊錢,淡淡地說道:「這是你的車費,這是地址,收不回來兩百萬,你今天就不用回來了。」

  看着還杵在門口的龍隱,她惱怒地推了一把,喝道:「還不快去!」

  她心情煩躁的情況下,忘記了龍隱現在身體狀況非常不好,身上都沒有多少力氣。一推之下,龍隱朝着樓梯口就栽了下去。

  「媽!哎呀——」

  龍隱一聲慘叫,順着樓梯就翻滾下去了。

  「龍隱——」

  余錦秋下意識驚叫了一聲,急忙朝樓梯口跑了幾步,漸漸地,她的腳步停了下來。

  身體虛弱成這樣,這傻子摔下去還有命嗎?這都沒聲了……

  「你這個廢物,你要死不早點死,偏偏把我們家的錢都耗光了才死!」余錦秋神色慘然地破口大罵道,「我這一輩子,就是撞了你這個廢物,然後我們一家都毀了。」

  她也懶得管龍隱的死活,反正她現在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坐牢,她實在受夠了。

  而另一邊,當龍隱翻滾下樓梯的時候,摔得頭破血流,要是放任不管,基本上是死定了。

  就在此時,他身上流出來的血液,浸潤到了胸前的玉佩上,鮮紅的血液漸漸消失在了玉佩裏面。

  玉佩越來越亮,陡然大放光芒,一團血光籠罩住了龍隱,轉瞬收斂不見,玉佩也消失了。

  「沒有想到,還真有人願意用生命來祭祀吾巫族!汝之誠心,或許讓吾巫族還有一線生機。既然如此,吾就把巫族的傳承交給你,希望汝能夠把巫族延續下去。」

  「吾乃隱龍大帝,巫族最後守土之人,今後傳承吾巫族傳承,望汝慎之慎之。」

  「一滴巫力,洗髓伐體,改變體質,助汝踏上巫族傳承之路。」

  無數的信息翻湧了出來,同一時間,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湧進龍隱的身體,讓他的筋骨血脈為之炸響,傷勢也隨之消失。

  要是有人靠近龍隱,必定會被嚇一大跳,一個人的身體裏面在「放鞭炮」?

  可惜,此時的龍隱一動不動,也沒有人看見。

  片刻之後,龍隱坐了起來。

  「呵呵,沒想到我龍三居然淪落到現在這步田地,不但成了上門女婿,還差點被岳母失手害死。」

  他什麼都記起了。

  龍家,在整個全世界,都是頂級的家族。

  而他,是龍家的三公子,商業上的奇才,掌控了當今世界十分之一的經濟格局;更是武道天才,年紀輕輕,就把龍家的家傳絕學修鍊到了第五重,有望達到先祖第十三重的境界。

  可是,就在他正在突破第六重的時候,一群人闖進了他修鍊的地方襲擊了他。

  他修鍊的地方可是龍家重地,居然有人在龍家襲擊了他?

  知道不妙的他,立刻逃出龍家。

  從龍家逃出來,他遇到了兩個第六重的高手追殺,拚死格殺了兩個第六重的高手,油盡燈枯之際,一輛車飛了過來,把他撞飛了。

  隨後,他就像個傻子一樣生活在了寧家。

  「能夠在龍家本部襲擊我的,只有龍家的人,到底是誰?」

  「如果我猜得不錯,應該是我那些兄弟們下的手吧?」

  「老婆他們家還以為隱龍玉佩上是我的名字,把我叫做龍隱?現在家族回不去,以後我就叫做龍隱吧!」

  龍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站起來走回家門口。

  「龍隱……」余錦秋呆住了。

  這傻子摔下去沒有摔死?

  緊接着余錦秋有些心虛,雖然是她無心之失,到底是她把龍隱推下去的。

  「媽,怎麼了?我剛才沒有站穩,不小心摔了一跤。」龍隱笑呵呵地說道。

  他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寧家以為把他撞了個半死,但是,他可是絕頂武功高手,別說一輛轎車,就算是卡車,也撞不死他。

  實際上在當時的情況下,他已經是油盡燈枯、瀕臨死亡了。

  他能夠活到現在,肯定是寧家耗費了無數的心血,才把他救了回來。

  這個恩情,哪怕寧家不知道,他自己是非常清楚的,他必須要報答寧家的恩情。至於余錦秋剛才的舉動,他心中清楚是無心之失,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余錦秋放心了,既然這個傻子沒有發現就好。

  「去醫院看看吧,免得到時候又出現什麼問題。」余錦秋心情非常煩躁地說道。

  她心中哀嘆一聲,怎麼剛才就不摔死了他呢?

  不過現在龍隱沒死,她又沒有勇氣那麼決絕了。

  「媽,醫院我就不去了,我去給您收錢去!」龍隱微笑道。

  「好啊!」余錦秋淡淡地哼道。

  既然你自己要找死,那就等你去四海集團打死你算了。

  她放任龍隱出門了。

  龍隱離開家,立刻按動長長的數字,打了一個電話。

  片刻之後,對方才問道:「你好,請問你是誰?」

  龍隱淡淡地說道:「是我,目前在陽城,來陽城見我!」

  「龍三少爺!」對面忍不住傳出一聲驚呼,「我現在也在陽城,您在什麼地方,我來接您。」

  「那等會來四海集團門口接我!」龍隱說道。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