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救世主的重生在線閱讀

小說救世主的重生在線閱讀

2022-05-08 16:08 作者:風止於自然

章節介紹

每個人的出生都是因為各自的任務出現的,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雖說他們早已隕落,但是有有他們創造的《神之秩序》依舊存在 救世主就是傳說中得神之子,木原羽就是 他為屠龍而生也應屠龍而死 但死後又一睜眼,莫名到一個世界這世界應該是在他那個時代一千年以後 不過這世界所誕生…

在線試讀

第4章 新來的師弟

兩年後九原師傅又帶回來了兩個孩子,和當初的木原羽一樣也是十歲。其中一個一頭黑髮後梢帶着一點藍,把一個和他差不多的男孩護在身後,警惕的看着周圍的一切。

九原師傅安慰道:「沒必要害怕,這三個孩子以後也是你們的家人了。」

男孩緊張的心放下一點,但對他們三個依舊充滿了敵意。

「抱歉了,這段時間我出去一趟,這兩個孩子就交給你們了。」九原師傅用那雙老皺寬厚的大手撫摸着孩子的頭。這位老人還是像木原羽初到時一樣,用寬厚的手安慰着。

「是。」狐之郎比以前又長高了不少,像個少年了。

「嗯。」九原師傅接過朝陽子遞來的包裹,蹲下來對身後的男孩道:「清牟,那位是你師兄木原羽,他做的東西很好吃的。」

被護在身後的男孩眼睛一亮,看着木原羽。

「我走了。」

九原師傅向著山下走去,他們一直看着背影消失才離開。兩個孩子由狐之郎領走,而木原羽則去教朝陽子學做菜。

每到三月初三,九原師傅都會出去一趟,走時滿心歡喜,回來時又是滿身悲傷。

回來時經常望着遠方吹着不着調的笛子,像是在呼喚着什麼人,木原羽問過,九月忌日只是說去找某個故人。

第二天一早

「呃……」

看着朝陽子糊成一片的菜,木原羽不知道同樣的做菜順序為什麼讓朝陽子的菜成這個樣子,但為了不打消她的極積性,木原羽違心說了謊,「第一次……已經很不錯了……吧…」

「耶!我就知道我是最棒的!」朝陽子歡呼雀躍着又蹦又跳。

他覺得這一幕很相似,把自己的人物替換成朝陽子,就和記憶中的一幕很相似,但他已經忘記了,這一幕,好像是母親在家自己做菜。

但又不像,而木原羽也忘了是從哪學的廚藝。

「呵呵呵……」木原羽強顏歡笑着,敏銳的發現有人在不遠處的樹下偷看。

「出來吧,我發現你了。」

一個腦袋從樹後探出來,是那個叫清牟的小男孩,帶着靦腆的笑低着頭向他們走來。

朝陽子摸着清牟的頭,笑着說:「小清牟,還要等哥哥和小柳生到了才能吃。」

「嗯。」清牟點點頭,看着炒糊的菜,「我可以嘗一點點嗎?只要一點點就好……」

木原羽:「不可以。」

木原羽覺得自己老了,現在的小孩子都喜歡這件菜了嗎?落伍了落伍了,好歹當年也走到過時代的頂峰,唉,我為什麼會這麼想?好奇怪呀。

清牟看着菜,眼睛越來越模糊,聲音也帶着哭腔:「我只要一點……」

朝陽子見到小孩子哭了,也不知怎哄,只好哄着說,「這個是姐姐第一次做,姐姐下次做更好吃的給你。」

清牟的眼淚不要錢似的落下來:「不要…不要…我要吃姐姐做的!」

清牟大哭起來,朝陽子和木原羽兩個人都沒哄孩子的經驗,面面相覷,希望對方能解決。

木原羽乾巴巴的來了一句:「不可以,吃了拉肚子。」

現在的孩子都這麼犟了嗎,不像我小時候那麼乖!雖說我不記得了,但一定是個好孩子。

木原羽在內心為自己點頭,朝陽子見木原羽干站在那,只好親自上場抱着清牟安慰起來。

「清牟是個男子漢,男子漢不能輕易落淚的喲~」

清牟也不再哭,抱住朝陽子,小聲說:「姐姐,我好想你……」

朝陽子也明白了清牟是想姐姐,輕聲回答:「嗯,姐姐知道。」

「??」木原羽看着抱在一起的兩人,不明所以,覺得自己就像錯過了一本美食秘籍。

練習完回來的狐之郎看見這一幕,問站在一旁的木原羽:「他們怎麼啦?」

木原羽聳肩:「不知道。」

狐之郎練習也累了,坐在凳子上:「開飯木頭原,本大爺餓了。」

跟在狐之郎旁邊的男孩向木原羽點頭:「木原師兄。」

是當日護着清牟的男孩,木原羽記得是叫我妻柳生。

朝陽子摸着清牟的頭,拉着他坐下:「我們一起吃羽的面吧,可好吃了!」

清牟點點頭:「嗯。」

這頓飯在一個很奇妙的氛圍下結束了,當然是那兩個孩子,他們三個還是一樣的相處模式一狐之郎和朝陽子又吵又鬧,木原羽獃獃吃面。

吃完後,狐之郎和朝陽子去對練,把兩個孩子交給了木原羽一起洗碗。

見其他人都走了(木原羽:?我不是人?原是錯付了嗎??)我妻柳生恨鐵不成鋼的說:「清牟一個男子漢哭哭唧唧的,成何體統!」

末了惡狠狠的補了一句:「果然你就是一個膽小鬼!」

木原羽:「人各有千秋。」

清牟低着頭:「木原姐姐,柳生說的對,我不僅是個膽小鬼,還是禍害精,就是因為我姐姐才會過的那麼辛苦,好不容易苦盡甘來結婚了,還為了我…為了為……嗚嗚…」

木原羽看着他們把自己性別弄錯了,想糾正一下:「那個…」

但是被無情的打斷了。

我妻柳生把碗丟下站了起來:「清牟,不要哭了!」

見如此嚴厲的我妻柳生,清牟嚇了一跳,有些害怕的看着他。

木原羽把洗碗的盆挪離了他們,有些無奈:「不要亂丟啊,會碎的。」

我妻柳生抓住清牟起來,搖晃他的雙肩讓他看着自己:「你也說了,幸子姐姐辛苦養你長大,最後還為了你被鬼吃了,你現在這個樣子難道她會高興嗎?振作起來!」

清牟點點頭,抱住了他:「嗯!謝謝你柳生!」

姐姐那麼溫柔的人,一定也希望我能過的好一點,為她報仇的!

木原羽:「喂,我是男的,是哥哥。」

「好吧,沒人理我。」

被無視的木原羽只好自己洗了碗,在心裏發出來靈魂的質問:明明是幫我來洗碗的,為什麼只有我自己洗?還把我的性別搞錯了,而且還不聽我說話,現在小孩都這樣了嗎?

下午

在伙房門前,清牟舞着竹刀,木原羽在一旁看着。等清牟對劃完今天狐之郎所教的幾招,期望的待着木原羽的點評。

小心翼翼的說:「如何?」

木原羽切着菜:「你這個年紀做到這樣,很厲害了。」

木原羽認為十歲的孩子能這樣已經很好啦,但顯然清牟自己並沒有這樣認為。

清牟有些失落的把竹刀丟下,坐在台階上:「我太弱了,木原姐…師兄你不必安慰我。」

雖說清牟及時改正了,但還被木原羽聽到了。

木原羽嘴角抽動,糾正道:「我是男的。」

清牟雙手托腮:「我知道。」

木原羽擦擦切菜的手,坐在清牟旁邊:「你這個年紀已經不錯了。」

又補了句,「還有叫我木原,叫師兄我不習慣。」

清牟期待的看着木原羽的眼睛。「木原…你在我這個年紀的時候是怎麼樣的呢?」

「我想想。」木原羽眯眼想了半天,「我在你這個年紀根本沒有學這個,只是在和弟妹們放風箏玩。」他七歲以前在家中的時候。

清牟踢着腳下的石頭:「你坐在這兒想了這麼久,一定是騙我的吧。」

木原羽看着落下太陽道:「沒有,是真的。」前世的東西現在也是真的。

清牟問道:「我有什麼不足嗎?狐之郎大哥和朝陽子姐姐都說不錯,但柳生一直說我很差勁,我是不是一輩子也比不了他呀?」

木原羽:「未來的事誰說的准吶,說不定你以後就比他強了。」

簡單說了清牟剛才的出錯最大的地方:「你下盤不穩,招式弄錯了。」

清牟又燃起了希望,撿起竹刀:「木原,你教教我吧。」

木原羽搞不懂這種小孩是越挫越勇還怎麼的:「我沒教過人。」

清牟搖頭:「沒事。」

「可以。」知道這小子犟的很,木原羽只好同意了。

指導完清牟,木原羽讓他先回去,等人走遠了,朝着不遠處的樹:「出來吧,都在那兒多久了。」

躲在樹後的我妻柳生一嚇,沒想到自己會被發現,正打算轉身逃跑,就發現木原羽已經到了自己面前。

木原羽看着對自己拔出竹刀的我妻柳生道:「偷看了我們半天,不打算說一下嗎?」

我妻柳生被人戳穿了心思,惱羞成怒的說:「我…我沒有!只是路過而已。」說到後面他自己都不信了,畢竟誰會路過看到天黑啊?又不是傻子,誰看不出來啊!

木原羽:「哦。」

「哎一」我妻柳生退後幾步,睜大眼睛看着木原羽,心裏想到:看起來也不傻呀!想不到這麼「單純」,這種鬼話都信!

擺擺手,「我先走了。」不想和二傻子聊天。

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嫌棄的木原羽點點頭,「好的。」

我妻柳生走在前面,後背被看到發毛,後面這個人不會是妖怪吧,不然怎麼走路都沒有一點聲音?

我妻柳生越想越害怕,忍不住說:「可以不要再跟着我了嗎?」你看的我害怕。

「我就住在你隔壁。」木原羽的話從後面慢悠悠的傳來,冷淡的聲音讓走在前面的孩子更害怕了。

我妻柳生咽了咽口水:「那你可以和我一起走嗎?不然你坐在後面的樣子好像妖怪啊。」

木原羽又出現在了我妻柳生的左邊,把手搭在他的肩上說:「什麼妖怪?有妖怪比我還好看嗎?」

「啊!」我妻柳生本來就緊張的心更緊張了,突然被抓到更是被嚇了一跳。

「離我遠一點兒,妖怪!」說罷退了遠遠的地方,驚恐的看着木原羽。

木原羽就這樣保持着獃獃的動作,看着躲到十米遠地方的孩子。心想,我有這麼可怕嗎?

想到了和友人以前的一段聊天。

【友人看着被他嚇跑的人兒,無奈的說:「羽,你這樣神出鬼沒,會沒姑娘喜歡的。」

當時的他冷哼一聲,滿不在意的說:「我不在意兒女情長。」

友人搖搖頭:「你也不討小孩喜歡,可還真是除了我以外的萬人嫌呢。」】

現在看來,確實如此。

木原羽:「今天的事兒,我想和你說一下。」

我妻柳生和今早的清牟一樣躲在樹後,連探出腦袋的動作都如出一轍,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我知道你想保護清牟,但也別太打擊他,這樣只會適得其反的。」

木原羽:「想要保護一個人,就要付出你的行動,而不是就在語言上打擊他。」

看到我妻柳生的沉默和動容,木原羽覺得自己只能做到這兒了,其他的事情要交給他自己想,就慢悠悠的走了。

真的嗎?

想到剛才看見清牟失落的樣子,我妻柳生對自己的保護方式產生了動搖。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