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喬敏嘉宋世謹最新章節小說免費閱讀

喬敏嘉宋世謹最新章節小說免費閱讀

2022-05-09 18:53 作者:月似弓

章節介紹

尊貴的四殿下宋世謹看上喬家姑娘,本來門不當戶不對,轉眼人家成了侯門貴女,宋世謹心想這下可以套近乎了,一口一個表妹叫的親熱,喬敏嘉見着就躲,宋世謹納悶,本王文武雙全,丰神俊朗,怎麼就被嫌棄了,喬敏嘉自打遇見他就沒好事,整個一災星…… 一天,宋世謹堵着喬敏嘉,「你…

在線試讀

第3章 貴人

三日回門後,曹氏帶了些點心來串門,瞧她滿臉喜色,就知珠兒過得不錯,原來這馬家的親眷眾多,馬文修又在書院讀書,同窗好友家眷,連院長夫妻也來了,都誇這門親事做得好,陪嫁豐厚不說,新娘子也巧,珠兒不好意思應,說是家裡在喬記綉坊定做的嫁衣,那邊一聽說刑家一個農戶居然有閑錢給女兒定製這麼漂亮的嫁衣,艷羨不已,馬文修的父母自覺長了臉,馬文修對妻子也滿意,珠兒娘豈不歡喜。

珠兒娘一來是感謝,二來也給喬氏介紹生意,原來她有個汪姓表舅幼時被賣給了都城富商鄧家,汪表舅機靈會來事,做了鄧家的一個管事,有了體面,鄧大奶奶直接把身邊的大丫頭紅英嫁給他,夫妻兩越發忠心,這位鄧大奶奶本也是富商人家的小姐,只不如鄧家富貴,又不討婆婆喜歡,給兒子納了幾房小妾,男人家喜新厭舊,漸漸冷淡下來,鄧大奶奶不過二十多歲,正是青春年華,眼下只有一個閨女,婆婆明裡暗裡諷刺她肚子不爭氣,鄧大奶奶有苦說不出,只得暗地裡抹淚,表舅母紅英是她的貼身大丫頭,知道主子的苦,作為下人卻一點辦法沒有,新納的小妾有個懷了身子,三天兩頭的撒嬌裝病,把大爺困在自己屋裡,主子日子不好過,做奴婢的在府里被人擠兌,夫妻兩在家唉聲嘆氣。

珠兒成親前,曹氏親自去汪家請吃酒,見兩口子那樣,略問了幾句,兩口子說了緣故,表舅母紅英拉着曹氏的手道:「還是珠兒有福氣,雖說家底薄些,到底小門戶,人口簡單,夫妻恩愛。」

曹氏見如此,便不好大肆吹噓珠兒婆家的事,只安慰了幾句便走了,珠兒成親那日,本也沒指望汪表舅能來,恰好紅英那日在家,方圓幾里也就表外甥女這麼個親戚,兒女的婚事若是不來說不過去,少不得去了,因她是女眷,又是長輩,珠兒娘那日忙亂,沒空招待,表舅母就自個兒去了珠兒房裡坐着,見珠兒姿色普通,略收拾了下,倒叫人移不開眼,尤其那衣服,花樣新穎,綉工精緻,紅英也是見了世面的,饒是鄧家主子奶奶身上的衣裳做工也不過如此了,事後就向曹氏打聽了幾句,曹氏說是喬記綉坊定做的,綉娘是江南來的,心靈手巧,紅英聽了,心思活絡起來,那珠兒的姿色還不如大奶奶,大奶奶知道大爺的心不在她身上,也懶得梳妝打扮,漸漸地認了命,這樣下去不妙,因此回去勸說大奶奶一番,大奶奶聽了勸,也振作了起來,見哪個姨娘受寵,就學人家,鄧大爺不僅不領情,還越發厭棄了,大奶奶鬧了個沒臉,被幾個姨娘看笑話,大哭一場,病的起不了床,那大姐兒見母親如此,每日哭哭啼啼的,紅英只得來找曹氏討教。

曹氏這才找喬氏,說明了來意。

曹氏道:「鄧大奶奶我倒見過一回,長得俊,人也善良,見我是表舅母的外甥女,當下就叫人打賞我,也不知這大爺得了什麼天仙,正經的媳婦都不要了,我表舅母的意思,怎麼也得給大奶奶好好打扮起來,馬上天氣熱了,先做幾身夏衫。」

喬氏聽了,心裏嘆了口氣,大宅院里的日子雖說富貴,還不如外頭百姓呢,這衣服好做,難保能留住男人的心。

敏嘉聽了問道:「鄧大奶奶多高,膚色如何,有什麼喜好?既是為她做的衣裳,定然要按她的喜好!」

曹氏笑道:「這我卻不知道,不如這樣,我表舅母是她的大丫頭,她肯定知道,改日請她來了豈不好!」

眾人都點頭,曹氏也是個心急的,當下就把喬氏的意思轉達了,紅英如今也是死馬當活馬醫,次日一早便來了。

紅英見了喬氏有些驚訝,沒想到這位蘇州綉娘這麼年輕美貌,且看她身上穿着簡單,舉手投足頗有大家風範,有些狐疑地看了看曹氏,曹氏見此,忙把她拉到旁邊耳語了幾句,紅英這才明白了,原來是落難的小姐。

綠梅端了茶水過來,紅英笑道:「府里還有差事,我也不便多坐,就直說了,我們奶奶膚色白,最喜歡海棠,杏花,顏色嘛,鍾愛丁香紫,其餘再沒有了。」說著從懷裡拿出一張紙,「這是我們奶奶的尺寸,我已經量好了,若有需要儘管叫外甥女去尋我。」

喬氏點頭收下了,敏嘉根據紅英的信息,畫了四幅草稿,除了兩件海棠花杏花圖案,也做了石榴葡萄的繡花,因是大戶人家的奶奶,敏嘉均調了顏色,一件淡紫色,一件月白色,一件海棠粉,一件清水綠,淡雅簡潔,喬氏碧桃綠梅見了無不稱好,因此封好親自給了紅英,鄧大奶奶見了也喜歡,叫人送了料子綉線,珠子配飾,喬氏幾人花了一個多月才把衣裳做好,紅英來取衣服的時候,見這些衣服配色綉工都好,只是大奶奶從未穿過這樣素雅的,有些遲疑。

碧桃道:「你放心回去吧,你奶奶這樣改頭換面,定然叫你們大爺留意,也別叫你主子湊上去,她大病初癒,妝上得淡些,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別老顧忌別人。」

綠梅把另外一個盒子遞過去,「這是我們姑娘另外做的珠花,用剩的鮫綃堆的,中間花蕊是綉上去的,珠子是我們小姐串的。」

原來這碧桃在喬家做了十幾年的丫頭,內宅的事她最清楚,那喬老爺也有不少妾,偏偏最寵愛的還是劉姨娘,劉姨娘不爭不搶,平日里彈琴練字做做針線,從不濃妝艷抹,男人圖色不過一時的,那內里的才是真格的。

紅英把碧桃的吩咐說了,鄧大奶奶聽說之後點點頭,試了試,紅英笑道:「奴婢剛剛看了還有些沒底,如今穿上一瞧,奶奶好似一幅畫,別說這個喬綉娘還真有些本事,這一幅跟奶奶房間的那副海棠春睡圖一樣,還有這件,雖說素雅,花蕊處串了珠子,用了金線點綴,奴婢還是頭一回瞧見呢,想必這是江南的新樣式。」

喬氏手中有了余錢,跟敏軒商議了一番,送他去附近的私塾讀書,曹氏得知後,回去跟女婿說了,有馬家推薦,敏軒去書院讀書,喬氏感激不已,又給珠兒做了兩身衣裳答謝。

一月後,紅英親自上門打賞喬氏母女,又帶來了好消息,原來這鄧大奶奶出手大方,幾套衣服付了四十兩銀子,如此瞧這個光景倒覺得給的少了,心中很是過意不去,碧桃當日之言,紅英一一轉述給了鄧大奶奶,這位大奶奶也是個明白人,自打那日就謹言慎行,每日里除管家事外,其餘時間精心研究香料,打理自己的陪嫁鋪子,鄧大爺的幾個姨娘妾侍倒是因為爭寵鬧個不住,鄧大爺先時還覺得有趣,時間久了,也膩煩了,其中一個小妾掉了肚子,日日啼哭,鄧大爺忙不迭的躲了出去,日子久了鄧老爺又問他日日在外做什麼,只得硬着頭皮回來,想起多日不見妻子,就往妻子房中去了,見妻子衣着樸素,溫文爾雅,毫無往日小意討好,便有些不自在,想說幾句體己話,見妻子淡淡的,只得自己生悶氣,一連幾日如此,鄧大爺打聽了幾句,方知妻子一門心思整頓家業,外人更是誇讚大奶奶賢惠,鄧大爺又惦記起妻子的好來,花紅柳綠的看多了,見妻子每日淡然脫俗,反覺得那幾個妾侍俗不可耐,漸漸便不大去了,每日去妻子房中,若遇上生意上的事,鄧大爺便指點一二,鄧大爺生意上的事跟妻子說,妻子也能解答一二,二人如知己一般更甚從前,鄧大奶奶豈有不喜的,忙派了紅英帶了五十兩銀子,唬的喬氏忙推辭了。

紅英笑道:「我們大奶奶也是商家小姐,知道帶了什麼禮物也比不得銀子便宜,你們初來乍到,使銀子的地方多,還有煩你們的時候,只是別嫌我們大奶奶粗鄙淺薄!」

喬氏笑道:「哪裡敢,我不過是盡本分,都是你們奶奶有造化,我也替她高興!」

紅英笑道:「我們奶奶說了,往後的衣裳都在你們喬記訂了,不怕你們笑話,這都城裡頭,像你們那樣的樣式綉工還沒有,比那差一些的還要三四十兩一套,倒是我們賺了呢!」

一席話說得眾人都笑了,事後,喬氏拿了十兩銀子給曹氏答謝她牽線,那曹氏推辭了一番終是收下了。

綠梅盤算了一下,這幾個月接了不少綉活,光鄧家大奶奶就賺了近一百兩,其餘零零碎碎的活兒,也賺了有四五十兩銀子,綉線料子都是現成的,除去吃喝,還有之前揚州帶來的,足足余了一百二十兩,綠梅喜不自禁,「照這麼下去,到了年底咱們就能賺個幾百兩銀子。」

碧桃卻道:「偏你掉錢堆里了,這些日子為了趕這些衣服,五姑娘累得腰都直不起來了,姑娘也是千金小姐,給人做活終不是長久之計。」

敏嘉笑道:「桃姑姑慮的極是,我正要說呢,如今咱們有了這麼個大主顧,往後只怕越來越多,我娘一個人自然是行不通的,剛剛梅姑姑說是賺了些銀子,趁咱們如今有些結餘,不如買幾個身家清白的小姑娘,叫我娘仔細教習,這樣我娘也清閑,這些買來的丫頭,身契握在咱們手裡,翻不出天去,管她們吃住,暫不用支月錢,往後活兒多了,也做得過來。」

碧桃笑道:「小姐這話使得,明兒我就跟喬安去牙行打聽,不知姑娘要買幾個,多大歲數合適。」

敏嘉道:「十歲左右,身體健康,會些針線的更好,我先支給姑姑五十兩,若是便宜就多買兩個,若是貴了就先買三四個,多了咱們也養不了。」

碧桃應聲去找喬安商議,喬安和碧桃平時採買家裡一應的用品,沒事就往城裡跑,牙行也有幾家,打聽了一番,找了一家還算忠厚的沈老闆,花了四十兩買了六個女孩子,拿了身契,余錢買了些米面魚肉回去。

喬氏初見六個女孩,一個個面黃肌瘦,粗布麻衣上打滿了補丁,心說必是窮苦人家賣與人牙子的,便叫綠梅領着去吃些東西。

碧桃回道:「我問的仔細,這幾個女孩子也是貧苦人家出生,遠離家鄉來自五湖四海,樣貌好些的叫人挑去大戶人家,咱們買來是做針線的,也就顧不着這些,就按粗使丫頭的價格買了,喬安與沈老闆講了價,多給了一個女孩子,我瞧着就是餓着了,倒不像有大病的,也就領走了,我悄悄地問了,大半是會做些綉活,只不大精細,明兒我再考考她們,五姑娘的針線功夫還是留在後頭,前面就讓我和綠梅領着。」

喬氏點頭應允,飯畢,碧桃領着喬氏母女去堂屋看了幾個女孩,最小的八歲,最大的十三歲,看着都是老實本分的,見主家來了,眼神有些怯怯的,敏嘉笑着安撫道:「你們不必害怕,買你們來是做學徒,我家裡開了綉坊,缺人手做活,你們不必急,我娘和姑姑們自會認真教你們,往後出了師,獨自做活,每月都有月例,保准你們不愁吃穿。」

眾女孩聞聽此言,皆瞪着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但見喬氏生的風流婉轉,慈眉善目,倒也心安。

敏嘉一一給六個女孩起了名字,綉蘭,綉竹,綉雅,綉娟,綉書,綉畫,喬氏敏嘉碧桃幾個很快列好了課程,敏嘉教習他們認字配色,綠梅教習裁剪,碧桃教習打絡子和基本的針法,喬氏接後面的刺繡課程,幾個女孩子畢竟年紀小,主家管吃管住,每日學些針線識字倒也心滿意足,想着自己的身世,一路風餐露宿,吃盡了苦頭,喬氏母女仁慈,遇上這樣的主子倒是幾輩子的福氣,越發的認真起來,這裡頭綉蘭年紀最長,她在家也是長女,特別勤奮,綉雅聰明,學得快,這個炎熱的夏季,喬氏一家一邊接活一邊教習弟子,倒也自在。

這期間紅英又帶來了好消息,鄧大奶奶有了身孕,大爺歡天喜地的,全府上下都打賞了一遍,只等着誕下哥兒,鄧大奶奶水漲船高,那府里的奴僕見風使舵,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伺候着,鄧夫人也不敢為難她,紅英夫妻兩個在府里如魚得水,每日被人奉承,紅英笑道:「不止咱們奶奶,與咱們奶奶交好的尤家四太太,蔣家二奶奶,趙家的六姑娘七姑娘,好些太太姑娘們都想請喬夫人做幾件衣裳,我們奶奶說了,她做個東道請了這些太太奶奶小姐,請夫人務必去赴宴,他們有什麼喜好,夫人自己問吧,也省的咱們這些丫頭嘴笨說不清楚。」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