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完整版主角蘇淺蘇青青

完整版主角蘇淺蘇青青

2022-05-09 18:57 作者:FyJun肥魚君

章節介紹

蘇長青風水入世,面對着各種恩怨情仇,經歷各種詭異事件,尋龍點穴探索黑暗世界修鍊者為了得到原石突破修為,打開了地獄之門,黑暗物質伴隨着詭異破土而出,人類的末日就此來臨,修真?這不過只是一條起源的路

在線試讀

第1章 凡人如燭火之光

精彩節選

銀塔監獄,一個隱蔽在無人區監獄,獄外方圓數十里都是戈壁。

銀塔監獄從建立至今已有兩個世紀,其過往的犯人萬數,前後也經歷了三次修整。

半個世紀前,也是第三次整頓,正好趕上工業的時代,監獄也變成了一個加工廠。

「草,十個人擠一起,活動一下都不行,他媽的。」新來的囚犯抱怨道。

「你就慶幸吧,要是把你放寬敞的獄房,你護得住菊花?」另一個囚犯笑道。

「就是,你沒看過外面的那些工廠,可比這擠多了,再放上一些生活用品,那才不是人住的地方。」另一個囚犯勸慰道。

「看開點吧,其實待遇也不見得差,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才進來的。」稍微年輕的囚犯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

讓人很奇怪,怎麼有人自己往監獄裏鑽?其實不然,監獄的工廠不少都是高級技術活,在外面根本就沒機會學。

「聽長輩說監獄待遇不錯,就找關係進來了,反正我學了技術就走,這可比在外面打工強多了。」那人自豪道。

「哪你呢?兄弟。」

「我就偷了點東西就進來的。」。

「那你呢?」

「金融…」

「我?」一個賊眉鼠眼清瘦的中年指着自己的鼻子反問道。

「對,你犯了啥事?」眾人齊聲問道。

「我就閑來無事,見女學生長得漂亮就…」賊眉鼠眼的中年話沒說完。

「tmd畜生…」說著一群人就動起了手。

「你他喵的打我幹嘛?打他啊!」一個正行兇的犯人,被同夥打了一拳後暴喝。

交談慢慢的變成了大亂斗,連圍觀的也無一倖免。

「當~當~~」一個獄警拿着鐵棍敲打着電動閘門。

「哎!差不多就行了。」獄警-警告了一句便離開。

第二天中午,監獄食堂內。

「嘿嘿,對不起,對不起。」一個體型膨壯的中年沒臉沒皮的笑道,完全沒有一副道歉的樣子。

只見中年端着餐盤,站在一個十八九歲青年的面前,一腳踩着青年桌下的腳。

青年從中年腳緩慢底抽出起腳,眼神示意四周圍觀的人坐下笑道:「您這腳長皺了是病,我能理解,更何況您眼睛也不好,我原諒你了。」

「你罵我腿殘還是眼瞎?」中年咬牙切齒問道。

「顯而易見。」青年攤手笑道。

「TMD找死。」話音未落中年就把手裡的食物往青年頭上扣。

可惜,撲了一個空。

回頭一看,四周圍一人一手筷、勺、刀、叉,然而中年身後同夥頭全被按在餐板中,無法動彈。

「哎~你們幹什麼幹什麼?吃飯就好好吃,別嗆。」一個獄警拿着警棍指着眾人道。

隨後眾人也紛紛回到自己的位置。

「小四哥,您沒事吧?」獄警對青年親切的問道。

「沒事,你去忙吧!」青年說著繼續吃着餐盤裡的食物,彷彿之前的事沒有發生過一樣。

「哼!」中年哼哼一聲後離開。

「哎你們幾個幹嘛?伙食好也不能這樣吃啊!搞得滿臉都是。」獄警用警棍指着之前頭被壓到餐盤裡的幾個人道。

雖然飯菜不怎麼樣,不過有這麼一場助興的表演也算不錯。

結束用餐後,到了放風時間,娛樂設施有限,除了動動身子,吹牛打屁也實屬無趣,唯一讓人起興緻的,可能就是有那麼幾支煙潤喉了。

「麻煩又找上門了?」

「說實話,一個月沒那麼幾次,我還覺得挺無聊的。」青年笑道。

「幕後的人挺會來事,看吧,麻煩又來了。」

說著一眾人緩緩向著青年走來。

「玩得盡興,我先撤了。」中年笑道,揮手轉身告別。

「要不要叫王昊那禿驢來幫你?」

「不用。」

「兄弟們,趁現在沒人,廢了他。」壯碩中年下令道。

屠殺的畫面慢慢的變成了,一隻綿羊衝進了狼群,大殺四方。

隨後,不少人也加入了打鬥,當然圍觀的人更多。

獄警見狀,蠢蠢欲動,但是看到站一旁吞吐着煙圈的中年,也只能駐足遠觀。

原中年一夥,很快就不敵敗下陣來。

此時,遠處觀看的中年吞吐煙圈,兩指夾着香煙舉過頭頂,對着圍觀的眾人大喊道:「幫我兄弟的,每人一包香煙。」

像這種很明顯的局勢,聰明人總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受傷的兄弟再加一包,把對方打殘的加兩包。」中年男人繼續加價道。

「管他媽的,兄弟們,打死這幫龜孫。」原本還蠢蠢欲動的圍觀者,在中年的一句話過後,全部轉變為施暴者。

也怪不了誰,香煙這東西在監獄裏是稀缺物資的。惹青年的這夥人得罪的只是青年嗎?不!他們得罪的只是幾包香煙而已。

一群為之瘋狂的施暴者,這是在打人嗎?不!他們只是在為無趣的生活增加為數不多的活趣而已。

「龍哥好手段,又收穫了一群新的小弟。」一個乾瘦的中年笑道。

「哎!老三,王昊人呢?」叫龍哥的中年問道。

「他說他去練練手了。」

「你確定他不是衝著香煙去的?」

「放屁,大哥什麼時候少他香煙了。」

「鬼龍,你別太過分。」一個洪亮的聲音從人群另一頭傳出。

聞聲,眾人停下了手,來人氣勢如虹,人們不自覺的讓出了一條路。

停手的眾人看向鬼龍,等待施令。

「看什麼看,打他啊!」易久龍吞吐拿一口煙喝道。

「全都散開。」青年大喝。

此時,一眾人只見得來人衣中撒出粉黃色粉末,分分散開。

「蘇墨,今天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來人喝道。

粉黃色煙霧怪異的全部飛向青年,第一時間碰到的人,身體一瞬間長起無數膿包,嚇得眾人紛紛逃竄。

「哎~~別走。」青年抓住一個。鼻樑被打骨折,血流不止的中年道。

「大哥你放過我吧!」中年眼神中全是懇求。

「我上有八十嗚嗚嗚……」中年還沒有說完話,青年對着他的臉就是亂揉,鮮血抹了一臉,這跟關公倒有七分相像。

只見青年染滿鮮血的手揮出,化作一道若隱若現的火焰,跟黃色煙霧交融化作一道青煙消散。

「就這?」青年不屑道。

「呵呵。」來人輕笑,數以百計的黑色八腳小蟲從男人身體中爬出,對着青年迎風而去。

「蠱蟲?不對,蠱蟲不可能有這麼多,是蟲術。」青年被嚇了一跳。

這詭異的一幕嚇得觀望的人連連後退。

青年不知從何處掏出一把水槍,攜帶着不明液體揮灑在迅速而來的蠱蟲身上,蠱蟲被淋濕後無法繼續行動,有甚當場死掉。

「呵,垃圾,連小爺的半泡童子尿都擋不住。」青年得意的嘲諷道。

也不知陳釀多久的味道,險些讓青年作嘔。

「你找死。」對方惱羞成怒。

只聽「 So so」幾聲傳出。伴隨着鋒芒,幾道飛鏢射出。

青年身法輕盈,幾個轉身便輕鬆躲過,可最後兩道利光來得太快,青年只好低身躲過,側身旋轉後雙手扶着地面,穩住身形,雙手沾到一點濕潤不言而喻。

「你找死。」青年起身攻向來人。

「小四,小心身後。」王昊大聲提醒道。

此時青年哪裡知道,對方射出的兩道飛鏢,其中一把居然在空中划出一道詭異的弧線飛回,青年轉身早已為時已晚。

飛鏢直至青年咽喉,「吱~」的一聲攜帶着金屬撞擊產生些許火花結束。

一個軍裝穿着的中年從人群中走出,手中的槍口冒着一縷白煙。

「楊宥你再敢亂來,你可知我的子彈下次往哪裡飛?。」軍裝中年收起手槍笑道,風輕雲淡。

青年嚇得險些腿軟,但也只是片刻後恢復常態。

「你跟我來。」軍裝中年看着青年道。

不知中年有何目的,但好歹對方救了自己一命,無言,青年默默的跟着中年離開。

「他媽的,想殺我兄弟,兄弟們給我干他。」王昊指着叫楊宥的中年暴喝。

至於楊宥的下場,不可以言說。

「來根華子。」鬼龍遞給獄警一根香煙道。

「什麼事?龍哥。」獄警接過香煙問道。

「看到那個被毆打的人沒?晚上把他安排到233獄房。」易久龍拍了拍獄警肩膀詭異的笑道。

「好!」獄警擦了擦冷汗回道。

233獄室,一個男囚之間具有傳奇色彩的房間。裏面除了住着幾個身強力壯的犯人,還有導演。

而監獄的單獨特殊審訊室內。

「加入靈異安全局,這是你目前唯一的選擇。」軍裝中年道。

「您一開口就是國家需要我,我真無法理解您的意思。」青年道。

「你是一個聰明人,你應該知道,下一次幕後之人的驚喜,可能會直接要了你的命,這事你不會不懂吧?」

「您是不是想說,要不是你們暗中保護我,我可能早就嗝屁了?」青年笑道。

「看樣子這一切你早就知道了,當然我們之前只是觀察階段,你的天賦是我們理想的對象,同樣,幕後不會給你成長的機會。

你加入我們,我們會讓你得到自由。

這個世界其實並不像你認知的一樣,難道你不想去看看這個世界真實的樣子嗎?一個全新更真實的世界。」

「我感覺你在騙我,但我沒有證據,您就別說什麼人才凋零,甚至是拯救世界的鬼話了,我真的不感興趣。」青年笑道。

中年一直訴說著真實世界等內容,青年雖然被說動了,但從頭到尾也沒從中年口中套出一點相關信息。

「說了這麼多,我加入你們後到底要幹嘛?」青年雖然沒有進過傳銷,但在耳濡目染下,眼前這人就很像,而且表現得更專業。

「目前的你太弱了,你還沒資格知道我們內部的信息。」

「可以,不過先說好,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都是不可能……

「有任務會有人暗中聯繫你。」中年道。

「我希望今天的對話,你不會告訴第三個人,從這一刻起,也希望你不要再相信任何人,有時候甚至是你自己。」

中年說完便離開了審訊室,留下青年獨自深思。

就算中年已經消失,耳中彷彿還有餘音繚繞。

「如果普通人看到兩道流光划過蒼穹,引發一系列爆炸後平息,只會想到隕石撞擊或者導彈攔截。

以至於這是兩個強者在蒼穹之上,經歷過數百上千次較量後的結果,不會有人知道。

然而真實世界以世俗只隔着天際,如果有人跨出那條線,世界面臨的將是一場災難。

你以為世界和平,其實是無數強者在人們看不到的角落,用生命守護着那即將破碎的天嵌。

凡人如燭火之光,聚集起來雖然多彩,但也只是醜惡的面孔在爭哪短暫的燦爛罷了,終究只是凡光。

其實這一切都被束縛在蒼穹之中,甚至是人的靈魂,極致的無知或許就是滅亡,誰來守護着無極中的光?」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