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免費閱讀黎羽季斯槐偏執總裁有妖氣!日夜撩我我好暈完整版

免費閱讀黎羽季斯槐偏執總裁有妖氣!日夜撩我我好暈完整版

2022-05-09 19:00 作者:默默嘰嘰

章節介紹

[重生+甜寵+三生三世]   傳聞中季家家主矜貴無雙,是難得的謙謙君子   一朝重生,黎羽被季斯槐帶回了家,方知他溫柔背後的瘋狂和偏執   父母憎他,族人懼他,只有那個小姑娘是他獨行路上的唯一的光   黎羽決心抱緊這條大腿,查清父母死因,卻發現他和父母之死有千…

在線試讀

第2章 黎羽的秘密

醫院裏,季斯槐的手機亮了一下,提示有短訊進來,他看了一眼後,拎起黎羽的包,說:「走吧。」

黎羽並不喜歡醫院,總會會讓她回想起很多痛苦的回憶,比如兩次在醫院裏接受父母的死亡。

**離開後,她便央着季斯槐說要回家。

雖然理解她,但季斯槐還是找來醫生為她仔細檢查後,確認無大礙才帶她離開。

黎羽的外套早已被泥水弄髒,此時正披着季斯槐的西裝外套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後。

他一直沒有問她今晚的事,卻越發讓黎羽緊張起來,季斯槐從來都是和顏悅色的也從不會責備她,但他一旦生氣就會這樣一言不發。

黎羽坐在副駕駛上,側頭看着季斯槐,他專心的開着車,金邊眼鏡搭在高挺的鼻樑上,窗外影影綽綽的燈光映照在他臉上,襯得他越發的清冷矜貴。

「季斯槐。」少女有些猶豫的嗓音的響起。

季斯槐過早的繼承了季家家主的位子,讓他看起來更有上位者的成熟穩重,雖然是黎羽的監護人,但也只是大她10歲而已,黎羽沒辦法管他叫爸爸,也開不了口叫叔叔,最後還是季斯槐說直接叫他名字就好。

黎羽向他靠近,有些急切地開口道:「你相信我嗎?我真的看到了,紅色的眼睛和會攻擊人黑霧。我。。。我以前也見過。」

季斯槐終於有了反應,「以前?在哪見過?」

黎羽卻愣住了,該怎麼說才能叫他相信呢,畢竟自己也解釋不了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

那是上輩子的事了,似乎已經遠到她都懷疑那會不會只是一個夢而已了,可距離她睜眼回到14歲也不過三年多而已。

上輩子父母是在她17歲時墜崖的,然後她遭到好幾次襲擊,直到有一次她看清了那些東西竟然是一團團黑霧,她忘了自己是怎樣躲過一劫的,清醒後黑霧就已經消失了。

她去求助去報警,卻無一例外被人當做幻覺,甚至差點被送到精神病院。

直到18歲時,她被人抓住了,那些人說著她聽不懂的話,在雨夜將她關進了棺材中釘死,活埋。。。

再次睜眼後,她躺在了醫院裏,她以為是自己得救了,卻從醫護人員口中得知自己才14歲,父母墜崖後憂思過度暈倒被**送來的。

黎羽不相信這一切,以為自己是被人耍了,直到警方來找她去認領父母的屍體她才明白自己真的重生了,而父母的死亡也提前了。

她惴惴不安的一邊處理着父母的後事,一邊準備逃命的東西,按照上輩子的發展,馬上就會有人來抓她了。

一天晚上,她將門窗緊閉,並打開警報器後,正要上床睡覺,一道黑影卻破窗而入,她本能就地一滾躲開了鋒利的匕首,跑到大門口,卻不料又有人從側面無聲無息的襲來勒住了她的脖子,千鈞一髮之際,門轟然洞開,寒風侵入,季斯槐逆着光靜靜的站在那。

看到來人,勒住黎羽的人愣了一下,然後放開她,隱入黑暗中。

風倒灌進來,吹起了季斯槐大衣的衣角,他凌冽的眼神收起,鏡片後的淺褐色的眼眸柔和,他嘴角彎起微笑着說,「你好,黎羽,從現在開始我是你的監護人。」

黎羽本能的戒備着他,他也不介意,遞給她一封信,「這是你父親的信。」

信里父親交代如果他們遇到什麼事,就去找季斯槐,他會保護她的。雖然有父親的信為證,但很長時間黎羽仍然無法全然信任她,不僅是季斯槐,她戒備着所有人,上輩子的經歷已經讓她形成了深深的恐懼,她害怕什麼時候又有人從暗處竄出來要抓她。

她跟着季斯槐回到他的住宅,忐忑不安的過了半年,才逐漸放鬆下來,這一世似乎不一樣了,沒有危險沒有人會來將她活埋。

季斯槐待她也很好,她可以像正常少女一樣過着簡單的生活,學習交朋友,就這樣順順利利的到了現在。

重生。

這比紅眼的男人和怪鷹更加的匪夷所思。

沉默了許久,黎羽才再次開口,騎虎難下的她胡亂編造了一個經歷:「就是,很小的時候,幾歲我不記得了,有這麼個印象。」

說完忐忑地看着他。

恰逢紅燈,季斯槐不動聲色地看着黎羽,並沒有被她的話糊弄過去,反而微微的皺起眉頭,淺褐色的眼眸深邃得像幽靜的深潭,讓人捉摸不透他的想法。

紅燈結束,他收回目光,單手搭在方向盤上,另一隻手摸摸黎羽的腦袋,眼裡再次浮上溫和的笑意,「你太累了,休息一下。」

看來是不信的。

黎羽有些失望的想着,「我真的。。。」

她的未說完的反駁被季斯槐的下一句話堵了回去。

「你去酒吧打工?」

黎羽沉默了,原本朝他傾過去的身子馬上坐直,撥弄着西裝袖口的紐扣。

「你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想做的事,我尊重你的選擇,你想工作可以,但要考完試才可以。從明天開始門禁的時間提前到9點,特殊情況超過9點的,我親自來接你。」

季斯槐的聲音低沉悅耳,語氣里並沒有責怪之意,他繼續說著,「酒吧不可以再去,那裡太危險了,再遇到今天這種情況,我如何向你父母交代。」

他的話依舊關懷備至,而原本有些心虛的黎羽卻無端生出些煩躁來,說出話也帶着刺。

「我父母,我父母,你的關心就只是因為他們嗎?我是一個人,不是他們的附屬品。」

季斯槐不明白她這情緒哪來的,他愣了一下,說:「抱歉,我不是這個意思。」

他轉過頭,看着少女顫動着如星辰的眼眸中隱含的期待,接下來的話突然哽在喉頭,最終化作無聲的嘆息,「你睡一會兒吧,到家我叫你。」

黎羽自知有些無理取鬧,握在手裡的安全帶被捏的變形,小聲的說了句,「對不起。」

然後靠向車窗閉眼裝睡了。

雖然是裝的,但白天上課晚上打工又受到了不小的驚嚇,黎羽還是睡著了,不知是不是見到紅眼和怪鷹的緣故,她又夢見了以前的事。。。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