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免費閱讀完整版愛神張真源

小說免費閱讀完整版愛神張真源

2022-05-09 19:01 作者:成神愛

章節介紹

【輕鬆修仙,硬核搞笑】 天星隕落,海涌靈山,機緣與天命之子都是以往紀元的數萬倍,這是一個「機緣復蘇」的大時代! 而李神愛,並非天命之子,並無氣運纏身,但他能看到機緣發生的……倒計時! 從此,天命之子們成為了他的尋寶鼠…… 而他一人,便坐擁萬千機緣!

在線試讀

第1章 陰陽人?

精彩節選

漆黑……

一片深邃的黑暗,皮膚上滿是黏膩陰冷的液體,手掌與裸露的外腿與腳踝傳來粗糙的摩擦與不時的刺痛。

胸口被無形的力量壓到喘息困難,逐漸清醒的意識想讓自己醒來卻遲遲睜不開現實的雙眼,能感受到的……只有如不斷被灌鉛般愈加沉重的身體,愈加短促艱難的呼吸。

痛苦,壓抑。

越來越痛,越來越噁心,如身體的腸胃活了過來自己開始脫離般,不斷的扭動延伸,終於……

在達到某一個界點的時候,疲軟的扯開了雙眼,大口的喘息了起來,呼吸着新鮮的空氣。

「咦?你居然醒了~」

李神愛循聲看去,對面的鐵牢中一名衣袍整潔的黑髮少年戲謔的看着自己,投來不知是鄙夷還是可憐的目光。

李神愛沒有過多在意,目光僅僅在他身上停留片刻,便轉移而去,巡視起了自己的情況。

身着裁剪隨意的粗布麻衣,右腳腳踝上套着一環冰冷的腳鐐,腳鐐的鐵索連接着已經長草的青石牆上深插的一枚鐵環。

或許是外面正在下雨,也或許是牢獄深在地底,牢頂與石牆的縫隙已經不斷的滲下水滴,浸**自己身下的稻草,讓整個牢房充滿了陰冷潮濕的氣息,再加上自己身上裹滿的虛汗,於是皮膚愈加的黏膩了起來。

「嘶……」

李神愛看到周圍的環境,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涼氣,左手一把掐住枯瘦的大腿,依靠這清晰的疼痛來強行鎮定自己的震驚。

這清晰的疼痛不僅是鎮定劑也是確認現實與虛幻的手段,而現在的痛覺當然也讓他確信了。

自己,真的穿越了……

前世那模糊的記憶已經並不能讓他得知穿越的原因,那小說中經典的腦海中湧入一段原主記憶的橋段也並未出現。

自己的本能下意識告訴自己要冷靜,要了解更多的信息。

不過環境與身體給自己帶來的信息甚少,只知道身處監獄,並已時日不短。

而目前能夠給予自己更多信息的物體,自然也就只有對牢的少年了。

李神愛正思索着開口說什麼能給這少年留下較好的第一印象,方便套出信息。

誰料僅僅是多看了對面的少年幾眼,那對面的少年就擺出一副頗為厭惡的神色,開始惡語相向。

「看什麼看,你這傢伙居然還敢對公主強行下手。」

「像你這種不帶腦子就發情的猴子,現在變成陰人也是活該,你別用那種噁心的眼神看我!」

「難道沒了那玩意兒,你這傢伙就連取向都變了嗎?!」

李神愛聽完對方的不滿之語,閉上了正欲張口的嘴,低頭開始思索對方這話中的信息含量。

首先,自己入獄的罪名是強姦亦或是強姦未遂,其次對象是公主,所以大概率是死刑。

再其次,陰人……

「?!」

李神愛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時間竟保持不住冷靜之心,渾身一個激靈,連忙側過身去,背對那少年,左手迅速探入了粗麻底褲一陣探索。

沒有,沒有,沒有?

真的沒有!

我的龍,我的龍,它真的沒了?!

手指撫過那片凹凸不平的皮膚,淡淡的憂傷飄來。

一個性取向與生理認知皆為正常的男人該有的傷心與心靈震撼慢慢的在滋生。

而這同時,他腦中也不由得浮現出了一個疑問。

為什麼傷口好的這麼快?

從他目前得知的情況與條件來看,自己在這牢獄中的時間算不得短,但也絕對算不上長!

畢竟這種罪孽,當是要問斬砍頭的,而砍頭之前那段牢獄時間也自然不可能很久。

但在這明顯不夠的時間裏,加上這明顯惡劣的環境條件,自己的下……**皮膚又是如何癒合的呢?

除非有快速治癒的方法!

深呼吸幾口這潮濕陰冷的空氣,盡量平復自己的心,思考半刻後便向那少年說道。

「這位仁兄,此番話實乃污衊啊,在下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膽,那也是不敢對公主下手啊!」

「就連我本人現在也是不知曉發生了何事,再加上自己的珍貴之物忽然消失,變成了這陰陽均等之人,實在是冤的緊啊!」

此番話他精心的調整了呼吸,表現出急促又略帶氣憤的聲音,眼角也淚光盈盈,彷彿有極大的冤屈。

也是看的對面是一愣一愣的,彷彿真如錯看眼前這位喊冤的青年的品性一般,竟流露出幾分歉意,但隨即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便不再理會他的這番表演。

「陰陽均等之人是不是陰陽人?」

突然,那少年向自己詢問了一句這樣的話。

「呃,或許是吧……」

李神愛不知如何回答,心中一陣無語。

那少年略帶歉意的目光看了自己幾眼,隨即也不再理會自己。

草,到底誰是陰陽人啊,居然不理我。

李神愛頓時無語,這b就不能多張張嘴嗎。

李神愛表示懶得想辦法 ,乾脆不如讓這少年煩躁起自己,於是醞釀感情,小聲啜泣了起來,晶瑩的淚珠一顆又一顆落下,配合上那稱得上極品的容貌,怕是要讓天下的男女都憐惜幾分。

「他奶奶的,別哭了,別哭了,一個大男……一個二十歲的人了,哭哭啼啼的算什麼樣子?!」

對面的少年手足無措看着突然落淚的李神愛一個人陣懵逼,但或許是自己的容貌給了他一個難以厭惡的理由,也或許是原主沒有爆出這件不知真假的罪惡之前是真的人品極好,只能裝作不耐煩的向他吼着,希望他能少說兩句。

李神愛此時看着這傢伙的不敢直視的神情卻是掩面歪嘴一笑,心裏暗笑終於上鉤了,當下便見縫插棍的詢問了起來。

「這位兄台啊,莫名其妙便入了獄,還失去了成為男人資格,不知多久後還要被砍頭。」

「唉,你說,先閹後殺,這世上還有比我更慘的人嗎?」

李神愛說完,等待着對面少年的反應,而那少年彷彿也是為了迎合他一般,開始說了起來。

「他娘的,放屁!」

「你雖說因為強姦未遂六公主而入獄,但好歹是帝師的外孫啊,最終也不過落得一個六公主貼身奴僕的身份。」

「將來若獲奇珍異寶或大修士相助,甚至就連你自己擁有的修鍊天賦,都能讓你在將來有機會恢復**,重為男人。」

「而我呢,再過四天便要問斬了。」

「嘁,機緣大時代啊,機緣個屁!天下人皆可能有機緣,可唯獨沒有我的份!」

「賊老天,你TM近視眼啊?!!!」

說完,那少年就苦笑了起來,一會兒便倒頭躺上旁邊的稻草,閉眼屏蔽起了外界。

李神愛沒去在意這少年的莫名其妙並過於誇張的反常舉動,開始分析起自己獲得的情報。

首先,令他激動的是,這是個能夠修行的世界,並且自己似乎擁有不錯的天賦!

其次自己的罪名是強姦未遂,自己的爺爺是帝師,自己不會問斬,只會變作奴僕,小命兒終於估計算是保住了!

最重要的消息……自己,能夠恢復男人的雄風,有望再次龍戰於野!

李神愛鬆了口氣,為了壓抑此刻自己的不安,像是開玩笑一般在心中想到。

「破而後立,說不定,自己以後長出來的……」

「可比以前的更大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