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偷生》小說在哪裡看?

《偷生》小說在哪裡看?

2022-05-09 19:03 作者:食餌

章節介紹

顧久是個乞兒, 他最大的夢想就是活着 可是活着分為好些種,有些人可以肆無忌憚地活着,有些人可以平平無奇地活着 至於顧久, 他只能苟活偷生

在線試讀

第一節 你信命嗎

精彩節選

你信命嗎?

這話是一個算命先生見到顧久時,揣思許久才問出的話。

顧久是個乞兒。

他看着算命先生的臉,彷彿看到這世上最有趣的事兒。他伸手撓了撓屁股,他覺得有些好笑,這年頭討個生活着實困難,連算命的騙子都開始拓展乞丐的領域。

顧久嗤笑一聲,又用手挖了挖鼻孔,看了一眼算命先生,說了聲滾。

算命先生高深莫測地笑了笑,也不惱怒,只是拍了拍顧久的腦袋說:「你會來找我的。」他說完這句話又感覺好像不太嚴謹,於是他又補了一句:「在人間。」

顧久翻了個身,躺在草席上沒再理會那老騙子,心裏卻是念叨着不停:「這是冥域,距那人間不知隔了多少個域門。真當老子沒見識。」

他這般想着又猛地竄起來朝着那先生的背影啐了一口:「你他/媽換個地方行騙吧,這是不易鎮!」

不易鎮縮居在亡靈聖殿腳下。

亡靈聖殿坐落在冥域西南。算得上是整座冥域里能排行前三的勢力。若是沒有當年那場萬界之戰,想必亡靈聖殿在萬界里都能排得上名號。

聖殿有十八層,顧久沒上去過。但是他在不易鎮混了這麼久,多少也聽了不少。

諸如什麼十三層以上是經歷過當年那場大戰的修士。偶爾亡靈聖殿會開扇窗戶,在冥域里招點弟子,已算是莫大的恩賜。

但是眾所周知,那十八層樓輕易不開門,若是開了,那便是大事。

顧久也忘了自己在不易鎮混了多久,這冥域也古怪,一天到晚就那麼一輪血色的月亮掛在天上,像是一隻眼睛。

不過似乎從他爬到這開始,那十八層的樓門就從未開過。他住着倒也心安。

偶爾顧久在酒樓前躺着的時候會聽樓里的說書先生講話本。顧久覺得那些許時光能算的上是他為數不多的愜意。

他也記不清說書先生說的那些話摺子,只是囫圇聽個個數。

大致的意思也不過是當年大戰的時候,亡靈聖殿的大門也只開到了第五層。用說書先生那浮誇的話講,咱聖殿在萬界里那是什麼級別,開了五層門便已算是給了萬界面子。

顧久也不知真假,但是他覺得亡靈聖殿確實很強。

亡靈聖殿既然很強,那麼靠在它邊上的不易鎮即便說不是很強,但是起碼能跟很強沾了個邊。

以前也不是沒有修士來不易鎮,或是打着說書人的旗號,或是揣着赤腳醫生的身份,大多都是來打探些消息。

具體什麼消息顧久不知道,但是他知道那些人都死得很快。

他躺在草席上,又撓了撓屁股,嘴裏念叨着講:「這些與我又有什麼關係呢?我不過是只想活着。」

他說完似乎覺得這話有些蒼白,他想了想又重新念叨了一句:「我只想好好活着。」

顧久思考過無數次活着的意義。

有些人會活得鮮衣怒馬,光鮮亮麗;有些人會活得不愁生存,只享生活;有些人或許連活着這件事兒都會覺得很奢侈。

顧久想過,如果他還能偷偷活到很久很久以後,他想光明正大地活着。若是條件允許,再討個婆娘。若是條件優秀的一匹,他還想找個鎮子,盤個店面,做點小買賣。

他這般想着,不知不覺竟然睡了過去。

.

那個算命先生扯着袍子走到不易鎮的鎮口。

他微微側目便能見到那座高聳入雲的法殿,眼裡帶着嘲諷的光。

管事讓他下山行走,臨行前特意囑咐他來冥域說要見證一件大事。

算命先生不知道何為大事,穿梭了諸多界域,一路也算無聊,便拾起了老本行,想着這般行走也算是修行,給人看看面相,也算積些香火。

說來也怪,他行至不易鎮的時候不知為何心裏湧出一股熟悉的感覺。

於是他見到了那個乞丐。

那個乞丐先天便缺了一道魂魄。好奇心驅使之下讓他忍不住想卜上一卦。乞丐的未來竟然除了隱隱約約顯示出來的「人間」二字之外, 其餘的都是迷霧。先生覺得有趣,多少年來,除了山上那些個弟子,他還從未遇見過他算不透的少年。

算命先生想到這的時候又嘆了口氣,暗忖着自己莫不是多年未征戰,修為倒退了不成?

在他瞎合計的功夫亡靈聖殿第一層的大門忽然波動了一下。

從門裡走出來一隊騎兵,他們站在聖殿腳下。列陣於聖殿正門前。為首的那人穿着套火烈甲,一隻手摁在刀上仰起頭來看着天上。

忽地又一聲巨響。

被血月籠罩的血色天空似乎被劈成了兩半。聖殿頂端傳出一道響徹這片天地的怒吼:「顧錯,你信命嗎!」

隨着怒吼響徹天地,一道身影從聖殿頂端浮現。

那道身形多少有些狼狽,袖子有些殘破,但是他屹立在血月之上,卻彷彿是執掌這座界域的主宰。

他叫顧錯。

在他浮現在血月之上的時候,聖殿腳下那個穿着火烈甲的人抽出了刀。

他臉上帶着面甲,看着天上人,眼裡有火。

顧錯揮了揮殘破的袖袍,臉上儘是不屑。聖殿上幾層,依稀可以看到幾個長袖飄飄的老頭,最前面站着一個中年人,他斷了一隻手。

掛在天上的月亮好像一隻眼睛。它一動不動地盯着漂浮半空的顧錯。

顧錯又揮了揮手,也沒見他有什麼多餘的動作。整座亡靈聖殿便被一道光芒籠罩。

算命先生站在不易鎮不遠,有些吃驚地看着那座聖殿還有天上的那個人。

他在那場大戰中見過顧錯,又或者說萬界里幾乎無人不知顧錯。

算命先生記得當年管事在山腳釣魚時曾經說過,這世上所有人都知道顧錯是個狠人,唯有亡靈聖殿那幫殘廢,認為他那域主身份是從天道法則手裡買來的。

顧錯是冥域的域主。

萬界之中,各界頂尖修士里,會脫穎而出二位,被視為該界的守護者。因為這世上並無多少人知曉,為何萬界頂尖修士諸多,偏偏會有那麼二人便自然而然地被認定為該界的守護。

這二位守護者,一人界王,一人域主。

所以在這萬界之中,許多修士都知曉顧錯有多強。

其實亡靈聖殿的人也大多知道顧錯有多強,當年還有個老頭氣不過人間那座山的管事,特意去了趟人間,來跟他們說亡靈聖殿不是殘廢,反而很強。

不過卻被那管事一桿魚竿從人間抽回了冥域。

聖殿上幾層的人覺得在聖殿里有很多比顧錯更強的人,比如那個斷了臂膀的中年人。

那個中年人像是入了魔障。

他仰起頭看着顧錯,怔怔的看着他說:「你信命嗎?」

.

與此同時,躺在草席上的顧久翻了個身,他眯着眼看着天上的那輪月亮還有天上的那個人。

顧久嘆了口氣。

他嘴裏叼着根枯草,輕輕拍了拍屁股,有些煩躁又有些沮喪。

顧久小聲罵了一句,從草席上站了起來。

不知何時他手中多了一把劍。

顧久臉上的無奈快要溢到頭頂的血月之上,他卻只能無奈地拿着那把劍向著亡靈聖殿的正門前走過去。

這世上有太多無奈的人與無奈的事兒。

比如此時的顧久。

他嘆了口氣說:「現在我信了。」

(未完待續)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