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免費看全篇小說余承東孟晚舟

免費看全篇小說余承東孟晚舟

2022-05-09 19:03 作者:傷心魚頭煲

章節介紹

【富家元氣少女&敏感傲嬌乖乖仔】 余繁受處分休學一年後在家裡人的安排下去到了從未踏足的小縣城,小城的風小城的人小城的故事浪漫迷人,就這樣被拿下了嗎,前路漫長,我們還有更好的路要走 遇見余繁之前, 孟渝舟:「我不喜歡比我大的」 余繁:「我比你了大快兩歲」 孟渝舟…

在線試讀

第8章 草原狼王燒烤

在余繁的執意邀請下,眾人把時間定在了後天晚上八點,至於明天,余繁打算好好整頓一下她的行李然後好好休息一天。

經過一番激烈的爭論,不,是探討,通過角逐脫穎而出的是生活圈的那家草原狼王燒烤,陳宵白力推,周六表示滿意附和。

孟渝林沒發表意見,她不在乎這些,只聽他們的就好。

余繁也覺得不錯,敢叫草原狼王的,說明至少他家的羊肉串肯定是有點東西的。

只有孟渝舟抬手摁了摁眉心,周六是故意的吧,草原狼王燒烤不正是他們班同學齊麗麗家開的燒烤店嗎。

因為孟渝舟總是一副冷漠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好像多和他有一句閑聊就會耽誤他許多時間,所以那些女生都只敢偷偷的、隱晦的表達喜歡或者默默關注,而齊麗麗是為數不多敢正面對孟渝舟示好的女生,送早餐接熱水,簡直熱情的過分。雖然孟渝舟從一開始就拒絕的很明白,希望齊麗麗不要在他身上繼續浪費時間精力和錢,但齊麗麗好像並不在乎自己的熱情打水漂,甚至石沉大海一點回應也得不到。

孟渝舟秉持着絕不給自己找麻煩的原則通常能不接觸的話就對她避而遠之。

「我後天晚可能有點事去不了。」

「我哥不去,就我去也不合適。」雖然孟渝林現在對余繁很是好奇,但還是表示要和哥哥共同進退。

一共就五個人,走一個還要帶一個,當她余繁的面子不值錢?

「剛才我們定時間的時候怎麼沒說你明晚有事,孟渝舟你是不是對我還有意見,我以為剛才我們是已經握手言和了的。」余繁故作委屈,順勢跌坐在沙發上抬手捂住了眼睛。

周六好像這才反應過來,和余繁解釋說:「啊,繁姐,這個燒烤店是我們的一個同學她家開的,關係一般,我們去好像是不太好。」

余繁以為他們擔心的是去關係一般的朋友家消費的難題,做生意的朋友怕有想衝著一般的關係還要打折去的,不打折顯得小氣,面子掛不住,打折了怕有人得寸進尺要求面單的或者呼朋喚友再天天去的。像周六他們這種有關係一般的朋友家裡做生意的,就是害怕被誤會有前者的想法然後給打了折的,欠了人情不說,以後也都不好意思再去了。

於是余繁大手一揮說道:「我不在乎折扣,別讓你們同學難做,喊上一塊吃,說不定開學還會在一個班呢。」

孟渝舟更無奈了,扶額說道:「真吃的話就換一家吧,這位比和普通同學的關係還有一般。」

余繁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孟渝舟,「這麼說就是有點特殊的關係唄,沒事兒的,要學會釋然,和自己和解。」

隨即一臉八卦的問周六,「愛恨情仇還是啥不能說的秘密?」

孟渝舟無奈的看了眼余繁,又面無表情的盯着周六。

周六被孟渝舟盯着看的一個激靈,報復似的要坑他一把,嘆口氣假裝深沉的說道:「舟子,開學又是抬頭不見低頭見,逃避終究不是解決的辦法。」

余繁聞言也說:「渝舟弟弟,勇敢邁出心裏的那一步,姐姐請客,有什麼事姐姐兜着。」

人類的本質是吃瓜,余繁心裏盤算着一場精彩刺激的三角虐戀,是他和他和他還是他和她和他還是他和他和她又或是她和他和他呢,已經迫不及待想知道故事了。

夜色昏沉,幾人一鬨而散,孟渝舟、孟渝林和周六三人一行回家,孟渝林才問出今天的疑惑。

「你們今天怎麼會在一塊,還約上飯了,這麼快就混熟了嗎?」

周六搭着孟渝舟的肩膀昂着頭說道:「這要說起來還得多虧你哥搭橋牽線,幫了個小忙就加上了女神微信。繁姐請客肯定是想和我再多製造點一起相處的機會,舟子,我要真和繁姐好了,兄弟這輩子都欠你個大人情。」

孟渝舟不搭理他,淡淡開口對孟渝林說:「余繁剛來對鎮上不熟悉,一起幫她拿了點行李。」

接着轉頭看向周六:「人家熱情好客有社交的誠意關你什麼事。」

「舟子,你對我這麼凶幹什麼,你不是說你對繁姐沒意思嗎。」周六反駁道。

「陳述事實。」孟渝舟又睨他一眼。

孟渝林見狀笑着問周六:「周六哥,我哥要是真的和你喜歡上同一個人,你會怎麼辦啊。」

周六哼一聲還是昂着頭說道:「公平競爭唄,我和舟子誰也不比誰差,人姑娘選誰都不吃虧,選誰都有自己的考慮。而且姑娘多的是,兄弟只有一個,我相信我跟舟子都會欣然接受答案,然後還是兄弟的。」

到了巷口兩伙人分開,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孟渝林等周六離開才扯了扯哥哥的袖子。

「哥,你是不是也喜歡余繁姐。」她用的是肯定句。

孟渝舟猜到渝林會這麼問,他自己都不明了的事情更不好和旁人說,所以回答的還是那套官方的話術,「想什麼呢,我們昨天才剛認識。」

「那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孟渝舟認真回憶了他和余繁的第一次見面,第一次見就直接撲上來,害他拖鞋底猛地打滑腳趾觸地,她自己倒是穿着名牌鞋還在不經意間踩到了他的腳好幾回,之後就是讓他付了十二塊錢,然後嘰嘰喳喳聽她數落了陳宵白一整路。

「什麼才叫一見鍾情?」

「大概就是在那之後念念不忘吧。」孟渝林也說不準。

老實說,他昨晚確實有過念念不忘,只不過是對那十二塊錢,以及余繁腳上的球鞋讓他想起了自己也有雙一樣的牌子,並且讓他當晚就想明白了一個道理,鞋,再貴它也就是鞋子而已,不穿也沒別的用。這才有的他今天把新鞋翻出來穿的事情,至於他對余繁本人有沒有念念不忘。

「沒有。」孟渝舟有些鄭重其事道。

鑒於傍晚時的着涼,陳奶奶要求余繁晚上睡覺打開空調暖氣,這種時候感冒不容易好,余繁不喜歡在冬天開空調,太容易乾燥了,洗完澡又磨磨蹭蹭塗了身體乳,敷了片補水面膜,嘆口氣,這會兒她開始想念自己家的地暖了。

說起來余繁好像還沒有給爸爸媽媽報個平安,雖然知道媽媽肯定暗中和陳宵白有對接,但自己一個消息不發倒也不太合適。小時候爸爸媽媽都比較忙,余繁習慣了有事先找阿姨,去外地比賽、培訓或者參加演出也都一個人慣了,她習慣不打擾,也沒有報平安的習慣。

初中高中的時候,周圍的同學每天但凡出門,到了一個目的地就要給家裡人或者是朋友報個信,沒有按時回家就會被連環call,他們都很羨慕余繁這種自由不羈不受管束的獨立少女。

毫無疑問余繁從小到大都是優秀的,爸爸媽媽對余繁有充分的信任,他們第一次為人父母,不知道該如何成為體貼的父母,以為給她所有小朋友都羨慕的充分自由和充足的金是錢任其發揮就算是獎勵了,誰知等正真學會了點父母之道,想給予關懷時,余繁已經不需要了。陪伴余繁長大的阿姨在很多事情上也不好逾矩多管閑事,如此造就一個鮮活熱烈自由的余繁。

到後來爸爸媽媽覺得對余繁有虧欠,想要補償她更多的愛時,余繁反而彆扭的不行,她不覺得有誰對她有所虧欠,都是第一次為人子女或父母,各有成長的方式,她沒感覺這樣長大有什麼不好的。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