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秦香蓮龐妃小說最新章節列表

秦香蓮龐妃小說最新章節列表

2022-05-09 19:06 作者:洋洋。洒洒

章節介紹

怎麼也是堂堂第一女特工,竟然穿越成農家女?家徒四壁要自己奮鬥發家致富還有各種奇葩親戚不要臉的找上門要她養,唉唉唉,這可不和諧啊她化身刺蝟趕跑一個又一個,可這個厚臉皮的夫君怎麼趕也趕不走「娘子,你我三媒六聘,名正言順,不會是想抵賴吧?」「踏馬的,你吃穿用度全是我…

在線試讀

第4章 生活所迫


武戌黑着臉色:「娘為何執意對她如此恨意,可是還有些別的緣由,若是有,那邊一併說來,今日我正好在此,咱們便好好評評理。」
老婆子看着自家兒子臉色陰霾嚇人,,引得她一陣寒噤。
「哪有什麼恨意,娘這也是為你着想。」
想着到底也是軍營中出來的,手上的定是恨絕不少,這才趕緊轉了話:「我是你的親娘,我能害你嗎?」
「還當真未定,我三歲時候你將我扔在村頭,是鄰居將我送回,五歲又將我丟在了枯井中,八歲遺棄山中,還是我自己尋了路跑了回來,娘,你如今這樣子我當真有些看不真切了。
我本想着回來能儘儘孝道的。」
武戌冷哼,想來如今還沒人出來勸,便知道大哥一家是不願攙和這渾水的。
「娘……娘那是有苦衷,總之讓她做成了這一樁買賣,以後咱們家就能發達,你倒是同不同意。」
秦婆子焦灼,就等著兒子一句話。
武戌沒等母親說還,便開口打斷:「我媳婦兒說了,苦日子她不嫌棄的。」
「你這樣,信不信我也將你趕出家門!」
老婆子亦是慌了神,口中慌不擇言。
武戌回頭瞧了母親一眼:「無礙,我們即刻就走。
我們只住一夜。」
宛蓮震驚,她自幼便是孤兒,從小送進軍營中摸爬滾打。
自立自強慣了,還從沒有個人如此待自己的。
「還不快跟上?」
武戌走了兩步才發現宛蓮待在遠處,聲音不大不小的念叨了一句。
女人這才回神,小腳步忙的跟上,甚是可愛。
「你現在住在哪個屋子,我們將就一宿,明日再走。」
武戌抬頭,只覺頭頂上的月色似是一隻玉盤一般,只是凡人家中的事,卻不盡如此般圓滿。
「我……」宛蓮瞬間有些梗塞。
原身的記憶中,她住在柴房邊兒上加出來的屋子裡,房子又小又破,夏日裏雖說蟲蟻多,但也還好過些,冬日裏最是難捱。
只是那間房的床,小的不行,如何能住得下一個大男人。
武戌頓時覺察出異樣,便以為宛蓮是擔憂自己揩油,寬了心道:「你且放心。
如今你是我過門的妻子,我自會好好待你,說睡下當真是休息片刻,沒有別的意思。」
「非也,我住那間太小了,只怕你住不下。
你那間屋子早已經修整成了麻將坊,所以……」宛蓮忍不住心疼原身,長長的嘆了一聲。
「那你又是宿住在何處?」
武戌心頭燃氣一陣無名火,當真是欺負她沒有男人可依。
宛蓮低着頭,耳邊的碎發緩緩散落,指着一間房子:「那間,你若是不嫌棄,那就將就將就!」
武戌掃視了一眼,心中便更偏頗自己媳婦兒,臉色黑的像是鍋底一般,低手拉住宛蓮往院外走:「不必,跟我走,咱們住店去。」
「婆婆。
小叔子好似是走了。」
嫂嫂趴在門口,偷偷瞄着外頭的光景。
秦婆子頓時傻了眼,手上撐着手掌巴望在門口,唾沫星子非得老遠破口大罵道:「你這喪心腸的王八子,真是娶了媳婦兒忘了娘的貨。
你瞧瞧這四鄰八街,那裡有你這樣的人,當真是壞了名聲的。」
「還有你!」
秦婆子氣不過,轉身反手甩了嫂嫂一個耳光:「怎麼看的人!
怎就讓她出來了!」
嫂嫂捂着臉頰,甚是狼狽:「婆婆,不是兒媳沒看好,是她……」
出了家門,武戌沒回頭,身子挺得筆直。
月光下,他帶着宛蓮走的堅毅。
宛蓮心裏柔軟了許多,從沒人這麼護着過她。
這感覺確實無比的奇妙,心彷彿都被暖的熱乎乎。
雖不知面前這男人到底是個什麼角色,但是為了自己背棄家中,足以讓她動容。
「你放心,我雖無大富貴,卻絕不讓你漂泊着。」
武戌走在前頭,後背上背着兩人的包袱。
宛蓮手心空空倒有些不適應的,她從未經歷過男女之情,頭一次遭見如此,竟還是直接有了丈夫,一時間竟有拿不出對策,只能獃獃的低着頭。
「掌柜,我們住店,屋內可是有人啊?」
沿途走了半個時辰,只瞧見一處已是熄了燈火的宅院,手上叩了多次,都是沒個人應聲。
「算了,想必如今屋內人多半也休憩了,我哪裡都可以將就一晚的。」
宛蓮扯了扯武戌的衣角。
更嚴峻的環境,她都瞧見過,並不覺得不能接受。
武戌似是想要再瞧一眼屋內反應,宛蓮手裡接過包袱,隨處打探着周圍的光景,臨着接到處是一溝渠。
雜草掩着,並瞧不大真切。
女人腳上一招跌去,忍着一聲悶叫。
武戌聞聲忙趕了過來,此時宛蓮已掙扎這起身,有些羞怯往身後退了兩步。
「我無事,店家若是不開門,咱們便尋個草垛子待一宿便可。」
宛蓮心虛,忙想着閃開,只是才走兩步,步子便軟起來,方才別着了腳踝,腿腳顫顫巍巍。
武戌一眼便瞧見了端倪,喉中的嗓音帶着沙啞,有些別樣的魅惑:「過來!」
「我真沒事。」
醇厚的男人腔調,宛蓮慣性想逃。
沒走出一步,就被扛在了肩上,他手上輕緩錯開了女娃子覺得尷尬的位置,緩緩道:「即便是這店家住不得,我也有別的地方,你莫擔心。」
靠着男人的肩膀,宛蓮竟覺得無比的安心,沿着路途走了半個時辰,便瞧見一處破廟,似乎是良久沒人祭奠的樣子。
「你怎麼會識得這麼破敗的地方。」
宛蓮震驚。
武戌頭頂的汗層層浸出,宛蓮將收起衣袖的帕子拿出來,給他輕輕的擦拭了一番。
武戌腳步一僵,沉沉吸了口氣:「我小時候這廟就荒廢了,那時候我娘揍我。
我覺得委屈,便會一人偷偷跑來此處躲藏着。」
宛蓮最不會寬慰人,卻也心疼至極。
顧不上什麼羞澀不羞澀的,低頭抵在男人肩膀上,似是呢喃一樣:「沒事,日後有我,我將這份毒打抗下,你別怕。」
武戌心中頓時有些酸楚,回顧瞧着那女人如同一隻溫婉的羊羔一樣,趴在自己後背。
明明是備受宰割的摸樣,卻該敢沖在自己前頭,便心中更感懷些,瞧着她的眼神都溫柔了不少。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