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全文章節免費閱讀極品醫婿:老婆假死後,我老猛了

小說全文章節免費閱讀極品醫婿:老婆假死後,我老猛了

2022-05-10 18:57 作者:一心有你

章節介紹

上門廢物林雲剛入贅,老婆因流產而抑鬱跳江了   三年後,林雲意外得到傳承,手持醫經,腳踏武道,開啟了美妙生活   他還遇到了與老婆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   起初,他只是想要接近這女人,後來,他發現這女人就是他老婆!   他就想問問,這老婆還能要嗎?!

在線試讀

第2章 怪病老者

林雲醒了過來,入目是一團黑,連呼吸都覺得疼。

他想起自己一天挨了兩頓揍,昏迷之後又遇上了一個老頭,得了傳承……

林雲意念一動,就發現識海之中多了一部《太古醫經》。

這、這夢境成真,他這麼倒霉的人,竟然還有奇遇?!

林雲按照《太古醫經》武道篇所寫,調息運轉,一個小時後,就感受到一團熱流在經脈中流淌,所到之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創傷……

一個小時之後,林雲吐出一口濁氣,身上的疼痛已經消失!

睜開眼,林雲的眼裡一片冰涼。

簡柔死後,他為簡家人做牛做馬,就連工資卡都上繳了,沒想到簡家人竟然想要弄死他!

他已經決定,斷絕與簡家的關係!

想起昏迷前看到的那一個女人,竟然與簡柔竟然如此像!

他塵封三年的心,因為這個女人的出現又開始有些蠢蠢欲動。

要是簡柔還活着,該有多好!

他承認,他想要那個女人的全部信息!

「嘟——」

褲兜里的手機不停地震動着。

林雲剛摁了通話鍵,就聽到那頭傳來雲主任的聲音。

「林醫生,上班時間你去哪裡了?這個月的工資還想不想要了?」

林雲一激靈,「我馬上來!」

林雲疾跑下樓回了中醫科,就看到一個凹凸有致的背影堵在辦公室門口。

林雲側身打算強攻進門,沒想到走到了一半,女人突然轉過身!

他就這般活活地被卡在門口。

「勞煩,讓一下?」

林雲一低頭,他竟然看到了誰?!

雲向珊雲主任!六院最年輕的冰山女主任!他的頂頭領導!

「現在已經已經了幾點了?你有時間觀念嗎?」

林雲忙回了自己的辦公桌,脫下帶着血跡的白大褂。

對面桌子的同事賈楠輕視一笑。

「昨天有一個大人物入院,今天請中醫科會診!你臟成這樣,是不是存心想要丟中醫科的?」

雲向珊看到林雲的破臟衣服,太陽穴突突。

「真是晦氣!我竟然會有你這麼髒的下屬!現在已經沒時間回去換衣服了!」

林雲面色如常:「我洗洗就好。」

林雲洗了血跡,套上了濕漉漉的T恤,又穿上了白大褂。

雲向珊冷哼一聲,「隨你!」

時間一到,眾人隨着院長一同進入VIP病區。

病房外,十幾個孔武強壯的保鏢把守着門。

一進門,就看到一個打着赤膊的男人,手裡把玩着飛刀。

約莫三十齣頭,面色冷峻,單眼皮。

他眼神銳利地掃了一遍眾人。

「我父親從一年前開始怕冷,原本也只是比別人多穿一兩件衣服……現在,就是你們看到的這樣。」

「只要治好我父親,八荒商會將奉他為上賓!」

八荒商會,原是三江城的本地幫派,在現任掌權人苗瀚海的帶領下,成功轉型,從一個黑暗勢力變成了大商會。

說是轉型,不過也就是打着擦邊球,白的黑的都沾了不少。

而這個得了怪病的老人,就是八荒商會的掌權人苗瀚海!

七月的天,酷熱無比。

VIP病房裡卻開着熱空調,圍了一圈的取暖器!打個雞蛋都能立刻熟!

病房門口如同火山口。

一靠近,熱汗直冒,只需三秒,內外衣全濕。

但是!病房裡的老人卻穿着兩件羽絨服,抱着電暖爐,還在瑟瑟發抖。眉梢上結着厚厚的冰霜,臉色凍得鐵青。

「醫生們,請吧。」

苗瀚海的獨子苗正陽打了個手勢,將床邊的位置讓給了醫生們。

「我是中醫科的主任,我先來吧。」

苗正陽挑眉,「年輕美麗的女主任,請吧……」

雲向珊沒想到入院的大人物竟然是苗瀚海,這要是將人治壞了……怕是三江城的黑暗勢力都要重新洗牌。

雲向珊從進入病房起,全身一直在冒汗,前濕後透。

汗水滴答滴答地流了一地。

為了體現她醫生的專業性,雲向珊一直忍着沒擦汗。

她走到床邊,為苗會長把脈,許久之後,才收了手。

從脈象看,苗會長的身體沒什麼大礙,只有一些體虛……

就算是極度體虛,也不可能冷成這樣子。

雲向珊越想越急,整個人如同從水裡撈出來一樣。

好半會兒,不得不承認,她沒辦法。

「此病,我從來沒有聽到過,恐怕無能為力了。」

苗瀚海抬頭,銳利的眼鋒掃了一眼雲向珊!只一眼,就像要給她生生剮了一樣!

雲向珊腿一軟,癱軟在地。

「是我醫術不精,這病我從沒見過,我真的、真的沒有辦法醫治……」

苗瀚海掃了一眼剩下的幾人,「只要治好了我,我給他半個八荒商會!」

八荒商會可是市值近十億,半個商會,那可就是五億!!!

醫生們激動了!五個億,他們這輩子下輩子都可以躺平了!

林雲一直站在賈楠的身後,他往前走了一步。

剛動,就被賈楠給順勢擋住了。

賈楠不屑地瞪了一眼林雲,「安分地蹲角落裡,不要給我們添麻煩!我們可不想被你連累死!」

「半個商會,誰敢試一試?」

賈楠上前一步,朗聲道。

「苗會長,我是孟國醫的徒弟賈楠!我來為你診治!」

「古籍中曾有記載,湯火不能熱,厚衣不能暖,身如寒冰中……講的就是您的病症。」

賈楠背着手,侃侃而談。

「好!好!好!不愧是孟國醫的弟子,果然名不虛傳,你快給我父親治病!」

就連苗正陽也親自為賈楠搬了一條椅子,請他入座醫治。

只要賈楠是有真本事的,能治好他父親,別說搬凳子了,就是喂他喝水吃飯,苗正陽都是願意的。

因為,八荒商會離不開苗瀚海!他們的死對頭九州商會早虎視眈眈地盯着他們的地盤。

賈楠也不推辭,落座。

把完脈後,就拿出隨身攜帶的金針,一排排純金打造的金針,非常襯身份。

賈楠嗖嗖嗖地連下九針!一氣呵成!

純陽九針!

賈楠是想要喚起苗會長身上陽剛之氣,以陽剛之氣來抵禦極度寒氣!

五分鐘之後。

苗瀚海的額頭出了一層汗,「我熱!取暖器快撤了,空調也關了!」

他開始脫衣服!

「不愧是孟國醫的徒弟!這才五分鐘,就有見效!」

賈楠背着手,微微一笑。「我熟讀師父的藏書千千萬萬,在我看來,這算不得什麼疑難雜症。」

十五分鐘到。

苗瀚海面色潮紅。

「看!我的純陽九針已經起效,苗會長的臉色已經非常紅潤!」

賈楠開始拔針。

第一根金針拔起。

突然間,苗瀚海雙目充血,吐出一口鮮血!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