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在線資源楚離黯然葵麗

小說在線資源楚離黯然葵麗

2022-05-10 18:58 作者:黯然葵麗

章節介紹

正派恨我,則稱我為魔 魔教它也恨我,說我不配為魔 正派行惡人之事,一貫謀求利益至上 魔教行跋扈之舉,時常暗殺正派人世 而我不過一個小小劍修,怎勞煩天下都牽掛與我? 要我說,這世上哪裡有正魔之分,唯有善惡之念罷了

在線試讀

第8章 又見張二凡

楚離的靈力很充足,靠着《劍》法,這功法也不知是什麼品質,竟然可以無上限儲存靈力。

這一年楚離除了覓食就是練劍,靈力在丹田中早已不知儲存了多少了。

要比喻的話,可以說已經化成一片湖泊了,異常龐大。

他有這麼豐厚的靈力,其他的雜役弟子可不一樣了。

這些雜役弟子練的都是基礎功法,還只有一年時間,能練成什麼樣子?

楚離已經到黑水半截處了,再走半截就到浮島了。

突然,異變發生,黑水中突然冒出觸手,狠狠地抽了楚離一下。

見到這由黑水化成的觸手,楚離下意識的加大了法力輸出,這讓他剛平衡的身子突然搖晃了一下。

看着消散的觸手,楚離愣住了,這麼弱?

看上去這麼驚悚,實際這麼弱?

真是銀樣蠟槍頭。

見觸手威脅不到自己,楚離放下心來,重新找到平衡支點,繼續朝着上面走去。

他用靈力包裹住了全身,觸手的攻擊只相當於凡人的攻擊。

楚離沒事了,可不代表其他人也沒事了。

其他爬水的雜役弟子,猛地被觸手打了一下,身上瞬間出現一道血痕。

血漬濺到了黑水上。

黑水蕩漾了一會,生出了更多的觸手,開始對着下層人進行劈砍。

楚離身邊也生出許多觸手,如同飛蛾撲火一般向他衝來。

往下看了一眼,發現那些雜役弟子身上都掛了彩,並且被打落下去很多人。

那些人摔下去之後,如同西瓜一樣,成為殘渣濺射在四周。

很狼狽,再看看自己,衣裳除了破舊一點之外,一點疲憊樣都沒有,也沒有傷痕。

楚離想了一會,一狠心,挑起木劍,對着手指就是一紮。

給身上弄了一些血漬,衣裳也弄得破敗,看上去疲憊就行了,也沒必要真的自殘。

要愛惜自己的身體,這都是父母給的,雖然楚離並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

等他上到浮島上,走出黑水範圍,整個人瞬間癱倒在地上,顯得異常疲倦。

浮島上有人,都是一些衣着靚麗的人。

有人提着木棍,有人拿着長杖,還有人雙手空空展露肌肉的。

亂。

浮島上的景色,用這麼一個字就可以形容了。

楚離看了一圈,還看到了張二凡,他也在這。

他背着一柄斧子,閉着眼睛站在那裡,也不知道是在睡覺,還是在想什麼壞東西。

見這些人都是各自站在一個地方,楚離也照貓畫虎,選了一個地方盤坐在那裡。

浮島很大,楚離是爬黑水上來的,也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上來的。

反正比他早就是了,畢竟一上來就看到了他們。

三個時辰過去了,浮島邊緣的黑水突然消失不見,天空突然傳出一聲鐘鳴。

這一聲鐘鳴,能直接將人送走。

真的,楚離親眼看見,一個手拿碰鈴的人,在鐘鳴瞬間,雙耳流血,隨後七竅流血平躺在地。

他旁邊站着一個手拿嗩吶的人,好像是他朋友,對着他一陣吹奏,這下好了送葬錢都省了。

鐘鳴聲之後,變故也來了,那些在原地裝酷的人動了起來。

張二凡先是擺了一個自認瀟洒,實則白痴的動作,然後對着一旁的虛空撩了撩頭髮。

楚離時刻注意着他,畢竟是同一個村子的,再說兩者之間還有些矛盾。

見他對着虛空搔首弄姿。

「難道外面有人在看?」

楚離在看一圈,沒有發現林婷的身影,倒是看到了另一個同村人。

原本是張二凡的手下,好像改投他家了,正跟在一個手拿鐵扇的黑衣公子身後,對其鞠躬盡瘁的。

果然,經過一年時間,該變的人,還是變了。

就是不知道這些外門弟子想做什麼?

之前聽王胖子說過,張二凡已經是外門弟子了,看他身上的穿着很精緻,其他人的也都異常精緻,跟在浮島下見到的雜役弟子形成了兩個極端。

這時,張二凡也買弄完姿勢了,他一扭頭,就看見了楚離。

「小子,還以為你上不來黑水,正愁找不到你呢。」

張二凡冷冷發笑,本就不好看的面容頓時變得更加醜陋。

「鐘鳴之後代表開始嗎?比賽規則呢?沒有嗎?」楚離看着後上來的雜役弟子,被人毆打,有些奇怪。

「這是雜役弟子跟外門弟子pk?」

還是大亂斗!

楚離還是覺得邪門,上輩子看的小說明明都不是這樣子的。

既來之則安之吧,畢竟這是自己經歷的,怎麼能憑藉小說來判斷呢。

修仙是內卷之王中王,這不是自己早就有的覺悟嗎!

楚離自我檢討了一下,隨後也不在意這是不是大亂鬥了。

他開始想另一件事,他要如何踩着被人晉陞外門。

也沒有說晉陞規則,人不可能想像出自己沒見過的事物,雖然用在這裡有些彆扭,但楚離實在是想不出這晉陞規則是什麼。

「楚離,沒想到你能闖過黑水,不過也就到這裡了!」

聽見有人喊自己,楚離瞬間將手搭在木劍上,微微躬身然後立馬轉身。

見倒是張二凡,他微微眯眼,沒有說話,就這麼警惕的看着他。

和張二凡之間的恩怨,看來今天是要出一個結果了。

「你是想榮升外門弟子吧?我直白告訴你,有我在,你別無可能。」

隨後,張二凡咬破手指,一把甩到了自己斧頭上,然後拿着斧頭對着楚離一劈。

張二凡做完這套動作,楚離面前突然出現血字,憑空出現,就漂浮在空中。

這等場景讓其餘外門弟子也通通側目相看。

「這張二凡下死斗?為了一個雜役弟子?」有人很不解,認為張二凡是不是癔症犯了。

「公子,那人我知道,他是個孤兒,是被我們村長抱回村的,跟聖女走的很近,所以張二凡和他有矛盾。」

「和聖女走的很近?」公子將摺扇合攏,也眯起眼睛看了一眼楚離,然後對着眼前的跟他對戰的雜役弟子一揮手。

雜役弟子全身的血液突然從毛孔溢出,變成了人干,一臉驚悚的躺在地上。

然後。

那位公子,冷哼一聲,捏爆了手中的鏈子。

他身後突然冒出一道白圈,他一走進去,便消失不見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