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排名遊戲:我的一刀斬神魔小說(莫利亞的部下)

排名遊戲:我的一刀斬神魔小說(莫利亞的部下)

2022-05-10 18:59 作者:別叫我官人

章節介紹

自黑暗中醒來,向光明而去這是科技毀滅的世界,這是充斥黑暗的世界,這是神明逝去的世界 黑暗籠罩的世界中,神明降臨的遊戲下 人類不過是一縷塵埃 怪物的入侵,人族的鬥爭,神明的反擊 驚悚,詭秘,超凡,遊戲,戰爭,穿越,恐怖,鬼 ps:耐心觀看10章,有驚喜!絕對爽!

在線試讀

第1章 安娜與莫利亞

精彩節選

提示:耐心看十章,絕對爽!

滴答…

滴答…

漆黑的夜空下,屋檐上的水滴滴落在斑駁的石板路上,街道上零零散散的行人匆忙的行走,路燈閃爍,伴隨着吱呀的響聲。

「唔,這是哪?」

一位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在巷尾躺着,身體蜷縮成一團,躺在充滿泥濘的地面上。

黑暗侵蝕了男子所在的區域,站在街道之上望向此處,漆黑無比。

不知過了多久,男子一點點的在地上蠕動,從地面爬行到了牆壁邊緣,彷彿下一刻就會力竭。

隨着男子費力的移動,身軀慢慢的靠向牆壁,路燈的光芒也照亮了男子的半邊身體。

「唔,這是什麼?」

黑暗中,男子的手臂從腹部移向心臟,觸摸着不知名的液體,有些粘稠,又有些溫熱?

男子將手伸向臉前,想藉助着微弱的路燈看清身上的液體。

伴隨着巷道腐爛的惡臭味,一股腥味從手中傳來,微弱的光芒照亮手掌,是血!

不同於新鮮的血液,此時手上的血液已經開始逐漸發黑,血液的溫度也即將流逝殆盡。

「所以,這是我的血液嗎?這裡究竟是哪。」

男子把手中的血液隨意的塗抹在牆壁上,掙扎着從地上站起,身軀俯靠着牆壁,走出了那條小巷。

男子通體漆黑,頭戴着英倫風帽,身穿立領風衣,內側搭配着件高領毛衣。色澤略微泛藍。

手腕上戴着塊腕錶,腰間有着一條奇特的腰帶,邊緣處似乎可以放置什麼東西?

男子長相堅毅,兩道劍眉插入鬢,烏黑深邃的眼眸,高挺鼻樑,黑色長髮散落在雙肩。

稜角分明的臉上布滿血污。

右側眉眼處有道疤痕,從左下角往上划過,形成斷眉。

原本俊俏的臉上帶着一絲暴戾的氣息。

身上,傷口從左側胸口蔓延至頸部,撕破了衣物。

傷口上還充斥着乾渴發黑的血液,這是某種凶獸的利爪?又或者是某種反人類的武器?

傷口猙獰,極其不規則,不似人類常規手段。

男子依靠着路邊的水潭勉強看清了自己的樣貌。

路邊的行人匆匆路過,臨近時瞧見男子的模樣也只不過是多看倆眼。

沒人駐足,更沒人感覺有何異常,像是這一切只是正常景象?

男子感覺着臉上眉毛的傷口傳來陣陣撕裂感,這種痛感彷彿來自靈魂,撕碎靈魂。

明明脖頸處的猙獰傷口都沒有知覺,為何眉眼的那點小傷口會傳來疼痛?

痛感越來越強烈,彷彿要將大腦撕裂開來!男子下意識的伸出左手按住傷口。

鮮血從眉間滲出,充斥着手掌,一滴滴的順着手臂落下,顧不上疼痛,一聲彷彿從靈魂深處傳來的聲音充斥着男子腦海。

走……

沒等男子作出反應,身體下意識的行動起來,彷彿刻入靈魂的本能一般,倚靠着牆壁朝着前方走去。

隨着眉眼的疼痛越演越烈,男子視野已經逐漸模糊,看不清前面的路,下意識的行走着。

不知過了多久。一分鐘…五分鐘…

男子逐漸遠離了醒來時的街區,眉間的痛感隨着距離逐漸的弱化,直到停止滲血。

男子倚靠在一家咖啡店的櫥窗外,手臂上已經充滿血液,也不知眉毛是怎麼流出來這麼多血液的?

沒等多做思考,隨着彷彿撕裂靈魂的痛感消失。

男子身體下意識的行走也終於停下,疲憊感宛如潮水襲來,眼睛漸漸的合上,整個人栽倒在地。

「叮鈴……」

咖啡館門口緩緩推開條縫隙,漆黑的門縫裡一雙寶藍色眼睛悄悄的注視着門外。

過了會,彷彿確定了門外沒有危險,女人急忙的把門打開,小跑到男子身旁,把他拖回了店內,又迅速的把門拉上。

關上門的瞬間,女人靠在門上,大口的喘息平復着心情。

……

「這是…..」

男子睜開了雙眼,從床上坐起,見自己身處在房間之中。

只見房屋的裝飾是80年代的英國建築風格,周遭的一切傢具牆壁都沾染着歲月氣息,陳舊感十足。

男子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只見渾身的血污已清洗乾淨。

除了胸口的那道猙獰的傷疤能夠證明昨晚的一切不是夢。

手臂上一串數字吸引了男子的注意力。

「8164。」

左手的小臂內側浮現着這麼一串數字,不似紋身,更不像疤痕。

在男子的注視中,手臂上的數字發生了變化。

「8165。」

什麼意思!男子一時呆在了原地。

這串數字,究竟是什麼!

「吱呀……」

破舊房門的開合帶着噪音,一位女人手拿托盤的推開了房門。

只見女人身穿銀白色的碎花長裙,裙身表面裝飾着蕾絲,流蘇。

縱使臉上充滿疲倦,依舊阻礙不住她那嬌小的臉型和精緻的五官,像混血兒一樣奇異而奪目的美麗。

細膩白皙的像羊奶凝乳的皮膚,白皙的臉蛋上鑲嵌着一雙水汪汪的寶藍色眼睛,奇異而夢幻。

長長的睫毛像霧般,把她的眉眼修飾的極其潤澤。

整個人就像是一位年輕而高貴的公主,只是小臉上帶着不符合她年齡的憂愁。

女人把手中的托盤放置在了床邊的小桌上,微笑的看着男子。

「你醒啦。」

「你是?這裡是?」

男子有些獃滯的回答着。

「這裡是修斯頓街區,貝克路125號,我的咖啡店。昨晚你暈倒在了我的店外。我叫安娜,你呢?怎麼稱呼。」

安娜微笑回答,時不時的望向男子胸口的那道傷疤。

「我……我不知道。」

男子思索着,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的他,下意識的敷衍着。

男子不屬於這個世界。他是穿越者,但他並沒有繼承原主記憶,現在的他除了擁有着自己二十多年的閱歷外,對此世界完全不了解。

「嗯…食夢人?還是幻妖?」

安娜自言自語的思索着,見男子望向自己,開口解釋道。

「食夢人是狩獵者,代號:E372。它生性頑劣,喜好吸食人類的記憶,如果碰上它,沒有反制手段的話很容易被它吸食記憶。」

「它並不好殺戮,吞噬的記憶也是表層記憶體,好比記憶在腦海中分為表裡兩層,表層喪失記憶後,裡層的記憶依舊存在。」

「記憶在某些超凡力量下可以恢復,當然,也可以自然恢復,但是時間就不確定了。」

「幻妖的話也是狩獵者,代號:E101。生性殘暴,喜好食人心血,它掌握的力量也可能導致失憶。」

「但按理說只能喪失一小部分的記憶,完全失憶的還真沒聽過。」

男子木楞的僵在原地,吸收着這些毀三觀的知識。

「等等,我手上的這個數字是什麼意思?」

莫利亞抬起頭看着安娜。

「這是你的排名,嗯……總排名一萬,每周排名的最後1000位將會被放逐到深淵海域,他們被稱之為淘汰者。」

「而每周排名前1000的超凡也有額外的獎勵,但是不知道獎勵內容。」

「前往深淵海域的淘汰者存活率不足萬分之一,存活並完成任務的並且往往會獲得強大的能力。」

「被狩獵者襲擊過並存活下來的人類就會綁定數字,它們的目標沒有限制。」

「但,能存活下來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超凡,只有少部分運氣特別好的普通人遇到了沒有殺傷力的狩獵者才能存活,就好比食夢人,它並不喜好殺戮。」

「當然,如果存活下來,一個沒有記憶的普通人在面對排名遊戲往往也只有死亡這個結局。」

安娜耐心的解釋着,或許是站着有些累,說著便走到了床邊坐下,繼續緩緩解釋道。

「這串數字我們稱之為排名遊戲,一旦綁定了排名遊戲後,每周最少要接取一次任務。」

「任務一般有三個選項,可以任意選中一個進行,往往是前往一個地點,或者是取得一件物品之類的,完成任務後,就可以接取下一個任務」

「每周一次是根據經驗統計的,因為大部分的超凡每周也只有完成一次任務的精力,而為了保持自己的排名不掉落,每周一次是最基本的。」

「如果想要提升排名,每周7次都能實現,也有人排名衝刺到安全線,也就是前4000名,就開始休假,除非排名抵達了危險線,也就是8000名,才會接取任務。」

說著安娜捋了捋髮絲,把自己手腕伸出,只見白皙的手臂上顯示着一串數字「4677」。

「嘻嘻,我就是那最後一種。」

男子見安娜的笑容莫名的感覺有些怪異,只感覺這笑容下掩蓋着什麼。

男子看向自己的手臂,伸手觸摸着數字,突然間就見眼前浮現出一串光幕。

莫利亞

排名:8169

任務:可接取

所以,我叫莫利亞嗎。

這排名…快要淘汰了啊,得去面對那些恐怖的怪物了嗎。

莫利亞看着眼前的光幕,整個人有些恍惚。

安娜見莫利亞的樣子並未說什麼,只是安靜的坐在莫利亞旁邊,靜靜的看着眼前的小先生。

多麼年輕的孩子的,看模樣也才剛成年罷了。

安娜在成為超凡後救助過許多「孩子」,雖然安娜自己也不過23歲。

安娜有個親妹妹,十八歲。

在某個夜晚回家的途中,安娜妹妹遭遇了狩獵者的襲擊,身受重傷。

安娜曾為了妹妹能夠成為超凡,用獲得的獎勵與人交換到了覺醒道具,使其妹妹成為了超凡者,所以才能在狩獵者的襲擊中存活下來。

可即使活了下來又能怎樣呢,身受重傷的情況下,沒人對其救助。

安娜不敢回憶當初妹妹的模樣。

石板路的地面上,血液記錄了她的行進。

血液遍布了整個街道,數家店鋪門上有着血色手印。

安娜雖不在場。

但想到自己妹妹拖着那破敗的身軀,艱難的行走。

滿懷希望的敲響周遭的店鋪,朝着周遭的行人求救。

一次次的希望,一次次的絕望。

兩條街道,幾十家店鋪,上百位行人,沒有一位施以援手,直至意識模糊,癱倒在地。

血液遍布所過之地,孤獨的長眠在那。

安娜從此之後,不再理會什麼任務,整個人渾渾噩噩的活着。

直到那天。

她店門口來了位小男孩,16歲的年齡,也是身軀傷痕纍纍,遍體鱗傷。

他敲響了店門。

他也充滿着希望。

至那天后,安娜也時常救助那些被襲擊的孩子。

雖然存活下來的寥寥無幾,但她沒有放棄,一如既往,周而復始。

那些孩子們或是任務失敗死亡,或是為了變強遠去。

現如今僅僅少數幾人活了下來。

但她依舊在堅持。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