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軒轅輕歌鐘離執隱小說免費閱讀完整版靈泉空間:戰神王爺的農門嬌妻

軒轅輕歌鐘離執隱小說免費閱讀完整版靈泉空間:戰神王爺的農門嬌妻

2022-05-10 19:00 作者:小白魚

章節介紹

(1V1,雙潔,甜寵)鍾小月為救侄兒落水身亡,然後胎穿了 她出生時日子沒選好,七月半,被家人視為不詳,當爺奶和叔伯嬸娘都要丟了她時,她親爹鍾大朗站出來:「作為父母,我是不會丟掉自己的孩子的,所以,你們把我分出去吧,以後是福是禍,都由我們自己承擔」 所以,她一出…

在線試讀

第7章 一頓飽飯

鍾大朗把竹子拖回家,就趕緊生火做飯,鍾小安和鍾長榮這時也回來了。

也不用誰交待,就圍着鍾大朗要幫忙。

趁着白秀蘭打盹兒,鍾小月就進空間給她喂水,這次比較好,因為白秀蘭是抱着孩子睡的,鍾小月手指剛好挨着白秀蘭的下巴,輕輕一蹭就可以了。

當鍾小月正覺得差不多時,鍾大朗的聲音響起來了。

「吃飯咯!」,鍾大朗把飯端到屋裡,就用一個背簍倒扣在地上當桌子,端到床邊。

白秀蘭也被喊醒,睜眼時見鍾小月盯着自己看,對着她也溫柔的笑了笑,「小月醒了?」

鍾小月立馬也沖她笑一下,長了幾天的鐘小月,皮膚已經沒那麼皺巴巴了,好看一些了。

看得白秀蘭,內心柔軟不已。

這時,鍾大朗已經為兩個孩子分好了飯,然後給白秀蘭也端了一碗,遞給她,「來,秀蘭你先吃,我來抱月兒。」

頓時,一張大臉就罩在鍾小月眼前,剛被鍾大朗抱在懷裡,鍾小月就哭起來。

可能是剛剛在空間喝那個靈泉水喝太多,已經尿了一次了,這第二次就她忍受不了了,得提示給她換了,不然會爛屁屁,長疹子,那就太難受了。

鍾大朗見孩子哭,就慌了,「咋了?爹弄疼你了嗎?」

白秀蘭趕緊接過來,立馬換了尿片,鍾小月又舒服了,就趕緊乖乖的了。

鍾小月乖了,一家人才又端起碗準備吃飯,鍾小安立馬叫起來,「哇!有白米飯,還有雞蛋湯。」

鍾長榮在一邊也是兩眼放光。

白秀蘭卻疑惑地看向丈夫,「大郎,這,我們的糧食可不能這麼揮霍,要吃到明年這時候,本就不夠,你?」

「孩子們先吃吧,給你們娘留點湯哦。」

「秀蘭,別擔心,這雞蛋是下午我去砍竹子時,找何嬸子買的10個。

我都想好了,分的糧食確實不多,我準備等你坐滿月子後,就去鎮上找活干,多掙點錢以後也能買糧食,你身子虛,必須補補,你吃飽了,月兒才能吃飽不是?」

白秀蘭聞言,還沒說話,眼淚就流下來了。

以前,家裡大計都是王氏把持着,王氏總說男人家幹活累,所以她和孩子們都是家裡吃的最差的,大多數都是菜湯加粗面窩頭,吃粥也是比較稀的那種,就算割肉加餐時也總是吃不到兩筷子葷腥的。

「爹,我們以後每天都可以吃這樣的飯嗎?」

鍾長榮好想每天都可以吃白米飯。

「榮兒乖,以後爹會讓你天天都吃飽的。」

看着妻兒都開開心心的吃着晚餐,鍾大朗內心湧出一股踏實感。

很快,白秀蘭吃完就去抱鍾小月,換鍾大朗吃飯。

還沒吃完,就傳來鍾來福的聲音。

鍾大朗趕緊迎着走出去,兄弟倆寒暄幾句就開始幹活,他們先把稻草和茅草紮起來,鍾來福的兩個兒子都有十歲以上了,一個叫鍾興文,一個叫鍾興全,也在一邊打下手幫忙。

鍾來福也是一把幹活的好手,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基本需要的幾根粗點的竹子削好了,等他們幾人把塌了的那塊茅屋修好,天色也暗了。

「三哥,大恩不言謝,你的好,我記下了。」鍾大朗對鍾來福發自內心的感激。

「哎,這有啥,就抽一桿煙的事兒,甭提謝不謝的!聽哥的,你的福氣還在後頭呢。」

鍾來福交代了幾句就帶着倆兒子走了。

這搬新家的第一天就這麼過了。

一家五口都睡在一張床上,有點擠,不過大人小孩都睡得很香。

第二天早晨,天才蒙蒙亮時,茅屋後面的那隻公雞喔喔地開始打鳴,鍾小月就是被它吵醒的。

做媽媽的人都睡得輕,鍾小月一哼唧,白秀蘭也醒了,趕緊抱起來餵奶,生怕餓着孩子。

或許是頭天晚上吃得飽,鍾小月這一頓早餐是喝得足足地,咕嚕咕嚕一頓吸完,很是舒服的打了個嗝。

聽得鍾大朗一笑,「這月兒終於吃了頓飽飯吶!」

「可不是嘛。」白秀蘭邊說邊愛憐地摸了摸鐘小月的臉蛋。

鍾大朗則是馬上起身做早餐,他今天還有很多事要做。

等一家人吃了頓香香的麵條,太陽也探出了頭。

「秀蘭,我今天準備去山裡碰碰運氣,這幾天大傢伙都在忙,沒人進山正好,我一是去下幾個套,二是要砍點柴回來,中午你把鍋里的麵條熱熱將就吃點,葯也是熬好了的,記得熱了喝一碗,我盡量早點回來。

榮兒,安兒,今天你們倆就在屋後的竹林里,多撿點筍殼子回家,有空再給雞鴨扯點嫩草,挖點曲蟮丟到籠子里,不許跑遠了啊。」

鍾大朗細心的說著今日的安排。

「嗯,知道了,爹。」鍾小安總是第一個回答,鍾長榮就跟着妹妹點點頭。

白秀蘭想着山裡路不好走還有蛇,便提醒說,「一定要小心點。」

「我會的,放心吧。」

說完又去瞧瞧鍾小月,這時鐘小月也扭一扭的想表達一下關心,看着自家爹那張大臉,只能無奈地張了張嘴,哦哦啊啊地吐了個泡泡。

「月兒乖,爹晚點回來抱你。」

說完也不再耽擱時間,鍾大朗朝着後山出發。

由於老屋背靠後山的山腳,上山就要經過一片坡地,一直往上走,才能看見林子,林子是比較茂密的。

這片林子便是村裡人敢進的區域,而在林子邊緣能看見一片絕壁,是較高的石壁,再往上就是無人敢進的深山老林了,說不定裏面有猛禽走獸,鍾大朗也不敢去。

他先是爬了一陣,找了幾個樹叢和茅草濃密的地方,下了七八個套,然後就去砍柴了。

頂樑柱在山裡忙活,家裡的人也不閑着。

白秀蘭給鍾小月才擦了屁股收拾好,就走到茅屋後喚道:「小安!你們先回來。」

鍾小安正和哥哥撿柴筍殼子呢,她負責撿,哥哥就負責背,剛好夠一背簍,「娘,馬上回。」

「娘,什麼事?」

「你來陪着小妹,娘出去把衣服洗了。」

鍾小月換下的尿片和一家人昨晚換下的衣服還堆着呢,白秀蘭是個眼裡找活乾的人。

不料,她才起身,鍾小月就哇哇哭起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