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最新章節敗神在線資源

最新章節敗神在線資源

2022-05-10 19:00 作者:唔識四叔唔驚

章節介紹

文學理工化,文藝工業化 我們認為文學服務於人,文藝服務於社會,根源在人,因此不可能遭遇如同製造業那樣的「降維打擊」 可我始終堅信,就在不遠的將來,人工智能文學將把人類文學拌上一個趔趄 當人類再回首,才發現今天已經是人類文學的最後繁華 看不完的華美詞藻、經典歌賦…

在線試讀

第9章 自古姦情出人命

曾戈靖遲疑了一下,說道:

「昨晚我和葉秋薇準備那個的時候~,突然有聲音出現在我的腦子裡,然後這個技能就象數據流一樣傳輸進來了。」

最終,曾戈靖還是選擇了向夏溪瀾坦白。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做,或許將來他會因為告訴了夏溪瀾這個秘密付出的代價而後悔,但這一刻他卻有些莫名的釋然和快意。

沒錯,就是一種奇怪的開心,能有人分享的奇怪快樂。他一直佩服網文里那些獲得異能的主角,可以將一個秘密保守至死。他們就不憋得慌?有一個網絡小故事,上帝懲罰禮拜日去偷打高爾夫球的神父,方式就是讓他桿桿都打出小鳥球但卻無人可以一起分享。

所以,曾戈靖不知道的是,從這一刻開始,他和他的故事就走向了不可控的離經叛道上。

「那個!哪個?」夏溪瀾莫名的沒有抓住重點,旋即臉色一紅,要死!她輕咳一聲掩蓋了這個失誤:

「昨晚?大概幾點鐘。」

「應該是剛過十二點。」

「那是生日禮物啊!」夏溪瀾很意外的看了曾戈靖一眼,「你該不會是哪個造物主的私生子吧!」

「能不能說點有用的!」曾戈靖不滿的瞪了瞪夏溪瀾,「我又不是起點孤兒院出來的。」

夏溪瀾吐了吐小舌頭,做了可愛的個鬼臉,算是道了歉。

「那它出現時沒有自報家門?」夏溪瀾記得一般網文小說里異能出現時都會報個名號,就跟我奶常山趙子龍似的。寫錯字?沒有吧!

「好象是有,是什麼系統來着?」曾戈靖怎麼都回憶不起來。

「你這都能不記得?」夏溪瀾真的是覺得無語又搞笑,於是嘲笑道:「就想着和葉秋薇那事了吧!」

「要不換你來試試!」曾戈靖有些氣憤之下失言了。

「試試就試試!怎麼試?你敢嗎?」夏溪瀾沒事都要撩一下曾戈靖,遇到這好事怎會示弱?身子一挺,一副迎難而上的樣子。

曾戈靖秒慫。夏溪瀾這車速不僅快而且帶自動抬杠ETC!自知惹不起,只好小聲的抗議道:

「說正事呢!能不能別打岔!」

「好吧,不和你說笑了。」夏溪瀾明白曾戈靖的難處,也不能撩之過甚。「那就是系統流了,那你能聯繫上它嗎?有什麼對話框,升級面板,新手抽獎之類的嗎?」

曾戈靖回憶了一下,又在腦子裡默叫了幾次系統,然後很肯定的說:「什麼都沒有,自從昨晚傳完技能就什麼都沒出現過。」

夏溪瀾頓感頭痛!不合常理啊!發了個禮包就走,沒有任何的指示、任何的要求,不充能不升級,全憑宿主自由發揮,這個系統不是大善人就是所圖甚大。但一個強大如斯的系統又能圖謀曾戈靖這個普通人什麼呢?難道自己的第一感覺就是正確的?曾戈靖真的就是系統特別偏愛的那個人,系統送了個生日禮物給他?

曾戈靖看着夏溪瀾沉思的樣子,竟覺得這個女人又另有了一番魅力,不由的看痴了。

夏溪瀾收回思緒,驀然間捕捉到了曾戈靖沉醉的目光。四目相對,曾戈靖的眼神象個受驚的小兔子那樣收了回去。夏溪瀾心中暗自一喜,心道扭紋柴需順紋劈,這下可知道曾戈靖的順紋是什麼了。

她捋了捋自己的頭髮,整理了一下思路:「系統的已知條件太少了,就暫時先放下。你對這個技能的使用有什麼想法沒有?」

「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曾戈靖反問到。

「你這個技能是人人可學,不存在門檻的,對吧?」夏溪瀾沒有急於回答。

「是的!」

「原理是用特定的手法激發重啟開關釋放一種目前人類還沒有掌握的神秘激素,是嗎?」

「是的,這一點技能附帶的概述裏面就有。雖然沒有象醫學指南那樣給出了具體的證據,但這麼牛逼的技能都給了,系統沒有必要在這一點上面撒謊。」

「那輸送的渠道和動力又來自哪裡呢?我們知道,人死了以後血液、淋巴、呼吸等循環都停止了,神秘激素又從什麼地方輸送到需要的部位?」

曾戈靖閉上眼睛,再次查閱了一下腦子裡的概述,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動力來源於丹田,輸送渠道利用脈絡。」

「真氣和脈絡?」夏溪瀾愣住了。這不扯蛋嘛!繞了一圈又回到修真上去了,說好的科學嚴謹呢?

「概述里就是這麼說的。」曾戈靖無奈的聳聳肩。「腸道里的菌群是人的第二大腦,如果說大腦是擅長精密控制和邏輯判斷的計算機,控制着我們的心跳呼吸和長短記憶等,那腸道就是善長於模糊和拓撲運算,他們釋放的一些物質掌管着人的情緒和性格。」

夏溪瀾認真的回憶了一下,好象以前三院中醫科某醫生吹牛時講過類似的。不過這些觀點通常出現在那種地攤期刊和自媒體科普上,從未被主流學術界所認可。她點點頭,示意曾戈靖繼續往下說。

「人死亡後腸道還可以為菌群提供一定的生存時間,因此在接收到重啟的信號後會將生成的腸道脹氣壓力從任脈導入大腦儲存神秘激素的地方再流經督脈輸送到全身。」

曾戈靖說完,覺得可能不好理解,又總結到:「你可以理解為一股真氣自丹田而生,經任督二脈及百骸。」

夏溪瀾皺了皺眉頭,對曾戈靖道:「按你的描述,這股真氣莫非是一個屁?」

曾戈靖一個白眼差點翻上天,中西醫的矛盾果然是那麼的不可調和!

「好啦,對不起,人家說錯了嘛!」夏溪瀾自知失言又嗲起聲音來哄曾戈靖。那斯哪受得了這個,當即渾身骨頭又軟了。「可是經脈這種東西,在解剖學上就沒有承認有過。」

曾戈靖這個賤骨頭好不容易從渾身的酥軟中擺脫出來,輕輕的說到:「我能夠找到。」

「真的?」夏溪瀾眼前一亮,「怎麼找?」

「我知道解剖位置和形態,但是~」曾戈靖聳聳肩「我不是學醫的,沒解剖過屍體,怕得要命。」

夏溪瀾的神情逐漸變得似笑非笑,曾戈靖一下就毛了。

「我和省醫學院解剖學教研室的主任挺熟的~」夏溪瀾悠悠說道。「 我給你找個大體老師啊!」

「你別亂來,我打死都不會去那!」曾戈靖連連擺手,太TM的滲人了。

「我陪你去啊~」夏溪瀾擠眉弄眼的捉狹曾戈靖。

「呸!」曾戈靖輕啐了一口:「你這個妖孽,休想!」

夏溪瀾的小臉一下就僵住了,眼眶剎那間就**。曾戈靖嚇了一跳,沒想到自己隨口的一句話能將夏溪瀾傷得如此之重。他連忙擺擺手,急道:

「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覺得~覺得~」

支吾了半天,「覺得」不出個所以然來。突然間靈光一閃:

「覺得醫學院的大體老師年紀太大了!」

夏溪瀾「噗呲」一下笑出聲來,假意扭頭悄悄的拭掉眼角的淚水,說道:

「虧你說得出口,敢嫌大體老師年紀大,也不怕被雷劈了!」話雖這麼說,但她心裏也知道,醫學院里的大體老師確實很老了,帶過一屆又一屆的醫學生,承擔基本的教學任務尚可,用於科研就是強大體老師所難了。

「我再想想辦法吧。」夏溪瀾抿了抿嘴。

這也能想辦法?曾戈靖真是摸不透夏溪瀾到底有多大的能量了,總不會是現殺一個吧!不過看到夏溪瀾笑了,他的心頭也是一松,莫名的感覺到現殺一個就現殺一個吧,又不是什麼大事!

真真是應了那一句老話,自古**出人命啊!

「溪瀾~」曾戈靖再次輕聲道歉:「對不起,我剛才~」

「你剛才說什麼?我都忘了。」夏溪瀾急忙截斷曾戈靖的話頭。

「不是,我想說的是,」曾戈靖深吸一口氣,「剛才無意間傷到你了,我的心裏也很痛。」

「你說什麼?」幸福來得太突然,夏溪瀾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時冒出一個想法與曾戈靖如出一轍:現殺一個就現殺一個吧!又不是什麼大事!

「我說剛才無意間傷到你了,我的心裏也很痛。」

「你等着!」夏溪瀾蹭的站起身:「我去後廚找個稱手的兵器,你看誰比較合適,我幫你宰一個!」

夏溪瀾對愛的回饋與表達就是這麼直接乾脆!是個狠人吶。

「還不至於,還不至於~」曾戈靖拉住夏溪瀾的衣角:「你有心就行,你有心就行。」

「真的?」

「真的!」

夏溪瀾坐了下來,與曾戈靖四目互對,不久兩人就咯咯的笑出聲來。

一出無劇本小品演完,兩人的心又更近了一些呢!因為都知道了對方與自己的默契。

笑罷,夏溪瀾再次整理了一下思緒。

「回到最初的話題,你剛才不是問我,如果是我擁有這個技能我會怎麼做嗎?」

「是的,你會怎麼做?」

「首先,你獲得的表面上看是一個超級技能,但實際上它背後蘊含的東西更不簡單。神秘的物質是什麼?還有什麼應用方向?丹田經脈,重啟開關,林林總總都能夠揭示許多目前醫學無法完成的課題,甚至於我們能夠將其完成為一個體系,一個系統,開宗立派!」

夏溪瀾喝了一口水,繼續道:

「當然這是一個救命的技能。既然有推廣的意義和可能,那我會將這個技能傳播出去。但它背後的東西我不會宣揚,因為主流學術圈已經非常的穩定和龐大,或者說的學術霸權十分的嚴重,有太多的利益附於其上。他們必定不會允許太過於離經叛道的東西,這樣的東西一旦出現,他們不是無恥的據為己有便是施以重拳加以毀滅。在傳統學術的慣性面前,個人終將會被碾為齏粉。我會隱忍研究,等到力量足以改變傳統這台戰車方向時再公之於眾。」

夏溪瀾說完,發現曾戈靖彷彿石化一般的望着她,便嗔道:「你幹嘛啊!」

曾戈靖這時才回過神來,:「我在崇拜你啊!你知道開始我是怎麼想的嗎?」

「怎麼想的?」夏溪瀾問到?

「我就想着怎麼利用這個技能賺錢。我打算以後天天蹲在沐水河邊等着有人落水。船家撈一個人收兩萬,那我救一個人收一萬不算過份吧。幹得幾票名聲就出去了,然後就會有人源源不斷的來請我救人,我也就會源源不斷的有一萬進帳。然後~然後~」

曾戈靖突然住嘴不說了。

「然後怎麼樣?」夏溪瀾追問。

「就能和葉秋薇過上幸福的生活。」曾戈靖低着頭用微不可及的聲音說道。

「是不是特沒出息,特沒格局?」

「那是挺沒出息的!」夏溪瀾輕聲罵到:「是個男人嗎?哪怕你帶上我也不會顯得這麼沒有格局啊!」

「啊!」曾戈靖抬起頭,吃驚的問道:「真的可以嗎?」

「不可以!」夏溪瀾斬釘截鐵的回答。

「可是我記得,之前你說過可以分一半的,身體是葉秋薇的,心是你的。」

「我也說過,我後悔了!」夏溪瀾咬牙切齒的說,心裏卻在想:求我啊,快點求我啊,你求求我,說不定我就答應你了。

曾戈靖「喔」了一聲,就不吱聲了。確實,自己一個小屌絲有點不知好歹了。有個葉秋薇就算上天待自己不薄了,還敢奢望齊人之福。

夏溪瀾恨死自己了!這話趕話的又把曾戈靖打出了屌絲的原形,破壞了大好的約會氣氛。自己還是太傲氣了,缺乏舔狗的覺悟,擺不正自己的位置。都怪現在這個功利社會對舔狗的嚴打,各種拳為了利己的小九九將為愛不顧一切付出的美好打倒在地,嚴格以買賣公平的目光審視雙方交易,愛情兩字嚴禁賒欠!其影響過於深遠,以致於自己都不覺間沾染上了這些惡習。(這都什麼三觀!咱男頻關起門悄悄的說好了,別傳出去。)

其實夏溪瀾挺滿足的,曾戈靖今天對她坦白的這些事情毫不誇張的說足以影響今後很長一段時間的醫療界格局,而且也是曾戈靖日後事業的命脈所在。哪怕他之前對此的認識不足,他能毫無保留的告訴自己也足以證明他對自己的一片心意。

「你啊!」夏溪瀾輕點了一下曾戈靖的胸膛,「你真的是要磨死我呢!」

「啥?」曾戈靖又跟不上節奏了。

「沒啥!」夏溪瀾道:「你今天能跟我說的這些,證明了你對我的信任。我夏溪瀾發誓今生絕不會負你。」

「停!」曾戈靖趕緊叫停夏溪瀾。

「你沒事吧,別讓自我感動蒙蔽了雙眼亂髮誓。我就是一屌絲,不值得你這樣。」

夏溪瀾牽起曾戈靖的手,深情的說道:

「你只是暫時是屌絲而已。我有預感,你將來一定會成為那個手掌星辰的男人。那時的我與你相比不若螻蟻,與其頂禮膜拜,遠遠伏望你的神威,不如現在捨棄自己的所有追隨於你。」

曾戈靖聽得寒毛炸起,彷彿置身於那邪教現場。自己就是那邪教教主,而夏溪瀾是那被自己蒙蔽了心智甘願受祭的少女信眾。這是要被法律制裁的呀!

「你別再這樣說了,」曾戈靖受不了這個,輕輕的抽出了夏溪瀾握着的手。「你知道嗎?我真就是個不成器的屌絲。昨天晚上葉秋薇還給我估價來着。」

「為啥呀?」夏溪瀾很好奇。「估了多少?」

「因為屌絲總以金錢論身價啊!」曾戈靖笑嘻嘻把這事當成笑話說,「她給我估了一個億,說有一個億就把我賣了。我一尋思,不對啊,她有一個億我還沒着落呢!於是我說要兩個億,對半分。你說我們是不是挺傻挺屌絲的啊?」

「是挺傻,挺屌絲的。」夏溪瀾笑着應合道,心思卻飛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