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徐浩軒南召的九重間(請不要打響指)小說最新章節

徐浩軒南召的九重間(請不要打響指)小說最新章節

2022-05-10 19:04 作者:南召的九重間

章節介紹

路人:「嘿兄弟,你打響指可以毀天滅地嗎?」 主角:「不能」 路人:「嘿嘿,我能」 路人:「別人有的紋在身上,有的紋在手臂,而我們紋在手指上,打個響指就可以毀天滅地,羨慕吧?」 主角:「不羨慕」 路人:「為什麼?」 主角:「你看下去就知道了」

在線試讀

第3章 賜紋

「咚~咚~咚~」

悶雷般的鐘聲由天紋城中心傳來,這代表着,銘刻儀式準備開始了,天紋城內的人們將身邊年輕的孩子送到城中心後便在天紋城外圍靜靜的等待。

身披金甲的神的護衛隊將城中心包圍起來,城中心也被一個屏障與外界隔絕,城中心外的人們也因此看不到內部的情況,而這也是為了防止有人干擾銘刻儀式,而護衛隊的隊長就是儀式的主持人。

「新一輪的銘刻儀式就要開始了,你們每個人都是這個世界的希望…………好了,廢話不多說,現在銘刻儀式開始!」

不一會兒,巨大的金色光柱從城中心直衝雲霄,孩子們沐浴在金色光柱下,靜靜接受着神器的恩賜,金光順着孩子們身上的紋路遊走,最終彙集到手指螺旋紋的中心,孩子陸陸續續感受到自身的變化,至此,有些人的銘刻完成了,而金色光柱卻沒有消失,畢竟還有一大部分人還在繼續。

有些人銘刻的過程是那麼的簡單輕鬆,而這樣簡單的力量獲取方式,總會有人膨脹。

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躍躍欲試,想要試試自身得到的力量,感受着這股力量,他們開始興奮了。

有些孩子已經興奮到了極點,臉也變得有些扭曲了,最後他們那貪婪的雙眼盯上了神器,他們竟然開始利用剛得到的力量對旁邊的人進行攻擊,而被攻擊的人還沒體驗到剛剛開始的人生就失去了生命。

扭曲的孩子們就這樣一邊攻擊着身邊的人,一邊向著神器靠攏。

而負責儀式安全的護衛隊們則是安靜的看着這一切,彷彿已經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又或許這本來就是他們所希望看到的。

倒下的孩子們身上不知何時散發出一種別人都看不到也感受不到的灰色物質,並且向著護衛隊的成員們飛去,即使他們帶着頭盔也能感受到他們渾身的喜悅,他們仗着沒有人能看到就肆意妄為的吸收着,每一輪銘刻,他們都能因此而變得更強。

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有一位少年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而且他的身上也沒有天紋的氣息。

金光在經過他的時候馬上就避開了,像是厭惡他一樣,所以全場只有他那裡沒有金光覆蓋,所幸的是護衛隊沒有人發現這一奇特的狀況,他們還在貪婪的吞噬那一道道灰色氣息。

如今城中心混亂不堪,而且每一輪銘刻都是如此,但是螺旋界的人們卻沒有任何抱怨,當然,他們也沒有抱怨的機會。

強大的護衛隊就如同神明一般壓在他們頭上,沒人敢來到天紋城抗議,根深蒂固的奴性已經植入他們的心頭,他們已經被打怕了。

「塔爺,這是什麼情況?」只見少年在心頭默念着,然後一道蒼老的聲音回應了他

「看來這所謂的銘刻有貓膩啊,我從中感受到了很濃烈的地獄的氣息,果然啊,之前感受到的氣息就是地獄的味道,哼哼,那真是久遠而又讓人感到噁心的味道啊。」

「地獄?那是什麼?」雖然少年不清楚地獄意味着什麼,但他能從這兩個字里感受到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唉,地獄這個字眼或許已經沒有多少人能清楚它是什麼了,不提也罷,而且時機一到你自然就知道了,不過已經被封印的地獄大門如今被重新撬動,等待着生靈的將是一片塗炭啊。」

「如今也幸虧他們沒有注意到我們,如果讓他們注意到,那他們馬上就會意識到這個世界還有修鍊靈力的人在,那可就大事不妙啊,只可惜我如今並沒有多少力量可以和他們抗衡,唉。」

「那我們該怎麼辦?」

「放心,塔爺我自有妙計,我已經搞清楚這所謂的銘刻是怎麼回事了,如今我給你也掩蓋上相同的氣息就可以了,保證看不出來。」

「啊,這靠譜嗎?」

「你在質疑塔爺我?」

「沒有沒有,我哪會質疑你啊。」

「算了,塔爺也沒那麼小氣,還是先給你身上的氣息換一換吧,不然等下他們注意到就麻煩了。」

「好的,麻煩你了。」

只見那道聲音沒再回應少年,想來是去幫忙掩蓋氣息了,好一會兒後,那道聲音才重新在少年的腦海里回蕩。

「好了,累死你塔爺我了,我要休息會兒,這次回去你可得多給我找點吃的。」

「沒問題,塔爺你先歇着。」

此時,外面的紛爭也莫名結束了,每個人都好像對着這等場面沒有反應一樣,只是像塊沒有思想的木頭獃獃的站在原地,少年看着平靜的場面突然愣了一下,不過也沒多想什麼,然後就在護衛隊的指揮下走出了城**。

在他們走出去後,地面上那些屍體和血液詭異般的消失了,剛剛還躺在地面上流淌着鮮血的孩子們此時也還活生生的站在自己家人的面前,彷彿剛剛倒下去的不是他們。

少年越發覺得詭異,臉色都變了,但他終究還是按耐住了那種心情,然後走到了那個男人的面前。

「誒呀,小軒啊,怎麼樣,是不是感覺現在自己無所不能,哈哈,當然,你也不要驕傲,畢竟這個世界上厲害的人還很多,不過大哥我會盡量把你培養成最厲害的。」

「嗯,走吧大哥。」

看着臉色有些不對勁的少年,男人也沒再多說什麼,就帶着他離開這座城了。

………………

「隊長,就這樣放他離開嗎?他好像有些不一樣哦,中了我等的術居然還能有意識。」只見一位身材窈窕的女人站在護衛隊隊長旁邊說道。

「沒事,就他一個人沒什麼影響,畢竟他身上的大門已經開啟了,任何人都阻止不了,只要再過一段時間,當所有大門都完全開啟,到時候大人們交給我們的任務就能完成了。」

「哦,這麼自信?可不要因此栽了呀。」

「你等着看就好了,煉獄就要降臨了,你可千萬別給我惹什麼麻煩。」

女人看了看城門外,內心一番掙扎後還是消失在了原地。

隊長看着她的離開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我還是儘快完成大人們交給的任務吧。」

………………

出了天紋城後,男人默默在面前開啟一道空間裂縫,帶着少年一起離開了天紋城。

在空間隧道內,一路上男人看着還沒緩和過來的少年,內心有些擔心,卻不知該如何開口,想了許久,最終緩緩開口道

「是不是銘刻的紋不好,不過小軒啊,真的不用擔心這個的,紋並不是關鍵,只要運用的好還是能變得很強,更別說還有大哥我呢!」

「不是的,我是擔心這個,只是…………」

就在這時,一道充滿魅惑的女人的聲音打斷了他們之間的對話

「嘖嘖嘖,兩兄弟間的感情交流我此刻出現好像有些不太合適呀。」

聽到這個陌生的聲音,兩人都警惕的看向四周,卻是沒有人影。

「你是什麼人?你是怎麼進來的?」

「哦?小帥哥是不是很驚訝我能在你開闢的空間通道內和你對話?也是呢,畢竟自身開闢的空間通道沒有本人的允許是進不來的。」

聲音還在通道內回蕩,而聲音的主人卻沒見半分,男人不禁皺起眉頭。

「別裝神弄鬼的!現身吧!」

「呵呵,小帥哥,這樣呵斥一個女孩子可不禮貌哦,不過,放心,我會現身的,畢竟我是你們離開這個世界遇到的最後一個人了,可不要因為迷戀姐姐的容貌就不捨得離開哦。」

話音剛落,兩人面前就出現了一瓣花瓣,像極了傳說中彼岸花的花瓣,緊接着那瓣花瓣幻化出無數相同的花瓣,然後從中走出一位身穿血紅色長裙的美艷女子,她那紅色的眼睛裏彷彿在告訴兩個人,他們已經死定了。

「呵呵,怎麼樣,姐姐我是不是很好看,不過欣賞夠了可要告訴姐姐哦,畢竟姐姐動作可要快些,免得弟弟們會感受到痛苦。」

溫柔的話語里卻處處充滿着殺意,不過兄弟倆可沒工夫欣賞美麗的人兒,畢竟美麗的人兒是來取他們性命的,這美麗的花兒也是帶刺的呀。

這時男人把少年護在身後,咧着嘴對着美艷女子說道

「誒呦,姐姐的確很好看那,從那聲音就可以聽出來,一看果真是貌比天仙啊,不過姐姐還是通融一下,先讓我家弟弟先走,畢竟他還小,我就不同了,怎麼樣,我來陪你?」

「可惜呀,姐姐我的目標可不是你。」

「快走小軒!」

男人大喊着將少年推了出去,閃耀着光芒的空間螺旋紋在少年的身後開出一道空間裂縫,也不知是通到哪裡,看着已經關閉了的裂縫,男人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這女人為什麼不阻攔,但至少小軒暫時安全了…………..

…………..

「大哥!」只見少年郎從床上驚醒,熟悉的房間讓他都以為剛才發生的事情只是一場夢,一場噩夢。

「吱呀~」只聽見一聲推門聲傳入少年郎的耳中,熟悉的身影讓他突然感到一陣安心,那身影正是大哥。

「沒事了吧?你銘刻那天出來突然就暈了,嚇了大哥一跳,找會用治療紋的都沒讓你醒來,我們都擔心了好幾天,不過,幸好你現在醒了。」

「是這樣嗎?果然只是夢啊。」少年用着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喃喃道。

「不過你還是要好好休息,大哥先安排個丫鬟照顧你,現在就在門口,有什麼可以讓她幫你。」

「不用了吧,我感覺現在也沒什麼。」

「好了,聽大哥的話。」說著男人還擺出嚴肅的臉看着少年,少年迫於無奈,也只能答應了。

「嗯,這才聽話,大哥還有事就先走了啊,記住哦,好好休息。」

「知道了大哥,你去忙吧。」

在男人走後,少年便想着下床出去走走,他可不想呆在床上。

或許是他下床的動靜有些大吧,男人說的那個在外面的丫鬟突然開門進來,還沒看清楚,她一進來嘴裏便不知囔囔着什麼,臉上有些驚恐,邊說還邊把剛下床的少年給按回了床。

少年有些懵了,才剛下床就被按回來了,有些惱火,不過當他看清那丫鬟的模樣時,內心突然有些驚恐,那竟是在他夢中堵他和他大哥的女人,一模一樣的臉讓他一瞬間以為他做的其實不是夢,是活生生的現實。

除了眼神不一樣外,真的是一模一樣,不過少年還是緩和過來了,他不斷告誡自己,那都是夢。

「小少爺,有什麼事可以讓小雅來做,可千萬別下床啊,不然大少爺會責怪的。」

可憐兮兮的語氣讓少年越發堅定那就是夢,不過他居然能夢到沒見過的人這倒是很奇怪。

「我有些餓了,幫我帶些吃的來吧。」

「好的小少爺,不過小少爺可千萬不要下床了,大少爺真的會責怪的。」

「好的,我知道了,快去吧。」

「小少爺請稍等片刻。」

………………

之後幾天,每當少年剛下車,那丫鬟就立馬沖了進來粗暴的將他按回床上,那行為舉止完全不像是一個來照顧少年的丫鬟,反倒像是用來監視少年的,大哥應該不會安排這樣的丫鬟來照顧他的呀。

少年也是察覺到了這一點,可他好像也沒有什麼辦法,塔爺也還在沉睡。就這樣在床上躺着過了好幾天,塔爺終於醒來了。

「小軒子,快給塔爺我吃的,塔爺我現在餓了,嗯?等等,這裡怎麼到處都是地獄的氣息?我靠,小軒子,你怎麼跑到地獄來了?」

「啊?沒有啊?不過怎麼又是地獄啊?」

「你確定?這麼濃烈的氣息,不會錯的,地獄本身才會這麼濃烈,除非地獄已經重新降臨人間了,可那不可能啊。」

「別管那個了,我現在想出去一趟,塔爺你能幫幫我嗎?」

「唉,你真是沒見識過地獄啊,才會說出這樣的話,如果你見過了,你就會知道地獄有多可怕。」

…………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