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神魔仙劍錄》在線閱讀

小說《神魔仙劍錄》在線閱讀

2022-05-10 19:05 作者:無獨有酒

章節介紹

遙望蜀山雲端藏靈仙,蓬萊弱水三千 又見天門之下萬重樓江湖遠 劍舞起雷動九天卻忘不了初次相見 前塵後世訂今生再續緣 拔劍問蒼天何人才得共嬋娟 舍卻殘生誰人憐情愁鎖心間 我拔劍問蒼天如何隨心所願 今生別無所求只為情只為義只為劍

在線試讀

第6章 我陪你喝

時間倒退少許。

今日午時前。

一片安然祥和的長安城中,突如其來迎來了一則重磅消息,乃至整個大唐都震驚起來。

戰功卓著,又飽腹學識,才貌雙絕被視為年輕一代中最奪目的蘭府少將軍蘭玉樹,竟然犯下了反叛殺害御林軍的重罪!

目前尚在逃逸中。

京兆尹貼出了畫像與追緝賞賜,刑部與兵部發出批文,同時出動了大批人手,開啟了全國搜捕。

一旦撞見,無論生死,拿下之人一律加官進爵,賞黃金萬兩!

就連提供線索之人,都有非常大方的獎勵。

此舉一出,全國沸騰。

長安城裡的各個名門閨秀,足以從朱雀大街排到皇宮正門追捧着蘭少將軍的妙齡少女,無不掩面而泣。

無數地痞流氓,殺人越貨者,則想盡了辦法去打聽消息,尋找蹤跡。

蘭玉樹,一下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但奇怪的是,朝野上下沒有任何人提及蘭親王一句,蘭府也閉門謝客,不解釋,不求情,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彷彿已經把自己摘的乾乾淨淨。

但更厲害真切的坊間傳言是,朝廷的暗中的機動勢力,不良人已經傾巢而出,在不良帥的領導下,探視着大唐的每一處角落。

世人只知不良帥,卻不知是何許人也,更不知其面目。

但所有人都知道,皇帝跟朝廷這是來真的了,因為傳聞不良帥有鷹目,狼心,背生雙翅,心腸如蛇蠍,是一個殺人不眨眼被惡鬼附身之人,被其盯上之人,無論是何罪名,皆死狀極慘沒有活路。

如此一來,更加沒人敢多說什麼,哪怕是以前的親朋好友,也紛紛敬而遠之,生怕哪日因為以前的關係,被找上門來。

……

「哼~」

紅袖招里,顧白聽得窗外那桌人的交談,暗地心生不滿。

猛地一拍桌氣惱道:「我們當時走時,根本就沒有下殺手,到底是誰要陷害我們?」

「你已經氣了一天了。」蘭玉樹小聲說道:「憤怒不會讓你找到兇手,只會讓你失去理智。」

「難道你就不生氣嘛?」顧白問道。

蘭玉樹擺弄着桌上的點心,隨意道:「這有什麼好生氣的,我們現在還好好活着呢,不是嘛?」

顧白瞪了他一眼,滿臉是氣惱的緋紅像七月熟透的櫻桃,她坐在椅子上搶過蘭玉樹面前的吃食,塞到嘴裏囫圇着:「真不知道你哪兒來的底氣。」

「還有,你答應過要救我娘親出來,現在有計划了嗎?」

「不急。」蘭玉樹答道:「等我眼睛徹底復明後。」

「砰」地一聲清脆響聲,蘭玉樹身前的一盞玉酒杯碎裂開來,變成了殘破的玉塊,與此同時顧白尖銳的兩指甲,凌在了蘭玉樹的喉間,透着危險的鋒利。

「聽着,如果讓我知道你在騙我,我一定會殺了你!」顧白忽地聲音壓低,眼眸里透着凶光道。

蘭玉樹毫不緊張的點了點頭。

顧白這才收回了手,看着蘭玉樹的眼睛說道:「你的眼睛確實恢復的挺快的,短短三天時間,已經能看見大半了。」

「但我必須得告訴你,儘管修鍊我族秘法,能將你體內的邪瘴之氣壓制下去,卻無法徹底消除。」

顧白認真的說道:「也就是說,危險的種子依舊埋在你的體內,需要你日後另尋辦法,否則還是有性命之憂。」

蘭玉樹輕嗯了一聲,將桌上破碎的玉盞酒杯一掃到了袖口裡,凝視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麼,忽地開口:「你知道嗎,其實我最大的願望,是想過普通人那樣的生活。」

顧白輕哼一聲:「這就是你從小拒絕修行納氣的原因?白白浪費了上好的心眼,如今卻還是走上了這條路。」

「不得不說,你的修鍊天賦堪稱天才,若不是親眼所見,我都懷疑你是不是妖怪變得,竟然連我族的秘法,都學習領悟的這麼快。」

正當顧白說著,想要繼續譏諷時,兩人背後突然傳來一陣嘈雜聲。

「他媽的,給臉不要臉!」只見一處的雅座里,身後一個青衫年輕客人,狠狠甩開手,將身邊一楚楚動人的姑娘扇到了地上。

姑娘跪坐在地上抽泣着,一身芥末綠花繡的衣衫,也被撕扯的破損不堪露出大片的雪白,好不可憐。

霎時間,惹得眾人矚目,紛紛想探究發生了什麼。

一旁陪客打趣的霍娘見此一幕,立馬轉身迎了上去,笑盈盈的道:「公子何故生這麼大的氣?要是青梔姑娘做的不好,咱換一個就是。」

「跳舞跳舞跳的沒勁,彈個曲兒意興闌珊的,就讓她陪爺多喝幾杯,我才上手還沒摸兩下,她竟然給我擺臉色!」

年輕客人怒不可遏的說道。

霍娘有些尷尬,她還是頭一次見這麼粗魯猴急的,於是低聲打圓場道:「這不是怕其他人瞧見,有失您的體面嘛,再說青梔她臉皮薄,您多擔待擔待。」

「哼,臉皮薄?」

年輕人這時完全什麼都聽不進去了似的,漲紅着臉藉著酒勁繼續罵道:「臉皮薄來干這個?我看就是個臭婊子,當婊子還要立牌坊。」

此話一出,左右四周的人紛紛停下手裡的動作,似乎都沒想到有人敢在紅袖招如此囂張,口不擇言,不免幸災樂禍的看向他。

然而,年輕人完全沒注意到,繼續張嘴怒噴着:「真是雞湯里摻進了雞屎,你們紅袖招養這種賤貨,遲早有一天會賠本!」

霍娘臉色一變,這句話無疑已經觸及到了底線,當即不打算再客客氣氣,是時候使上點手段教訓教訓這狂妄之徒。

要知道紅袖招能長安城一直紅火,背後的底蘊可不是表面上那麼溫柔。

正當這時,一道聲音忽然而至,打破了此刻的危險氣氛。

「不就是喝酒嘛,欺負小姑娘算什麼本事,有種我來陪你喝!」

只見一面若朗星的少年公子,滿是笑意的站了出來,當著眾人面走上前來,語氣溫潤神目如電。

瞧着蘭玉樹舉杯上前的背影,顧白無奈撫了撫頭,心底直嘆。

「這傢伙是真不知道低調怎麼寫嘛?」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