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最新章節梁邱 劉金山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最新章節梁邱 劉金山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2022-05-10 19:07 作者:劉金山

章節介紹

皇冠國際酒店身體好熱,頭也眩暈得厲害……梁慕雙想要翻身去洗個冷水澡,可身體下一秒卻被一個陌生的男人推回了床上「美人,我想你好久了……」....

在線試讀

第一章:求你救我

精彩節選

皇冠國際酒店。

身體好熱,頭也眩暈得厲害……

梁慕雙想要翻身去洗個冷水澡,可身體下一秒卻被一個陌生的男人推回了床上。

「美人,我想你好久了……」

梁慕雙猛然一醒,睜大眼睛看清面前的陌生男人。

是個禿頭的胖子!

「滾開!你幹什麼?!」梁慕雙連忙掙扎,趁着男人觸不及防的時候一腳踢開了他,自己連滾帶爬的從床上跑了下去。

「給我站住!」男人立即追下來,一把就揪住了梁慕雙的頭髮,惡狠狠的說道,「你要是敢跑,那個合同我就不給你簽了!」

合同……

梁慕雙動作猛然僵住了,她今晚之所以會在酒店了跟這個男人吃飯,就是為了這個合同。

只要簽下這個合同的提成有十萬,這十萬,可是她母親病的救命錢。

胖子得意的哼了一聲,拖着梁慕雙往床上帶……

梁慕雙反胃不已,還是忍不住又一次踢開了胖子。

這一下頓時將他徹底的激怒了,他反手就重重給了梁慕雙一耳光。

「媽的,不老實欠收拾是不是?!」他說著還不解氣似的,揮手再扇了梁慕雙一耳光。

這兩下直接將梁慕雙打得幾乎當場暈過去,耳鳴陣陣不說,嘴角都破了。

再加上身體里的藥效,梁慕雙頭暈目眩,渾身無力。

身上忽然一涼,她登時清醒過來,恐懼和屈辱一瞬間又讓她有了力氣,她拚命的蹬踢掙紮起來,胡亂之中摸到了床頭的煙灰缸,想也不想的直接砸在胖子的腦門上。

他慘叫一聲,捂着頭就鬆開了梁慕雙。

梁慕雙頭也不敢回,抓着衣服幾步衝出了套房。

「賤人!老子要弄死你!」胖子滿頭是血,面目猙獰的緊緊追在梁慕雙身後。

梁慕雙更加不敢停下,踉踉蹌蹌的沿着走廊一路狂奔。

但她被人下了葯,渾身發熱又發軟,根本跑不過伸手窮凶極惡的禿頭胖子。

眼見着就要被追到了,梁慕雙心裏一急,腳下的步子也亂了,一個不慎摔在了地上。

完了!

這下肯定要被那個胖子給抓回去了……

正當梁慕雙心裏絕望的時候,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忽然從對面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黑色的皮鞋,就停在她的眼前。

她順着整齊褲腿慢慢往上看去……然後,猛地愣住了……

面前的男人俊美宛如天神,眉眼精緻而凌厲,幽深的眸子像是深邃的大海一般,充滿魅力。

男人微微垂眸,盯着梁慕雙的眼底晦暗深沉,有什麼情緒飛快的一閃而過。

「賤女人,你再跑老子就打斷你的腿!」胖子追了上來,凶神惡煞的對着梁慕雙放狠話。

梁慕雙心裏一顫,急病亂投醫的連忙抓住了男人的褲腳,乞求道,「救我……」

男人只是不動聲色的盯着她,沒有回應。

「喂,你別多管閑事!」胖子囂張的指着男人,「我可是三陽金礦的老總劉金山!」

男人淡淡的睨了他一眼,眼神里明明什麼情緒都沒有帶,可偏偏就是讓劉金山後背莫名一寒,生出幾分害怕來。

他低下眼帘,繼續看着梁慕雙。

「要我救你,你用什麼來交換?!」

交換?!

她現在除了欠着醫院一屁股債之外,什麼都沒有。

「我……」梁慕雙說不出來,只急得眼圈一紅,心裏一片死灰。

「喂!這個女人可是我花了十萬塊買的,而且還把我頭打成了這個樣子,你他媽的別亂管閑事,不然我連你一起收拾!」劉金山壓下心裏莫名的恐懼,惡氣沖沖的放狠話。

男人依舊沒有管他,甚至沒有給他一個正眼。

只是低頭看着腳下的女人,語氣淡漠:「想好用什麼交換了嗎?!沒想好,我就走了。」

「不要!」梁慕雙緊緊攥着男人的褲腿,要是他走了,那她肯定會被劉金山給抓回去的!

「只要你救我,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答應你,只要我做得到!」梁慕雙一咬牙,做出自己最大的讓步。

男人唇角輕輕一勾,像是終於滿意了。

「一言為定。」他說完,俯身直接將梁慕雙橫抱起來……

兩個人之間頓時肌膚緊貼,梁慕雙的側臉埋在他的胸膛里,連他的心跳都清晰無比的聽見了。

她臉色悠的一下通紅,心跳猛烈。

「嘿,你找死是不是!」劉金山被徹底的激怒了,他衝過來,指着男人的鼻子兇狠罵道,「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叫人來打殘你!」

男人冷眸睨着他,淡定而慵懶:「行啊,我在這裡等着你。」

他態度淡漠又不以為意,根本就沒有把劉金山放在眼裡,氣得他臉色都扭曲了,動了殺心想狠狠收拾他。

「好!你叫什麼名字,老子分分鐘叫人弄死你!」

男人淡漠的看着他,薄唇輕啟,報出三個字來:「權澤燁。」

權氏集團的獨生子,權勢通天,A市所有商業集團都忌憚不已的權家太子爺。

劉金山的臉色頓時就白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權澤燁。

他要是招惹到了這位太子爺,只要他動動手指頭,那自己礦山公司的未來的前途,就全沒了!

權澤燁冷冷的收回視線,越過劉金山往前走,醇厚的嗓音平靜卻又隱約帶着鋒利殺氣。

「三陽金礦,我記住了。」

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嚇得劉金山腳下一軟,直接就跪倒了。

「權總!」劉金山幾乎是爬着追過去,求饒說,「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剛剛冒犯了您,求您大人大量,放過我這一次!」

權澤燁仿若未聞,根本不理會,直接就進了電梯。

劉金山絕望的又追了過來,抓着電梯門不讓他走,繼續求情。

權澤燁垂眼,看着懷裡女人被打得紅腫的臉,幽暗的眸子里閃過幾分冷意,眸子一轉,再看向劉金山的時候,那眼神像是化成了實質的冰箭。

刺得劉金山渾身一顫,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放開了電梯。

權澤燁鷹眸尖銳的盯着他,一字一字說:「我可以饒過你對我不敬,但你動了她,我就要你加倍的還回來!」

劉金山心底咯噔一下,眼前都黑了。

權澤燁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那個梁慕雙,是他的女人嗎?!

同樣被這話驚到的,還有梁慕雙自己。

權澤燁的名字,她是聽過的,可她跟他,這可是第一次見面啊!

這個人,為什麼會這麼護着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