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主人公叫王賢富簡歷全文免費閱讀資源!

主人公叫王賢富簡歷全文免費閱讀資源!

2022-05-10 19:10 作者:王賢

章節介紹

永樂九年,盛世天下,國大民驕,四海來朝!   值此時,問一聲,誰不想當大官人!...

在線試讀

第一章 第一日

精彩節選

  -

  秋雨在黎明前停歇,外面雞鳴天白,他也緩緩睜開眼。

  這幾天,他一直沉浸在巨大的震驚中——他發現自己竟然變成了另一個人,不僅樣子變了,腦海中還多了份陌生的記憶。直到今天,震驚漸漸變成麻木,他終於接受了這一荒誕不經的現實——自己的靈魂竟回到了六百年前,和一個叫王賢的年輕人的身體融合在一起!

  『能活着就是萬幸了……』他輕嘆一聲,慶幸自己大難不死,慶幸自己是個沒有妻兒牽掛的孤兒,生活在哪裡都沒區別……

  想到這,他對自己那一身腱子肉,變成現在這副枯瘦如柴,連手指都動彈不得的小身板,也就沒什麼不滿了。

  他正在尋思着,如何去面對『自己』的家人,突然聽到外面吱呦一聲門響,緊接着便是一個怒氣沖沖的聲音:

  「這瘟雞,天都大亮了還不打鳴!早晚把你燉了!」

  這聲音,來自一個潑辣的女人,這正是王賢的老娘。她訓完了雞,又訓起人來,「一群懶種還不滾起來,再睡天就黑了!」

  在老娘的喊聲中,王賢的大哥王貴趕緊穿衣起床,胡亂抹把臉,便要去做飯。

  「你媳婦呢?」老娘正端着簸籮在餵雞,見是兒子做飯,登時拉下臉。

  「翠蓮……」王貴的上眼皮厚厚的、嘴唇也厚厚的,一看就很老實。在老娘面前,更是跟老鼠見了貓似的,聞言縮縮脖子道:「今天那個不舒服……」

  「一個月來十五天的身子……」老娘哼一聲,罵道:「騙鬼呢!」

  「娘,俺去挑水了。」王貴憨憨的笑笑,拿起豎在牆角的扁擔。

  「俺俺,難聽死了,跟誰學的!」老娘又哼一聲,喂完了雞,在圍裙上胡亂擦擦手,一隻胳膊夾個木盆,一隻手提個桶,便往西廂房走去。還不忘吩咐老大道:「吃飯之前,把天井掃了!」

  「嗯。」王貴乖乖應道。

  。

  王賢就住在西廂房,他雖然已經醒了,但還沒想好該怎麼去面對這家人,尤其是那位憤怒的老娘,決定還是閉眼裝昏。

  房門被重重推開,頭裹青巾的老娘,提着桶、端着盆,啪嗒啪嗒走進來。其實這位母親長得很秀氣,一雙眼睛黑白分明,非常的有神,不發作的時候,並不像母老虎。但當她一發作,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便變得寒光四射,銳利逼人!

  一張利嘴更是能把活人罵得背過氣,然後再氣活過來。

  進屋之後,她第一眼先看兒子,見他還是閉着眼,一動不動,便習慣性罵道:「兔崽子還不醒,老娘要被你拖累死了!」說著走到床邊,掀開被子,給他翻身擦洗,按摩敲打……還把貼身的衣褲給他換了。

  說起來,卧床這麼久,王賢身上卻仍光潔如初,一個褥瘡都沒有,這在悶熱潮濕的江南地區,簡直是個奇蹟。

  雖然已經入秋,但一個瘦小的女人翻動一個十六歲的男子,還是很吃力的。忙活到一半,老娘就已是滿頭大汗。她一邊擦汗一面鬱悶道:「人說嫁漢嫁漢、穿衣吃飯,養兒養兒、防病防老。老娘倒好,上輩子欠你們王家爺們的,給你們當牛做馬!」

  說完繼續給他擦拭腋窩,王賢是個怕癢的,不禁一哆嗦。

  老娘登時就激動了,一下竄到床頭。王賢還要裝昏,老娘大耳刮子已經啪啪的抽上了……一下下是真打啊,痛得他忍不住呲牙裂嘴。

  「王貴,王貴!」老娘看着他臉上生動的表情,滿臉驚喜的尖叫起來:「快來呀!」

  王貴在外面掃地,聽到老娘叫,扔了笤帚就衝進來,蒙頭蒙腦的問道:「娘,咋了?」

  「你看你弟弟,他醒了!」老娘說著話,翻開王賢的眼皮,便見他眼珠子滴溜溜的轉,這下是裝也裝不了了,「吳大夫怎麼說的來着?」

  「吳大夫說……」王貴撓頭想了想道:「俺忘了!」

  「還不快去請大夫!」老娘最看不慣他這窩囊樣,飛起一腳,把大兒子踢出去。

  很快,縣醫學的吳大夫便匆匆趕來,為王賢診視。王賢既然已經接受了現在的身份,也就藉著這機會『醒』過來。

  其實不用診視,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到王賢緩緩睜開眼了。

  全家人徹底鬆了氣。小妹銀鈴一蹦三尺高,圍着床大笑大跳,王貴也直抹淚,就連王貴媳婦都很高興,問吳大夫道:「不用再花錢抓藥了吧?」

  吳大夫正在喝茶解渴,聞言噴了王貴一臉。

  老娘狠狠瞪王貴媳婦一眼,對吳大夫道:「她是問啥時候能好利索?」

  「這急不得,」吳大夫慢悠悠道:「他身子太虛弱了,我開個補養的方子,吃上一個月看看。」

  「啊,還得吃藥!」王貴媳婦喜色盡去,大聲抱怨道:「他都把家吃空了,還吃!」

  「慢慢養不行么?」老娘其實也不捨得再花錢了,她哪還有錢?

  「當然可以,」吳大夫捻須道:「但他躺得太久了,身子虧空極大,要是不趕緊調養過來,只怕將來好了,也是個病秧子。」

  「那直接給他進補行不?」老娘又問道。

  「虛不受補,你現在給他補,要害死他的。」吳大夫搖頭晃腦,一臉悲憫道:「弟妹,王賢年紀這麼輕,不能讓他落下病根啊!」

  「嗯。」老娘面色一陣陰晴變幻,終是狠狠點頭道:「先生開方吧!」

  於是王貴磨墨,吳大夫攤開紙,筆走龍蛇開出一張方子,吹乾了墨跡,遞給王貴道:「抓藥去吧,早吃早好!」

  「嗯嗯。」王貴應着聲,小心翼翼將方子接過,又看了一眼老娘。

  「把先生送回去,再順道把葯抓了。」老娘嘆口氣道,「你跟陸員外說一聲,先記賬,月底一併結。」

  「娘,人家藥鋪都說了不佘給咱了……」看着妹妹在給吳大夫收拾藥箱,王貴小聲對老娘道:「人家說你這人忒沒信用,這話都說仨月了,也沒見一文錢……」

  「你不去纏磨怎麼知道?」老娘惱火的從手腕上解下個金鐲子,拍在他手裡道:「把這個押在那,先抓了葯再說!」

  「嗯嗯。」王貴這下鬆了口氣。

  吳大夫早就收拾好了,一直優哉游哉的喝茶,待娘倆說完了,才起身告辭。

  「王貴,去送送先生。」老娘又從腰間摸出一串錢,差不多二十文的樣子,遞給兒子。

  吳大夫見狀笑道:「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竟然見着弟妹的錢了。」

  「麻煩你那麼多回,終於把小二看好了。」老娘大言不慚道。「這次把診金一併結清了。」

  吳大夫邁步往外走,差點跌倒,回頭苦笑道:「合著我出診一次,就值一文錢?」說著擺手道:「算了算了,我好人做到底,義診了!」

  「那多謝先生了。」老娘也不推讓,便從兒子手裡一把拿回錢,道:「等我家啥時候發達了,也給先生封兩包雪花銀子。」

  「你敢送我還不敢要哩。」吳先生搖頭大笑出門,王貴趕緊送出去。

  。

  待王貴送吳先生走了,老娘瞥一眼兒媳道:「你身上不難受了?」

  王貴媳婦臉一紅,訕訕道:「還不好,我過來看看還得回去躺着。」便灰溜溜回屋了。

  老娘哼一聲,目光又轉向兒子,心裏是又高興又火大。高興好理解。火大是因為,她這兒子是從賭坊出來,被人打傷的。縣裡也沒破案,最後只能以『賭博爭執遭報復』定案。是以在老娘心中,這兒子就是因為賭錢被打的!

  對這個遊手好閒、又好賭博的兒子,老娘早就絕望了。一想到他日後難免故態復萌,害得家裡雪上加霜,老娘就氣不打一處來。要不是王賢剛剛醒過來,少不了一頓臭罵。

  「日後再跟你算賬!」老娘把兒子看了又看,最後狠剜一眼,便留下銀鈴照看他,自個回屋幹活去了。許是興奮後的虛脫,她的腳步有些虛浮,走到門口時,被門檻絆了一下。老娘踢一下門檻,怒道:「早晚鋸下來燒柴禾!」

  老娘走後,小妹銀鈴將早晨熬得小米粥,兌了點熱水,餵給王賢喝。銀鈴的性格很像老娘,但畢竟年幼,還不潑辣,只是活潑而已。她一邊微粥,一邊嘰嘰喳喳,講述王賢昏迷後的情形,免不了也要數落他的不是。

  通過她的話,王賢知道家裡雖然境況很不好,但要是沒他這一放倒,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欠一屁股債不說,連飯都要吃不上了……想到這,王賢才意識到,方才老娘腳下拌蒜,似乎就是餓的四肢發軟所致。

  在六百年後,還有『一病返貧』的說法,王賢記得魯迅家裡也是這麼敗了的,是以對妹妹的話深信不疑,不禁生出老大的愧疚。

  「街坊都跟娘說,你肯定醒不了了,拖一天花一天的錢,還得把好人拖累壞了,還不如早斷了利索。也就是娘這樣的脾氣,認準了的事兒誰也拉不回,要是換了別人家,幾個你也死得透透得了!」

  「哥,就算我求你了。家裡為了給你治病,欠了這麼多債。等你好了千萬跟那些人斷了吧。安生找份工,好么?」小妹說完就灰心了:「算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怎麼能指望你改呢?」

  被個十來歲的小妹妹鄙視成渣,王賢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哪還好張嘴?

  「張嘴啊!」見他拒吃,銀鈴杏眼圓瞪道,「說你兩句就想絕食?有骨氣就改給我們看,到時候妹妹給你磕頭賠罪!」

  王賢的臉通紅通紅,臊得。

  見他還是不吃,小妹小嘴一癟道:「二哥,你別不懂事了,咱家不是以前了。咱們富陽不出小米,娘用正下蛋的老母雞,才換了這十來斤,我們可一口都沒嘗過!」

  王賢深深一嘆,一口口吃完了稀飯,一粒都沒浪費。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