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主人公叫春節 安康全文免費閱讀

主人公叫春節 安康全文免費閱讀

2022-05-11 22:11 作者:貳零貳零年秋

章節介紹

地球停止自轉後, 一側是永恆的冰霜、黑夜,一側是永遠的酷熱、白晝 冷熱適中的晨昏線成了爭奪之地 能量塔下看守篝火的控火少年,夢想有一份安定的工作,有一間溫暖的房間,能娶到一位女孩 夢想似乎觸手可及,但又遙不可及, 直到他無意激活了一個女人, 一個500年前被前…

在線試讀

第1章 控火的少年

精彩節選

安康雙手合十,跪在神像前,閉眼,低頭祈禱。

他的神態很虔誠,帶着一絲祥和。

物資收集站的空間很大,堆積着雜七雜八的收集物資,以煤炭和廢鋼鐵為主,還有一些木材。

巨大的木質房間**,燃燒着的篝火跳動的厲害,將整個房間包圍在一層溫暖之中。

物質的影子投射到了牆壁上,形成了一片連綿的黑影,跳動着像活着一般。

他跪在房屋一處角落,光線不會太耀眼,但也不會太暗,這個角落顯然被刻意打掃過,一塵不染。牆壁上出現了他被拉長的身影。

篝火的光芒將眼前的女神雕像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愈加的神聖。

「萬能的神,你是生命之源,我將我自己全托於你,請幫助我今天完善地服從你的聖意,也請你賜予我食物和溫暖。」

雕像靜靜注視着眼前少年,栩栩如生的雙眸一如既往沒有憐憫也沒有任何情緒,只是平靜如湖。

靜默了10來秒,他在胸前做了一個複雜的手勢,速度很快,手勢呈現出一種儀式感,繁雜卻有序,帶着一絲神秘色彩。

安康緩緩站了起來,從懷裡掏出一條白布。

「砰!」工作站巨大的木製雙門,被踢開了。倒灌而入的風雪,讓篝火一陣搖曳,房間內儲存的溫暖,在這一刻被抽離殆盡。

安康,皺了皺眉,微微側臉看了一下,龐碩身影,伴隨着風雪出現在洞敞的大門口。

「安康!那些王八蛋,通過童工延時協議了。」胖子邊跑邊急切喊道。

進了收集站,腦袋亂轉,有些氣急敗壞。

「你先把大門關了,說多少次了,大門只在物資到的時候才開,我廢了半天將溫度上來了,你。。。。。。」

胖子卻是不管,看到了火焰這頭的安康,跑了過來。

「那群王八蛋,根本就不管我們死活。」

「什麼都他們說了算,他們投票管他們自己的事也就罷了,現在什麼都沒有問我們,還全票通過,我們被投票了!」

「我們童工也要組織投票,讓成人工作也再延長2小時,媽的,配給比他們少一半,做的事和他們一樣多了。」

「安康 你不氣嗎,你跑什麼?」胖子想扯住往外跑的安康。速度有點慢被避開了。

胖子追着少年,「你有沒有聽到我說話。」

少年卻是不搭理。

「砰!」大門關上了一側。

安康回頭示意胖子幫忙。

風很大,這邊的門還要頂着。

「大家都說了,這次罷工抗議,一定要堅持到底,誰中途放棄了誰以後就別呆一起了。」胖子倒是配合,一邊雙手用力,一邊側臉向安康說道。

「砰」 大門終於再次閉合了,風雪被隔斷在了門外,收集站一下恢復了安寧。

「你有沒有聽我說話啊。」胖子見少年,回頭抱起煤炭向篝火走去,壓根沒應答自己的意思。

胖子徹底急了,攔住了去路。

嘆了口氣,少年停了下來:「最近採集的人,回來的越來越遲了,帶來的物資也比兩個月前明顯少了。聚居地的人手確實不夠了。」

安康說的很認真。發著光芒的眼珠子,在篝火光線反射下,讓胖子有些炫目。

胖子明顯一愣,少年越過了胖子擋道的身軀,將煤炭加入了篝火之中。

火焰又上來了。

「回去的時候,記得走小門,你這樣一折騰很耗煤。」

「不是說,這裡資源豐富嗎?當初選這裡不就是衝著這點的,這麼快就要枯竭了?」胖子明顯還是被安康的上一句話所吸引。

「當初?能量塔從你爺爺像我們這年齡時開始運轉了,不是當初,是很久很久以前。」

胖子低頭掐指算了算,再次抬起頭時,臉色已巨變:「那我們就要凍死了?」

從小被灌輸要節約資源,邊上幾個聚居地因為資源枯竭的慘狀,是被作為恐怖故事來警示的。

少年見胖子臉色變了樣子,知道這傢伙思維容易走極端。

「完蛋了,完蛋了。」

「說枯竭還太早,不過每天採集物資要更多的時間和人手了。」少年只得無奈的安慰道。

「啊,那大概離枯寂還要多久?我們要不要找個資源豐富的聚居地?」

「省着點用,我們死之前應該看不到資源枯寂。」

聽少年這麼說,胖子明顯鬆了一口氣,身軀像泄掉的氣球一般,又懶散了下來。一屁股跌坐在地。

「那就好,那就好。」

半響,似乎想到了什麼,抬頭朝邊上忙着的少年問道:「那罷工還罷不罷?」

語氣明顯軟弱了下來。

少年彎腰,不停將煤炭鏟到篝火里。

這是個細緻活。不造成浪費,卻又要將室內溫度達到標準,不高也不低,很考驗經驗。

「大家還是一起共度難關吧,能量塔如果熄滅了,可比加班2小時殘酷多了。」

胖子看着安康忙碌的身影,任勞任怨的,他的理智很少有情緒化的波動,一直如此。

他在邊上獃獃看着安康在忙,心裏各種思緒涌動。

這個時間持續了好幾分鐘,胖子才抬頭,鄭重道:「安康,既然遲早要枯竭的,我們不如趁早換個地方吧?」

「北面聽說有個很大的聚居地,我聽涌叔說起過。」胖子壓低了聲音,將頭湊過來。

安康停下手裡的動作,認真道:「你這話也就我聽聽,別亂扯,叛離聚居地你知道下場。」

「我這哪裡是叛離?只是找退路啊。」

「你還說涌叔,他離開聚居地的下場你又不是不清楚。」安康變得很嚴厲。胖子見他認真起來,也有一絲畏懼,不敢接話。

「阿哲,我們要不是從小就出生在這裡,你以為現在這些輕鬆的工作能落到我們頭上?」

胖子想到了,聚居地接收的那幾個流浪者。臉色很不自然。

「,我們明年都要16周歲了,也就幾個月時間了,再辛苦,熬一下。」

「啊?」胖子瞪大了雙眼,一臉不可置信「明年我16歲?」

安康點了點頭:「我還有5個月,你比我小兩個月。自己算。」

「哈哈哈。」胖子很開心,笑得肆無忌憚,內心卻是暗暗鄙視了一下自己「老子瞎折騰什麼?」

聚集地少有人清晰的知道自己的精準年齡,外面的世界永遠一片黑暗,大家都忙着活下來,時間流逝永遠是一片混沌。

「你沒有記錯吧?」興奮了一陣,胖子有些不確定,有點不放心。

「你自己去慧姐那邊查一查就知道了。」

見安康說的很篤定,胖子蹦了起來:「我這就去。」

說罷轉身向大門跑去。

「走小門!」安康見他又要去打開大門,在身後叫住,聲音很嚴厲。

「呵呵,差點又忘記了。」胖子有些尷尬。

收集站又只有安康一人。他抬頭看了看牆壁上巨大的水銀溫度計。

室內溫度到20度了。今天被阿哲耽擱了一些時間。

溫度上升的速度低於預期。

放下了手裡的鏟子,在篝火前站直了身軀,緩緩伸出雙手。

幾十秒後,掌心出現了一道火焰,然後緩緩變大,1分鐘後,已經成長為半個拳頭大小的火球了,火球異常的圓潤,還在緩緩轉動。

安康睜開了雙眼,將燃燒的火球丟入篝火之中,火球與篝火接觸的一剎那,一陣熾熱撲面而來,牆壁上的水銀計,一下子跳到了30度。

火焰顏色是一片淺紅色。

安康臉上有一絲疲憊,不過表情卻是很不錯。

「控火速度又提高了幾秒。」

這世界除了食物,最寶貴的就是火了,某種程度上來說,火更重要。尤其是在戶外勞作了一天的人,他們最迫切的是溫暖。

「控火」工作雖然不是高大上的,但對收集站來說,關係到大家的安全。有時候在外太久導致失溫,缺的就是那1分鐘。

當普通篝火加入控火者的火球後,普通的火焰除了取暖和光照、加熱食物的功能外,還會額外增加對凍傷的人還有治癒的作用。

安康有時候覺的自己很幸運,幾年前就覺醒了控火的能力,讓自己能從事這份聚居地來說,最好的工作崗位。不需要在寒冷的環境挨凍,收集站外面的溫度常年是零下60度,這還是正常沒有暴風雨的平和狀態。

戶外的世界除了寒冷,就是永遠的黑暗。相對於寒冷,安康更怕的是那如深淵一般吞噬一切的黑暗。

「童工延長工作時長,看來資源收集的難度要比想像的大許多。」

自己馬上要成年了,基礎食物配給會多一倍,工作上還會向更好的地方調動。

按照慣例,自己的情況多半是會被調到能量塔,那是B類崗位,福利待遇都會提上一大截。

不過也有壞處,成年後,要離開相對環境更好的未成年集體宿舍,去成年人宿舍。

對於成年人的宿舍,聚居地的人都知道,那裡男女混居,人際關係複雜外,環境非常不友好。

但也不是絕境,按照聚居地協議,夫妻如果都在B類崗位工作,可以申請B類暖房,會有一個獨立卧室,8小時供暖,增加一個孩子之後,還可以申請到A類暖房,除了12小時供暖,還有獨立的衛生間。

「需要在5個月內,找到一個B類崗位工作的女孩子,並和她註冊結婚。」安康皺了皺眉。

聚居地只有5萬人左右,女孩子少一些大概2萬左右,AB類崗位的也就10分之一,2000人上下,再加上年齡匹配的同樣未婚的,樂觀點算10分之一,也就200人。排除掉A類,再排除有婚約的,最多還有50人符合。

這還不考慮外貌,性格,信仰,對方接受不接受自己等因素了。最後也就那2-3人適合了

看着眼前的火焰,安康一陣恍惚,不過隨後他就醒悟了過來。

「是自己要求太高了,能有一處獨立的暖窩就夠了,和什麼人註冊只是手段,不過這事還要找慧姐幫忙一下,讓她幫忙牽牽線。」

安康心中有了主意,慧姐保管聚居地所有關於「時間」的記錄,她對聚居地也了解,很清楚哪兩個年輕人比較匹配。

屋外傳來了嘈雜的腳步聲,還有凌亂的喊叫。

安康臉色一變,趕忙繞着篝火鋪了一圈木板。這才來得及鋪了一圈,收集站的大門被撞開了。

一群全身被冰霜鋪滿的收集者,只露着雙眼,出現在門口。室內的高溫,一下子讓他們有些不適。

前面幾個擔架上僵硬的軀體,姿態還是「採摘」的動作,此刻被放平了,看着很是怪異。

撇了一眼屋內溫度計,在快速下降:」快抬進來,趕快關門。」

眾人醒悟過來,蜂擁而入。

大家都是經驗豐富的,沒有再猶豫,將凍僵的人,轉移到篝火邊的木板上。

「凱叔,多少時間了?」安康向領頭的一個中年男人問道。

「半個小時了。」凱叔臉上也儘是焦急,他是這群收集隊的隊長,平日對眾人是家長一般的人物

安康臉色很難看,耽擱太久了。而且這次傷員有些多,達到了7人。

安康拿出了10來把小刀,將刀刃在火焰上烤着。

凱叔,就近指了10來人來幫忙,其餘的都讓散開了。

幫忙的10來人緊挨着篝火站着,身上的寒氣肉眼可見的蒸發出來

「可以了,小心彎曲的四肢。」安康整理波動的情緒,吩咐道:「和皮膚粘連住了的,不要硬扯。」

小刀分發了下去,這些都是常識,但安康依舊提醒。

就近的10來人接過小刀,沒有猶豫,向躺着的7人走去,倒沒有生疏的膽怯。

凍傷的是五男二女,此刻也顧及不了太多,眾人將通紅的小刀從凍成鐵疙瘩的衣物領口處插入。

切割衣服還算順利,除了幾個手臂處難以處理,身上的衣物大體上都去盡了。

7具裸露着的「冰雕」,身上青色的顏色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快速的褪去,發黑的嘴唇重新有了一絲血色。

安康再次施法,在篝火里添加了一個淺紅色的火球之後,跌坐在了地上,臉上一片慘白。

「看老天爺的意思了。」這已經是他今天施法的極限了。

收集站的大門,早已經重新緊閉,收集者們站的遠遠的,向這邊打量,眾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沒有人說話,各自盯着跳躍的篝火,或看着那幾具冰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時間過去了10來分鐘。

木床上傳來乾嘔聲,有四人幾乎同時翻轉身體,他們臉漲的通紅。

安康心中一喜站了起來。那邊已經有人在拍打幹嘔者的後背。終於幾聲」哇「的一下,紅黑色的冰屑被吐了出來。

四人如釋重負,人緩過了氣。

又有兩人醒了過來,卻是無論如何也吐不出來,乾嘔了半天,一具頭部炸開了,另外一個運氣好一些,左腿從裡到外炸成了紅色的冰塊。

最後一具是女子,皮膚恢復了正常,但沒有醒來的跡象,安康摸了一下她的胸口,一片冰涼。

是醒不來了。

救護站的人來了,將那個左腿被炸掉的包紮後,抬走了所有的傷員,包括那具沒有醒來的。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