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篡改紅樓最新章節,王熙鳳和賈寶玉免費閱讀

篡改紅樓最新章節,王熙鳳和賈寶玉免費閱讀

2022-05-11 22:12 作者:是風嗎

章節介紹

黃忠穿越成紅樓中的賈寶玉,他知道賈府正走向家破人亡,既然穿越就不允許有這種事情發生   重生的寶玉欠了賭債承包廚房才還清,後又承包工程得錢買地成地主,獻行軍策入仕,知道林妹妹寄人籬下之苦寶玉為其買宅子,治她肺結核那個便宜老爹還想打我?我逃!……   總之,有了…

在線試讀

第1章 穿越而來

精彩節選

賈府,

怡紅院內,

賈寶玉正在躺椅上休息,此刻他滿臉黑線。

這具身體的靈魂是來自21世紀黃忠的,黃忠是一名建築工地的負責人,這天來到工程上視察進度,在經過六樓時一個沒扶穩墜下樓去,正好撞到樓下豎著的鋼筋,身體被扎了個透心涼當場死亡。

他不甘心,明明自己已經事業有成,存款三百萬是留着娶媳婦的沒想到成遺產了,不過留給父母養老也好,只怕銀行讓二老出具「你兒子就是你兒子」的證明來百般推脫,他們年齡大了,本來經受了喪子之痛,命運可別再三刁難了。

可惜嘍,若是三百萬帶到怡紅院中,也能解決自己的燃眉之急。

當初,黃忠穿越到賈寶玉身上,從大丫鬟襲人口中得知,賈寶玉在賭坊中輸了一百兩銀子。

那些賭坊里的惡霸要求自己下個月底連本帶利償還二百兩,若是還不上就砍他一隻手,如今距離下個月底還有三十多天,剛開始寶玉認為沒什麼,二百兩對於這偌大的賈府來說九牛一毛啦。

可後來聽襲人說,老爺因為他賭博將院子里的月銀停了,還讓他自己想辦法籌錢,府內賬房若是饒一分錢就送管家去官府嚴辦。

襲人口中說的老爺就是寶玉的老爹——賈政!

寶玉知道這個便宜老爹,他對自己可是敢下死手,自己一旦忤逆就會被打的半死!

襲人已經儘力去籌錢了,可眾院子的丫頭叔叔們彷彿都商量好了似的一分不借,賈府有老爹威壓,那麼府外呢?

就在今早,襲人還說要去賈府外的親人家中借些錢來,寶玉知道若是襲人家有錢,她就不會被賣到賈府來做丫鬟了,所以襲人這次回家多半是無功而返。

那麼不依靠賈政如何才能在下個月底籌到二百兩銀子?只有經商,經商才是能在短時間內獲得最大收益的有效途徑。

魂穿後的寶玉知道,賈府不懂得經營將祖宗留下的家產敗的所剩無幾,最後難逃抄家命運。

最後的抄家顯得遙遙無期,而錢又是迫在眉睫需要解決的事。

寶玉心中有個輕重緩急,自己還欠二百兩銀子的饑荒,所以經商是必須要做的。

解決了錢的問題再考慮入朝做官,不能做小官應該做權臣,才能避免抄家的命運!

黃忠曾看過《紅樓》這本書,清楚了解到如今社會盛行「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風氣,讀書、科舉、入仕,才是最緊要的人生大事。像這種宦官人家更是這樣,他們將經商看成人人唾棄的職業。

眼下寶玉遇到的問題就是在讀書風氣盛行之下做人人之大不違的事——經商,其中一定會對抗封建社會的條條框框!

這些條條框框中肯定有老爹的阻攔,他是朝中官員,朝中一心說讀書有益而家中兒子卻不學無術去做生意,寶玉想想他拿着蟒鞭揍自己的樣子就渾身顫抖。

其他的阻礙對兩世為人的寶玉來說都不是問題,能得到家人的支持才是關鍵。

許久不曾吃過東西,賈寶玉傳院子中丫鬟來送些吃的才驚覺她們被賈政收了去,唯獨留下的襲人還是自己耍無賴才得來的,她也外出為自己籌銀子去了。

哎,自己動手豐衣足食,賈寶玉順着記憶中廚房的位置走去!

寶玉只在廚房外就聽到裏面的談話,廚房掌勺的是柳嫂子。

還未到開飯時候,不知哪個院子的丫鬟前來要吃食,柳嫂子對她愛搭不理的。

「柳嫂子,我家小姐想吃些棗葯糕,還請您多多費心!」說話間,丫鬟將兩貫銅錢塞進柳嫂子的腰包。

柳嫂子開始還耷拉着臉子,因為口袋中有了銅錢,她才口氣和善的說道,「哎呦,既然是您家主子要來做吃食儘管吩咐就好,還用着親自跑來!我這就做,保準兒第一時間讓小姐吃上!呵呵!」其實柳嫂子也不知道她家小姐是誰,只是見錢眼開罷了。

賈寶玉想到一個賺錢的法子,既然廚房裡能吃如此大的回扣,不如讓自己承包了,沒準到下個月底能還上欠的賭資。

而這在老爹眼中只是奇技淫巧不會對自己有太多阻攔。

他知道這賈府所有的人事任免都與王熙鳳有關係,自己想要打廚房的主意還需要她的首肯。

王熙鳳就是人們常說的璉二奶奶!

賈寶玉可實屬不喜歡與這個尖牙利嘴的人打交道,奈何好漢架不住沒錢。

上一世的經歷讓寶玉深知,求人辦事必須要有拿得出手的硬通貨,如今自己地位不保,「硬通貨」這類的東西一樣都沒有!

賈寶玉回到怡紅院,發現襲人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小睡。

襲人為自己的事也跑了一天了,很辛苦。

他來到床榻旁,這是魂穿後的寶玉身上第一次如此專註的看着襲人。

只見襲人如西方的睡美人一般,睡著了都像在笑一樣,錦繡緞子製成的衣服比起任何下人都顯得貴氣,也是她作為寶二爺丫鬟的權利,更有那微微隆起的胸脯讓寶玉迷離。

賈寶玉想用手摸摸襲人的臉頰,可男女有別,自己雖平日里與眾小姐們玩鬧卻不是那種風流的人。

襲人如知曉寶玉進門來了,嘴臉微微上揚,這一細微變化讓寶玉捕捉了去,他的手對着襲人肋下撓癢,說道「好你個襲人,明明醒了還要裝睡!」

「哎呀,寶二爺,奴婢知道錯,還請你饒了我!」襲人慾發笑。

賈寶玉才收住自己的放浪心,言歸正傳,襲人從床榻端坐起來「寶二爺,奴婢今日回去,家中父母聽說是爺的事,他們立馬給了奴婢四十兩銀子以便用度。」襲人從青布包袱內掏出一錠四十兩的銀子交給寶玉。

雖然很少可聊勝於無,「襲人,我的好姐姐,這次可委屈你了!」寶玉知道從這些人家討來錢財准不是像襲人說的這般容易。

「寶二爺還是快些找了銀子來才對。」襲人囑咐道,看到自己一天不在寶玉身邊,他臉面上瘦削不少,不如往日有生氣。

襲人見寶玉到書桌旁映着燭火寫東西,她主動上去研墨。寶玉在地上丟棄紙張,襲人研磨時眼看着地上廢紙堆積,最終嘆了口氣放棄研墨,蹲下身子將廢紙一張張撿起來這才覺得心中舒服。

「寶二爺,您寫的是什麼?」襲人說道。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