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誰說弟弟不甜的!南宮瑾在哪裡看?

誰說弟弟不甜的!南宮瑾在哪裡看?

2022-05-11 22:13 作者:蔚藍的一滴水

章節介紹

因為閑,溫幸王者連跪的差點把手機摔了,好在朋友及時出現,給她介紹了一款劍俠遊戲~ 然而,溫幸沒想到的是,這遊戲氪金才快樂,而且還都是弟弟…… 這叫她一個年近三十的女青年情何以堪,關鍵這遊戲還有cp系統 好巧不巧,她撩了一位弟弟~ 弟弟乖,弟弟巧,但是弟弟是真沒…

在線試讀

第4章 她就是個大傻子

這邊南宮瑾剛走回宿舍就再次被朋友拉去打球。

當然,游戲裏的人物被他安排去掛機了。

而這時候的溫幸,剛吐槽完北木瑾,也把人物放在野外掛機。

然後,訂了個外賣。

不過,等她吃完飯回來一看,她的人物居然死在了野外!

手機屏幕是灰的,還有一個發佈通緝令的倒計時……

顯然,是剛被殺,連二十秒的倒計時都沒錯過,而且殺完那人就跑了,一隊四個人一個都沒活!

「我靠,這什麼情況,我掛機明明開的和平模式啊。」

那她肯定是要發佈通緝啊。

順便還在家族頻道抱怨了一句:「我就在野外掛機,怎麼就被人給殺了呀。」

她發出消息後,就再次找其他的掛機點了。

而剛打球休息一下的北木瑾,沒想到喝水的功夫剛好就看到「溫柔有時盡」在家族頻道發送的消息,雖然不是語音,但只是文字,他就好像能想到手機另一邊那人臉上的委屈。

所以他立刻回復:「下次直接甩坐標,我們一起過去打回去。」

溫幸愣了愣,這,她倒沒想到。

不過……

「那人殺完人就跑了,應該就是故意的。」

溫幸委屈…..有委屈她就要說出來!

所以,溫幸點開北木瑾的密聊。

直接發送語音條:「那個人把我們一隊人都給殺了,殺完他就跑,好氣人,我這麼弱,又沒威脅力,他為什麼要打我呀。」

「我好委屈……我安分守己的掛機,怎麼還有人要虐我!」

「我想不通……」

長長短短的好幾條語音發送出去,溫幸這才覺自己好受多了。

好巧不巧,她找掛機點的途中,剛好看到北木瑾。

而且,他們隊伍還就剩倆人了,有兩個空閑位置,這時候不加入,還等什麼?!

喜滋滋的進入隊伍,她心想,有北木瑾在,安全感簡直滿滿啊。

至少,一般人不至於來了就把他們團滅。

所以,溫幸又一次給北木瑾發過去語音條。

「嘿嘿,找到你了,保護好我啊,不喜歡被欺負。」

南宮瑾聽到最後一句語音的時候,不知道心裏的那種感覺是什麼,好像,被一個小孩撒嬌之後,無可奈何又不得不寵着的感覺。

除了他表弟之外,還真沒在別人身上感覺到過。

「嘿,幹嘛呢?」

一起打球的男生自然的坐到南宮瑾旁邊,一臉壞笑。

就差直接開口說:我聽到了你剛剛的語音了。

南宮瑾抬抬手機,把屏幕上設置着自動的人物給朋友看了眼。

「就遊戲?」那人挑眉,一臉不信,「別蒙我,你打遊戲從來沒聽過你發語音,甚至連遊戲音效你都關了,剛剛那個小姐姐的聲音,怎麼回事?」

「就是游戲裏的人,在……」南宮瑾停頓了一下,他本來打算說「抱怨」,臨時改口:「在發泄委屈。」

就是委屈。

突然,蘇沐猛地竄出來:「什麼小姐姐?哪來的小姐姐?」

沒人理,蘇沐自顧的降低音量說:「我們老南,連英語系的藍琉璃都給拒了,什麼小姐姐能讓他凡心萌動啊?!」

另一男生頓時驚訝:「藍琉璃?我知道的那個藍琉璃?南宮你這魅力是真的夠大啊,居然連英語的大美女都為你折腰。」

南宮瑾無語,這都哪跟哪?!

他站起身,直接沖這兩人說:

「還打不打球了,磨磨唧唧幹嘛呢。」

蘇沐和另一個人對視一眼,

有蹊蹺!

有貓膩!

來日方長,不怕狐狸狡猾。

兩人達成共識,立刻附和道:

「打球打球!」

「走走走!」

事實上,南宮瑾自己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對於學校的女生,不管是學姐學妹還是同學,他不是不感冒,而是不敢感冒。

大學生的戀愛,朝不保夕不說,還隨時可能被綠!

他沒空去哄誰,或者,忍受誰。

…….

「倖幸,陪我出去一趟?」

顧小沫走到客廳衝著仍在玩手機的溫幸說道。

「去大學看帥哥,順便給我弟送點物資。」

好傢夥,溫幸被逗樂。

「給咱弟弟送物資不才是正經事嗎,看帥哥才是順道好不好。」

「我怕誘惑不動你啊,你自己想想抱着手機都多久了,我都被你無視了好不好,連逛街都不陪我一起去。」

溫幸把手機往兜里一揣,攬住顧小沫的肩頭,討好道:

「好好好,去大學看帥哥,給咱弟弟送物資。」

……

「老蘇,老南,你們有什麼想吃的,我姐一會兒過來給我送東西,想吃什麼我讓我姐給我們帶啊。」

顧舟站在球場邊衝著球場里肆意揮灑汗水的兩人喊道。

老蘇,自然是蘇沐,老南,也就t南宮瑾。

除了他舍友,別人都是喊他南宮,只有他們宿舍的這三個怨種兄弟,故意喊他老南,他明明複姓南宮,怎麼就成了單姓南了!

蘇沐幾乎是在孤舟喊完的一瞬間就拉着南宮瑾退出了打球的隊列。

「剛好不打了,走走走,去找咱姐姐要好吃的。」

其他人:這是鬧哪樣?咱啥時候缺那口吃的了??

球打一半人跑了,有這樣的?

是人能幹的?

「我想吃咱姐做的糖醋排骨。」蘇沐衝到孤舟面前大喊。

南宮瑾:「紅燒排骨!」

蘇沐:「糖醋裡脊!」

南宮瑾:「辣子雞。」

……

顧小沫這邊正拉着溫幸在菜市場購買原材料。

顧小沫問:「排骨,糖醋還是紅燒?」

溫幸答:「紅燒。」

「好,紅燒排骨,糖醋裡脊,辣子雞,炸小黃魚……」一連七八個菜名從顧小沫的嘴裏報出來,地上跑的,海里游的,幾乎是都囊括了!

然後,「倖幸啊,這孤舟,拿你不當人啊。」

溫幸翻個白眼,「還不是她老姐不把我當人!」

「每次給咱弟弟送物資,不說送點有用的,也不說多送點紅票票,非要買點原材料讓我這個工具人給做!」

「所以,到底是弟弟不拿我當人,還是姐姐不拿我當人啊!」

沒錯,每次去看顧舟,顧小沫都是折騰她溫幸,她倒是提出來要去飯店買,奈何顧家姐弟一致認為不夠健康……

難道該油大的菜從她手裡做出來油就不大了?

難道辣椒多的,從她手裡做出來就變的不上火了?

買原材料的錢真夠去飯店買出來了。

「顧舟可說了,他宿舍的人可帥了,有一個有八塊腹肌呢,還是街舞社的,上次街舞社招新的時候,領舞那個,你還夸人家動作乾淨利索的那個,就是。」

「那咱弟弟有點不地道啊,這麼長時間了,也不見他給姐姐們介紹一下。」

溫幸隨口說道。

口嗨,她是王者中的王者。

實際行動嘛……慫的一批!

「想我溫幸,自己中午飯都是點外賣,為了你姐弟倆,辛苦忙碌仨小時啊!」

從買材料,到做出成品,她們從一點多開始,現在呢,妥妥的下午四點半吶。

「辛苦啦,小姐姐,今天讓弟弟給你介紹小鍋鍋好不好呀~」

顧小沫趴在溫幸旁邊,故意提出「報答」她辛苦了的條件。

「我謝謝您了,姐姐!」

「有賊心沒賊膽,真要給你介紹你就犯慫,你這樣什麼時候能找個小狼狗啊。」

溫幸把最後一個餐盒扣上,「這種事,不能強求曉得吧,得隨緣啊,再說了,我找個人不行嗎,幹嘛非要找狗。」

「噗!」

顧小沫一口水差點就噴溫幸身上。

是誰天天說什麼小狼狗比小奶狗香,什麼小奶狗怎麼怎麼好,小狼狗又怎麼怎麼好。

現在又說個不找狗,誰狗?

「溫幸,小狼狗可能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so what?

她溫幸在乎?

不就是她顧小沫說她兩句,她都被顧小沫坑成這德行了,她還在乎被她諷兩句?

閨蜜用來幹嘛的?

用來坑的!

反正不是她坑她就是她坑她。

「姑娘,咱們走吧~」

整整一塑料箱的菜呀,量足味美。

「剛好,叫的車也到了,走起!」

溫幸立刻奪門而出。

「嘿,姑娘,給咱弟弟送的物資您別忘了!」溫幸悠哉哉的按着電梯衝屋裡慢了一步的顧小沫喊道。

「溫幸!」

「別喊,喊我也不去,自己搬出來,誰回去搬誰是傻子!」

一秒,兩秒,……十秒過去了。

「啊~溫幸……」顧小沫突然喊了一聲,就聽裏面傳出來椅子倒地上的聲音。

「顧小沫你要是騙我,你就死定了!」

溫幸低聲埋怨了一句,但是腳底下還是像是抹了油似的衝進了屋裡。

屋子裡一把椅子確實倒在地上,只不過某個發出尖叫的人正站在旁邊,捂着自己的小腰,笑眯眯的看着溫幸。

「嘿嘿,倖幸,這個盒子好重呀,人家搬不動嘛,剛剛都把人家腰撞到了~」

「呸,撒嬌沒用………」溫幸剛說半句,剛剛還說自己腰撞到的人已經一溜煙跑到了門口,還喊着:「倖幸快來,電梯到了。」

「………」

她真真是完美演繹了什麼叫閨蜜就是用來被坑的啊!

能怎麼辦?

她就是個傻子。

她就是個大傻子!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