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白月光入獄後,總裁讓我拿命賠周席之言亦安免費在線閱讀

白月光入獄後,總裁讓我拿命賠周席之言亦安免費在線閱讀

2022-05-11 22:13 作者:鹹魚超級咸

章節介紹

一場車禍,言亦安當庭指證把周席之視若珍寶的女人送進了監獄 一夕間,言亦安跌落地獄,方城少了一個閃耀的女明星,皇城壹號多了個卑賤的陪酒女 周席之把她禁在身邊無盡折磨,只為讓她贖罪...她數次逃跑都逃不出周席之的手掌心,他似惡魔在身邊「你再敢逃,我打斷你的腿...…

在線試讀

第6章 好久不見

趙若若完了。

她的聲音一遍遍在庭內響起:「所以你是故意的,引我到這故意設計車禍,就是想讓我死?」

「是生不如死」

「只要我痛一分,席之就會恨你一分,我要你徹底身敗名裂,以後只配在監獄的白牆前日日悔過,後悔遇上我」

……

趙若若忽然想起,那一晚,言亦安也說過「趙若若,我會讓你後悔遇上我」

當時她是怎麼說的「我永遠不會後悔」

對,我永遠不會後悔…

她抬頭對上言亦安的眼睛,那雙眼睛裏平靜之下多了分閃爍,那應該是得意吧?

趙若若的目光只有不甘,陰狠…手掌生生被攥出血印,她真的不甘心…

是言亦安,都是言亦安陷害她…她故意留下的攝像頭…

「所以這一切都是趙若若自己,自導自演,她根本….也沒有腿傷」

言亦安雖然背對着周席之,最後一句話卻是說給他聽的。

趙若若沒有腿傷,是她在騙人.

可惜她沒有看到周席之的臉色,那麼憤怒,變幻多端。

因為言亦安提供的新證據,被證實沒有經過任何的剪輯和合成,鐵證如山,畫面上出現的強光和刺耳的笛聲導致車禍,強光後面正是趙若若的臉,還有趙若若的聲音…

言亦安被當庭無罪釋放,而趙若若因蓄意製造車禍,誣告…等等罪名而拘留入獄。

庄景昊和言亦安一起出來時,周席之仍是一身西裝仿若地修羅剎擋在兩人面前,眼睛裏的寒意恨不得將言亦安凌遲。

庄景昊將她護在身後,隔斷了周席之的眼神威脅。

「你最好能護她一輩子」

周席之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只是一個瘦弱的病秧子而已。

「周席之你應該搞清楚,趙若若是罪有應得和安安沒有關係,何況周先生現在最擔心的不應該是怎麼給趙小姐減刑?」

「嘖嘖….在監獄的白牆前日日祈禱悔過」庄景昊最擅長就是嘴皮子,直捅人心窩。

「庄景昊」

周席之低聲怒氣騰騰。

言亦安在身後輕輕扯了下庄景昊的衣服,周席之是瘋子,別刺激他。

庄景昊一副老鷹護小雞的架勢,南城又是**的地界兒,周席之還能從他眼皮子底下抓人?

兩個男人,一個文質清秀,一個狠厲橫生,周席之抬眼越過庄景昊的肩膀恰好看到言亦安的頭頂。

「言亦安,你最好祈禱能躲我一輩子,別讓我抓到你」

周席之咬着牙,面色緊繃,濃濃的威脅。

言亦安頭皮發麻意,往庄景昊身後又瑟縮了下脖子,周席之瞳孔微縮,滿面冷意:很好,她已經在別的男人那裡有了避風港。

直到聽見周席之的腳步聲消失不見,言亦安才從後面冒出頭。

「你…和周席之怎麼回事?」

言亦安不想騙他「這兩年我一直在他身邊」

「你真的…懷了他的孩子?」

「沒有」言亦安眉眼乾凈,抬眼認真的看着他回答,是真的沒有。

「安安,你不能因為他….」

「景昊哥」

言亦安語氣生硬,瞬間眼神里儘是無奈,落寞和絕望,鼻尖微微泛酸「我真的沒有辦法,只要看到周席之的臉我就忍不住會心軟,上癮一樣接近他」

「不過….我已經打算離開他了」

「他有趙若若,他不是我的」

兩年時間陪在他身邊,已經夠了,哪怕餘生儘是回憶,她會好好聽話生活下去。

聽她說要離開周席之,庄景昊心裏鬆了一口氣,周席之太危險了…

「安安,留下來吧,我可以保護你」

言亦安心裏一動,她很想,真的很想,很想答應,但視線落在庄景昊的腿上,臉上閃過笑意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

只是轉而庄景昊又想起一件事,他想不到周老爺子在這件事情上到底做了什麼?「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和周老爺子的交易了吧?」

「周老爺子幫我擋了周席之對各方勢力的施壓,等他看到我有能力扳倒趙若若,他自然會出手讓趙若若多受幾年牢獄之災,趙若若不是他心目中合適的孫媳婦」

果不其然,儘管周席之找了許多人脈,趙若若依然被判了五年。

五年。

言亦安聽到這個消息時,已經坐上了去臨城的車,給庄景昊留了紙條,她想重新生活,不依靠任何人好好活着。

她要徹底遠離周席之了,儘管她認為那是刻在骨子裡的人。

言亦安很快找到一份養老院的工作,沒有人認識她。

重新開始,挺好!

三個月後。

言亦安已經完全適應喜歡這裡的生活,喜歡到她真的想一輩子這樣,安逸舒適緩慢,聽老人說話,跳舞,做活動。

她長的好看又耐心認真,很是討人喜歡,就是有一個麻煩:爭着給她介紹對象…

難得休息日,言亦安被安排了新的相親對象,對方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醫生,溫風,戴着眼鏡長相一般,但冷白皮襯得整個人文質彬彬。

兩個人吃完飯走在街頭,溫風總是時不時護着言亦安注意路上行人,穩重又體貼。

但言亦安有些心不在焉,從剛剛吃飯她就感覺背後有一雙眼睛在緊緊盯着她,渾身不自在。

言亦安心裏莫名發慌,側着頭向後環視一周,除了人便是車。

「小心」

溫風輕笑及時幫言亦安擋開行人,言亦安臉色微紅甚是尷尬,眼睛裏閃着霓虹燈的碎光「不好意思」

「沒事,介不介意我拉着你走?」

溫風的手很大很寬厚,不待言亦安回答已經將她的手握上,走過馬路…

兩人身後不遠處的車內,周席之輕而緩慢地扣着腕上的手錶,目光緊緊隨着穿着連衣裙的女人,他像躲在黑暗裡的狩獵者,眼冒綠光和興奮。

三個月了,言亦安,我說過別讓我抓到你…

溫風將言亦安送到樓下,親眼看着她上了樓,沒多久,言亦安聽到一陣輕緩地敲門聲「你好,物業」

言亦安不疑有他,只是開門瞬間,看到門外西裝革履的男人,她的瞳孔驟然放大,心跳有一瞬停止。

周席之嘴角噙着笑意,眼睛裏卻沒有半點溫度「好久不見」

言亦安下意識躲避關門,男人長腿一邁不容拒絕,和他的人一樣霸道,蠻不講理…

周席之恢復冷色,帶着名貴手錶的手腕掐上言亦安的脖子。

「啊」

單手拎着她將人拖至房內,重重地丟棄在沙發上。

言亦安這才發現後面還拖着一個人,正是剛剛和她在一起的溫風。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