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一胎兩寶,祁總天天吃回頭草小說免費閱讀蘇煙陸爵琛

一胎兩寶,祁總天天吃回頭草小說免費閱讀蘇煙陸爵琛

2022-05-11 22:13 作者:蘇煙

章節介紹

愛了祁時霄五年,結婚兩年,仍抵不過他心頭的白月光到頭來她只是一個替身!他連他們的孩子都容不下!離婚?慘死?五年後,國際風投專家帶着一雙萌寶強勢歸來!哥哥:媽咪,我先黑這渣男幾千萬給你出出氣!祁時霄有氣撒不出妹妹:媽咪,W國總領,國際大明星,還有隔壁的莫叔叔都排…

在線試讀

第4章 祁時霄就是天


方涵說什麼?
那個轉走了他公司一千萬的人就在帝都第一醫院?
很好!
膽子倒是不小!
祁時霄攥緊了拳,暗下決心。
等他找到他之後,一定會讓他生不如死!
……
祁時霄在第一時間安排人手封住醫院,逐間房排查。
蘇煙看着走廊外行色匆匆訓練有素的黑衣人,神色微沉。
難道她和逸寶的行蹤被那個混蛋發現了?
蘇煙急忙將門反鎖,看着床上在玩兒iPad的逸寶,一計湧上心頭。
只見她急匆匆的從包中倒出一堆化妝品,對着鏡子開始塗塗抹抹。
逸寶親眼看着精緻美麗的媽咪變成一個滿臉麻子平平無奇的眼鏡女。
這化妝技術,就是逸寶這個親兒子看了都要愣一下。
「媽咪,你這是……」
「逸寶,過來。」蘇煙仰起頭,死亡芭比粉的唇色顯露。
可是蘇煙還沒來得及給逸寶化妝,病房門就被人從外暴力踹開。
背對着門口的蘇煙神色僵住,但是立馬反應過來,收起手中的化妝刷,換上一副驚訝神情。
「你們幹什麼?」
為首之人殺氣騰騰地掃過全屋,目光先是落在逸寶手中的iPad上,隨後看到了逸寶那張臉,呼吸微滯,但是想到什麼後立馬緩和。
先生沒有孩子,這張臉,也只是長得像而已。
「手裡的東西,拿過來!」男人冷喝。
蘇煙垂在身側的雙手緊緊攥起,立即衝上前將逸寶護在身後,指着為首之人的鼻子就開罵,一副潑婦之態。
「王八蛋,這是醫院!光天化日之下你們就要搶東西,還有沒有王法了!你信不信我報警?」
「我們祁總有令,所有人的電子設備都要檢查。」為首之人不理會蘇煙的憤慨,冷漠開口。
在帝都,祁時霄就是天!
蘇煙顯然也是知曉這一點的,於是她內心的惱怒更甚。
這幫人如此囂張,果然是奉了祁時霄那個混蛋的命令!
但是還好,他們不是為了她和逸寶而來。
就在這時,逸寶大哭,吵鬧不已。
「媽咪,我好害怕!他們是壞人!」
蘇煙知道逸寶是在幫她,神色更為狠厲,唾沫星子滿天飛。
「看到了嗎,一個小孩子能懂什麼,我管你們起總睡總,我孩子馬上就要做手術了,你們要是嚇壞我孩子,我就跟你們拼了這條命!」
說著,蘇煙就向為首之人撞去,將一個愛子心切的市井潑婦演繹的淋漓盡致。
一邊是小孩子的嚎哭聲,一邊是女人的要死要活。
為首的男人終於被煩到了,將蘇煙甩到床上,冷聲吩咐:「下一間!」
祁時霄的手下的心思縝密程度猶如他這個主子,如果不是蘇煙和逸寶的形象實在是與那精通電腦技術的高端精英沾不着邊,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待這浩浩蕩蕩的人離去,蘇煙鬆了一口氣,側身看向正在擦眼淚的逸寶。
「臭小子,你是不是又幹什麼壞事了?」蘇煙眉梢微挑。
逸寶搖了搖頭,一副無辜之態,小手攤開。
「媽咪,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是無辜的。」
聽此,蘇煙不再問什麼,但這心裏隱隱不安。
……
如此有條不紊的排查都不能將幕後之人揪出來,這可氣壞了祁時霄。
就在這時,他又接到了方涵的電話。
「時霄,你公司的後台又被入侵了,這次轉走了兩千萬!」
聽到方涵的話,祁時霄想殺人的心都有了,已然忘了電話那頭的人是他的發小。
「方涵,你是幹什麼吃的?不是自詡電腦高手嗎?這都防不住!」
對面沉默了一瞬,冷聲道:「時霄,你的情緒很不穩定,記得吃藥。」
說罷,方涵就掛了電話。
祁時霄捏着手機,手臂之上的青筋暴出,直接砸了手機。
「混蛋!」
這已經是他這個月砸爛的第五部手機了,候在遠處的助理趙羽急忙將一部新的手機遞上,硬着頭皮開口:「祁總,老爺子要見您。」
聽此,祁時霄的情緒才收斂不少,冷眸掃過趙羽。
「讓他們繼續查,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個混蛋給我揪出來!」
「是!」
祁時霄大步離開,進了病房。
床上的老人滿頭白髮,面容慈祥和藹,看着祁時霄,緩緩開口:「時霄啊,蘇煙已經去世五年了,你身邊一直有若琳那孩子陪着,我也算是放心,但是你們年紀越來越大了,你要儘早給若琳一個名分啊!」
這麼多年以來,祁老爺子將柳若琳對待祁時霄的用心看在眼裡。
再者,祁時霄的狀態越來越不好,若是結婚後能有一個孩子,或許能治癒他。
再提起蘇煙這個名字,祁時霄心頭更加煩躁。
「爺爺,我現在還沒有結婚的打算,這件事情您不用再提了,我還有事,您好好休息。」說罷就起身離開。
關門聲重重響起,老爺子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長嘆一口氣。
「若琳,出來吧。」
音落,柳若琳推開了洗手間的門,十分大方的一笑,略顯心酸。
「沒關係的爺爺,只要能陪在時霄身邊,有沒有名分不重要。」
柳若琳的懂事讓老爺子更覺愧疚,緩緩閉上了眼睛。
「若琳,苦了你了啊!」
柳若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醫院走出來的,她的腦海中一直在迴響祁時霄的那句話:爺爺,我現在還沒有結婚的打算!
指尖被她狠狠的掐入手心,她的眸中是滿滿的嫉妒與瘋狂!
她本以為蘇煙死了,祁夫人的位置就會是她的,可現實卻是——
明明已經五年過去了,可祁時霄仍然沒有娶她的打算!
呵,蘇煙,你活着的時候霸佔我的位置,死了也要在他心裏佔一席之地?
賤人,那我就詛咒你永世不能超生!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