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落地成佛,我在廟裡當菩薩小說全文完結

落地成佛,我在廟裡當菩薩小說全文完結

2022-05-11 22:14 作者:醒牛

章節介紹

張三說:我很窮! 你窮是有原因的,因為你懶 張三:我運氣不好沒有財運 那你去求求菩薩,說不定會轉運 張三:那是迷信,我不去 求佛等於求自己呀,你連求自己的慾望都沒有,活該你窮 我坐北朝南,俯瞰芸芸眾生,發出了感慨:起碼你要試試 來求我呀!說不定,你會更窮

在線試讀

第4章 流淚的佛

餓得頭昏腦漲的林塑終於等到了第三天。

這一天,一大早就來了兩個香客。

這讓林塑很興奮。

這次來的是一對夫妻。

兩人好像都是知識分子。

特別的男的,一臉的木訥,戴個眼鏡,眼鏡如同瓶底,度數很深。

女子也是一副不諳世事的模樣,渾身上下全是名牌,珠光寶氣,家裡肯定很有錢。

有錢,有時候也不是什麼好事,會將自己的子女培養成一個白痴。

林塑感覺自己就有點。

但這對夫妻的奇葩還是超出了林塑的想像。

只見兩人從身上摸出幾張百元大鈔,丟在功德箱中。

這是下了血本了。

然後兩人對着林塑跪拜。

拜完,開始上香。

照例雙手拈香,放在額頭,口中禱告。

她們是為了求子而來。

只聽女子低聲禱告:

「大慈大悲的菩薩,求您給我一個兒子吧。」

「如果我有了兒子,小人一定替您老重塑金身。唉,醫生開的葯我們天天也在吃着,可就是沒效果。」

「醫生讓我們睡在一起,我們也睡了,雖然我們都不喜歡躺在一張床上,但為了生孩子,我們都忍了。」

「各項檢查,指標什麼的,都正常,可就是不懷孕。」

「這是為什麼?難道老天要絕我們的後嗎?」

「菩薩,幫幫我們吧!」

大爺的!這怎麼幫?

林塑腹誹道:「讀書讀傻了吧,光睡一起就有孩子?那上學的時候,男女同學午睡,不生一大堆孩子出來?」

「最關鍵的一步你們不走,哪來的孩子?」

「求了也白求。」

好在這對夫妻上的香很足,讓林塑吃了個半飽。

之後就一直沒有香客過來,林塑只能無奈的等。

到了下午,又來了一個香客。

這次好像是一個附近的農民。

同樣的流程。

先是跪拜,然後丟香錢,再然後上香。

農民雙手握香,口中念念有詞。

「大慈大悲的菩薩在上,幫幫小人吧。」

「我好心好意將我家牛借給隔壁王二,王二是個老光棍,四十多還沒娶上媳婦。」

「那天我去要牛,發現王二那畜生竟然把我的小母牛……那個了。」

「小人大怒,趕忙將王二拉開,那小子還打我,你說說這還有天理嗎?」

「我好不容易要回了我的小母牛,可那該死的畜生好像食髓知味,隔三差五的就向王二家跑,我攔不住呀!」

「我去要牛,王二那個老光混打我不說,我從小養到大的小母牛也踢我。」

「求求菩薩,讓我家母牛收收心,好安心的待在家裡,不要亂跑,外面壞人多,我真的好擔心。」

卧槽,這都什麼鬼?

現在種地不是已經實行機械化了嗎?

哪裡還用牛耕地?

都說農村光棍多,但光棍也不能糟蹋人家牛呀。

五姑娘不香嗎?

這事難道沒人管嗎?

這還有天理?還有王法?

林塑沙雕了!

農民走後,這一下午沒事。

到了晚上,老和尚照樣出來念經。

小白蛇照樣出來聽經,然後吸收月華。

第四天。

來了一幫**,他們好像在調查自己的失蹤事件。

這幾位**如同查戶口一樣,問了老和尚幾個問題。

老和尚搖頭說不知道。

林塑心裏嘆了口氣,苦於無法開口,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幾位**離去。

他們開始在別的地方尋找。

到了下午,懸空寺來了一對中年夫婦。

林塑老遠就看到了兩人。

當看到這兩人的時候,林塑鼻子一酸,差點落淚。

這是自己的父母。

此時自己的媽媽一臉焦慮,臉色憔悴。原本黑漆漆的頭髮,已經出現了花白。

老爸也是一臉的凝重,原本就有點禿頂的頭髮,更加禿得厲害了。

自己已經失聯四天了。

之前每天都會給二老打招呼,無論多忙。

現在失蹤四天,老兩口坐不住了。

看着眼前的二老,林塑心中一陣悲涼。

父親手裡有幾個公司,還有一處礦場,平時頗具威嚴。

可現在卻是一臉的茫然,滿身的脆弱。

母親也才四十六歲,平時保養極好,如同三十齣頭的少婦,可現在,已經形容枯槁,如同五六十歲的老人。

「爸爸,媽媽,孩兒不孝,遇人不淑。給你們添麻煩了,讓你們擔心了。」

林塑心中靜靜的發誓:「只要自己進階成比丘,可以使用神臨,絕對不會放過這些人渣。」

所謂的千門,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人家的鮮血。

讓多少人家,家破人亡。

為了錢,這些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看到自己的父母,要向自己下跪。

林塑內心吶喊:「爸爸,媽媽,別跪!折煞我了。」

但聲音發不出來。

林媽從懷裡掏出幾十張百元大鈔,丟進了功德箱。

然後取出香,雙膝下跪,泣不成聲。

「菩薩保佑,保佑我兒,能夠平安歸來,若是我兒能平安歸來,我願落髮歸禪,從此青燈古佛,侍奉到死。」

林父也舉香禱告:「大慈大悲的菩薩在上,我兒從小乖巧,不惹是非,心有悲憫,從不殺生,請菩薩保佑,保佑我兒,平安回來。」

「我願散盡家財,重鑄金身,阿彌陀佛!」

林塑心中大怮,極力掙扎,想要擺脫紅泥封印,但無濟於事。

帶着無盡的悲傷,和無奈的心緒,林塑雙目流淚。

林父和林母低頭拜完,猛然抬頭。

林母看到了眼前的菩薩,竟然雙目流淚。

林母用顫抖的手拉着林父,低聲說道:「老林,你看,菩薩哭了。」

林父抬起頭,仔細端詳着眼前的泥菩薩,用難以置信的語氣說道:「真的!菩薩流淚了。」

然後,林父四處打量,特別是天棚,他想看看,是不是別的地方流下來的水滴。

沒有!

別的地方一片乾燥,唯有菩薩的雙目之下,有兩行淚珠。

林父用顫抖的手指着眼前的泥菩薩,斷斷續續的說道:「小宛,菩薩流淚。我兒……我兒恐怕……」

「凶多吉少……」

話音剛落,林父暈倒在地。

男人。

很多時候,那些堅強,是裝出來的。

觸及到靈魂深處,他們比誰都軟弱。

看到自己的丈夫暈倒,林母大吃一驚,飛快地將林父扶起,然後手按人中,同時大聲呼救。

老和尚聞風而來。

他扒開林父的眼皮看了看,再感受了一下脈搏。

老和尚轉頭看了看林塑,此時,那滴淚珠,已經被紅泥吸干,只剩下兩行淚痕。

「這位施主,沒有大礙,只是憂傷過度,只要回家好好休養,兩天就好。」

聽到老和尚的話,林母內心稍定。

一會兒功夫,林父果然悠然醒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