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霸愛成囚之盛家在逃小嬌妻在線資源

霸愛成囚之盛家在逃小嬌妻在線資源

2022-05-11 22:14 作者:檸檬下午茶

章節介紹

【簡介:本書三條線,三對cp,線一,追妻火葬場,「灰姑娘」與「偽」病秧子豪門總裁鬥智斗勇;線二乒乓球運動員,負責勵志,男強女強,雙向奔赴;線二,先婚後愛,代嫁,娛樂圈女明星與佔有慾強的霸總之間的愛情故事】盛維筠:「夕拾,還要帶着我的孩子往哪裡跑?」 郁夕拾:「…

在線試讀

第1章 深刻的第一次

精彩節選

海城,一座有着千年歷史古韻的大都市,同時又是國際化大都市,國際金融中心,**第一中心大都市。

正如其名,東靠大海,冬暖夏涼。

此時,正是炎熱夏季,這天,陽光高照,瀝青馬路冒着熱氣,夾雜着些許塑料味。

路上車來車往,行人絡繹不絕。

此時,一輛黑色高檔的勞斯萊斯緩慢行走在樹蔭之下。

郁夕拾獃獃地看着坐在身旁的陌生而又熟悉的男子,只見他骨節分明,纖細白嫩的手指敲打着鍵盤,投入工作中。

她掃了掃四周,發現自己此時正在一輛設備齊全,寬敞的車內,好奇地打量着他。

由於前面被隔板擋住,她看不到前方,這個空間此時只有他們倆人。

她的腦袋還有些暈乎乎的,她怎麼會跟她在一起?她記得昨晚自己是跟着顧輕莎參加聚會來着,怎麼也想不起怎麼又跟他搞在一起了!

此刻,她好想裝死啊!

她跟他第一次見面,場景有些糟糕!反正稀里糊塗和他做了!!!

而且體驗很差,面前這個人徒有其表,簡直是禽獸,太狠了!

外界說他身體虛弱,是個「病秧子」,當然這是傳聞。

實際上,他確實做過心臟移植手術,不過,這些年恢復得差不多了。

雖然身體確實比不上一般人,但也不是如外界所說的那麼誇張。

當然,其中有一部分是他故意散播的,也是為了防止別有用心的人,同時,他並不想去應付那些個投懷送抱的女人,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她想起了那一晚,他一整晚反覆折騰她,都怪她當時有些不清醒,大概率被人下藥了,不然也不至於沒有力氣反抗他。

也不知道是哪個傢伙坑她!還把她送到了他的包間,陰差陽錯,他以為是別人送的禮物,就勉為其難享受了。

那一晚真的記憶深刻!想想,她此刻頭皮依舊發麻。

後來,她想去找監控,弄清楚誰把她送過去的,可是酒店管理人員告訴她,那個時段監控壞掉了!

她發誓,她一定要找到這個人,讓他付出代價,讓他伏法!好歹自己也是個小有名氣的記者,哪個不長眼的膽子這麼大!

當時,他發了狠撞她。

現在想起來,都還覺得難受。

「醒了?」盛維筠停下手中的動作,偏頭看着她。

「我怎麼在你車上?你該不會又對我做什麼了吧?」郁夕拾拉緊了衣服,又檢查了一下身體,似乎沒其他異常,沒有感到不適,除了腦袋有些暈,眼睛有些看不清。

難道他這次真的沒對她做些什麼?

「你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郁夕拾沒聽到他的回答,十分沒有底氣的問出這句話。

「喜歡你?你是不是腦袋發燒了。不過,你的身體嘗起來確實不錯,下次有機會,我們可以再試試!我相信你,也會很舒服。」

盛維筠揚起嘴角,似笑非笑看着她。

「你,你……。你個混蛋,禽獸!」郁夕拾慌不擇言,此刻內心是崩潰的,好想跳車。太窒息了。

「我混蛋?要不是我,你昨晚死定了,恐怕今天不知道又是躺誰床上,我救了你,還不知感恩!沒良心。」盛維筠看着她臉紅透了,手緊緊抓着褲子,估計是害怕了。

於是,緩了緩語氣,「昨晚我是偶然路過,見你在聚會上不停喝酒,身邊都是男人,為了安全起見,才帶你一起走的。」

「不必擔心,我對一個醉鬼沒有興趣,昨晚什麼都沒發生,你睡得跟豬一樣。」盛維筠笑道。

她昨晚確實睡得沉,一整晚就這麼趴在沙發上一動不動,他想要搬她到床上,她死活不肯上床,一個勁咒罵他!

「真的?」郁夕拾眼裡恢復了神色,直愣愣看着他,渴望他給個肯定的回答。

「真的。」盛維筠嘆氣,跟個醉鬼說這麼多幹嘛。

「那為什麼第一次我都醉了,你還對我做那些事?我當時不也是醉了?」郁夕拾想起,咬緊了牙關。

雖說她也不是很吃虧,畢竟他長得真的很好看,戴着金絲框眼鏡,臉部線條流暢分明,長得白凈,甚至比女孩子好看,戴上眼鏡簡直是她的理想型男友,斯文禁慾系帥哥!

和這樣的人睡了,真算不上吃虧,而且他很有錢,不知道怎麼形容有錢的程度,反正是她所不能想像的!反倒是她賺了。

「送上門的禮物我為何不要?別人的好意我總不能不領情。」盛維筠笑着說。

他也不知道是誰把他送進去的,估計是他的合作對象,當時剛吃完晚飯,合作方便跟他說,給他準備了一份大禮,他會喜歡的,讓他好好享受。

進了房間,看見郁夕拾穿着一件粉色小禮服,頭髮柔順的散落在肩頭,臉蛋粉**嫩的,似乎還帶着些許笑意,乖巧地躺在大床上,呼吸聲淺淺的,似乎是睡著了。

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勢在必得,他要得她,他也照做,得到了她!

誰知第二天醒來,她便跑了!

其實稍加打聽便可以知道她,後續有些事耽擱,他便沒再去想她,他深信,他們還會再見!便命人時刻注意她的動態,關注着她,當然也是方便監視她,她他的所有物不許別人染指。

昨天是時隔一個月再看到她,看着她一個人在聚會邊喝酒,心裏的**燃起。

「哼,別為你的下半身找借口了。」郁夕拾說不過他,便主動閉嘴了。心裏快被他氣死了。

空間陷入了安靜,他繼續處理他的工作,剩她一個人胡思亂想,東張西望。

這時,一陣電話聲響起,郁夕拾拿起來一看,是輕莎的電話。

「喂,輕莎。」

「夕拾姐姐,你現在在哪裡?昨晚你後面跑去哪兒了?」顧輕莎和楚卿幾個人在酒店餐廳吃飯,今天還有個採訪,是由夕拾負責的。

快到時間了,人卻沒有出現。

「我昨晚出去找朋友玩了,你們等我啊,我在來的路上了,馬上就到,實在不好意思啊!」郁夕拾不好意思地說。

郁夕拾5歲之前,也是大富人家的孩子,可是5歲那年,奶奶生了大病,許久不見好,家裡請了大師過來。

那大師說,郁夕拾八字與那個家犯沖,於是爸爸媽媽將她拋棄,扔給了一個遠房親戚,這麼多年不管不顧,不聞不問。

將她遺忘了。想起來,郁夕拾依舊心酸。

幸好,寄養家庭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對她也還不錯。

可惜,好人不長久,爺爺奶奶接連病逝,爸爸也在不久前去世,只剩媽媽和妹妹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