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踹掉渣男後我被大佬看上了》全文免費閱讀資源!

小說《踹掉渣男後我被大佬看上了》全文免費閱讀資源!

2022-05-11 22:14 作者:踹掉渣男後我被大佬看上了

章節介紹

「寶貝乖,讓我抱抱!」第一次見面,她被他吃光,第二次見面,她被他摸光一怒之下,怒把京城貴少壓去警察局,最後卻被逮住去了民政局說好的套路呢?她被帶節奏了?納尼,說好的高冷絕欲的貴公子呢?那個每晚折騰的她的人又算什麼?「叫」「叫什麼?」某人不爽地把她壓在床上,親昵…

在線試讀

第2章 磨人的小妖精

這是一個面容清冷的男人,穿一身得體西裝,更襯得身材修長,線條俊逸。高挺鼻樑下雙唇緊閉,眸子如一潭幽泉泛着冷光,毫無情緒在內。

這和林晚在大學時碰到的禁慾系男神幾乎一模一樣。

電梯門馬上就要關閉,男人長腿邁開,一步踏入,逼人的壓迫緊隨而至。

林晚不由自主退後兩步,想要遠離這個渾身散發出危險氣息的男人。

電梯繼續向上運行。

男人嘴角微揚,在觸及到林晚絲巾下露出的吻痕時,眸子一凝,面上卻依舊不動聲色。

林晚也不知怎麼回事,感覺男人的視線好像總是有意無意地停留在她的身上。餘光一掃,又只能看到他冷峻完美的側臉。

大概是心虛作祟,昨晚一夜激情又沒有洗澡,林晚低頭嗅了一嗅,還好除了淡淡的香水味別無其他。

應該是她想多了……這樣的一個帥哥怎麼會有興趣看她呢?

紅色數字緩緩變化,已經到了七樓。

電梯突然猛烈晃動兩下,林晚緊靠電梯一側,眼疾手快地握住扶手,這才堪堪穩住身子,沒有跌倒。

“這是……怎麼回事?”

頭頂光線無力閃動,驟然熄滅。

林晚瞬間像是被扼住了喉嚨,胸腔窒息。

微熱的氣息打在耳畔,是身後的男人無聲接近。

林晚身體微僵。

幸好那人只是按下求救按鈕,再沒有了其他的動作。

林晚鬆了口氣,如果在這種地方遇到劫財又劫色的,那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

她怕黑,更有幽閉恐懼症,不消片刻身體就愈發難受。無力地靠在電梯冰涼的金屬牆壁,藉此支撐馬上就要癱軟下去的身子。

電梯故障如今屢見不鮮,這裡又是醫院,想必很快便會有**人趕來。

伸手在包里急切地摸着,拿到手機,這一點點的光亮,都讓林晚舒服不少。

手機還有些許電量,她相信自己能挺的過去。

人一但碰上倒霉的事情那真是一發不可收拾。

先是昨晚醉酒失了身,再是碰到電梯出故障……

林晚後悔,早知如此就算再多被擠出兩次,她都不會選擇來到這裡。

本來已經平穩下來的電梯再次晃動,林晚身子本就哆嗦,再加上電梯直線下墜的失重感,手機滑落而出。

砰的一聲,最後的一點光線跟着消失。

別說手機掉在哪裡林晚不知道,就算知道她現在也沒有了去找的力氣。

與之前相似的氣息再次襲來,帶着點點古龍水的清香。

男人按下數字面板上的所有樓層。

電梯戛然而止。

“不要怕。”低沉沙啞的聲音響在耳畔,別有一番魅惑滋味。男人好似特意壓低身子,呼吸剛好打在脖頸上,說不出的感覺瀰漫林晚全身。

黑暗中的賀連城察覺到林晚的變化,眸子低垂,嘴角眉梢都掛上了笑意。

這小女人清醒時居然也是如此敏感。

一踏入電梯,賀連城就認出了林晚,昨晚的瘋狂歷歷在目。

只是她好像已經忘記了他。

昨晚林晚伶仃大醉,不記得也是正常。他可沒有喝酒,每一幀畫面在腦子裡都異常深刻。

這個女人將他推倒在床上,兩人口舌相纏,激烈親吻。衣服也被她脫得差不多,賀連城剛想要翻身提槍上陣,卻不料懷裡的女人酒勁上來,吐得他滿身都是。

不得已只能壓下火氣,伺候昏睡的她整整一個晚上。

電梯出了故障,是時候拿回一點報酬了。

林晚大口喘氣,卻絲毫沒有減少胸腔的窒息感,頭腦一片混沌,若不是還抓着扶手,恐怕她現在已經跌坐到了地上。

身後男人又近了一步,胸膛貼在脊背,傳來體溫。

林晚費力調轉身子,伸出手在男人身上一頓亂摸。

西裝口袋沒有,那褲子口袋裡應該會有吧?

林晚大腦一片空白,沒有察覺手已經到了男人的雙腿間。

賀連城一把握住那還在亂動的柔荑,低聲喝道,“別動!”

林晚翻了個白眼,她只是想找出手機罷了,奈何張嘴卻說不出話來。

“不要玩火。”賀連城拉着那仿若無骨的小手,揉捏把玩,“還是說,你就是想玩火?”

那就讓她明明白白感受到他的**。

堅實的胳膊往回一拉,圈住了女人細細軟軟的腰肢,微微用力,就摟了個滿懷。

林晚的頭腦瞬間清醒了不少。

居然真的遇到了色狼!

沒想到這個看起來衣冠楚楚的傢伙,居然是個摸黑吃人豆腐的禽獸!

林晚高昂起頭,小手用力地推着賀連城,卻苦於實在沒有力氣,反而癱軟進了他的懷裡。

還真有點像是投懷送抱。

賀連城低頭咬着林晚的耳垂,“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

林晚氣憤的一口氣差點沒上來。

賀連城聽着她的呼吸聲,自以為小女人在他的撩撥下動了情,垂頭在黑暗中尋找那誘人的一抹紅唇。

冰涼的觸感,直接滑進口中。

林晚瞬間反應過來,本想用力地推搡,到了賀連城這裡反倒成了欲拒還迎,嘴上更加賣力。

幽閉的環境再加上西裝革履,本就燥熱的賀連城經這一撩撥,額頭滲出細細密密的汗珠。

這裡是他的專屬電梯,按下求救之後不出二十分鐘必定會有人趕來。早知這樣他當初就不會這麼多事,現在想要干點什麼都沒有足夠的時間。

林晚被動地接受着親吻。

這個該死的禽獸!如果讓她下次遇到,非要打他個滿地找牙才行!

賀連城鬆了口,“還是和昨晚一樣的味道。”

什麼叫一樣的味道?

說完這莫名其妙的一句話,林晚脖頸更癢,那男人變本加厲的薄唇下滑,一路到了鎖骨處。

細滑的皮膚是與昨晚相同的觸感。

電梯外響起急切的腳步聲。

賀連城知道時間差不多了,手上鬆了力道,想要放開林晚。

林晚豈會是個吃虧而不還手的人?

提起最後一絲力氣,反手攀上脖頸,張嘴衝著男人狠狠地咬下一口。

林晚完全不知道自己咬在了哪裡,頭腦一片沉重,剛才的用力讓她沒有了最後的一點支撐,只得軟綿綿地再次癱軟在男人的懷中。吃奶的勁兒都使了出來,終於吐出了兩個字,“下流!”

眼皮一重,林晚徹底的昏迷了過去。

賀連城愣愣地感受到女人全部壓在他胳膊上的重量,氣得咬牙切齒,“很好!”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