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在線免費閱讀美人紅妝繞指柔

在線免費閱讀美人紅妝繞指柔

2022-05-11 22:16 作者:許紅妝

章節介紹

皇叔貌美比貓傲,卻看上了個三無姑娘姑娘表示:殿下位高權重我不和你玩皇叔表示:你人微言輕我就想和你玩姑娘被逼大顯身手嚇壞了一群追她的人尊貴殿下樂呵呵地拍手:我家王妃藝高人膽大,日後可保我!

在線試讀

第7章 陪着本王才是你該做的事


許紅妝表示自己很理解他所擔心的那個點,「殿下若是擔心自己受傷之事被人知曉影響您的名聲的話我可以不把殿下說出去。」在嘴巴空閑的時候她想着要和他打個商量,「殿下不介意的話其實可以先讓我回去。」
對方只是用那雙如狼似虎的眼神盯着她,「你想讓本王一個人待在此處?」
「殿下能力強大,身體素質也極好,想來在此一晚也不是什麼難事。」許紅妝拉着唇角有些窘迫嘿嘿一笑,「你說是吧?」
他不能被發現那他就別出去,她自個兒先回去不行嗎?他們兩個又不是一同被刺殺的犯不着一直待在一處。而且她出去了也能找人來救他啊,一舉兩得,豈不美哉?
「你若敢走,本王明日便就能讓你身敗名裂。」君長離墨色的眸子藏在了一片的暗色里,只是吐出的話語仍是威脅十足。
「我本來也沒什麼名聲,殿下若是如此恩將仇報的話我也沒話講。」許紅妝攪着衣角委屈地嘟囔道,本是一腔好心,還想着要有一個救命恩人的身份,現在看來倒像是她被救了一般,真是恩將仇報!
「嗯?嘀嘀咕咕的說什麼?」尊貴的殿下拉起一道沉沉的音色,如是一條粗重的琴弦在一室的寂靜里悶然迴響,讓人不由害怕起來。
許紅妝何敢說其他的,僵硬地道:「我剛剛說殿下說什麼就是什麼。」
如此,君長離才滿意的嗯了一聲,只是在他的手心裏還握着她的一側衣角,「本王疲憊,暫且先休息一下,你就好好守着。」
這不算命令的命令叫人說不出拒絕的話語,許紅妝翻着白眼,心不甘情不願地道:「好的,殿下。」
這應該能算的上是她這一年裡做的最後悔的一件事情了,她當時怎麼就能起了那樣不科學的念頭?對這樣身份的殿下應該是敬而遠之而不是想而近之。
這可是戰王殿下啊,是皇上的弟弟啊,身上戰功顯赫,又很有權力的殿下啊!
「失策失策。」低低地又道了兩聲許紅妝就打算要趕緊遠離這個人,卻沒想自己的袖子竟是被他被拉着了。
她一愣,又試探地抽了兩下,這廝看着是睡著了,這力道這卻是重的分毫不差啊!
就這樣看了半晌許紅妝終於還是認命的重新坐下。
遠處丫鬟下人口中的小姐漸漸的遠去了,直到最後一點聲兒也聽不到。
夏季的夜並不長,不過是一覺的時間就迎來了嶄新的一天。
一覺還算好眠的許紅妝被逐漸而來的白光照的眯了眼睛,揉了揉眼再隨手搭在一處就要起來。
只是、為什麼身邊有種很奇怪的味道,血腥味伴隨着曾經聞到過的龍涎香此時就在她的鼻尖徘徊着,而她腦袋所靠着的方位好像也有些暖意。
惺忪的眼睛猛然睜大,小心的看了眼自己的姿勢然後像是碰到了什麼奇怪東西一般的用力坐了起來。
君長離醒的比她早,所以看到她這見了鬼的模樣就是嗤笑一聲,「怎麼,本王的腿不好靠?」
他還以為這個人是個怎樣端莊賢淑的大小姐,原來也是個睡着就恢復原形的小淘氣。
「你你你你……」靠着他腿上的臉蛋本就紅了一圈,如今再聽到這種調侃的話語許紅妝的整張臉立即紅成一了紅綢一般,心中是慌張又羞澀、生氣又憤懣,說話時候都結巴起來,「你你、無恥無恥!」
「你靠了本王的腿本王未有向你拿錢已是大恩了,你不僅不感謝反倒是說本王無恥了?」君長離未惱她的無理取鬧,而是好笑的搖了搖頭,長吐出一口氣,極有興緻地道出一句:「倒不知是誰無恥。」
見她只是背對自己不回話,他又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微微提高嗓音,「本王的腿都被你靠的麻木了。」
「我救了殿下,殿下便就是讓我/靠靠又怎麼了?」許紅妝惱羞成怒的扭頭瞪他一眼,下一刻就奮力地起身要離開這個讓人尷尬的地方,但她忘記了自己的袖子還在他的手中拽着,所以猛地起身力道太大,導致摔下去的時候也是重重的倒了下去。
「呃。」只聽的君長離悶哼一聲,眉頭瞬間就皺起半分,晨起的嗓音沙啞濃重,「你這投懷送抱的花樣倒是多。」
許紅妝臉蛋越發紅潤,羞澀之意溢滿眼角,緊閉着唇從他身上胡亂爬了起來。
掌心處卻是一片黏膩,她看過去時,就見得掌心處一片鮮艷紅色,顯然是她剛剛摔倒時候撞在了他的傷口上。
難怪他剛剛悶哼一聲。
許紅妝如此想着面上羞意逐漸退下,緊隨而來的是滿目的認真,「我重新幫你包紮一下。」
她雖然不喜這個殿下的不正經,但現在她是醫者而他是傷患,不管什麼時候,在醫者的眼裡,永遠是傷患的傷最大。
說話間她轉過了身,雖還是低着腦袋,但那目中神情比剛剛那般要來的好看許多。
君長離也不想再與她玩笑,畢竟這傷口被她奮力一壓還是有些疼楚的。
傷口在腹部處,一條兩尺長的橫劃傷口,不是很深,緊要的是那刀上淬了毒,但依着目前這鮮紅的血跡來看顯然已是沒毒了。
蹲在身前幫他整理傷口的人個子並不算高,至少比起他而言算的上小的可憐,膽子又小的要命,尋常時候不知是不喜歡他還是根本不敢去看他總之是沒給過他正臉的。
現在卻是如此認真的處理着他的傷口,且沒有一點半份的害怕模樣,好像對此當真是手藝精湛。
看着他傷口的眼神里透着一股子簡單的執拗,很是嬌憨可愛。
只是,看她年紀不過是十四五歲,如此閨中小姐見到個男子都是了不得的大叫一聲,她倒好,見到他這樣的傷口竟是不覺得害怕,倒像是習以為常。
那一日落在他的懷裡也並未像是尋常女子那般驚恐地大叫,淡定的像是一個歷經沙場的人一般。
她的父親是曾經殺了數萬人的人將軍,難道就是因此她的表現才與常人不同?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