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傅廣燊居若初全文免費閱讀(謀戀)小說

傅廣燊居若初全文免費閱讀(謀戀)小說

2022-05-11 22:17 作者:鬼冥靈

章節介紹

什麼腹黑,什麼白切黑,這些她都不懂,她只知道,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欺負了自己的當然要欺負回去,讓自己難過傷心的,她就要讓對方比自己更傷心!什麼以德報怨,那是他們沒把句子讀完整!不過這個計劃內被利用的傢伙,她看上了

在線試讀

第3章 我不信你

「怎麼弄的?」傅廣燊伸手捏起她腿上的襪子撕開,將她的膝蓋露了出來。

「平衡練習,沒踩穩。」

「這裡疼嗎?」傅廣燊用拇指在她腿上按了按。

「嗯……」

「不要緊,沒有骨折。」

「你一個治腦袋的,我信你?」

「為什麼那麼討厭我?」

「家裡安排的,所以討厭。」

傅廣燊輕輕的嗤了聲:「家裡安排的?是你自己選的。」

「那個時候年紀小,現在反悔了不行嗎?」

「不行。」

「你剛才還同意解除婚約的!」

「怕你耗得時間久了,腿再廢了。」

「你,你個騙子!啊!唔……」車子猛地顛簸,易盈芮搭在傅廣燊腿上的腿被顛起又落下,她忍不住就叫了起來。

「怎麼回事!」

「抱歉教授,突然冒出來條減速帶。」林朝陽看了眼後視鏡,臉上帶着歉意。

傅廣燊緊皺着眉,低頭看看,雙手伸出將她的膝蓋護在了掌中:「我還真是不知道你對舞蹈這麼感興趣,不過看你這情況,以後也跳不了了。」

「怎麼就跳不了了!傅廣燊,你少在這兒咒我!」

「你這至少也是韌帶損傷,癒合後你就會發現和之前的不同之處了,再跳,容易受傷不說,動作做起來也會不自在的。」

「我——不——信——你!」

「為什麼?就因為我沒能救活小多嗎?」

提起小多,易盈芮抬起胳膊狠狠的蹭了下眼睛,她知道那不怪他,可是也就是因為那件事,她才覺得他一無是處,連小多都救不了,那她找個醫生幹什麼?

「易盈芮,你要知道,狗腦子和人腦子不一樣,我和我的團隊已經儘力了。」

易盈芮把頭扭向另一側,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怪她,其實是怪她的,是她突發奇想的用個變形車去嚇小多,小多才會從別墅的露台上摔下去的。

「別哭了,再過幾個月,小多就回來了。」

「什,什麼?」

「我提取了它的細胞因子,做了克隆。」

「真的?」易盈芮眼睛一亮,而後又暗淡了下去,「那也不是它了。」

「基因型完全相同,就是它。」

「那它的性格呢?還會和以前一樣嗎?」

「那要看你怎麼養了。」

「謝謝。」

「能聽到你說『謝謝』,真是不容易。」

「就事論事,不過婚事還是沒商量。」

「易大小姐,傅某怎麼得罪你了?」

「志不同道不合。」

「我並不覺得。」傅廣燊騰出一隻手,從懷裡掏出煙盒,抖了一支遞給易盈芮。

易盈芮看着那支煙,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接了過來咬在了嘴上。她可以不接受傅廣燊,但她不能拒絕他的煙,這世上獨一無二的味道。

傅廣燊將自己這一側的車窗打開了些,伸手舉了火機過去幫她點着了香煙:「喜歡這一款香煙,也算是共同愛好。」

「可是其他的,我們完全不在一個頻道。」

「其他?你不喜歡看書?不喜歡書法?不喜歡音樂?」

「我不喜歡拿刀的人!」

「那我拿槍?」

「嘁。別將就,將就到最後,也是要離婚的。」

「如果可以,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不管結局是好是壞,我都不想讓你從我的世界中離開。」

「傅廣燊,我到底是哪裡招你喜歡了?我改還不行嗎?」

傅廣燊搖搖頭:「從六年前第一次見你,就喜歡上了你,現在想把你從心裏剔除出去,已經不可能了。」

易盈芮回憶了一下,六年前……那是她第一次出現在世人的眼中,之前的幾年,她一直待在國外,那一年她回來,家裡特意為她舉辦了酒會,當然,也是為了讓她從眾多的備選人中選出喜歡的人——訂婚。

17歲的雨季,她沒考慮那麼多,一眼便在人群中看到了他,那個二十齣頭便已經成為了國大教授的天才。

那樣一個冷着一張臉的人激發了她的征服欲,然而之後她卻並沒有得到她想要的快樂,因為這個在旁人面前連幾個字都懶得說的人在她面前完全就不會惜字如金,好像她還沒有展示出她的手段,這個人就已經入囊了。失去了挑戰的難度,她很快便失去了興趣,想要遠離他,可他卻……緊追不放。她回來,他就到她家裡來,她回去,他便抽空去看她,一直持續了六年。

「哎呀。」易盈芮按了按額頭,一副失算了的樣子。傅廣燊知道,她這個人很奇怪,她是那種喜歡去挑戰,去征服,去得到那些不把她放在眼裡的人的人,而顯然,對於他,她看錯了。

「傷到腿,你捂頭做什麼?」傅廣燊伸手,還沒拉到她的手,她便已經躲開。

「傅廣燊,我真的對你不感冒,算我求你,你就放過我吧。」放過我,其實也是放過你自己……易盈芮默默的想着:不過,既然你不想,那就……

或許他只是在逢場作戲,並不是就真的是喜歡她。想到這兒,易盈芮心裏一陣不舒服,卻又很快釋然。

「那你……喜歡什麼樣的?」

「霸道總裁那樣的。」

傅廣燊無奈又自嘲的搖頭。

霸道總裁,他不是嗎?他難道不是嗎?雖說他在公眾面前是個醫學教授,但是他也是要去管理家族的企業的,他確實是個總裁啊!而且,他也夠冷,夠霸道,只是那些,可以去對別人,對她,他不霸道,也不冷漠。雖然一開始對於她選擇了他這件事,他心裏有些不滿,甚至是覺得有損顏面,但是他也明白和易家聯姻會給傅家帶來怎樣的益處。商人,重利。雖然不情願,但畢竟他當時並沒有喜歡的人,所以,也就這樣了。長時間的接觸下來,他一點點的了解她,也覺得自己一點點的被她感染,好像,這樣的感覺很不錯,雖然她一見到他就總是找茬兒吵架,但他卻覺得這樣也很有意思。所以,今年她大學畢業一回來,他就登門拜訪,提起了結婚的事來。也正是因為這個,她才離家出走。

車子開進國大一附院內停了下來,易盈芮一身練功服就被傅廣燊抱進了急診。

急診室新晉的護士長一眼便看到了那個高大帥氣的男人,邁着輕盈的步伐來到了傅廣燊面前,徹底忽視掉他抱着的那個病人。

「傅教授!您怎麼來了?哪裡不舒服嗎?」

男人微微皺眉:「程肖航在嗎?」

「程主任在2診室,您……」護士長話沒說完,男人已經從她面前走開,直奔診室的方向而去。

診室的門微微的掩着,傅廣燊抬腳將門頂開,側着身子將人抱了進去,放在了診床上:「程主任,幫她看一下。」

程肖航抬頭,對着傅廣燊點頭,起身過來,在診床床尾站定,伸手在易盈芮腿上按了按。

「啊!」易盈芮疼得身子一抖,一扭身便伸手抓住了傅廣燊的衣服。

傅廣燊低頭看着她,把身體又貼近了些,左手抬起攬住了她的肩膀。

程肖航回到桌前,開了檢查單,看着傅廣燊就要抱人,他開了口:「傅教授,我讓護士推輪椅過來。」

「不用。」傅廣燊冷冷的答了句,抱着人就走了出去。

拍了CT,取了報告,傅廣燊先拿着片子看了看。損傷不是很嚴重,比他預期的要好很多,但是韌帶還是傷到了,估計要好好休養一段時間了。其實這樣也好,省得她一覺得不順心就要跑出去。

回到診室,易盈芮往診床上一躺,等着護士給她敷藥包紮。程肖航囑咐了護士幾句,拉上帘子來到傅廣燊身邊。

「傅教授,你這是……」他指了指簾後,「去哪裡抱了個舞蹈生回來?」

傅廣燊斜睨了程肖航一眼,沒有出聲。

「放心,我幫你保密,原來你喜歡這樣的女生啊,又清純又性感……不過你要小心些啊,這要是被那家人知道了,你……」

「程肖航。」

「嗯?怎麼?要惱羞成怒了?既然敢做就要敢當啊。」

傅廣燊沒有答話,起身到簾後看了看。程肖航跟了過來,再次注意了一下這位病人,嗯,確實是挺好看的,那張臉帶着少女的純真,而那身材卻**十分的性感,能把清純和性感融為一體的女人應當不是個簡單的貨色。

「怎麼樣?還痛嗎?」

「痛,阿燊,我可是為了你才去學舞蹈的,現在我這樣了,你……」

傅廣燊臉微微一抽,看着她望過來的滿含深情的一眼,他就知道這丫頭沒憋着什麼好主意。

「你會嫌棄我嗎?」易盈芮抬頭看着他,眼中的楚楚可憐之中,又帶着一絲魅惑。

「你不需要為我做任何事,也不需要擔心我的心會變,你要擔心的是,這輩子都逃不出我的掌心,你會不會覺得厭煩。」

易盈芮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聳聳肩,表示這一局他們打了平手。她還真是低估了這個男人的臉皮了,在這個明顯就是他熟人的人面前,他都能說出這種話。

看着傅廣燊向著她伸來的雙臂,易盈芮擺擺手:「手機用一下。」

「我在這兒,你還要旁人來接?」

「我不想讓你進我的家門!」

「我和爺爺約好了下棋。」

「那是我爺爺!」

「馬上也會是我的了。」

「你無恥!」易盈芮覺得,這個人生來就是跟她犯沖的,自己的心思再深沉縝密,但在這個男人面前也總是會把控不好。她不喜歡這樣,也不能這樣,她一把推開身邊的男人,身子一扭就跳了下去,然後,很悲催的直接撲進男人懷裡。

「別急,婚禮還有兩個月。」感受着貼到自己身上又擠了幾下的柔軟,傅廣燊淡淡的開口道。

「你。」易盈芮咬了咬牙,手卻死死的揪住了男人胸前的衣服,「哎喲,嘶,疼……」

「知道疼就別折騰。」一把將她抱起,幾步離開診室。

「什麼跟什麼啊……」程肖航不屑的瞥了一眼那早就不見的身影,「還婚禮,騙小姑娘有意思嗎?」程肖航冷嗤了聲,回到桌前坐下,「易南興,那是什麼人,那是二十幾年霸在富豪榜前十不下的神人!他的掌上明珠你不要……」程肖航自言自語着,卻一眼掃到電腦上剛剛那個女孩的信息,「易……易……易盈芮?!她就是易盈芮?!騙子,騙子,他肯定是怕被人發現和一個小姑娘搞在一起才故意用這個名字掛的號,對,沒用醫保卡挂號,肯定是假的。」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