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人在道門,我有熟練度面板!》最新章節在哪裡看?

《人在道門,我有熟練度面板!》最新章節在哪裡看?

2022-05-11 22:19 作者:呼呼嚕嚕

章節介紹

道門中 姜虎又在堅持不懈地練習着道法 「呵呵,又在練習,資質不好,怎麼練習都沒用!」旁邊的弟子感嘆 過了一個月 「你……你怎麼突破了?」 過了半年 「他……他怎麼超過我了?他不是資質不行嗎?」 「是,但是他一直非常努力,每天都在修鍊!」 過了十年 姜虎已經走到…

在線試讀

第1章 人不如狗

精彩節選

青州,小江城。

寒風呼嘯,漫天飛雪。

外面鞭炮齊鳴,鑼鼓喧天,好一派熱鬧氣象,今天是小年夜!是歡慶的日子。

但是在姜家別院,卻和外面的熱鬧形成鮮明的對比,別說熱鬧了,連熱氣都沒有。

只有姜虎一個人,蕭索至極。

他嘆息一聲,穿越到這裡已經有一年了,但是連溫飽都沒有解決,真的是給穿越者丟臉了。

他這具身體是姜府主人姜雲龍的兒子,但是因為母親之前是丫鬟,所以姜雲龍從來就沒有想過要認他這個兒子。

而是將他關在這個偏院當狗一樣養着。

這一年來,姜虎試過利用前世的知識,想要改善一下生活,但是到最後都被姜雲龍打回去。

不管他用什麼辦法,甚至幫助他創造了肥皂這個大買賣,但是姜雲龍,還有他的兩個嫡子卻是更恨他。

到現在一步都不讓他出這個院子了!

他默默地打開一起穿越過來的金手指,一個技能面板。

技能:無。

到現在都沒有搞懂這個面板怎麼利用,姜雲龍不允許他讀書、練武,就是當狗一樣養着。

所以他也沒有機會接觸那些技能。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也計划了半年了,今天正好他們出去了,是最好的動手時機!」

「是時候去見識一下這個世界了!」

姜虎穿着一件已經洗的發白的單衣出門,瑟瑟發抖,抱着雙手,弓着背往前走去。

因為太冷,臉上沒有一點血色,都快要僵硬了,姜虎趕緊伸出雙手,使勁地搓着臉蛋。

走到庫房前,看到劉管事正烤着火,看着一本不知從哪裡來的話本。

姜虎臉上努力地堆起笑容,哆嗦着朝裏面說道。

「劉管事,您看天上下雪了,您這還有沒有多餘的棉衣?」

劉管事抬頭看到是姜虎,頓時臉上露出不耐煩的神色。

「沒有了,沒有了,都發完了!」

他不耐煩地揮手驅趕。

姜虎探頭朝屋內看去,只見一隻黃狗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衣,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旁邊還放着一個大火盆。

盆內燃燒着火旺的木炭。

「劉管事,那個可以不用好的棉衣,別人穿剩下的也可以!」

姜虎弱弱地問道。

「沒有!」劉管事看都不看回答。

「那有沒有破爛的棉衣?或者是一些棉絮都行?」

姜虎再次期待地問道。

「說了沒有啊!你怎麼那麼煩呢?給我滾啊!」

劉管事站起來憤怒地吼道。

姜虎站在門前,看着門內那溫暖的火盆,和門外完全就是兩重天。

他一個姜家家主的兒子,活的連一條狗都不如。

有那麼一刻,他都有些羨慕裏面的那條狗了。

只是因為母親是個丫鬟,他就要受到這種欺壓嗎?

姜虎苦笑着嘆氣。

姜家,在小江城也算是一個大家族,姜雲龍更是小江城的十大高手之一。

但是姜虎在姜家卻是吃不飽,穿不暖,甚至前身還凍死了,才有他穿越過來。

姜虎在姜家就像是一條無人問津的野狗,甚至連野狗都不如,因為沒有自由。

今天是姜家集體出去參加青州府小年夜歡慶,全家都出去了,只剩下他這個不重要的人。

在這裡苟延殘喘,因為他是丫鬟的兒子,帶出去丟人現眼。

前身能忍,但是他一個現代人忍不了啊!

他抬頭望了一下天空,一片灰濛濛的,沒有一點光。

「老天讓我再活一次,我不可能就這樣被凍死在這裡!」

姜虎嘴裏喃喃地說道。

「即使是沒有一點光,那我就捅破天,讓這烏雲再也遮不住我眼!」

隨後他走進庫房,朝着劉管事露出燦爛的笑容。

地上躺着的那隻狗聽到聲音,也抬起頭看了一下姜虎,對着他呲牙。

「哎!誰叫你進來的?把這裡弄髒了,你弄乾凈啊?」

劉管事看到姜虎進來,頓時指着他的鼻子怒罵,同時心中訝異。

這個懦弱的姜家廢物少爺,今天怎麼有膽子走進來了?

「放心,劉管事,不會弄髒的,很快!」

姜虎靠前低聲說道,說著左手以極快的速度摟着反應不過來的劉管事,是兩人你緊貼着。

「哎……你干……啊!」

劉管事看到姜虎還敢摟着他,頓時像是感受了莫大的侮辱,伸手想要打他,但是伸到一半感覺胸口一涼。

隨後一陣劇痛從心間傳來,心臟——被扎穿了!

劉管事瞪大着眼睛,看着姜虎,嘴裏想要叫喊,但是卻感覺全身的力氣被抽走了。

嘴裏只能發出嗬嗬的響聲,雙手使勁地抓着姜虎的衣服,想要來打他。

姜虎微笑着湊在劉管事的耳邊說道:「我說了,很快的!」

說完用力一捅,刀尖從劉管事的背後穿透出來,他震驚地看着姜虎,雙眼逐漸失去神采。

地上的黃狗好像聞到了血腥味,吸了幾下鼻子,但是靠着火盆的環境實在是太舒服,這裡又太安逸了。

黃狗沒有當一回事,繼續躺着呼呼大睡。

姜虎看到黃狗繼續睡,輕輕地將劉管事的身體放在椅子上擺好,只是擺成了趴在桌子上睡覺的樣子。

然後從懷裡掏出另外一把尖刀,蹲下身子,撫摸着黃狗頸部的毛髮,然後一刀對着脖子狠狠地扎了下去,黃狗瞬間想要掙扎,卻被姜虎死死地按住。

連叫聲都發不出來。

等到黃狗逐漸鬆軟下來,姜虎才站起身來。

他看了一眼外面,一人一狗的死亡,沒有引起任何的動靜。

這種天氣,要麼去了外面熱鬧,要麼躲在被窩裡禦寒。

雖然在腦海中模擬了很多遍,但是實際操作起來,還是有些緊張。

但是現在沒有時間在這裡感嘆,必須趕在姜雲龍他們回來之前,逃出姜府。

他站起來,從庫房拿了幾件完好的棉衣,穿在身上,立刻感覺身體暖和多了。

然後看到桌子上擺着一碗不知名的肉乾和稀粥,姜虎立刻端起稀粥喝掉,然後將肉乾全部揣進懷裡。

再從庫房拿了一大把黃金,打包好,背在背上。

然後照着劉管事的樣子穿衣,並且戴上一頂毛茸茸的帽子,戴上耳罩和面罩。

連鞋子都換上了,機會只有一次,千萬不能出現紕漏。

他再次檢查了一下,看着全身上下,不僅僅是個頭,還有身材都很像劉管事,只要不露臉就行了。

才將庫房鎖上,施施然地朝着外面走去。

這是他計划了許久的事情,劉管事在府上只是一個小管事,要是姜雲龍在府上,那麼根本就沒有他說話的資格。

但偏偏姜雲龍帶着全家出去了,連身邊的管事都帶走了,臨走的時候讓劉管事留下來看家!

這就給了姜虎機會,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這個機會他等了足足有一年!

「劉管事,這麼冷還出去啊?」

路上遇到一個不知名的丫鬟打招呼,姜虎點點頭。

心中安定了一些,看來是認不出來了。

他一路從往前走,一路穿過無數的院落,憑藉著腦海中的記憶,來到姜府的大門。

這裡只有兩個人在這裡守着。

「開門,我要出去!」

姜虎頓頓腳,捏着嗓子說道。

「劉……劉管事?你聲音怎麼變成這樣了?現在還出去嗎?」

門口的老人疑惑地看着姜虎,讓姜虎心中一跳,趕忙穩定心神。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