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趙末十方嚴道小說在線資源

趙末十方嚴道小說在線資源

2022-05-11 22:19 作者:十方嚴道

章節介紹

一場滅世大劫開啟了全民修鍊的紀元,19歲的我卻連聚氣都做不到 可那又如何?我有系統,可在萬千遊戲世界裏直接領悟技能! 別擱我面前裝逼,游戲裏我唯唯諾諾,現實中我重拳出擊! 新人作者處女作,業餘兼職隨緣更新

在線試讀

第1章 天外死神

精彩節選

「一碗牛肉麵,謝謝」

冷清的面館裏來了一位體態修長的客人。

麵館老闆扔掉了煙蒂,慢吞吞地從店門口的小馬紮上站起來,午後的陽光讓他的大腦瀰漫著困意。

客人落座,打開手機查看剛剛發來的短訊:

「保障中心提醒您:

公民趙末,您本月最低保障已可領取,請儘快前往您最近的資源管理處登記領取。」

除了大夏,沒有哪個國家願意在這個曾經只存在於幻想中的時代仍舊保障億萬底層人民的基本生活。

作為覺醒紀元出生的一員,趙末罕見地無法感知到溢散在空氣中的能量。

很快,熱氣騰騰的大碗面端上了桌,老闆繼續坐在小馬紮上看着天空中像是一道可怕的傷疤一樣的星河發起了呆。

趙末夾起一綹微微發黃的麵條嗦了起來,不知不覺回憶起了藍星的歷史。

……

災厄紀 元年,藍星上的幾乎所有國家的天文觀測機構都發現了在奧爾特雲外發生了一次詭異的超新星爆發,人類歷史上藍星從未在這麼近的距離上直面這種毀滅一切的力量,據說觀測當天的晚上就有三位專家直接崩潰發瘋。

人類嗅到了宇宙死神鐮刀上腥臭的鐵鏽味。

各國開始瘋狂秘密研究這次超新星爆發的數據,試圖從中找到可控核聚變的可實現方法,雖然希望渺茫,但一旦成功,人類可以從此擺脫能源的桎梏,文明將達到全新的高度。

可是幾個月後,全人類不約而同的得出了一個極度悲觀的事實–人類無法從這次爆發中得到任何有價值的信息,相反,這次爆發產生的恆星級的輻射將覆蓋並且穿透整個藍星,幾乎絕大多數有機生命將會直接死亡,倖存的生命也將大概率無法生育後代、罹患各種由於鹼基對缺失破壞帶來的疾病,直到死亡。

距離輻射到達還有大約十三年。

於是整個藍星上到國家級高端科研單位,下到洗衣機工廠,在保證最低限度日常必需產能的情況下將所有力量投入了針對這次滅世大災的研究中去。

僅僅過了三年,大夏聯合周邊各國已經研發量產了第一代防護裝置原型機「玄」。

又過了兩年,奧羅巴和艾利卡以餓殍遍野為代價,研發出高強度個人防護裝置「埃阿斯之盾」。

與此同時,大夏聯盟各國已經研發了第二代區域防護裝置「玄域」,並且由大夏牽頭,各個國家出資,在聯盟國範圍內全面鋪開。而代價只是在研發階段大家的日子苦了一些,但也過得去。

量產化完成以後舉全聯盟之力生產,各個國家通力合作,成本被壓縮到一個極低的水平,各個工廠重新開業,生活也回到了災厄紀之前的狀態。

西方各國研製的「埃阿斯之盾」售價高昂到離譜,整個西方世界20億人也只有數百萬社會精英人士購買。還有一千萬簽了「賣身契」,以自己的家庭甚至後代在災難到來以後世代為貴族賣命為代價獲得了使用資格。

後來,每當有人質疑西方國家的做法有違人道時,西方各國領袖都會輪流跳出來回復

「研發階段已經有上億人為此犧牲,這些設備是用他們的命換來的,售價便宜是對他們的不尊重!」

甚至有幾個西方小國公然叫囂「你們為什麼不去看看東方的做法?讓所有人都挨餓,他們有多少人?幾十億人每天活在飢餓之中,這才叫不人道!」

……

當死神的鐮刀終於拂向銀河系,即將到達藍星的時候。

大夏境內

一個七歲的小男孩踮着腳尖,稚嫩的小手按下了牆上的電燈開關,溫馨的起居室一瞬間陷入了黑暗。很快,這樣的場景出現在了整個東方,每一個國家、每一個城市、每一條街道、每一扇窗戶。如同將墨汁滴在報紙上,一片黑暗很快蔓延到了整個東方。

大夏、羅西亞、科里安,在每個國家早已過載的核電廠內,所有工人、班長、組長、管理人員全神貫注地注視着儀錶,緊張嚴肅的氣氛充滿着每一個車間,過載的反應釜不斷散發著藍色的夢幻光芒,這些人臉上猙獰的表情像是一頭頭惡獸,想要在可控範圍內將每一絲能源壓榨得乾乾淨淨。

突然,一抹亮光出現在了東方的大地上,伴隨着電流脈衝的特別聲音,一盞弧形的光幕在一棟大樓頂上,緊接着第二盞、第三盞,很快這棟大樓被自上而下由大小各異的同心圓弧光幕包裹起來,同樣的,這樣的場景發生在東方的每一個國家、每一個城市、每一條街道、每一棟樓。

很快,一盞盞光幕驅散了地圖上的黑暗,整個東方地區變得比之前更加明亮。

……

此時的西方,高層們衣着靚麗地出現在各個華貴的酒會和宴席上,嵌入在華貴衣裝里的防護模塊接收到網絡訊號同步開啟,小範圍的光幕形狀各異地展開,讓他們身上的衣服更加璀璨。

「哦天哪,我的安娜」金髮碧眼的英俊面孔說到「我想不到你居然定製到了弗里希大師的私人設計」

名叫安娜的女子驕傲地介紹「這確實花了我不少關係和錢,不過為了這8小時的酒會,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一邊說著,一邊手動開啟了第二個模塊,一道更加華貴的金色光幕再次展開,吸引了全場的目光

「天吶,安娜這個賤人瘋了嗎?」另一邊穿紅色晚禮服的女子說「居然為了八個小時,花掉十億奧幣,這足夠買上5套裝置了」

與此同時的西方平民區,一群群人簇擁、蜷縮在地下20米的鍍鉛地堡內。

這些地堡是貴族們給予他們的「人道救助」,採用了300年前的最新科技製成。

他們之中有的人的手臂已經開始感覺發燙,嚴重的已經開始潰爛,皮膚和腐爛的肌肉組織從骨頭上分離脫落,混雜着淡黃色的組織液和黑紅色的血液一齊掉落在另一個人的肩上。

那個人沒有任何反應,他早已用地上的手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在這個充滿悲慘哀嚎和咆哮的地獄中,就連槍聲也難以分辨。子彈射穿了他的顱骨,又解脫了他身後的倒霉的幸運兒–他也不必繼續在一陣陣劇烈的咳嗽中眼睜睜看着自己帶血的內臟碎片從鼻孔和喉嚨里飛濺出來了。

8小時以後,當照耀在西方的陽光再一次降臨東方大地,隨着探測器的指數斷崖式下跌,警報器的紅燈熄滅,綠燈亮起,東方的人們走出家門,走上街頭,熱情地與陌生人擁抱,拿出手機給遠方的親人送去平安的信息,雖然大部分電子設備都出現了損壞,但東方聯盟保護了最低限度的基本服務設施。一瞬間,通訊公司的服務器負載升到了最高。

能源設施的工作人員經過一晚上的堅守,個個早已疲憊不堪,他們滴落的汗水浸潤了整個車間的地面。他們可以鬆一口氣,回到家中好好睡上一天。

這時,西方政策的「優越性」就體現出來了–他們直接向地堡里灌水泥,也不管裏面是否還有倖存者,然後用厚重的鉛板死死蓋住。

下葬流程一氣呵成,可以說是十分的方便。

最後當然要召開發佈會,涕泗橫流、悲痛欲絕地緬懷死難者。再在各個大城市立上紀念碑就算完事了。

當然,去紀念碑還是得買門票,畢竟蓋紀念碑花了錢。

災難過後,人們很快投入了重建家園的工作中,即使是「埃阿斯之盾」也不可能完全阻隔輻射,所以東方的人們都懷着向死而生的心,為了自己的後代而全力重建。

在重建工作中,突然出現了一些不知疲倦的人,他們每天只休息兩個小時就可以干一整天的活,一開始他們被當做模範進行表彰,但是隨着一些能放出火焰和氣旋的人出現,畫風變得奇怪了起來。

與此同時,東方聯盟的頂尖醫學科研機構也出具了一份報告:內容指出在參與研究的兩萬名來自各個國家的志願者中,有80%以上的志願者的DNA雙鏈發生了破壞後的重組,隨着這些DNA在體內的合成、編譯,對應的個體會獲得不盡相同的特殊能力,同時他們都聲稱自己可以感受到周圍有能量的存在。

一些悟性比較高的人可以利用自己對各種能量的感知,直接調用來產生各種各樣的能力:狂風、烈火、雷電等等

經過20年的調查研究,東方聯盟權威發佈了標誌着人類進入嶄新時代的公開講話–「復蘇紀元公告」,並正式宣告復蘇紀 元年的開啟。

死神的利刃,被人類的意志和智慧轉化為奇蹟的撫觸。

復蘇紀 99年,藍星人口相比復蘇紀元年減少了17%,隨着當時沒有異能的一部分人被慢慢拋棄和遺忘,現在的所有藍星人從出生開始就被賜予了感知能量的天賦。

經歷了災變的藍星人,又經過了上百年的發展,原本親如手足的東方聯盟各國漸漸開始分崩離析,首先是科瑞安的內戰和分裂,南科瑞安正式加入了西方聯盟,然後是天原國直接宣布脫離東方聯盟,隨後對艾利卡開放口岸城市,劃定駐軍處,引來大量國際輿論。

天原國首相表示:「私密馬賽。」

……

與此同時,世界各國對「新人類」體質的系統性研究也有了階段性的成果。

大夏通過對鹼基對的分析結合志願者們不計其數的測試總結,以及大夏古老的玄幻傳說中的架構,研究了最適合大夏人調動能量的方法–《氣宗》

人們漸漸發現,這些被大夏人稱作「靈氣」的能量其實從未消失過,只是人類由於某些原因漸漸無法感知到這些能量的存在,自然也無法相信那些存在於各種書籍和太古時期的傳說故事。

而在這一次的全球變革之前,來自奧羅巴的頂尖科學家阿爾伯斯坦窮其一生也僅僅只發現了物質可以轉化為能量,卻無法參透整個宇宙間能量的轉化法則。

而那些所謂傳說中的「仙人」,則是太古時期那些天賦異稟的人類將自身能力無限提升,與自然能量共鳴程度達到前所未有高度的結果,他們舉手投足便利用能量來掌控物質的創生和湮滅,其實在西方聖靈教派的古籍中已經記載了西方最古老的人類亞當擁有「天神」一般的權柄。

大夏所研究的基礎修鍊體系就是:不直接使用溢散在空氣中的能量,而是首先淬鍊體內筋脈,使引氣入體時筋脈能承受這些能量,隨後不斷用入體的「氣」來淬鍊體魄,使得身體可以承載更多、更濃的氣,今後就是一步步濃縮能量,需要使用時直接根據個人能力將氣外放來實現自己的特殊能力。

隨着各國的修鍊理論體系不斷成立,也標誌着人類進入了下一個紀元–覺醒紀

覺醒紀200年,人類已經創造了無數的能量使用方法,其中以大夏為最,藍星最為古老龐大的文化底蘊和太谷時期的傳說為大夏修鍊體系的建立打下了豐厚基礎的同時也極大地豐富了大夏修鍊者的思路,甚至出現了種類繁多的門派,隨着個人極限的一次次突破,一些門派的開山老祖甚至存活了上百年。

有人曾經在大夏東濱的夜總會親眼看見鶴髮童顏的老師父在舞池裡隨着DJ打碟的節奏瘋狂卡點蹦迪,沒想到連DJ也是個白眉垂肩的老頭,一手扶着耳機一手搓着鼓機搖頭晃腦掌控節奏。

但出生在這樣一個全民修鍊年代的趙末,卻無法感受到「氣」的存在。剛出生時,護士給他戴上為了防止有個別新生兒無意識調動靈氣造成破壞的封靈手環時,手環沒有發出任何檢測到能量波動的信號。

接產護士還誇讚趙末真是個乖寶寶。

但是接下來,趙末的父母就漸漸發現了不對勁。

五歲時,趙末媽媽問他有沒有感受到氣的存在

他搖頭

六歲時,趙末爸爸問他有沒有感受到氣的存在

他搖頭

七歲……八歲……九歲……

十歲時,趙末的老爸趙天風仍舊得到了否定的回答時,他心如死灰。

「完了,我趙天風英武一世,怎麼生了個廢人?」

這不能怪趙天風無情,復蘇紀元以來的上百年,人類社會早已進入了修鍊為主,科技為輔的時代,沒有修鍊天賦的人早在百年前就已經被社會完全淘汰,即使天賦再低,也能引氣入體形成氣旋,達到合氣境界,結合現代科技就算進廠打螺絲也能生產出遠超災厄紀以前的平均產量,在大夏足以衣食無憂。

「會不會是小末天賦太高,需要覺醒的時間太長了?」張芸也就是趙末的母親安慰趙天風。

「我倒希望如此」趙天風嘆了口氣「我師父的天賦夠高了吧,三年突破淬脈境,五年合氣,二十歲就化晶,現在老人家在紫京跺跺腳,西邊至少有十個國統尿褲子。」

「可他9歲也就覺醒了啊」趙天風無奈

趙天風的師父是目前大夏頂尖戰力之一,趙天風本身也在鎮南省戰力的第一梯隊內,他麾下的南天傭兵團也屬於大夏最強悍的民間武裝之一。

覺醒的越晚,說明身體為了適應能量環境而自我改造所用的時間越長,一般來說今後的上限越高,但是大夏從未出現過超過10歲還沒有覺醒的例子。

大夏醫學研究表示,理論上來說覺醒不會超過10歲,10歲以後身體發育情況已經趨於穩定,此後基本不會出現覺醒了。

……

趙末回過神來,一碗牛肉麵只剩飄着幾顆蔥花的湯汁。

他今年19歲,無論用什麼辦法都無法感知到靈氣存在。

趙天風用他從戎多年積攢的人脈帶趙末跑遍大夏幾乎所有的頂級醫療機構進行檢測,得出的結果都是趙末一切正常–他的DNA結構和身體機能與常人無異,筋脈也正常通暢,至於為何感知不到靈氣則是趙末主觀上的問題。

好在筋脈正常,趙天風在他12歲時嘗試過將自己的精純靈氣緩慢引渡給趙末,意在引導趙末找到引氣入體的感覺,後來乾脆每天灌注靈氣給趙末,使他不至於完全成為一個廢人–即使他真的一無是處,趙天風的傭兵團也足以讓趙末安然度過一生。只是百年以後會上演一出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劇而已。

14歲以後,經過無數遍的嘗試無果後,趙末直接開擺。

別人問他你現在什麼境界?

「啊對對對」

別人問他以後要不要繼承傭兵團?

「啊對對對」

為了逃避親戚朋友同學的破防追問,他甚至買了一床被子,直接睡在了橋洞里。

雖然第二天就被趙天風抓回來揍了一頓:「你就好好當個富二代,以後誰讓你不爽打就個電話給你王哥,他帶人幫你找場子!」

趙末才不想這麼干,這種情況要是在小說里一般都會被主角整死……

於是他開始在家裡瘋狂打遊戲,每天玩到天昏地暗。

趙末特別喜歡玩幾百年前的老遊戲,雖然當時紅極一時的網遊早就停服了,堅持最長的也在七十年前關服,在這個時代很少有人有閑心去玩這些被設定好套路的老古董,年輕人都用腦機接口來直接在大腦裏面投影畫面,想幹什麼還不是自己說了算?這個技術自一百多年前完全成熟商用,發展到今天已經十分完善了,計算機和AI輔助渲染腦電波形成的畫面已經與真實世界無異,據說西方以精神力為主的修鍊體系已經開始利用這個技術來修鍊了。

目前所有能找到的**是由另一位大夏戰力巔峰保存流傳下來的,已經鮮少有人知道他今年到底多少歲,不過據推算,在所有流傳下來的**中,最早的發行於舊日紀2000年。當時的數據保存技術頂多能無損保存40年,也就是說老先生今年至少三百多歲了……

喝了兩口湯,趙末點擊桌子旁邊的按鈕,高響應的人臉識別技術驗證了他的身份。

付過飯錢,趙末來到大街上。

冷清的街道只有寥寥數人快速行走,位於大夏南方邊境的鎮南省並不像東方和北方的邊境省份一樣充滿活力,東方大陸最南邊的小國家根本無法抵擋災厄紀過後自然進化並蟄伏發展了數百年的獸潮,幾乎只用了十數年妖獸就完全摧毀了這些小國家,東方聯盟各國內部也在面臨著巨大的壓力,只能派遣運輸部隊嘗試解救非戰鬥人員,但面對潛伏在南邊大片的叢林山地、在豐饒自然資源環境下暗中發展、數量眾多的妖獸,救援工作舉步維艱,最終人們只能放棄城市,依靠其他國家來生存。

而鎮南省則成為了一座軍事要塞城市,保證南方的妖獸不至於入侵大夏境內,無數鎮靈軍和傭兵團的戰士用他們的血肉構建了一道堅固的城牆。

由於南方是一片死亡禁區,鎮南幾乎沒有從事常見行業的人,最繁榮的資源開採行業也都是以公司的形式駐紮在山區,所以城區里的居民很少。

……

趙末回到他的出租屋,打開了那台造型奇特的設備,這樣的設備不好找,能夠兼容解碼幾百年前的計算機軟件的設備,除了考古研究院配備之外,他這一台是趙天風托關係找到生產商特別定製的。

趙末熟練地打開設備,運行起了一款叫做《上古捲軸5-天際》的遊戲,以現在的眼光看來,它的畫面十分粗糙簡陋,但在這款遊戲發行當年甚至過後數十年,都有人對其超高的自由度和出色的屬性系統讚不絕口。

這不是趙末第一次打開這個遊戲,事實上,這台設備里的每一款遊戲他已經反覆玩了數十遍,每一次他都嘗試以不同的方法通關。

趙末點擊了開始新遊戲的選項。

畫面在一陣模糊的白色中漸漸清晰。

「你醒了。」

馬車上身着鏈甲的金髮男性對着鏡頭打招呼,問道「你當時準備穿過諾德邊境對吧?」

馬車上坐着幾個人:和金髮男性相同打扮的另一個男性、一個被麻布條封住嘴、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和一個衣着破爛的瘦弱男子。

這架馬車在一片下着大雪的樹林中穿過,又經過一片崎嶇的山路,最終在一座由岩石堆砌的小型要塞中停下。

當幾人在一隊士兵的押解下跳下馬車,趙末這才看清,這幾個人的雙手被繩索綁住,而這架馬車是一架囚車。

「烏弗瑞克.風暴斗篷,謀殺天際國王,組織叛軍謀逆」

身披紅棕色皮甲的女性士兵正在宣讀被封嘴的男人的罪名

「帝國判處你斬首之刑,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嘴巴被嚴密封死的男人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眼神里充滿不屑。

不遠處騎在一匹棗紅色駿馬上的禿頂男性叫喊到「把他留到最後,我要讓他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他的面前」

禿頂男名叫圖留斯,是帝國的將軍。

帝國女隊長得令,在人群中指了指,帝國士兵將一名風暴斗篷步兵拽了出來,帝國的祭司開始為這位可憐的士兵禱告。

「閉嘴吧帝國人」男人掙脫了束縛,徑直走向處刑台,直勾勾看着劊子手說「少來這些花里胡哨的,我的祖先在松加德注視着我,帝國人,你有祖先嗎?」

黑色頭套遮蔽了劊子手的表情,他只是舉起了行刑用的長柄寬刃斧,一道圓弧軌跡落下,就輕易地砍下了這位勇士的頭顱。

「下一個」帝國隊長面無表情,只是看着趙末扮演的角色。

負責登記的帝國士兵問「趙末」:「你叫什麼名字?」

畫面一轉,進入了自定義角色的界面。

電腦前的趙末快速瀏覽了一遍,最終還是選擇了「諾德人」這個默認種族。然後津津有味地進入了那個年代的RPG遊戲都基本具備的「捏臉系統」。10分鐘後,一個高大威猛的諾德戰士出現在了屏幕上,趙末給這個角色起了和自己一樣的名字。

「隊長!」負責登記的士兵向女隊長報告「他不在我們的名單上。」

「別管名單了,繼續執行」女隊長冷漠地命令道

「對不起,兄弟」帝國士兵對「趙末」說:「至少你能死在自己的家鄉。」

「趙末」被推向處刑台前,最先和他打招呼的風暴斗篷士兵安慰道「放輕鬆,我們松加德見」

屏幕里的視角跪在處刑台前,一名士兵踩着他的背,劊子手舉起了沾滿血污的斬首斧……

突然,一道震耳欲聾的咆哮在天空炸開,一條巨大的黑色巨龍自天空俯衝而下,雙爪站立在堡壘的碉樓上。

又一聲比剛才更加可怕的咆哮,天空上的雲朵以巨龍為中心開始翻滾攪動起來,無數帶着火焰的巨石自天空落下。

劊子手早已被巨龍降臨激起的氣浪掀翻,正當游戲裏的「趙末」還在發懵的時候,方才的金髮男人一把抓住他,往要塞中最大的一個堡壘跑去。

「這種機會一輩子只有一次!跟緊我!」

趙末十分熟練地在一片廢墟中穿梭,跟隨男人進入了堡壘。

男人從身上掏出匕首解開了「趙末」雙手的束縛。

「在附近找找有沒有能用的裝備」男人對「趙末」說。

趙末操控角色在旁邊的帝國士兵屍體上扒下一套制式皮甲和一把鋼製單手劍。

憑着數十次的遊戲經驗,趙末很快打開了堡壘的鐵門。從堡壘地下天然形成的通道一路殺到了外面。

「你可以到溪木鎮去找我姐姐」金髮男人一如既往地對「趙末」說「你就說是拉羅夫叫你來的,巨龍出現了,看來諾德傳說是真的,我得立馬迴風盔城。」

一如既往的劇情走向讓趙末感到有些無聊

正當他還在思考這一次用什麼新方法通關這款遊戲。

一股困意瞬間爬上了趙末的腦袋。

「呵啊~」

打了個哈欠,趙末知道自己的靈氣儲備又不夠用了,正常人很少會感到疲憊,在西方人們通常需要連續工作三天才有8小時的休息時間。

趙末決定先睡一會,起床以後找他老爸「充個電」。

趙末一頭栽倒在床上,他從未如此睏倦,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而在他的身體內部,沉寂了19年的DNA雙鏈上,竟然同時閃過了一抹銀光。

「你醒了。」

一陣寒意刺醒了趙末

「你當時準備穿過諾德邊境對吧?」

趙末懵逼地看着周圍白色的世界

「這個夢也太真實了」趙末直言

一般來說,做夢的人一旦意識到自己在做夢,就會很快醒來。

「艹,這什麼鬼天氣,這夢也太真實了」趙末打了個噴嚏,沒有理會夢中拉羅夫的搭訕。

「可惜沒人把這些老遊戲在腦機接口裡重製一遍,可惜了這麼漂亮的畫面」趙末感嘆

「你是不是被凍傻了?你在胡言亂語什麼?」拉羅夫一臉疑惑地問趙末

「解釋了你也聽不懂」

可是趙末感覺越來越不對勁,馬車已經穿過了白雪皚皚的叢林,行駛在山路上,顛簸的感覺讓趙末很不舒服。

「這個夢過於真實了吧!」趙末驚嘆道「我的精神力天賦也沒有這麼高吧」

趙末仔細看着囚車的木製車斗粗糙的木紋走向分佈,用綁在身後的雙手摸了摸,冰涼的觸感極其真實,甚至能感覺到乾裂翹起的木刺給手指的刺痛感。

這個夢境真實到有些恐怖了。

趙末一秒也不想多呆,直接開始憋氣,希望身體的自我保護機制能夠讓他驚醒。

可是憋到對面的拉羅夫都被他的豬肝色面孔嚇到,問他是不是有什麼疾病的時候,趙末也沒有感覺到夢境有絲毫的鬆動,反而缺氧帶來的真實的強烈不適感似乎在再次提醒他:這不是夢。

「不可能,不可能是穿越」

其實趙末不想排除穿越這個可能性,但沒有任何天賦的他怎麼可能睡個覺就做到就連藍星最強者都無法做到的掌握的時間/空間法則跨越世界位面,這需要的強大能量人類根本無法掌控。

趙末想要逃離這裡,下意識地想要呼出遊戲選項菜單。

而下一刻,在他腦海里彈出的窗口徹底震驚了他。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