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大秦:我為始皇續萬世秦朝全章節

大秦:我為始皇續萬世秦朝全章節

2022-05-11 22:20 作者:雨夜拿刀不拿傘

章節介紹

【架空】+【爆兵】+【殺伐果斷】 重生傀儡皇帝秦二世胡亥, 祖龍已崩,天下大亂, 內有閹人趙高,安敢指鹿為馬,禍亂大秦, 外有抗秦義軍四起, 陳勝,吳廣,劉邦,項羽虎視眈眈, 大秦帝國風雨飄搖 看主角如何力挽狂瀾,挽大夏之將傾, 替始皇續出一個萬世秦朝!

在線試讀

第6章 你們跟朕談祖制?

羽陽宮內,

邵行依舊端坐在首位,其下文武百官都戰戰兢兢,

大氣都不敢喘,

這隻一個早朝的功夫,朝中大小官員就少了近三成,

陛下下手是真的狠啊。

邵行笑眯眯地盯着他的臣子們,眼神十分溫和,

好像剛剛大開殺戒的人不是他一樣。

「來人,給諸位愛卿賜座,現在並不是在咸陽宮,諸位愛卿無需拘謹,就把這裡當做自己家一樣。」

很快就有宦官搬來一張張椅子,精準地放在每一位大臣身後,

但卻無人敢做,紛紛推脫,直言「不敢不敢,」

邵行目光一冷,「坐。」

見陛下發怒,眾臣不敢再推脫,只得扶着椅子坐下,但也都是只坐半邊椅子。

邵行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來人,諸位愛卿上早朝辛苦,此時定是餓了,命御膳房傳早膳,朕要與諸位愛卿共食。」

一眾大臣們的動作一頓,有些摸不着頭腦,陛下此舉何意,

又不敢開口詢問,氣氛再一次沉悶起來,

邵行並不在意,

他也只是為了拖住朝中眾臣,

讓那些尚存異心的人沒有時間去搞小動作,本事再大,出不來這皇宮,也沒用。

他已經派出去了兩路人馬,一路由孫廣帶領,前去抄趙高的家產,

另一隊則是帶了自己的聖旨,去請王家的王離,

王離可能在歷史上並不太出名,但他的爺爺是赫赫有名的戰國四大名將之一,王翦,

父親是通武侯王賁,

王家世代為將,為大秦統一天下立了汗馬功勞,

只是在趙高專政之後,對死忠大秦的官員處處排擠打壓,

王離也被排擠出了朝堂,

在咸陽城內當了一個維護治安的小官,

邵行心裏十分清楚自己的優勢和劣勢,

劣勢是趙高李斯在朝堂中的影響已經根深蒂固,這是由利益緊緊結合而成的聯繫,

不是簡單的殺了趙高和李斯就能解決的,

朝中政局變換,重新洗牌,

註定會對許多大臣的現有利益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這是不可調和的矛盾,

自己又不是始皇,威望和根基都尚淺,

實際上自己現在手下能調動的人馬只有那這三千二百玄甲軍和一千刀斧手,

現在只是用雷霆手段震懾住了百官,

一旦讓那些有異心的大臣緩過勁來,

抱團抵抗,讓政令不出朝堂,

自己也會非常棘手,總不可能把他們全殺了。

當然優勢也十分明顯,他現在是大秦的正統皇帝,朝野上下死忠大秦的官員也有不少,

就比如王家,蒙氏一族……

實際上,邵行沒有學過什麼帝王制衡之術,

對這種紛亂的格局沒有太好的辦法,

他目前的想法只有一個,鎮壓,用軍隊鎮壓,

把屠刀懸在每一位不軌之徒的頭頂上,讓他們不敢有小動作,

就算會讓他們心生怨氣,

只要自己扛過這段時間,安穩發育,站穩根基,控制住局面,

到時候有一個敢不從,就殺一個。

咸陽城內,設有都尉一職,領十萬精兵,專職守衛整座咸陽城,

是咸陽城範圍內規模最大的一支軍隊,

但是都尉手中的虎符只有一半,不能大規模調動兵卒,

另一半虎符本來在自己手裡,

後來被趙高拿去了。

也幸好自己果斷,瞬殺了趙高,把都尉李由也困在了這羽陽宮,

不然逼急了他們,他們說不定還真敢造反,

只是成功率不大就是了,

虎符雖然有調動都尉軍的權利,

但是都尉軍中的兵卒都是始皇精挑細選出來為大秦守衛都城的,

都是對大秦有歸屬感的精兵,

想煽動他們造反,難度極大。

趙高的屍體已經搜過,那半枚虎符沒有帶在身上,

那大概率是藏在家裡,

孫廣的首要任務,就是找到那半枚虎符,

邵行也知道此舉有些冒險,

但是既然當時決定殺了李斯,這個險,就不得不冒。

好在孫廣並沒有辜負他的信任,在御膳房的早膳還沒做好的時候,

孫廣就已經回來了,

他渾身是血,都沒有來得及清理,

孫廣在找到這半枚虎符之後,一刻都不敢停歇,

趕回了皇宮,

邵行接過遞過來的錦盒,裏面果然是半枚都尉虎符,

看來天機在我,

邵行雙眸神光一閃,不怒自威,

「都尉李由何在。」

都尉李由虎軀一顫,知道自己還是躲不過了,

搖晃着身子站起來,對邵行躬身道。

「臣在。」

「李由,朕讓你交出那半枚虎符,以及十萬都尉軍的指揮權,你可願意?」

群臣一片嘩然,都顧不得邵行此刻的威勢,

有好幾位朝中重臣,已經又跪到了地上,齊聲高呼,

「陛下三思啊。」

「陛下,先皇有昭在先,咸陽城十萬都尉軍不可輕動,如今先皇已逝,此昭就成了祖制,祖制不可改啊。」

「對對對,陛下,都尉軍肩負守衛咸陽幾十萬百姓的重任,不可輕易調動啊,請陛下收回成命。」

「請陛下收回成命!」

李由如今已經四十餘歲,兩鬢斑白,四十幾歲在秦朝人的平均壽命里,

已經算是高壽了,

看到諸多大臣都是站在自己這邊的,也沒有那麼慌亂了,

強裝鎮定,躬身道,

「陛下,臣並非貪圖權利之輩,只是始皇曾留下旨意,大秦未到生死存亡之際,咸陽十萬都尉軍不可輕動,」

「請陛下三思啊,」

邵行看着那些跪地的眾多大臣,心中只是冷笑,

他們怕的是屠刀架在他們脖子上吧。

一巴掌拍在龍案之上,

邵行赫然站起身來,怒視李由,帝王之威盡顯,

「朕問你,什麼算是生死存亡之際,趙高李斯視朕為傀儡,把控朝政,霍亂大秦,這算不算生死存亡之際?」

「大秦民怨沸騰,到處都是揭竿而起,要反我大秦的百姓,這算不算生死存亡之際?」

「六國餘孽趁機復國,推波助瀾,這算不算生死存亡之際?」

李由嘴唇囁嚅了兩下,最後還是沒有說出話來,

「朕問你話呢,回答朕!」

看着李由拿快要低到地板上的腦袋,

邵行冷眼掃視群臣,

「這個時候你們跟朕談我父皇,談祖制?」

「父皇怎麼可能料得到,他僅僅離開大秦一年不到,」

「這個一統天下的大秦帝國,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朕處心積慮,除掉了趙高和李斯,欲要重振大秦,你現在跟朕談祖制?」

「你以為朕殺得了趙高,殺得了李斯,殺不了你李由?」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