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大小姐她高攀不起全部可以看完

大小姐她高攀不起全部可以看完

2022-05-11 22:21 作者:檸檬七分水

章節介紹

姜姒活了十七年還沒見過她名義上的生母,是人人眼中的問題女孩 生父說:姜姒,你是我最寵愛的女兒 可是扭頭就給自己找了個後媽,還帶了個只比自己小半歲的親妹妹 奶奶說:姜姒,你的生母不要你,她只愛自己 後媽說:姜姒,你一個被生母拋棄的人有什麼資格跟我的女兒比? 當一…

在線試讀

第3章 我的規矩什麼時候不算數了?

許安華憤怒到了極點,從嫁進姜家到現在十幾年了,她幾時受過這樣的委屈?

以前姜姒可不是這樣的,那都是被她捏在手裡使勁欺負還不反抗的!

怎麼現在開始不受管控了?

「止川…」

許安華柔柔弱弱的叫了一聲,想要撒個嬌。

姜止川也很是頭疼,便只是隨意安撫了一下許安華。

「好了好了,你別理她就是。」

姜止川心裏也很不舒服。

姜姒是他親生女兒,他曾經那麼愛她,可姜姒真的太不會顧及他了。

從前姜姒也是真心叫自己爸爸的,可後來….

他都不記得上一次姜姒甜甜的叫自己爸爸的時候是什麼時候了。

三歲?還是四歲?

後來姜姒就再也沒怎麼叫過自己了。

兩人就開始離心了。

三年前,姜姒上初一的時候生過一場大病,去帝都修養了半年回來。

性子就大變了。

不學習,整天瞎混。

姜止川不止一次慶幸自己對外宣稱的都是姜姒只是自己撿來的養女。

實在太讓他丟臉了。

姜家在雅城是有頭有臉的豪門門第,有這樣的女兒,是一輩子的污點了。

想到這些,姜止川剛剛的那些愧疚就消失了。

他沒錯!

錯的是姜姒!

如果姜姒能有姜嫻一半省心,他也不會不承認她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想到姜嫻,姜止川的臉色才好一些。

看來當年的決定是對的。

….

姜姒來到一家酒吧。

這個點還不算太晚,雖是冬天,天黑得較早。

但是酒吧還沒開始真正營業。

只有幾個卡座里坐了幾個人。

一進門,書行年就看到姜姒了。

「什麼事?」

姜姒面無表情的走到書行年旁邊坐下。

「你托我調查的事,有些眉目了。等會兒我把查到的那些信息發到你手機上。」

姜姒點頭。

「嗯。」

「你說你又不是查不到,怎麼不自己查?我的效率可沒你高?」

姜姒偏頭,用一種你也知道你不行的眼神看着書行年。

書行年擺擺手:

「行吧,你是大哥你說了算。」

姜姒敲敲吧台,道:

「弄點吃的。」

「大哥!我這是酒吧!又不是飯館!」

在接收到姜姒似笑非笑的眼神後,書行年認命的去後面吩咐夥計了。

姜姒拿出手機,看了看書行年發給她的信息,抿了抿唇,然後將手機關上。

書行年說得對,她自己查會很快。

可是她一動就牽扯了太多了。

這些年盯着她的人不少。

沒過多久,書行年就端着碗面出來了。

道:

「我這裡就這些,你將就將就。」

姜姒沒說什麼,拿起筷子就吃了起來。

熱乎乎的麵條入嘴,姜姒才感覺心裏稍微暖和了一些。

想到剛剛在姜家發生的那些,姜姒又低頭多吃了一口。

本不該在意的,不是嗎?

看到姜姒的樣子,書行年皺眉。

「不是,我說姜家都不給你飯吃嗎?這都幾點了?」

姜姒沒理會,吃完面,然後擦擦嘴就走了。

「得,我就是個工具人。」

看着姜姒離開的背影,書行年深刻感受到了自己的地位。

不過這姜家也真是夠噁心的。

但也不重要。

那些人等姜姒自己處理了。

走出winter酒吧,姜姒正打算回去睡一覺。

前面巷子里就鑽了幾個人出來。

一個個都猥瑣的看着姜姒。

他們早在winter酒吧就注意到姜姒了。

十足十的美人。

而且看起來年紀還很小?

他們最喜歡這種稚嫩的尤物了。

可是看姜姒跟winter酒吧老闆好像很熟悉,所以他們也不敢在酒吧里下手。

winter雖然是一家酒吧,可是他們的老闆卻不知來頭,只是聽說過似乎和帝都那邊有關係。

所以winter裏面,從來沒有人敢惹事,都是因為顧忌老闆的身份。

可是一旦出來了,那就不一樣了。

所以姜姒一出來,他們就跟着出來了。

這條巷子黑黢黢的,一個人都沒有。

真是天給的好機會!

看着面前竄出的幾個人,姜姒一眼就看出了他們的意圖。

姜姒看了一眼周圍,沒有人。

很好。

姜姒手一動,就要挽起袖子。

但十一月份的天氣已經很冷了,姜姒穿着一件羊絨大衣,袖子挽起似乎有點累贅?

想了想,姜姒脫下外衣,放到一旁。

幾個人見姜姒主動脫下衣服,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喲,小妞,這麼主動,爺喜歡!」

另外幾個人都跟着露出猥瑣的笑容。

「一起吧。」

幾人上前,就要扒拉姜姒的衣服。

卻沒想到…

「嘭嘭嘭」

幾人都倒在了地上,表情十分痛苦。

姜姒彎腰拿起外衣穿上,然後慢悠悠走到幾人面前。

見到姜姒過來,幾人都揉着屁股不自覺的往後縮着。

太可怕了,媽媽耶!

姜姒一腳踩到剛剛說昏話的男子嘴上。

語氣輕輕:

「不會說話就沒必要留着了。」

腳下一使勁,一灘血就從姜姒的鞋子下面滲了出來。

男子便疼得昏了過去。

姜姒收回腳,看向另外幾人。

幾人拚命搖着頭。

「不不不,不關我的事,都是他的主意!」

說著伸手指向旁邊嘴已經血肉模糊的昏迷的男子。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對對對,都是他的主意!」

姜姒沒再說什麼,從外衣兜里掏出紙巾擦拭自己的鞋子。

「踏踏踏」的腳步聲響起。

姜姒抬頭朝聲音處看去。

巷子深處走出來一個男人,黑色的大衣,面若姣玉,神情冷淡。

映襯着昏暗的燈光,男人渾身散發出一股邪魅氣息。

混雜着空氣中的淡淡薄荷味。

似乎已經在這裡許久了。

姜姒的手悄然捏起,她居然沒有發現這個男人。

他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的?

地上已經被姜姒嚇到的幾個男人在看見男人的面容後,臉色都是一變。

本來這個嬌小的女孩子就已經夠可怕的了。

再加上這個男人…..

「簫爺…」

男人並沒有理會,只是望向姜姒,很是溫柔:

「小朋友,這麼晚還不回家可是不好的哦!」

姜姒感受到男人收斂了氣息,捏着的手便鬆開了。

然後不再說什麼,只是朝男人微微頷首,便扯了扯外衣,徑直離開了。

見姜姒消失在黑夜裡,男人才看向地上躺着的幾人。

輕笑了幾聲,語氣略顯涼薄。

「我記得我說過,再看見你們的話……」

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完,幾人就開始求饒了。

「簫爺,我們知錯了,我們再也不敢了,求你再繞過我們這一次吧!」

男人也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把小刀,慢慢的在手心裏拍着。

「我的規矩什麼時候不算數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