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陳師道之死小說最新章節列表《史上第一中二》

陳師道之死小說最新章節列表《史上第一中二》

2022-05-11 22:22 作者:死徒

章節介紹

陳道名:「我~被囚禁了1萬年~」 路人甲:「老大,這人說他是伊利丹!」 路人乙:「你通宵通傻啦?!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有毛的伊利丹!」 路人甲:「可是老大,他真有蛋刀啊?帶火的那種!」 …… 拳打銀河兩岸,腳踢宇宙之巔 陳道名:「念最中二的台詞,裝嘴刁的嗶」

在線試讀

第4章 罵街是門藝術

「你挑着擔~我牽着馬~迎來日出~送走晚霞~」陳道名嘴裏哼着小曲兒,灰藍色的電瓶車就像條滑不留手的泥鰍在下班高峰的非機動車道上左搖右晃。5分鐘不到的功夫,幸福醫院碩大的紅十字招牌就在陳道名的眼前一晃一晃的。

作為一名非著名網絡小說寫手,每次看到這棟人滿為患、充斥着消毒水、尿騷氣、汗臭等等各種刺鼻氣味的巍峨建築,陳道名那充滿了後現代浪漫主義詩人情懷的小腦瓜里就會不由自主地感慨一番。

恰好此時一個紅燈閃現,陳道名「嗞~」地一聲按下手剎,在心底醞釀了許久的炙熱情緒一不小心噴涌了出來,「啊!幸福醫院!你是多麼牛B的存在!上帝的寵兒,佛祖的前世,安拉的子民,HUMAN BING的生!老!病!死!竟都要在你那臃腫到醜陋的軀體中無限循環!啊!這是一個多麼可悲的故事啊!」

「冊呢,個寧有毛病啊?(擦,這人有毛病啊?)」陳道名車前的人道線上,一個戴着墨鏡、穿着白襯衫系著黑領帶的小年輕好巧不巧地聽到了陳道名這一番自嗨式表演,當場忍不住就罵了出來。

「碎類碎類,伐要剛類,凡一伊增個有毛病內?(算了算了,不要說了,萬一他真的有毛病呢?)」墨鏡旁邊摟着個大肚婆,穿着一身醫院的孕婦裝,一張瓜子臉賣相中上,只可惜高高的顴骨、薄薄的嘴唇,一看就是脾氣尖酸的那種。

「吾切飽了,要尋伊後水。(我吃飽了,要找他麻煩。)」 墨鏡男還想吐槽幾句,卻被大肚婆拉着急匆匆地朝馬路對面走去,「睬伊組撒啦,吾肚皮啊餓塞特了,誇滴切飯嘁!」(你睬他幹嘛啦,我肚子都要餓死了,快點吃飯去!)

「你才有毛病!你全家有毛病!」剛剛才從「我怎麼一不小心又把心裏話說出來了」的懊惱狀態中恢復過來的陳道名朝着墨鏡的背影狠狠地比了個中指。

比完中指尚不滿足,等綠燈一跳,陳道名騎上小電驢,心裏就琢磨着是不是回去就在小說里加上一對姦夫**的龍套,讓豬腳往死里虐一虐,什麼辣椒水啊、老虎凳啊、竹籤子啊,怎麼喪心病狂怎麼來。

正當陳道名的嘴角開始露出一副不可描述的笑容,並且越來越向**蛻變的時候,他突然發現一大群烏合之眾里三層外三層的擋住了他的去路。

陳道名現在的位置是幸福醫院的西門,正對着腦外監、神經內科、產科……一水兒的僻靜科室,對噪音的要求極高,所以西門常年是鐵將軍駐守,只在大門的邊上開了個帶S型橫杠的小門,連單車都不讓進,只能走人。雖然平時的人流量不算少,可比起車來車往的正門來,那真的算是清凈許多了。

可今天這份長久的寧靜卻被一個貌似中年婦女的罵街聲徹底打破了……

「我告訴你!要不是你們劉院長親自打電話請我們來,我才不稀罕跑你們這兒破醫院呢!一個郊區醫院的小保安,敢這麼跟我說話!今天這門你開也得開!不開也得開!我~說~的!!」

好傢夥,這位不曾蒙面的阿姨短短一席話頗有一番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的味道,一句「我說的」更是中氣十足、睥睨四方,神似當年的「我爸是李剛」,惹得周遭吃瓜群眾好一陣的竊竊私語。

「你妹的,今天是和罵街的犯沖還是怎麼滴?」陳道名瞄了眼人頭攢動的西門,不爽地說道。

老婆大人就好老媽這口餛飩,時間一長餛飩皮子泡爛了,這不是耽誤事兒么。

可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他手裡還推着輛小電驢,面對身前這幾十號的男女老少,上百條的胳膊大腿,他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我說大哥,這前面究竟什麼情況?」百無聊賴的陳道名隨手拍了下身前那位踮起腳尖、伸長了脖子往人群里張望的中年大叔詢問道。

「嗨~還能有什麼事,一個女的坐着輛奧迪A6,還帶着個司機,十成十有背景,硬要把車開進去,那看門的瘸腿保安也是牛穴,硬頂着就是不開門,這不兩個人就這麼杠上了~」大叔只是匆匆一回頭,大約看清了陳道名是男是女,就急不可耐地回過頭生怕錯過了什麼更狗血的橋段。

「瘸腿保安?老閆啊?」陳道名一聽這情況就明白了,老閆名叫閆懷理,五十來歲人,退伍老兵,這人吧,說好聽點兒是忠厚耿直,說難聽點兒就是朽木不可雕也,賊認死理兒,說話做事特別容易得罪人那種,就這看大門的活兒還是部隊里的戰友幫襯着才給保下來的。

「怎麼?你認識?」大叔一聽陳道名的反應就趕緊把頭轉了回來,兩隻三角眼撲閃撲閃地望着他,就像是個好奇寶寶,把這國人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熱乎勁兒是表現得淋漓盡致。

「老實人一個~」陳道名擺了擺手不願多說。

「這年頭,吃虧的就是老實人~喏~醫院來人了~」大叔譏笑着說道。

「大家讓一讓!讓一讓!為了你們的家人和病友着想!不要影響了醫院正常的交通秩序!」伴隨着一個焦躁的聲音由遠及近,陳道名身前原本緊湊的人群就像是波浪一樣散了開來,露出了一個帶着金邊眼鏡,正不停地向著兩邊揮舞手臂的圓臉男人。

男人身後還跟着6個膀大腰圓的保安,正不停地幫着勸離看熱鬧的吃瓜群眾。

熱鬧好看,可要是熱鬧燒到自個兒身上就不好了,在場的人裡邊大半都穿着病號服,要是不給院方面子,可不就是跟自己過不去么?有了這個覺悟,大傢伙都是一步三回頭地慢慢往外拖着步子。

這圓臉男人陳道名認識,是幸福醫院的辦公室主任,叫馬麒麟,不過陳道名老婆她們那幫子護士,背後都管他叫馬屁靈。

馬屁~哦不,馬麒麟見6位保安大哥成功地吸引掉了群眾雪亮的雙眼,便急匆匆地趴到大門口那輛黑色奧迪的後窗口,不住地低頭哈腰,就在他身後不到2米的地方,老閆那死腦筋正一半肩膀歪斜着杵在那兒,溝壑縱橫的臉上紅得發紫。

合著那位大姐剛才「一嚎震三里」都是在車裡完成的,當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調侃歸調侃,馬麒麟這個辦公室主任當得還是蠻有水平的,憑藉一條三寸不爛之舌硬是在不到2分鐘的時間裏,就把一場爭端和稀泥一樣地給和過去了。

關窗、開門、走你,不提那脾氣暴躁的大姐居然肯息事寧人了,就連「罪魁禍首」老閆都沒被罵,反而是被馬麒麟和顏悅色地拍了拍肩膀,還朝他豎了豎大拇指。

正所謂,風輕雲淡黃昏天,曲終人散萬事閑。大事化小小化了,運籌帷幄馬屁仙。

「高,實在是高~」看熱鬧大叔砸吧了下嘴,由衷地讚歎了一番馬麒麟的職業技術素養,一直等到大門重新關閉,保安們都撤離了,這才意猶未盡地隨着稀稀拉拉的人群走了。

只剩下陳道名,推着小電驢向著老閆走去。

「什麼來頭啊?這麼吊?我看上次衛生局局長來,馬屁靈都沒這麼殷勤~」陳道名一邊自來熟地在崗亭外邊停車、掛鎖,一邊從兜里的煙盒裡掏出一根利群。

「俺跟你說了多少次了?!俺們單位有規定,上班時間不能抽煙!更何況醫院裏都是病人!嚴禁吸煙!」閆懷理指了指牆上的禁煙標誌,先是狠狠地瞪了眼陳道名,然後嘴角一咧,露出小半嘴黃牙。

「刺啦」一聲拉開抽屜,他小心地夾起煙嘴放到了抽屜里的鐵鏽煙盒裡。

陳道名就佩服老傢伙這點,明明煙癮賊大,可偏偏原則性更強,只要上班,再怎麼困怎麼累的時候都能忍得住死活不吸上一口。

當年之所以會和老閆認識,就是他送老婆上夜班從西門出來,正巧老閆好不容易捱到下班,一出大門就給抽上了,結果碰巧那天雲層厚,把月亮遮了個嚴嚴實實,老閆那身保安服又烏漆嘛黑,搞得跟特種部隊迷彩服似的,陳道名好懸差點沒被大門外灌木叢邊上一晃一晃的紅點點嚇死。

門衛室里的二手舊傢具能好用到哪裡去,這抽屜漆皮掉了大半不說,連齒輪也都沒了蹤影,閆懷理拉出來的時候酣暢淋漓,可再想推回去的時候卻「咯噔」、「咯噔」試了兩次都沒成功。

人倒霉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縫,更何況是塞個抽屜?老閆也不知是哪根筋突然不對了,一下子愣在桌子前面不知道在想什麼。

「昨天晚上送進來的,老頭突發腦溢血,現在在你老婆那兒,聽說退休前是個大官兒,很得民心。兒子現在的官也不小,剛才那女的是老頭的兒媳婦,聽說也是當官的。」沉默了片刻,老閆輕輕地說了一句。

「兒媳婦能狂成這樣,這公公再強也是有限~」陳道名翻了個白眼對老閆的話嗤之以鼻,完了朝他提了提手裡的保溫桶算是道別。

當陳道名離開崗亭的時候,他才發現,原來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太陽已經快要下山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