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趙無敵魚香茄子煲全本免費閱讀《無敵大劍仙》

趙無敵魚香茄子煲全本免費閱讀《無敵大劍仙》

2022-05-11 22:24 作者:魚香茄子煲

章節介紹

身為劍道第一仙目無上尊被貶下凡,意外拜入自己門下每天對着自己的神像磕頭打卡,這樣的日子可什麼時候是個頭...... 「 曾經有人給我建廟燒香向我祈禱,可惜沒有珍惜我嫌他們吵就把信號屏蔽如今追悔莫及」

在線試讀

第5章 九樓通天

升仙大會的第三天,天宮來使祝賀。

青龍山巔東天閣大廳中笙簫鼓瑟,數十位絕色容顏的仙宮歌姬在台上翩翩起舞。玄靈老祖親自陪着九天戰神的先鋒大將蘇屠魔飲酒聊天。

同桌的除了趙無敵還有一位白髮蒼蒼的老神仙,也就是趙無敵的小師弟青龍山的二代弟子赫神翁。另外還有三代弟子中的兩位天驕,剛剛升為天仙的青衣,紫衣。

蘇屠魔起身舉杯。

「玄靈前輩,小將代九天戰神敬您一杯。前輩德高望重貴為地仙之祖,青龍山每隔幾年年都為天軍提供優秀將才。戰神特領小將一定替他多謝玄靈老祖。」

玄靈老祖率眾弟子起身一同回敬。

老祖捋捋鬍鬚笑道:「上將軍抬愛了,地仙之祖實在不敢當。九天戰神征戰四方保衛仙界秩序居功甚偉。為戰神選拔人才也只是下仙的分內之事。」

老祖將一杯仙釀下肚見蘇屠魔坐下。青龍山的眾弟子也一同坐下。

喝到高興之時蘇屠魔大喝一聲。

「請上來?」

突然,台上曲風驟變。異域風情音樂響起。虛空中飄來一位簡直可以傾倒仙宮的絕色仙子。

薄紗遮面,體態婀娜,舞姿妖嬈,勾人心魄。仙子艷驚全場,眾仙屏凝神。就連平時以悟道者自居,早已超脫凡塵俗事的趙無敵也是目不轉睛的看着仙子起舞。

舞姿艷驚八方,如泣如訴,觀者傷心,看者落淚。

一段優美的舞蹈即將結束之時,仙子緩緩摘下面紗。本來就已經可以隱隱約約看見她那絕世容顏。可是真當露出真容之時,全場屏息凝神,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仙子身上。包括玄靈老祖,全都被台上**驚艷到。

身為青龍山二代大弟子的趙無敵也熱淚盈眶。終於還是不顧體面站起身吹起流氓口哨,鼓掌歡呼。

一場表演結束,仙子美艷絕倫的臉龐閃爍着盈盈微光。一滴淚珠落下,淡淡的微笑中泛出一抹哀傷。

臨別之際,仙子再次回頭看了一眼趙無敵。彷彿有無數痛楚要與知心人傾訴衷腸。隨後又轉身離去。悲涼中隱藏一絲希望。

這時蘇屠魔舉起酒杯陰着臉對趙無敵說道:「這是青丘國公主,傳說中世間最美的女子。如今青丘國已被戰神蕩平,高傲的公主就成了戰神的女婢。戰神特令美人起舞給青龍山的仙長們助興,但是看看就好,不要冒犯了戰神的天威。」

趙無敵獃獃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彷彿魂魄真的被青丘公主勾走了一樣。

九天戰神的副將,曾經以一人之力平了四海龍患的蘇屠魔主動敬酒可是趙無敵竟然連理都不理。

九天戰神謝丹晨,六百年前生於瑤海仙宮。十歲上戰場,從小就被培養成天界的戰神。整個九重天界要說道法修為,大能者比比皆是。要說殺人鬥狠,九天戰神謝丹晨當之無愧天上第一。

仙者本應以自己的大道修為普度眾生,救世人脫離苦海。可是自從謝丹晨擔任戰神一職天界戰爭從來沒停過。天上地下只要被他視為敵人必要先除之而後快。趙無敵早就看不慣九天戰神的做法,今日升仙大會對待戰神副將充滿蔑視,可是他不知道冒犯了心胸狹隘的戰神是什麼下場。

宴會結束之際,蘇屠魔端起一杯酒醉醺醺的說道:「聽說你趙無敵號稱劍術天下無敵。戰神對你非常感興趣,上來吧讓我們也見識一下你是如何的無敵。」

趙無敵賠笑道:「不敢,不敢。下仙卑微豈敢在將軍面前班門弄斧。」

「來吧,你會發現很多有趣的事情。」

語落,蘇屠魔大笑着率眾人離去。

天宮來使剛剛離去,玄靈老祖在開天眼突然捂着胸口感覺呼吸困難。

眾弟子上前攙扶老祖。

老祖吃力的說道:「攝心咒……..」

眾弟子義憤填膺。

「竟敢對老祖使用攝心咒。也太不把我們青龍宗放在眼裡了。」

趙無敵似乎也發現了什麼,拍拍師傅肩膀嘆聲說道:「唉……真是麻煩,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也該見見他了。」

深夜,玄光洞內。趙無敵跪在玄靈老祖面前。

「師父……」

老祖擺擺手示意不必多言。

「始終還是逃不過天命,這是你的劫數。去吧。」

次日,青龍山又被一個驚天消息震動。趙無敵突然宣布要去參加升仙考試。雖然憑他的實力五百年前就可飛升天界。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一直讓他拖到現在。如今天下第一劍仙終於肯接受通天樓的九重考驗。真是人怕出名,豬怕壯。趙無敵走到哪都有大新聞。

春光洞的小白龍聽說趙無敵進階天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棄了朝思暮想的水月仙子不顧,匆匆來到東天閣的房頂上找到趙無敵。

「老趙,是真的嗎?你真的要離開青龍山?」

趙無敵喝了一口仙釀淡然道:「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是時候離開了。」

得到趙無敵的肯定回答,小白龍心中百味雜陳。當年為救自己不惜與妖界為敵,親手打敗大荒妖龍的恩公,兄長終於還是要離開自己了。

「哥,啥也不說了,都在酒里了。」

跟着趙無敵混了一百年,罵了一百年。今天終於發自內心的把趙無敵當作自己的親哥。小白龍出手奪過趙無敵的酒壺一飲而盡。

「小白,你這是?唉……你要是捨不得我,我就不走了。高處不勝寒,還是這個花花世界好。」

趙無敵臉上露出一如既往的賤笑。小白的臉上卻是滿臉疑惑。

「賤人,昨日我見你跟那個青丘公主眉來眼去的,我以為你下定決心要去天宮找九天戰神要媳婦去呢?」

「誒,此言差矣,我輩早已參悟大道,凡塵俗世怎能讓我分心。但是該說不說,那個公主實在太他娘的漂亮了。不,不是漂亮。任何語言也無法形容她的美。」

趙無敵雖然老說自己不近女色,但是唯獨對這個絕世無雙的青丘公主垂涎三尺,兩個色眯眯的桃花眼笑成個彎月亮。

「趙大賤人,你就說一句話到底去不去?」

「去。」

「好,小弟再敬你一壺。今日一別不知何日再見…..」

說著,小白龍拿起自己腰間酒壺一飲而盡。

「我說小白,我又不是上刑場,你也不用這麼傷感。我會經常回來看你們的。」

趙無邊說邊將酒壺送到嘴邊去發現酒已經全被小白龍喝乾。

「小白你不夠意思啊,你倒是給我留一口啊。」

話音剛落就聽見一陣破空聲。遠處一個大的酒壺裹挾着驚人的能量向這邊飛來。趙無敵單手接住酒壺,氣浪將房頂瓦片與小白龍一同掀飛。

「這種氣勢不用說,一定就是那個冷冰冰的小姑娘。」

韓靈雪腳踏虛空,渾身散發驚人的氣息。

「師父讓我過來感謝你的不殺之恩。不過我心中不服,姓趙的,別以為飛升天仙就能躲我一世,我會破了你的午夜殺豬二十四式。打敗你,讓你顏面掃地。」

趙無敵冷笑道:「小姑娘,謝謝你的酒啊。哥哥奉勸你一句,爭強好勝不是好事,萬物皆有靈做人作仙留三分,下次掃蕩荒洲妖怪時,手下留情,不要趕盡殺絕啊。」

看見趙無敵這副嘴臉就氣不打一處來。韓靈雪沒有理會趙無敵,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空中。

北海龍宮的最深處,隱秘黑暗,伸手不見五指。趙無敵開啟一道巨大的青銅大門來到一處全新的世界。這裡靈氣充裕,比青龍之巔還要強上百倍。山高林密古樹參天。這裡有長着翅膀的飛龍,身軀大如山脈的巨蛇,頭上長角的巨大蛤蟆,還有肩生薄翼的精靈少女,到處都是珍奇異獸。

趙無敵飛身來到一處山洞前,只見一男子頭戴斗笠,身上一塊破舊的黑色披風,懷中抱着一把銹跡斑斑的鐵劍,顯得異常神秘。

「四方神柱鎖乾坤,鳳凰涅槃現真身。但飲燭魂一杯酒,天上地下我獨尊…..」

趙無敵滿臉不可思議,瞪大眼睛對着斗笠披風男說道:「你這個社恐怪,與你相識五百年了,這是第一次聽見你一句話說這麼多字。」

見男子無語,趙無敵又道:「這裡有三座金山,夠那傢伙吃上一段時間。我要入局了,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神秘男子起身,雖然看不見臉但是也能感受到他的興奮。

「策划了這麼久的一盤棋,終於要躬身入局了嗎?」

趙無敵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沒錯。但是去之前我得我的試巴試巴你,看看這麼多年沒見,我想看看狂劍的水平有沒有下降。」

斗笠遮面的神秘男子冷聲道:「狂劍出手你必身死道消。」

趙無敵大笑。

「哈哈,那樣便是最好。」

說罷,趙無敵手中寶劍發出響徹寰宇的嘶鳴,他的雙眼堅毅兇狠,燃燒着金色火焰,只見一隻手握着劍柄另一隻手握住劍鞘。雪藏百年的尚天神劍再次出鞘,奪目的金光中蘊藏着無窮無盡的天道之力。整個奇異世界都能感受到窒息的壓迫感。

林中鳥獸四散而去,遠處那幾隻身形巨大的神獸也開始調轉方向迅速離去。

再看斗笠披風男不慌不忙的拔出手中破劍,劍柄布滿青黃色銹跡,劍身滿是缺口,看起來飽經滄桑。與趙無敵手中那神器尚天劍形成鮮明反差。

突然,二人同時出手,寶劍在二人胸前相撞。趙無敵面部扭曲,看起來使出了十成的力道。

無敵劍仙的全力一擊,本應電閃雷鳴毀天滅地。可是兩人只不過就像個初學劍術的凡夫俗子。兩把寶劍在身邊互相撞擊看起來綿軟無力。

放眼望去,原來周邊的時空都已經靜止,二人在一個巨大的氣泡中展開劍術對決。

「午夜殺豬二十四。」

趙無敵手持尚天劍施展最強劍法,二十四劍,招招料敵先機攻其要害。再看斗笠披風男正以難以置信的詭異身法躲閃。二十四劍落空二十劍,一劍斬破斗笠,一劍划過披風一角,一劍將那把破鐵劍擊落。最後一劍直刺神秘男子心臟,就在劍尖距離胸口半寸之際神秘男子單手牢牢抓住尚天劍的劍身,手掌被尚天劍炙熱的金光灼傷。

趙無敵瞪大眼睛感覺不可思議。

「五百年來你是這是唯一讓我全力以赴的一劍。可惜真的如我所料,沒能刺中你。」

神秘男子冷聲道:「沒想到早已經到了巔峰的你還能變強,若是以前你根本傷不到我。」

二人收起寶劍。神秘男子那受傷的手有些顫抖。

「那麼接下來你將見識到我的全力一劍,看好了,這可是比誅仙狂劍更加強大的劍意。」

「燭龍歸墟,鳳凰無息。手中劍意起,征服天地。」

只見神秘男子雙手握劍直刺過來,無比強大的劍意將趙無敵死死壓制住。關鍵時刻趙無敵口念道門法咒。

「道法自然,始於混沌。劍斬鴻蒙,萬法歸一。」

整個奇異世界開始劇烈晃動。天地崩塌,百獸消亡。這個世界所有的奇珍異獸花草樹木,凡是有生機的全都只剩下一半身體,另一半則墜入無盡虛空。趙無敵將半個世界的靈氣匯於尚天神劍。

尚天神劍與破鐵劍在二人身前劇烈撞擊。可只被半個世界靈力加持的尚天神劍卻被鐵劍彈飛。趙無敵得眼睜睜的看着斗笠披風男手上的那把破劍貫穿自己的胸膛。

趙無敵口噴鮮血豎起大拇指讚歎道:「好強的狂劍,五百年來,你是第一個能傷到我的人。」

斗笠披風男一改冰冷口氣。有些激動的問道:「無盡歲月中你是第一個我毀滅不了的人。」

突然包裹二人的時空氣泡破破碎。奇異世界裏所有的生靈全都恢復如初。

趙無敵捂着胸口,運功調息。斗笠披風男用紗布將受傷的右手包住。二人相視而立,許久無言。

四方神山的中心有一片白雲,雲端之上有一座巨大的建築,雕樑畫棟,金碧輝煌。一眼望不到頭的的高樓直達天穹。

趙無敵隻身一人來到通天樓前發現這裡已經有六七個人大正在排隊等待。這些人都是各大神山推薦來的頂級高手,修為全都是化仙境的大仙。可是面對修行這條路上最為嚴格的進階。眾人神色慌張,一個個緊張兮兮,沒又有一點大修士的風采,看起來就像是未經世事的小學生。

人群中一個中年男子認出趙無敵緊張的神情也終於放鬆起來,上前諂媚的問道:「無敵上仙,你還認得我嗎?」

趙無敵思索片刻答道:「白虎山的斷刀,沒想到你這臭小子挺有志氣。」

眾人聽見二人對話紛紛圍上前來,一睹無敵劍仙風采。

「果然是趙無敵,當年我有幸目睹荒洲大戰。無敵劍仙一人挑了荒洲數百大妖,就連不把天宮放在眼裡的大荒妖龍也不過一劍而已。沒想到今日在這相遇,真是三生有幸。」

「真的嗎?這就是無敵劍仙本尊嗎?果然不同凡響。」

「劍仙你好,我也是白虎山的弟子。是斷刀的師弟。當你去白虎山搶人的時候我不在沒能看見無敵劍仙出劍。」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簡直要把趙無敵捧上天。

趙無敵倒是習慣了受人追捧,臉上露出邪魅的笑容拱手大聲道:「抬愛了諸位,既然大夥這麼喜歡趙某,不如每人賞幾十顆靈玉石。」

斷刀聞言狂喜,當年趙無敵來白虎山搶人時可沒有這麼客氣。一把金光閃閃的神劍干翻白虎山的所有高手。就連玄明老祖都沒敢出手迎戰。沒想現在趙無敵竟然變得這麼友善,上來就要給賞賜。

眾人拱手假意推脫:「不敢,不敢。雖然無敵劍仙仗義疏財,我等無功不受祿,真不敢收劍仙大禮。」

趙無敵拍着腦門無奈道:「哎呀,我是要,不是給。既然你們這麼喜歡我,賞些銀兩才能體現出你們的真心不是嗎?」

聞聽此言眾人眉頭緊鎖,早就聽說他趙無敵為人行事與眾不同果然對他不能以常理相待。

這時,通天樓的方向緩緩走過來一個斷臂人。滿身是血,剛剛經歷一場苦戰。

「朱雀山的熾羽,你怎麼會?」

「為什麼會這樣,難道六丁神火也不能讓你過關嗎?」

斷臂男子痛苦的說道:「回去吧,過不了關的。上面換人了,出手極其兇狠。認輸都不行不死不休。我是仗着朱雀山的神之雙翼才勉強跑出來的。」

眾人先是錯愕,然後又齊齊的將目光對準趙無敵。

趙無敵一邊挖着鼻屎一邊說道:「愣着幹什麼,走吧。還想送死嗎?」

青龍山的無敵劍仙帶頭撤退,可是沒走兩步就被滿手是血的炙熾羽拉住。孱弱的聲音義正言辭。

「不能就這麼走了,平息諸天浩劫就靠你了。」

趙無敵突然愣了一下,然後拿出可以使神仙起死回生九轉金丹遞給熾羽。

「呵呵,原來朱雀山也沒閑着,窺探了不少的天機嗎。來,接下這個,這可是我冒着被殺的風險從一個冰美人手裡奪來的。」

趙無敵微笑轉身,面朝通天樓,抬起手大喝一聲。

「劍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