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極品縣令柳青寒仨金.在線閱讀

小說極品縣令柳青寒仨金.在線閱讀

2022-05-11 22:24 作者:仨金.

章節介紹

註:劇情流,小白,噴子慎入,請看官們口下留德! 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 一覺醒來,柳青寒莫名重生為一名縣太爺,還攤上了一個特別奇葩的系統 審奇案,滅匪幫,既然朝廷不愛,那我便自食其力發家致富 卿本凡俗人,奈何手下全都是大佬 我真想低調,可大佬們不允許…

在線試讀

第6章 憐香惜玉

柳青寒拎着椅子,帶着沐晴返回卧室,留下院中黑衣老者一人,遂離去。

「你們這種人,果然心都是黑的。」

回到屋內,柳青寒將黑衣女子抬到了床上捆好,拿起一旁的茶壺倒了一杯茶飲盡。

剛剛院內的對弈看似勝券在握,其實柳青寒的背後全濕透了,那是緊張的。

「如果是在法治社會,我比任何人都講法治,但現在我就處於混亂的漩渦中,那我就要比混亂更混亂。」

「李家犯法,我依法治罪卻換來暗殺,在土狗縣這一畝三分地,誰要對我動歪心思,我一定會鏟草除根!」

「怎麼,你想為她們鳴不平?」

柳青寒又倒了一杯茶,遞給沐晴,沐晴卻沒有接,推了回來。

「你就是這麼制服她的?」

沐晴指了指茶杯,又指了指還在昏迷的黑衣女子。

柳青寒尷尬一笑,沒想到被拆穿了。

「我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她將長刀抵在我的脖頸,下一秒我就會身首異處,不動點歪心思,豈不是死定了?」

「我這個人吧,別人對我好我記得,別人想害我,我也會記得,你也不例外。」

「如果你想殺我而不能一次殺掉我,那指不定你的哪杯水或者哪塊食物,就會讓你昏倒在我的面前!」

柳青寒將沐晴推回來的茶杯端起,一飲而盡,彷彿並沒有看到沐晴眼中的冰冷,指了指門外。

「這幾天辛苦你了,去睡個好覺吧!」

「看來,我有些小瞧你了。」

沐晴深深的望了柳青寒一眼,離去。

柳青寒坐在椅子上,側頭望着床邊的黑衣女子,吹滅了燭火。

第二天一早,柳青寒的房門被李謙大力錘響,李謙送來了一個消息。

昨夜之間,李家一家十八口人,全都被切掉了腦袋,掛在了大門前。

今天整個土狗縣全都炸廟了,家家閉門不出,人人自危。

李謙滿臉愁容,想要來找柳青寒合計合計怎麼安撫民心,卻看到柳青寒一臉無所謂的表情。

「找幾個縫合匠將他們的屍體縫合一下,丟到墳地葬了,棺材買好點的,衙門出錢!」

「對了,告訴做白事的,李家所有人必須火葬!」

柳青寒伸了伸懶腰,對着一旁的衙役吩咐一聲,讓他送兩份飯過來。

柳青寒語重心長的拍着李謙的肩膀:「你是個老油條,該怎麼做,不用我教吧?」

「老爺,我明白了,那您先歇着,其它交給我來處理!」

李謙眉頭緊皺,他覺得今天的柳青寒比以往多了一絲陰冷,讓人不寒而慄。

他點了點頭轉身離去,只是望着柳青寒的目光中,多了一種叫做陌生的東西。

不多時,衙役端來了餐盤。

柳青寒返回屋中,將餐盤放在桌子上,拎起茶壺倒在了黑衣女子的臉上。

涼水是蒙汗藥最好的解藥,經過涼水一刺激,黑衣女子清醒了過來。

她不斷掙扎着自己的身體,冷冷的盯着柳青寒,恨不得喝其血吃其肉。

「下回長點記性,別人喝過的東西不一定都是安全的,別人沒喝過的東西,不一定不安全。」

「餓了吧,給我老實坐着,我這是頭一次喂人飯,好吃不好吃,你多擔待着點。」

柳青寒將米飯泡了點菜湯,放上了紅燒肉,坐到了黑衣女子的身邊,將一塊紅燒肉喂到女子嘴邊。

黑衣女子冷冷的瞪着柳青寒,一把別過頭去。

「啪」~

毫無預兆的,柳青寒給黑衣女子來了一個嘴巴。

「誒我擦,疼~疼~疼~」

一嘴巴下去,黑衣女子只是臉頰騰起一個紅色的手印,可柳青寒卻疼的蹦了起來。

「你,你無恥!」

黑衣女子望着柳青寒那誇張的表情,似乎忘記的疼痛,眼角浮現出一絲淚花,她覺得自己被侮辱了。

「不行,你們習武之人的臉皮就是厚,這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虧了。」

緩了好半天,柳青寒的右手總算是不疼了,他在屋裡翻了半天,將一隻懶漢鞋拿在手裡。

「我說了,我是頭一次喂人飯,好吃不好吃你都給我吃了,剛才那一下只是開胃菜,要是你再給我甩臉子,我就拿它招呼你!」

柳青寒晃了晃手裡的懶漢鞋,放在床邊,拿起了碗筷繼續投喂黑衣女子。

湯勺在嘴邊,黑衣女子再次流下兩行清淚,咬着牙,吞下了紅燒肉,彷彿再吞十惡不赦的某人。

「這多乖,其實我蠻憐香惜玉的,只要你配合!」

「對了,你叫什麼?!」

柳青寒將一口米飯喂到了黑衣女子的嘴裏,可黑衣女子只顧吃飯,不回話。

柳青寒無奈的搖了搖頭,拿起了懶漢鞋。

「墨卿。」

「小青青,昨晚你爹被我策反了,他已經出手幫我幹掉了李家,現在有把柄抓在我的手裡。」

「你呢,我餵了毒藥,會讓你每個月的某一天,疼痛加倍的葯,是不是很恐怖?!」

「你們父女倆為了五百兩銀子都敢刺殺朝廷命官,應該不富裕吧?」

「不如給我打工吧,一個月我給你倆每人二十兩,一周七天對班倒,怎麼樣?夠划算吧?!」

柳青寒自說自話,不斷的投喂着墨卿。

墨卿始終一言不發,死死的吞咽着食物,視柳青寒於無物。

一人碎碎念,一人拚命乾飯,很快柳青寒就做完了投喂的工作,將一團白布塞進了墨卿的嘴裏。

他靠在椅子上伸了個懶腰,突然敲門聲響起,緊接着沐晴帶着昨夜的黑衣老者走了進來。

黑衣老者將一個布包丟到了柳青寒的面前,柳青寒打開,發現是李家的地契和房契。

「剛剛我跟墨卿商量好了,我二人已經私定終身,以後你就是我岳父了!」

墨卿見到自己老父親出現,激動地不斷掙扎,當她聽到柳青寒又開始胡言亂語,掙扎的更厲害了。

黑衣老者望着自己女兒被捆在床上,眼眸中閃過一絲陰霾。

他右手死死握住刀柄,這麼近距離的情況下,即便有身邊沐晴阻攔,他也有一擊必殺的機會。

但黑衣老者忍住了:「柳大人說笑了,小女早就心有所屬,怎麼可能另找新歡呢,呵呵~」

「那這可是個糟糕的消息,還好剛才我是開玩笑的。」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