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祁弋孟晚凝小說《婚入祁途》

小說祁弋孟晚凝小說《婚入祁途》

2022-05-11 22:25 作者:宋凝樂

章節介紹

年少的一場歡喜,要了宋凝樂半條命他們自小一起長大,他卻從未回過頭看她一眼新婚之日,他當著無數媒體的面,宣稱這輩子如果對她有一絲一毫的動心,他就是狗堂堂祁氏集團總裁一向言出必行,當真恨她恨的不遺餘力直到她胃癌晚期,那個男人才終於露出了惶恐的表情宋凝樂卻笑的無畏,…

在線試讀

第3章 不傻就知道回家


祁夜昨晚雖然喝的有些多了,但他不至於飢不折食,連白嬌嬌這樣的女人都看的上。
是白嬌嬌趁他喝醉,主動扶他到酒店休息,祁夜洗完澡出來的時候,整個人就已經清醒了大半。
再加上中途他讓白嬌嬌滾出去,這些視頻片段集合在一起,已經足以說明一些問題。
網上的輿論迅速反轉,原本不少同情白嬌嬌的人都開始罵她綠茶,祁夜讓保安告訴在門口蹲守的那些記者,如果再不走就會報警,眼看挖不到什麼新聞的狗仔只好一個接一個的離開。
前後用了大約兩個小時,場面才終於再次控制下來。
鍾碩鬆了口氣,猛然想起一件事情,「祁總,您中午的時候說今天有事,現在還來得及嗎?」
男人挺拔的身體一僵,剛才被氣過頭了,他把雲霧山這件事都給忘了,甚至都沒來得及和宋凝樂說一聲。
低頭看了一眼腕錶,現在已經快9點。
她大概已經回去了吧?
但凡是個腦子清楚的正常人,在山上等了這麼久,也該知道打道回府。
這樣想着,祁夜不在意的擺了擺手,「沒什麼,改天也是一樣。

不過他到底還是直接開車回了安園,甚至就連他自己都沒有發覺,車速都比平時快了不少。
而此時的雲霧山上,宋凝樂靜靜的看着山腳下的燈火點點。
她等了一整天,祁夜還是沒有來。
可是阿夜,你明明答應過我了啊?為什麼又要爽約?
王嫂心疼的要命,眼睛都紅了,宋凝樂沒有碰手機不知道網上的那些事情,可王嫂全都看得清清楚楚。
她們的先生,此刻正和另一個女人陷入了桃色緋聞,而可憐的夫人,還在傻傻的等待着。
「夫人,太晚了,我們回去吧。

宋凝樂沒有說話,只是看着眼前的這座城市。
許久,才輕飄飄地問出一句,「王嫂,阿夜是不是真的不來了?」
王嫂不敢吭聲,她怕自己一開口就忍不住哭出來。
夫人已經夠可憐了,絕不能再惹她傷心。
宋凝樂也不需要回答,她伸出手,撫摸着梨花的花瓣,大約是今晚有些傷感,有些往事就止不住的浮現在了腦海。
江城是個靠海的城市,經濟貿易十分發達,豪門之家數不勝數。
宋家和祁家就是其中之一。
兩家是世交,宋凝樂和祁夜也自小就相識,但她並不是他的青梅竹馬。
年少的祁夜有自己喜歡的姑娘,兩人一度山盟海誓,至死不渝。
可祁夜是要接管祁家的天之驕子,那樣平凡的一個姑娘即便再如何心地善良也入不了祁先生和祁夫人的眼,他們選中了宋凝樂,兩家人一拍即合婚約就此定下。
祁夜激烈的反抗過,宋凝樂也陪着祁夜一起反抗,可沒有人知道,早在從小一起長大的無數個歲月里,她的心已經牢牢的系在他身上。
可祁夜不願意,宋凝樂也不想逼他。
她拿着刀威脅父母主動解除婚約,爭執中鋒利的刀刃隔開了她的大動脈。
而同一時間,祁夜在帶着青梅竹馬私奔的路上出了車禍,小姑娘失血過多需要輸血搶救。
不幸的是,她們倆都是罕見的O型血,醫院裏血庫不足,外省又調不過來,小姑娘的生命體征不斷下降,最後已經沒有再搶救的可能。
醫院裏便把她的血抽到了宋凝樂的身上,祁夜知道的時候,小姑娘已經去世了,宋凝樂活了下來。
可她醒來後,祁夜對她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為什麼死的人不是你?
可是祁夜,我現在也快要死了,這是不是就是我的報應?
是不是直到我死,你都不肯回頭看我一眼?
眼淚從眼角滑落,宋凝樂輕輕的笑出了聲,「我累了,回去吧。

王嫂趕緊扶着她,又通知司機上來接應,這才開始往家裡趕。
而此時的祁夜已經回到了安園,當他看到黑漆漆的別墅時,一顆心莫名的往下沉了沉。
如果宋凝樂在家,卧室里絕對會有一盞為他留着的燈,哪怕他回來的次數屈指可數,可那盞燈也從未熄滅過。
祁夜以為自己根本不在意這些細節,可是此刻那些東西卻在腦海里不斷的放大,同時向他佐證了一件事,那就是宋凝樂還沒回來!
該死的笨女人,該不會還在山上吧?
祁夜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拿起車鑰匙就要走,一轉身卻看到了從車上下來的人。
宋凝樂今天刻意打扮過,穿着一件極其淡雅的粉色旗袍連衣裙,整個人就如同出水的芙蓉一般,只是這朵芙蓉此刻看上去有些可憐。
祁夜沒來由的煩躁,「怎麼這麼晚才回來?我沒去就說明有事,難道你就不知道提前回來嗎?」
夜晚的風還是有些涼的,她又在山上坐了那麼久,宋凝樂被凍的有些難受,不過她什麼都沒抱怨,只是安安靜靜的點了點頭,「知道了,下次不會了。

可不知道為什麼,看着她這副逆來順受的模樣,祁夜心裏的怒火更加旺盛。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好像無論他說什麼做什麼,宋凝樂永遠都是這副乖巧大方的模樣,不會去爭不會去搶也不會去鬧!
就像一個毫無生氣的瓷娃娃。
「宋凝樂!」
他大聲的吼出了她的名字,帶着自己都不明白的怒意,「你能不能不要永遠都是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你知不知道這樣真的很讓人倒胃口!」
宋凝樂愣了一下,認真的盯着他看了幾秒,好像是在確認祁夜說這話時到底是真是假。
就在他被盯的快要暴躁的時候,宋凝樂突然長長的嘆息一聲。
「阿夜,我們離婚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