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病嬌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小說慕纖染靳賀衍撞擊

病嬌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小說慕纖染靳賀衍撞擊

2022-05-11 22:26 作者:碧海的夜曲

章節介紹

【重生+半甜半虐+溫潤瀟洒神醫師父VS病嬌瘋批魔頭孽徒+江湖武俠】 前世慕風衍死前,才知自己只是一本小說的炮灰配角師尊 他的徒弟段無洛接近他,只是為了從他身上得到金蠶蠱救他所愛之人 重生到十年後,看着已經成為大魔頭的孽徒,他冷笑着撕掉了手中的炮灰替身劇本 慕風…

在線試讀

第1章 師父在上

精彩節選

山谷之中,火光瀰漫,空氣里充斥着濃郁的血腥味。

慕風衍身子一晃,咳出一大口烏黑的血。

「師父!」身後的段無洛慌忙扶住他,蒼白的臉上神色倉皇,「你中毒了?師父……你有金蠶蠱在身,怎麼會中毒?」

他輕笑,微闔的眸閃過嘲諷:「金蠶蠱不在體內,我便不是百毒不侵之軀,怎麼不會中毒。」

段無洛的手不斷發抖:「金蠶蠱……你取出了金蠶蠱?!」

「這不是你當初接近我的目的嗎?」慕風衍淡漠地看着他慘白的臉,「你想要金蠶蠱直接與我說便是,何必騙我說你愛我。」

每一代卜思谷的谷主,體內都有一隻金蠶蠱。

慕風衍的師父自他幼時,便將金蠶蠱種入他體內,多年來早與他血脈相連,直接取出來會令他元氣大傷。

只有在同房之時,將其取出,才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

但前些日子段無洛受人暗算,藥石難醫。為救他性命,慕風衍顧不得許多,直接取了金蠶蠱給他解毒。

看到師父冷漠嘲諷的眼神,段無洛心中一陣驚慌無措,師父……師父何時知曉了此事?

但他更害怕的,卻是另一件事,以至於嗓音都在顫抖:

「金蠶蠱……它在我體內?!上次你是用它救了我?!」

「對,在你的體內。如今你可如願了,待你脫困後,盡可拿金蟬蠱救李隱堯。」他壓下喉嚨間翻湧出的鮮血,「咳咳……那日你身體剛恢復,我便見你出谷,因擔心你才跟了上去。不料我卻在你跟李隱堯的談話中,知道你原來接近我的目的,是為了拿金蠶蠱救他。」

慕風衍語氣冷諷,看到段無洛那惶然痛苦的神色,心中嘲諷更濃。

當時他因強行取出金蠶蠱,身體受了損傷,聽到他們的對話時,喉口一甜,嘔了口鮮血出來。

那一刻他只覺得拿出金蠶蠱時的疼痛,都比不上內心的半分驚痛。

後來他親自去找了李隱堯,查看他的脈象,發現他中了蠱毒,除了下蠱之人外,確實只有金蠶蠱可以救他性命。

他也從李隱堯口中,知道了他與段無洛之間的事情。

原來段無洛真正的身份,是玄冥教的少主。

當年江湖各派圍攻玄冥教,誅殺包括教主在內的一眾魔頭,段無洛卻趁亂逃過一劫。

自此他在江湖中東躲西藏地流浪,是李隱堯救了他還給他安身之所。

後來他身中蠱毒,段無洛知道慕風衍有金蠶蠱可解,這才尋到卜思谷來。

呵,那時段無洛怎麼跟他說來着?他只說他自幼父母雙亡,無依無靠流落江湖,從未透露過他是玄冥教的少主。

慕風衍看着李隱堯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心裏冰冷又好笑。

原來他那個徒兒,每日對着他的臉,心裏思慕的是另一個人。

回去後,慕風衍不想再見到與自己虛與委蛇的段無洛,便直接閉關養傷。

段無洛面龐慘白,那無助中透着希冀的目光,彷彿是發現了最後一根救命蛛絲,不顧一切想要抓住它。

「師父……我現在馬上取出金蠶蠱救你!還來得及的!還來得及救你的!」

「不必了。」慕風衍疲憊闔目。

他如今已是強弩之末,油盡燈枯,金蠶蠱縱然可以解他體內之毒,卻修復不了他被掌力震碎的心脈。

慕風衍再睜開眼,所有情愫蕩然無存,唯余漠然冰冷。

「段無洛,從今往後,你不再是我慕風衍的徒弟!我最痛恨欺騙,所以永遠不會都原諒你。」

慕風衍的聲音冷酷無情,最後一絲殘存內力震碎手中玉簫。

「你我情誼,猶如此簫!從此一刀兩斷,死生再不復相見!」

「師父——!」金色的鈴鐺顫抖,發出破碎的悲鳴。

視野逐漸被黑暗籠罩,他聽見了段無洛凄厲嘶啞的哭喊,伴隨着他們曾經說過的話。

「瞧你根骨不錯,是個習武的料,不如拜本谷主為師如何?」

「谷主願收無洛為徒,是無洛的榮幸!請師父受弟子三拜!」

「師父,我們皆是男子,又是師徒,若在一起,世人會看不起你……你會介意嗎?」

「人生短短一世,總在乎旁人眼光,豈不活得很累?他人如何看待我,又與我何干。還是說小洛兒你介意?」

「我只在意師父。」

「小洛兒,拜師之時,可還記得你說過的話?」

「記得,師父在上……」

「嗯,記得便好。」

「……」

往日所言,皆猶在耳。

可他最後才知,這只是一個虛假的騙局。

意識徹底消散之際,他腦海里浮現出了一個故事,那些情節如走馬燈般一一閃過,慕風衍才明白過來——

原來他的人生,只是一本小說里早早退場的配角。

故事的主角是段無洛和李隱堯,他們經歷了一系列狗血虐戀糾葛後,最終修成正果。

原來更搞笑的荒誕,還在後頭。

無所謂了,人死如燈滅,是虛假的故事亦或是短暫的人生,在他閉眼那一瞬都已宣告落幕。

**

寒涼冷風吹來,將慕風衍的意識喚醒。

他才剛剛睜開雙眼,就看到眼前站着一個英俊的高壯男人。

「這張臉倒是很像那姓慕的,把你交給教主,或許真能討個賞賜。」

男人陰狠壞笑着,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眸中閃過驚艷的暗光,眼神逐漸不可描述。

眼前少年身披緋紅薄紗,白皙肌膚若隱若現。

他身段修長勻稱,烏髮垂散,劍眉薄唇,俊美無儔,好一個皎如玉樹臨風前的瀟洒美少年。

本是俗氣的紅紗衣裹在他身上,卻添了絲別樣的色氣性感,勾得人心癢。

「小子,你放跑了那姓沈的瘋子,本護法只好把你交給教主了,說不定看在你這張臉上,教主還會把你留在身邊當個禁臠。」

向天舔了舔唇,心道可惜,這小子就算不獻給教主,他也不敢私自留下。

畢竟這張臉太像教主身邊那位,留在身邊被教主發現的話……

他不敢想後果。

這會兒慕風衍已想起來了,他現在是蕭雲離!

面前這個男人是玄冥教的左護法向天。

幾個月前他們家收留了一個流浪的瘋男人,沒想到瘋男人跟玄冥教有過節,向天便是奉命來抓瘋男人的。

他幫助瘋男人逃脫了向天的追殺。

但向天卻把他抓住了,並且帶回了玄冥教。

現在他說什麼?把他獻給教主,當男寵?!

回想起這些,慕風衍茫然的雙眸,頓時沉冷冰寒起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