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最新章節師尊請自重,徒兒可不是正經人!小說免費閱讀

最新章節師尊請自重,徒兒可不是正經人!小說免費閱讀

2022-05-11 22:26 作者:月亮跟着我

章節介紹

【玄幻,輕鬆,偏傳統慢熱,軟飯硬吃】 許長生穿越玄幻世界,成為魔道碟中諜 魔道間諜:超極致仙陽聖體(頂級爐鼎) 正道間諜:天生劍心(女人只會影響我拔劍速度,可富婆不會,她只會給我買更好的劍) 兩方都想要他死,為了活下去…… 師尊還請隨意,你快樂便好 徒兒豁出去…

在線試讀

第2章 黑貓你好,我是白貓啊

探鼻聞了聞還挺香,看着也色香味俱全。

是的各位沒有看錯,許長生操作就是這麼離譜,把系統給的未知蛋直接爆炒了。

他認為自己沒空像一隻母雞似的,抱着它整天孵化。

倒不如直接架鍋炒了算了,這樣還能填飽他肚子呢。

再者許長生也從書里看到過,平凡生靈融合那些龍骨、鳳髓便能獲得大能力。

假如這顆蛋真是那牛逼壞了的神獸。

那吃了它結果也是一樣的,同樣能得到應有的加成。

端着這一大碗炒蛋,來到房間咔咔一頓吃啊。

真香!

隨着食物進到肚子里,許長生感覺胃裡一陣漲腹,但他也沒多想,畢竟吃了這麼一大碗炒蛋,擱誰誰不漲撐慌?

許長生這時候才想起來,自己須彌戒里,還有伏青衣給的一瓶啥東西,說是給自己的補償。

念頭一閃,握在手裡打開,邊吃邊探眸朝着瓶口望去,想看到其中玄奧。

可裏面不是什麼靈丹妙藥,就是一小瓶水…

許長生正吃着呢,心裏一納悶。

這啥水!?

這能抵消自己的仙陽精元?

聞了聞,好似也沒什麼味道,並不是很擔心伏青衣給的是毒藥,沒必要。

她真想殺了自己,動動手指頭就行,何須玩這些小腦筋。

正好,吃炒蛋吃得口也渴了,這玩意就當做下菜酒了。

噸噸直接喝了進去,暗暗品味。

嗯……有點……有點咸!?

許長生這下真的摸不着頭腦了,伏青衣不會騙自己吧?

這玩意除了當調料包還有什麼用,沒感覺自己身體有什麼變化啊?

肯定被騙了……

鬱悶時,陡然感覺到雙手食指,一陣發燙,他知道這是那兩個勢力,在聯繫自己了。

許長生懶得去理會,小爺困了要睡覺,至於他們現在有什麼急事找自己,等自己睡醒再說吧。

這麼多年不管自己,現在記起他來了,就想要隨叫隨到?

許長生對於這種人,他只有一句話:和自己一起來做夢吧!

……

入夢。

許長生覺得自己醒了,但又沒完全醒。

陡然!

一道亮眼光線把他照射住,強大的吸力直接把他拉了進去。

強烈的光線,讓許長生眸子猛的一縮,選擇暫時性失明。

逐漸緩和之後,映入眼帘中的景象,讓處於上帝視角的他大為震撼!

這個不是九陰仙宗傳記里,記載禁忌之地嘛?且它就在九陰仙宗後方處。

他眼中視線向下掃去。

入目。

先是一個超高的樹,樹上有個鳥窩,鳥窩裡有着一顆蛋,沒錯又是一顆蛋。

蛋上雕刻着神異玄奧符文,縷縷霞霧在周圍環繞。

搖了搖頭將視線移開,畢竟一個蛋有什麼好看的…

緊接着!

眸子里出現一片,徹底被毀滅之氣迷霧包裹的區域,叫他有些看不透其中。

許長生心裏的好奇心理抑制不住,意念朝着那片區域飛去,把自己眼珠子都要瞪得掉出來一樣。

向著那一片朦朧之地遙望而去。

穿過迷霧剛進去沒多遠,就便看到一具屍骨,這具屍骨手腕處有個會發光的小鐲子。

這個鐲子他也認識,九陰仙宗傳記里有記載,這是開派祖師:陰陽宗主的乾坤青玉鐲。

乃是他的護身法寶,也是他用來儲放東西的物件。

逝去已有上千年歷史,因為千年前他想進入禁忌之地,探尋其中奧秘,死透了!

而也就是因為他死了,才導致陰陽仙宗,分化成的兩個派系:

女子為主的九陰仙宗。

男子為主的九陽仙宗。

這具屍體周圍,也散落着許多骷髏架子,在烈日的照耀下它們都會發光。

這些骷髏附近長着許許多多,許長生不認識的花草…(吃了沒文化的虧,有機會一定好好讀書。)

震驚之餘繼續俯瞰,當視線穿過這些屍骨時,他看到了一座巍峨的巨山。

一座散發著霞光,高聳入雲,無比恢宏的古山,它聳立在蒙蒙的毀滅之氣中。

整座山也全都是屍體,一層又一層如堆積木一般,與其說熔岩巨山,到不如說這是由屍骨堆砌而成的屍山,這更為準確。

外圍的骷髏死了至少還有個全屍,而這裡死像極為慘烈駭人,沒有一具屍身是完好的,好似經歷過什麼曠世大戰一般。

這???

這……不是龍嗎?

許長生覺得自己九年義務教育沒有白上,看了這麼久終於有認識得了。

一顆巨大的龍頭骨混雜在屍堆當中,顯得極為扎眼,想不到這古戰場中竟然如此殘酷,連我大中華神龍都扛不住被滅殺嘛。

是誰幹的!?真是吃了熊心豹膽連我祖宗都敢殺,**崽子別讓我逮到你了。

不過許長生震驚有點早了,畢竟這只是山下,越往上俯瞰,看到的神龍、鳳凰、四神獸和各種,看不懂的遠古屍身越來越多。

許長生已經麻木了,將視線一點點往上移動,來到半山腰時候!

群屍之中他又看到一個『九年義務教育』,半山腰的屍體沒有淪為骷髏,皆保留着容貌。

而在群屍里,許長生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他手裡拿着一個碗,這碗好似能將天地蓋住,散發著縷縷金光。

以碗為中心,它的邊緣百米都是要衝進去的屍骨,可卻沒有一個生靈能越過半步。

而拿着這個碗的老爺爺,是一個渾身會發金光的光頭。

如來?

這……這分明就是前世許多人家,家裡供奉的如來佛啊?

他怎麼會死在這裡?

如來被一柄黑色的劍,從心臟部位貫穿定死在這,身邊便是他的如來幢袈裟。

金缽盂、如來幢袈裟…這些都得是天地強橫至寶啊!

一個接着一個上古傳說里的人物出現,三清、大巫、觀音…他們的屍首,他們的法寶與武器四處掉落,或已黯然失色,或還神光繚繞。

許長生想不通為什麼…他們都會死在這裡,這裡不是西涼月州嘛?

當許長生飛到巨山之巔時,隱約中看到一具屍身盤坐,他的周圍沒有任何的屍體,與這片骷髏堆成的屍山,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許長生無法估計,這具屍體死去了多少歲月,畢竟他屍身現在竟還散發著,鎮壓九天十地,動蕩着整個巨山空間的恐怖氣息。

轟!!

一道響徹天地的閃雷,突然照亮了整座山峰,他赫然看清楚了,這具屍身的相貌…

震驚!!?

他居然不認識…

屍身好似活了過來,猛然抬起眼眸與許長生…

四目緊緊相對。

許長生也不知道理解得對不對。

從那具屍體的的眼神中,他好像讀出了…

他在愛慕自己?

屍身一笑!

無數的鳴雷相繼在虛空中爆裂,許長生的意識突然陷入昏迷。

……

許長生被雷鳴驚醒,抬眸望着窗外連太陽公公都沒起床的天空。

許長生倒是很想睡回籠覺,但這叫他怎麼睡得着啊!

那個夢到底什麼意思?

一搖一晃,無精打采出房門,來到水池,雙手猛的一舀,往臉上用力搓來搓去。

想讓自己清醒一些,他發現自己不對勁了。

第一時間他就想到一個可能。

不會是伏青衣那娘們又給他下毒了吧?

不然,自己怎麼會在喝她了給的藥水之後,做這種奇怪的夢?

正詫異着呢!

雙手食指又開始發熱了,左手是九陽仙宗給自己信號。

右手食指,是萬劍山莊的…

他的左食指上有着一個法寶,名叫意相知。

乃是用一種很奇特的仙材,煉製而從,因可以鑲嵌在須彌戒上,所以戴在手指上,只要不是當眾使用,他人也完全看不出異常。

共有兩枚,只要心念一動,對方就會收到信號,手指開始發熱。

右手的食指是叫『兄弟齊心』。

用兩方鮮血煉化煉製而成的通訊。

許長生嗤笑。

這兩勢力,還真是捨不得自己這一顆棋子呢!

感知了一下信號消息,眉頭一皺,譏笑一聲。

「老東西,你膽子還挺大。」

其中一方,都直接潛伏到九陰仙宗裏面來了,當真是不怕伏青衣給你一掌斃了。

許長生回應了他。

轉身回房,等待他的到來,畢竟他都已經潛伏進來這個地方了,也省得他去尋找。

至於另一方,等先把這一方應付完事了再說。

可惜這個玩意還是不夠牛逼,不能直接語音通話。

不然自己直接語言通話,這不方便的多?

許長生正在房間里百無聊賴,看着瓶子發獃呢!

嗡!

一聲低音聲響。

陡然許長生身前出現一個老頭,給他嚇一跳。

他奶奶的,這個老頭怎麼跟個鬼一樣,憑空出現啊!

許長生強壓心中不滿,憤恨。

「師傅…」

沒錯,這個老頭也是許長生的師傅,不過他可沒有做好師尊應該做的。

反倒是把原主害死了。

他叫:劍仁。

九陽仙宗的長老,江湖人稱:劍仁長老,喜歡穿着一身紅配綠的袍子。

蒼老面容,身形瘦小,長得和《地下交通站》里的賈貴似的。

「愛徒,近來可好啊?」

劍仁面帶微笑似關心的樣子,許長生看都不想看他一眼,垂眸看着自己小瓶子。

「還行,伏青衣已經收我為弟子,不過她一直在提防着我,從不讓我與她貼身相處,但還請師傅放心,弟子想來用不了多久,就能靠近她了……」

許長生當然不會說出,自己和伏青衣都已經算是煮熟飯,一家人了!

這要是告訴了,劍仁,他不得直接給自己安排任務了!?

許長生不擔心劍仁,覺得自己辦事不利就要殺了他。

畢竟他還需要自己呢!

誰會殺一個,對自己還有極大用處的人?

劍仁一聽,心裏樂開了花。

一個月便成為了伏青衣那女人的弟子,再給許長生一些時日,豈不是就能碰到伏青衣的衣角了?倒也還算爭氣。

「徒兒當真是為師父分憂了,為師現在冒着被伏青衣打死的風險來找你,也是想來通知你一個任務,同時也是我們九陽的大好機會!」

「機會!?」

許長生詫異望着劍仁,心裏也是暗暗猜想,這老東西又想幹什麼?

劍仁只看出許長生的疑惑,可看不出其他小心思,便解釋道:

「這麼多年來,九陽、九陰分裂讓其他宗門吃盡了便宜,再加上這次仙道之門重凝,讓我們兩宗都得放下恩怨,好好靜下心來商議合併一事。」

「為了,在這盛世開始之後,讓宗門不至於在這盛世里成為犧牲品。」

「這件事定在半年之後,但伏青衣那個瘋婆子,修為是五行九重境界,我們九陽宗主比她弱上半分,為了能在此次合併之中,成功獲得宗主之位,所以想讓你,在她的身上下毒!!」

「這是一種慢性毒,日積月累之後夠那瘋婆娘喝一壺的。」

「雖然毒不死,但也叫她喪失五成實力,這樣半年之後,她九陰憑什麼和我們九陽爭輝!?」

許長生( ̄□ ̄;)???

劍仁顯然看不到許長生滿頭問號。

自顧興奮繼續道。

「仙宗也不會虧待與你,只要你辦成了,你就是下一任陰陽仙宗聖子,在幾千年後,擁有很大幾率繼承陰陽仙宗宗主之位。」

聽到這裡,許長生直接想一刀砍了這個,騙人的老頭子。

又給我扯概率事件。

上一世,並夕夕他砍了足足幾百刀,砍到所有親朋好友閉門不見。

但還是差百分之一!!!

現在你劍仁,給我許長生也搞這一手?騙鬼去吧你…

很顯然劍仁,還是沒注意到許長生的表情,他已經把自己說入迷了。

「為師已經徹底為你探查過了,你的超極致仙陽聖體,能夠隱藏住此毒。」

「再加上,伏青衣那個娘們修鍊的是陰寒之法,面對你這種陽剛之氣,她遲早忍不住就範的,你多去她身前走動。」

「這樣,她一定會被你這般相貌給迷住,到時候你就直接下藥鬧她!!」

「那我們便大功告成,啊嘎嘎嘎~」

……

許長生那叫一個無語。

「師父你真覺得這樣可以嘛,萬一伏青衣她發現了端倪呢?」

劍仁老臉極為自信,篤定道。

「這個徒兒還請放心,這一定萬無一失,不會有人能想到我們會把一個對於九陽仙宗來說,屬於是頂級至寶的超極致仙陽聖體,派去她那裡當卧底。」

「因為這種操作,在那個極度膨脹的伏青衣眼裡看來,無疑就是覺得我們九陽的高層,都是一頭蠢驢,但她哪裡會想到,我們其實是站在第二層呢?」

許長生:「……」

許長生原身之所以,會以毫無修為情況下被伏青衣搶下,就是因為這個劍仁長老害得……

為了以防伏青衣有所聯想,便把他修為給廢掉了。

現在許長生的鳳初五重,可都是自己『辛辛苦苦』嘎腰子得來的。

換個說話,這個劍仁還是殺害他的兇手,自己遲早是要把他弄死的。

「好徒兒,你可要加把勁啊,只剩下半年時間了。」

「為師可是十分相信你的,以你天賦外加這俊俏的容貌,只要你肯努努力,一定可以討到那女人的歡喜,對你言聽計從!」

「為師不擔心你會叛變,畢竟對方可是伏青衣,她要是知道你是卧底,指定第一個殺了你,所以你一定要努力,把她迷惑住!!」

許長生望着一臉慈眉善目,好似一直為他設身處地着想的劍仁,他真的對天發誓,遲早把他的皮給他扒了。

這個和前世那些個誆騙他,努力通宵背書,或者努力通宵加班有什麼區別?

「師父還請放心,徒兒知其厲害,定然不會有二心。」

房間內,充滿了師慈徒孝的氛圍,叫人看到了直流淚。

劍仁點了點頭,畢竟他是真不怕許長生叛變,也篤定這小子不會叛變。

自己給了他這麼多許諾,再加上那個惡婆娘,相信他這些天的相處也能看得出來,他敢說就敢死。

「很好,那師尊就等你的好消息。」

說話間,劍仁從自己須彌戒里拿出一株靈草,遞到許長生手上。

意思很明顯了,這是你做事的酬勞。

在劍仁看來,一味地許諾終究太過虛浮,適當給一點好處,許長生才會死心塌地去做事。

「多謝師傅賜予的靈藥!!」

許長生一眼就看出來,這破玩意到底是什麼,暗罵這老頭要不要這麼小氣?

你想要賄賂,那就賄賂大一點啊?

這二階靈草糊弄誰呢,不反你骨反誰。

劍仁見許長生收下了他的賄賂,仰頭自得,飄飄然離開了房間。

望着離開的劍仁,許長生沒有着急去和另一方赴約。

畢竟……

鬼知道那賤人走了沒有。

再者,他也要調整一下情緒,畢竟當演員也是很累的好不?

這種還是關乎生死的戲碼,一個不小心直接當場嗝屁。

本還想再冷靜一會的許長生,被食指的灼熱打斷了沉思,萬劍山莊庄的那位兄弟又在發信號了。

他可能已經等不及了……

許長生嘆了一口氣,間諜也不是好當的啊,整理一下儀容儀錶,免得被看出什麼端倪,便緩緩走出了院落。

天還沒大亮,道路上人也不是很多。

再者,說句不好聽的,誰會在意許長生這一個鳳初五重……

一路下山,來到山腳下。

閉眸暗暗感應對方所在的位置,食指不經意的抖動是在傳送信號。

這是他重生以來,第一次使用。

畢竟以前這些人,從來不聯繫自己,今天也不知道怎麼了。

不來就不來,一來來兩。

來到小溪邊,看着時不時路過的山腳村民,來挑清晨的水。

「小夥子,早上好啊!你起的可真早,像你這般年輕人,很少有這麼早起床的哩。」

許長生輕笑點頭回應,繼續沿河走去,直到走到一處河邊涼亭處。

許長生感覺自己手指頭一陣發燙,不知道還以為自己摸到火爐子了。

想來對方就在附近了。

四處觀望,亭子里一個身穿白衣背負一把長劍的姑娘直立其中。

顯然這個女子,也是注意到了許長生。

兩人四目相望,大致確定對方就是對的人。

許長生進入亭子,女子率先開口。

「道友,此地叫何路?」

這是暗號了……

許長生也不得不感嘆,還是正道門派會玩嚯,搞什麼都是正正規規的。

「劍仙路……」

女子一聽心裏已經確定七八分,邁着輕盈步伐來到許長生身前,只高到他下巴處。

美眸如做賊似的四處掃蕩,見沒有可疑的人員,見確實沒有,這才貼到許長生身前。

把聲音壓的很低很低:「一二三四五!」

「唉……」許長生聽着她的對接暗號,不由得輕輕嘆口氣。

「萬劍山莊最威武……」

這下子,兩人才算是徹底對接完成。

「黑貓,很高興能成功見到你,初次見面還請多多擔待,我是白貓。」女子拱手十分興奮,頓了一下又小聲道:「我真名叫水瞳溪。」

喏,瞧瞧什麼才叫專業。

正道做事確實是不一樣,而黑貓就是許長生的代號,畢竟已經當卧底去了,直接稱呼名字,在他們正道看來這極為不專業。

「額,我見到你也挺開心的水瞳…白貓……」

看着差點叫出她名字,被她美眸一瞪的許長生,直接頭都大了。

這到底是什麼極品啊!!

這大清早能有什麼人,會注意到你和我在這裡『卿卿我我』。

真有人會注意,你我站在這裡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樣子,當真以為人家是瞎的是吧。

水瞳溪見許長生差點把她暴露了,嚇得她四處觀望。

這可是她第一次出動任務,她絕對不允許自己履歷上畫上叉叉。

便拉着許長生的手,面露認真,輕聲道:「我們做坐下說,這樣顯得我們像個普通人在交談。」

許長生:「……」

隨着兩人的坐下,水瞳溪似有些關心,畢竟她是知道許長生一些事情的。

對於他,水瞳溪那是打心底佩服,擁有這般天賦還願意犧牲自己潛入敵人內部,不顧自身安危。

這樣的蓋世豪情,她是真的超欣賞。

「黑貓,先說說你這些年來的經歷吧,還有這些日子得來的情報!」

見到許長生之後,水瞳溪直接否認了宗門的看法,宗門認為許長生出去多年八成是叛變了。

不然,怎麼會這麼多年不聯繫一下宗門,聯繫給的消息也是隻言片語。

可現在水瞳溪見到許長生,簡直就是正派人士超標準相貌,濃眉大眼,神俊的面容,這個魔道賊子八竿子打不着啊。

一看就知道妥妥的正道人士,而非魔道中人。

雖然剛剛差點犯錯,但可能也是太久沒見到自己門派的人,心裏激動導致的。

這情有可原。

從這些種種跡象來看,許長生一定沒有叛變,還是他們正派的卧底。

而她這次也是被派下了任務,才來到這裡找許長生。

「額。」

「這些事情說起來可就有的說了。」

「我這……」

許長生話沒說出口,直接被水瞳溪拿手堵上,這給他整得一愣。

這小娘子什麼意思?

堵我嘴幹什麼?

水瞳溪一手放在自己小嘴『噓』,一手抵在許長生嘴巴,美眸又四處觀望。

見沒人收回雙手,拍了拍自己接近飛機場的胸脯,鬆一口氣道。

「黑貓我們差點犯了大錯!!」

許長生!?

「這樣子交談未免太不專業了,我們去酒樓房間里談,你請放心不用你付錢!我來的時候便已經都準備好了!」

許長生望着這個小娘子,心裏神獸直飛。

遇上鬼了?!

行,客隨主便,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去想去的地方,見想見的人,和ta說想說的話。

兩人站起身,朝着城鎮走去,還好離得也不是很遠。

不到半個時辰便來到了,水瞳溪提前預定好的酒樓。

她為了保持專業,叫許長生在外面裝作吃飯的人走進來。

她要與許長生演一個,他鄉遇故知的戲碼,說是這樣的相識,看起來更加自然一些。

許長生被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水瞳溪,帶進房間。

他心裏懶得嘆氣了,因為已經快沒氣了。

「好了黑貓,你可以開始說了!」

許長生望着拿出一本小本本,就要開始記錄筆錄的水瞳溪,抬起雙手朝着自己太陽穴,就是一頓擠壓。

接下來許長生便開始替原身訴苦了,當然也算為自己訴苦,畢竟現在也是他在承受。

許長生現在十八歲。

八年前來到萬劍山莊想拜入其中,卻因被埋在萬劍山莊後山的萬劍觸發了感應,劍庄長老們由此得知其子,身負天生劍心。

但因為那時候和陰陽兩大仙宗,打得不可開交,陡然想出一個『好主意』。

那就是派許長生去九陽仙宗當一個卧底,他們一定想不到,他們捨得一個天生劍心的絕頂天才,去加入他們魔門。

四年前的許長生還真就成功,加入了九陽仙宗,可好死不死,九陽仙宗那些老傢伙們根本不會玩劍。

看不出許長生身負劍心,反倒是看出了他超極致仙陽聖體,想到和九陰仙宗的緊張關係,便派許長生再一次去當卧底。

當然這次,劍庄是知道的。

一年前許長生離開九陽下山,可哪知道修為被劍仁給消除了,美名其曰怕伏青衣看出來,他有九陽仙宗的功法氣息。

就這樣沒了修為的許長生,在樹林里默默吃苦躲藏。

他根本去不到九陰仙宗啊,沒有修為的他連大山都穿不過去。

還拜師?拜個狗屁……

就這樣原身死在了樹林里,許長生穿越接替這份苦差事。

……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