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陸繹 桃夭》我在現代給古人直播小說免費閱讀

《陸繹 桃夭》我在現代給古人直播小說免費閱讀

2022-05-11 22:27 作者:木蘭星

章節介紹

當年非卿不娶的肅王變了心,眼看着自己慢慢獨守空房,眼看着府中馬上入新人,桃夭夭在巨大的打擊下終於恢復了記憶,原來自己來自於藍星耳邊響起了聲音問她回不回去,桃夭夭選擇了離開,但她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在現代的日常都被直播了出去,大黎朝的古人們日日看着她的直播,生活也…

在線試讀

第4章 無緣無分

好久沒上課了,桃夭夭只感覺眼皮在打架,就是聽老師的站着聽她也做不到不睡。至於下課,除了上廁所她都在睡。

好久沒這麼睡過了,更沒想到過三年一夢後,睡神這個稱號落在了自己的頭上。

而整個大炎朝從最初的言之鑿鑿的談論女夫子的各種問題,到最後的卻是恨鐵不成鋼。你倒是學啊,那麼好的條件,你倒是聽課啊!尤其是那些寒門子弟,真真是對桃夭夭羨慕嫉妒恨。

最後也是無奈的當個睜眼瞎,算啦,也不難為王妃,她確實不需要怎麼學啦,我們還是看看王妃那個地方是怎麼學習的吧。

英語課

「我到現在沒明白英語課是什麼?」

「沒聽說過,想來很重要吧」

「放到學堂上的當然重要啦,還是好好聽夫子怎麼講的吧!」

「勒死阿紫…」有人跟着慢慢的捋舌頭。

「代課模特…學術的…,」有人興奮了,「我學會一個」

「完全聽不懂啊」

「什麼叫做閱讀題誒誒比比次次次次滴…」

「好像是手裡那張紙兒,他們說叫卷子」

「啊,我頭疼,這都啥呀!」

「咱們學這個有用嗎?」

「王妃都在學,應該有用吧」

………

數學課

「什麼叫z的磨啊,確定這是術數知識嗎?」

「什麼玩兒意兒?噶嘛?」

「這個符號是啥呀?」有人在地上跟着畫畫sin

「愛芙艾克斯,愛芙富艾克斯…」有人大受震撼,「我不能理解」

「因為,所以,因為,所以,所以幾個點就是因為所以?」

「這是啥呀?這是我能學會的東西嗎?」

「哦哦哦!我明白了,這就是天書,我等凡人實在是沒有那種慧根。」

「平行線?肉又是什麼東西?」

語文課

「這些字和我們的好像,聽他們說我好像也都認識了。」

「我也一樣」

「呼,總算有一個能明白點兒的了。」

「我不能理解,這幾個所謂的選項和文章里不就差幾個字嗎?怎麼就這個對那個不對?」

「不都是一個意思嗎?什麼叫做太絕對了?」

「賞析,這是詩吧!這個我會。」

「我的賞析和老師的賞析差別怎麼那麼大呢?我不能理解。」

「是叫做翻譯吧,簌簌就是簌簌啊,這有什麼好翻譯的?」

「差不多十個左右,這有什麼問題啊?」

地理課

「等高線等深線?」

「冷氣團,暖氣團。空氣都是成團的嗎?我怎麼感覺到處都是。」

「我的天啊!這就是海嗎?這麼大的嗎?」

「那不叫海,叫洋」

「地中海氣候?溫帶大陸性氣候?氣候不就是春夏秋冬嗎?」

「水土流失,泥石流…」有人眼中精光一閃,「怪不得,怪不得…」

「梯田?」

歷史課

「唐朝是什麼時候?沒聽說啊!」

「宗法…我好像明白點兒什麼了?」

「這都什麼啊?幾億兩幾億兩的白銀賠償,真有錢」

「根本原因,直接原因,間接原因,有什麼區別嗎?」

「三省六部,行省,郡國並行…」有人低頭沉思,「我們大炎朝是什麼啊?」

「君主立憲?總統?皇帝怎麼沒有了?」

「什麼叫做資本主義,社會主義,我聽不懂啊。」

政治課

「意識的能動作用,意識是我們的想法吧,它能自己動?」

「錢是一般等價物,我不理解但我大受震撼。」

「發展是螺旋上升的發展,什麼是螺旋?」

「三觀是什麼?」

「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文化?普通百姓不喜歡讀書啊?」

「民族特色,這個我懂我們是炎人,旁邊有大月氏,匈奴…」

「集中力量辦大事兒」有人陷入了沉思,大炎朝集中力量辦過什麼事兒啊?

一天的課程下來,桃夭夭暈的乎,大炎朝更是炸開了鍋。他們懂得這是學堂,但這些知識他們聽不懂啊!別管這知識好壞,他們連聽懂都做不到,怎麼辦啊?

不過經過這一天的光幕,民間除了一些野心家想要搞事兒,普通人也沒有那麼害怕了,不知道為何,他們所有人都能明白,他們一直跟着看的那個人就是肅王妃,看着皇室王妃安然無恙的在光幕里學習,眾人也是心裏大安。

太極殿

不只是民間,皇室和大臣們也跟着學了點兒,只是一點兒他們也感受到了這些知識的正確。

想想那高聳入雲的房屋,蕭承瑾相信肅王妃所在的天宮,比他們強。

但是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信息,尤其是那個歷史課和政治課,也是讓他有些心驚肉跳。

但他心裏又明白,天空中這個巨大的白板不是他說了算的,他也只能在心裏祈禱,希望事情往好的方面發展。

聽王妃的意思他們今天的課程結束了,想來也不會有什麼重要的事了,蕭承瑾只好放眾位大臣回家,不過從此以後每天的清晨大臣們都得來上朝直到黃昏。

蕭允文也準備回府了,帶着張玉嬌。今天的事太多也太亂,他也沒有功夫去張玉嬌那裡,直接抬腳就去了正院。

靜悄悄的一片,沒有一點聲音。即使是心有準備,蕭允文的心裏也是咯噔一下。

他祈禱過光幕中的女人不是夭夭,哪怕是也希望她能回來。但現在看來,終究是奢望了。

跌跌撞撞的進了屋子,笨手笨腳的點了蠟燭。蕭允文發現在桌面上有一封信——肅王親啟

手指在顫動,打開了信封,蕭允文一字一句的讀着,裏面有他們美好的回憶,有他們婚姻的剖析,還有着最後的釋然。

桃夭夭說她都想起來了,她要回家了,以後都不會再回來了,她說她希望自己幸福。

信紙落地,蕭允文也是一臉茫然,怎麼就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了,她是自己的妻啊,怎麼就會離自己而去了呢?

想到過去,蕭允文只感覺一片彷徨。那是自己跪了幾天幾夜求娶來的,怎麼後來自己就不願意回府了呢?怎麼就不怎麼與她相見了呢?

撕心裂肺的痛楚沒有感覺到,但蕭允文終究是覺得自己的心空了一塊兒,自己本是有妻的,但我把她弄丟了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