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褚含清衛九公主喜嫁:純情侍衛太撩人小說免費閱讀全部章節

褚含清衛九公主喜嫁:純情侍衛太撩人小說免費閱讀全部章節

2022-05-11 22:27 作者:寒煙渺渺

章節介紹

【美艷公主+純情忠犬侍衛】 褚含清做了四年的輔政長公主,心思全給了江山社稷一朝遇刺卻對身邊的純情暗衛動了心,忍不住撩撥試探、一步步引他入網 衛九給長公主做了七年暗衛,從未敢肖想主僕之外的情分,卻在長公主一次次的撩撥下動了情迷了眼,甘願就此沉淪其中 身份的差異、…

在線試讀

第1章 爾等可還記得身份

精彩節選

寧天國,皇宮,皇極殿。

肅穆莊重的大殿里,眾大臣趁皇帝還沒有臨朝,跟左右相鄰的同僚竊竊私語。

「昨日京城裡發生了個趣聞,兄台可曾聽說?」文臣隊伍里,戶部右侍郎興緻斐然向左侍郎問道。

「我昨日從官署回家,一直在研習農書,不曾聽聞什麼趣事,賢弟可否說與我聽聽?」左侍郎回道。

「兄台可知花月樓?」

「有所耳聞,還請賢弟細說。」

「花月樓是京城裡最大最有名的青樓,有兩大頭牌月華、花胭。昨日是月華掛牌接客的日子」,右侍郎左右看了看,壓低了聲音繼續說道,「聽說興遠伯世子與兵部尚書嫡子因為月華打了起來,場面鬧的還挺大。」

左侍郎聽到此,疑惑問道,「不過是年輕人的衝突,這算什麼趣聞?」

「兄台有所不知,這興遠伯世子的褲子都被拽掉了,在場好多人親眼所見,今日城裡都傳開了」,右侍郎悄悄往興遠伯的方向看了一眼,「你看興遠伯的臉色,怕是被這個兒子丟盡了臉。」

左侍郎朝興遠伯的臉上看了看,果然黑的像鍋底一樣。

右侍郎笑了下繼續說道,「長公主一向與兵部尚書不睦,不知碰到這個機會會不會嘲笑他一番,我等且看今日有沒有好戲可看。」

左侍郎聞言點點頭,二人不再出聲。

大殿里很多官員都在交頭接耳討論此事,竟然沒有哪一群人是在討論國家大事的。

眾人聲音雖小,但架不住人多,竊竊私語聲還是傳到了興遠伯與兵部尚書的耳朵里,二人的臉色黑的彷彿要滴下水來。

尤其是兵部尚書趙端本,他自知與長公主一向不和,若被她得了嘲笑的機會,簡直丟臉到家了。

說話間忽聽一聲「長公主到——」,眾人齊齊轉身看向大殿門口,一位宮裝麗人正扶着侍女的手跨過門檻。

只見她的大紅色羽紗宮裝上用金線細細綉了雍容華貴的纏枝牡丹花,華麗卻不厚重。寬大的袖口處,只露出一點削蔥般的指尖。挽的整整齊齊的髮髻上並沒有過多裝飾,只偏簪一支九鳳琉璃釵,鳳口處銜墜一顆指頭大的明珠,陽光照射下流光溢彩,似要晃花人的眼睛。

大紅色若穿不妥當就容易被衣服壓住,可穿在這位女子身上,只映襯得她膚白若雪、烏髮如墨。

細看她的五官並不是嫵媚柔婉的美麗,而是明艷大氣,燦若驕陽。一雙鳳眸清澈明凈,眼波流轉間竟比頭上的九鳳琉璃釵還耀眼。且她身姿高挑挺拔貴氣天成,自有一番難言的高華氣度,讓人見之心折。

來人正是褚含清,寧天國身份最尊貴最特殊的女子。她是先帝與敬德皇后唯一的孩子,兄弟姐妹間唯一的嫡公主。帝後伉儷情深,先帝愛屋及烏,對這唯一的嫡女自小寵愛非常,可謂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皇室公主及笄之前無封號,褚含清卻在八歲之時就被封為昭慧公主,取「光明、聰敏」之意,賜享雙祿。其他公主們都是在定親之後才開始建造公主府,而她在被賜下封號時就開始建造,及笄後即在公主府居住。

在她十八歲時先帝離世,臨終前聖諭加封褚含清為鎮國昭慧公主,待新帝繼位後行輔政大權。明眼人都看得出先帝對她的偏愛與器重。若非因為她是個女子無法繼承皇位,只怕這上頭坐的是誰還說不準。

自新帝褚昭廷繼位,褚含清累進加封為鎮國昭慧長公主,又有輔政大權在握,一時間權傾朝野、風頭無兩。

褚含清邁步走入大殿,侍女恭敬留在殿外。這是極特殊的待遇,整個寧天國,只有褚含清的侍從能站在議政的皇極殿外等候。其他王公大臣們的侍從下人非傳召只能在宮門外等候主子。

眾人在褚含清進殿之後自覺齊齊低頭行禮,「參見長公主殿下——」

「免禮。」

頭頂傳來一句清越女聲,眾大臣不敢立馬抬頭,只瞧見一席紅裙迤邐而過,穿過人群直直走到了最前面,站定在離御座最近的位置。

眾人自然不敢再像方才一樣交頭接耳,大殿內陷入一片沉默當中。

褚含清卻先開了口,「眾位大人剛剛都在聊什麼?本宮在殿外聽得不甚清楚,什麼趣聞、什麼樂事,不知道哪位大人給本宮詳細說說?」

她邊說邊轉過身來,一雙鳳眸看向眾人,臉上不見一絲笑意。

沒有人敢開口,只聽見褚含清的嗓音涼涼的傳出,「皇極殿乃是討論國事政務的場所,各位大人豈能不知在此地該保持端肅威儀?爾等身為朝廷重臣,不思國事、不念民生,只對流言軼事興緻盎然,嘰嘰喳喳猶如市井婦人,可還有一點君子端方的姿態?可還記得自己是什麼身份?」

眾大臣全都低頭不語,只余褚含清的聲音在殿內回蕩,然後陷入一片寂靜。

如今天下三分,寧天國、雲聖國、安南國,三國之間以玄風山脈為界分而治之。明面上看來,寧天國實力最強,雲聖國、安南國稍弱。近年來三國之間常有小範圍摩擦,多年維持的和平局面不知哪天就被打破。

雲聖國在西北方虎視眈眈,西南又有安南國野心勃勃,朝中本該君臣同心提升國力才是。然而自褚昭廷繼位以來,多數朝廷官員只顧爭權奪利、媚上欺下,少數心懷天下的好官反而被排擠,朝堂上簡直烏煙瘴氣。

褚含清對這些尸位素餐之人很是看不上眼。

作為擁有輔政權力的長公主,這四年來她殫精竭慮盡心儘力。面對外有強敵虎視眈眈、內有權力傾軋鬥爭的困境,她手段凌厲行事果決,清理掉了不少官場蛀蟲,總算讓褚昭廷堪堪坐穩了皇位。

也正因如此,導致很多派系與她水火難容。究其根本,不過是褚含清的行事影響到他們的利益罷了。

褚含清見眾人俱是低頭不語,她目光冷冷掃過人群,在兵部尚書趙端本的身上停留一瞬,轉過身不再說話。

趙端本心中詫異,他不信長公主沒有聽到昨日自己兒子的傳聞。

本以為她會藉機嘲諷自己一番,甚至他都已經做好了反駁的準備。然而她毫無動作,反而讓人心中忐忑。

褚含清自然是知道昨日的傳聞的。今日從公主府往皇宮來,一路上有很多百姓都在議論此事。

朝廷官員子弟為了爭做青樓名妓的入幕之賓大打出手,自然是百姓口中的好談資。

然而褚含清對此並不感興趣。

不過是不成器的富家公子哥兒,這種風流軼事每年沒有個百八十件,也有四五十件,或大或小罷了。並不是多麼稀奇的事情,這些大臣有如市井百姓一樣議論紛紛,也只是想看兵部尚書和興遠伯的笑話而已。

褚含清注意到很多人偷偷在她與趙端本之間瞄來瞄去,想必是以為兩人不和,她會藉機出言嘲諷,存了看熱鬧的心思。

呵,當本宮跟你們一樣嗎?

出言嘲諷不過是逞口舌之快,有些事自然要用在合適的時機才對。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