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白微齊景浩《暗獵者》在哪裡看?

白微齊景浩《暗獵者》在哪裡看?

2022-05-11 22:29 作者:小青森aomori

章節介紹

【都市異能+懸疑+靈異】荒涼的老街,有這麼一家事務所,收錢辦事,善惡不分,一場詭異的買兇殺人案讓年輕刑警白浩注意到了這家事務所,掩藏在鬧市之下的邪惡和詭異,開始浮現在眼前

在線試讀

白面書生卷(一)

精彩節選

是夜,霧正濃,路邊的路燈昏黃,因為是A市老城區,又恰好是平時沒幾個人會經過的小衚衕,這些路燈也就是個擺設,大多已經壞了,亮着的燈也多是只有小檯燈般亮。

這衚衕里的老舊樓房只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房租便宜,每月幾百元就能租下三室一廳,是無數A漂定居的地方。

路上,畫著濃妝,滿身酒味的張小紅背着高仿的路易威登包包,經過小衚衕時打開手電筒,腳步虛浮,東倒西歪,胃裡一陣翻湧。

她靠在長滿青苔的牆上,忍不住地嘔吐起來,潮濕的牆面攀爬着各種噁心的蝸牛和蛞蝓,配合上那攤嘔吐物,畫面實在是不敢恭維。

張小紅繞過這裡,從兜里取出紙巾擦拭觸摸到鼻涕蟲的手、殘留着嘔吐物的嘴。

一棟老居民樓的樓梯口,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張小紅用手機打光看過去,隱隱約約能看見一個人蹲着背對着她,兩隻手捧着什麼東西在啃食着。

「喂,幹嘛呢!」

這棟老居民樓居住的都是和她一樣在KTV陪酒的公主,一個陌生的男子出現在樓下引起了她的警覺,也僅僅是一絲警覺而已,隨後又放鬆了警惕。

她以為這是哪個姐妹的男友,雖然她沒見過這人,但那些個姐妹哪個不是個多情種,男友換得比美瞳還快。

張小紅一步一步靠近那個男子。

「喂!」她拍拍那人的肩膀,語氣中滿是不耐煩,她倒不是擔心自己的安全,酒精已經嚴重削弱她思考的能力。

她只是因為那男子攔住了自己上樓的路而已。

「你媽的,聽不見嗎!」見男子遲遲沒有回應自己,心中升起一股無名火。

張小紅一巴掌扇在男子的後腦勺上,啪的一聲,自己的手掌都刺痛無比:「你他媽的,操……」

男子緩緩扭過頭,身子沒動,腦袋卻詭異地扭轉了180°,他的嘴還在不停的咀嚼着什麼,金絲眼鏡下那雙眼睛死死盯着張小紅的胸部,咽了口唾沫。

他的嘴附近被鮮血染得烏紅,牙縫裡夾雜着肉絲,雙手捧着塊肉,被吃了一半。

張小紅看得分明,那是女人的胸!

「啊!」她剛想尖叫,卻被男人用手捂住嘴巴,另一隻手用把鋒利的匕首抵住她的腰間。

「噓,」男子靠在她的耳邊,輕輕噓聲,「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我是不會傷害你的。」

男子的聲音很清秀,普通話標準——A市位於天藍次級聯邦的西南部,這裡說話的人都夾帶着濃濃的口音,平翹舌不分,nl不分,前後鼻音不分。

A市經濟算不上有多好,至少在聯邦中只能排到中上游,而且A市犯罪率極高,被譽為聯邦的罪惡都市,來這裡打拚的人大多都是沒有文化,沒有特長,又想遊走在法律之外掙快錢的人。

張小紅聲音顫抖着求饒:「你…你放過我吧,我可以給你錢,我包里…包里還有兩萬現金,銀行卡里還有十七萬,我都可以給你!只要你放過我……我絕對…絕對不會報警的,我的錢是陪酒來的黑錢,**不會管的……你放過我吧!」

那男子卻是笑了,鉗制住張小紅的手鬆開,拍拍她的肩膀:「哈哈,我怎麼會要你的錢呢。

Merry Halloween,這位娉婷如月的女士。」

今天是11月1日凌晨,萬聖節前夕……

————————

11月1日,A市Z區派出所接到報案,夕陽小區發生一起惡性凶殺案件,兩個年輕女子以同樣的手法被人殺害,屍體間隔不到200米,皆是死與利器刺穿心臟,同時左胸被人割下。

現場沒有發現兇器和被割下的左乳,死者是一對要好的閨蜜,初步推斷為情殺。

已有刑警在案發現場調查取樣,死者被帶到了刑偵科做屍檢,有的輔警在人群中詢問是否有目擊者。

警戒線外聚集無數看熱鬧的人,嘰嘰喳喳在議論些什麼,遠處一位身穿警服,留着幹練寸頭的年輕人姍姍來遲。

他胸口的掛着銘牌:刑偵科,白浩。

俯身穿過警戒線,他熟練地戴上手套鞋套,從早早到達現場的同事那接過平板。

「死者信息。」白浩翻看着平板上收集到的線索,詢問着上面沒有的信息,只是他在看到兩名女子胸口的傷時,眉頭皺了皺。

白浩只是入職一年的新人,畢業於聯邦**大學心理系,不知道為什麼來了A市Z區這個小地方,但因為出色的能力,在全是半吊子刑警的Z區刑偵科很快就混到了一把手。

身邊的同事叫梅姐,全名張柳梅,是刑偵科里為數不多從正兒八經的**大學畢業的,學的是法醫。

「居民樓里的死者叫楊欣瑞,衚衕里的死者叫張小紅,都是鑽石KTV里的陪酒小姐,都是20歲,大學輟學,原本在A市電子大學讀大專,瞞着家裡人從B區跑來了Z區當小姐。根據二人的同事說,案發當天晚上楊欣瑞因為月經並沒有去上班。」梅姐複述着剛剛得知的信息。

「也就是說,案發時二人沒有在一起。」

「對,張小紅血液里的酒精含量每百毫升高達218mg,喝了不少酒,明顯是從KTV剛回來的,而另一位死者血液中並未檢出酒精成分,而且……」

梅姐看了白浩一眼,輕輕嘆口氣:「而且另一位死者已經懷孕四個月了。」

白浩面色如常:「死亡時間。」

「根據屍斑形成的狀況來看,楊欣瑞的死亡時間在十二個小時左右,而張小紅的死亡時間在八個小時以下。」

屍檢結果還未下來,只能大致推斷死亡時間,Z區監控還未普及,最近的監控並沒有拍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因為昨夜是萬聖節前夕,許多KTV都有活動,住在這附近的陪酒小姐也基本上都在上班。

也沒找到目擊者。

白浩低頭看一眼手錶,10:51。

「死亡時間相隔了四小時……昨晚晚上十點的時候張小紅還在陪酒嗎?」

「是的,KTV那邊的經理說張小紅昨晚接到個大單子,一直喝到凌晨一點才下班。鑽石KTV到夕陽小區的距離步行的話需要四十分鐘,因為喝醉的原因可能會走的慢一些,也就是說張小紅是在回家的路上,或者是剛到家不久遇難的。」

白浩翻看着現場拍攝的照片:「接到報案到現在才三個小時,誰下令把人帶去屍檢的。」

梅姐沉默了幾秒,說:「市總公安局那邊,他們還說要接手這個案子,被我拒絕了……甚至家屬都沒同意就帶去屍檢了,我總感覺有蹊蹺,不過他們並沒有執意接手這個案子。」

平板上,白浩翻找到幾張照片。

第一張,是死者張小紅的包,裏面的現金和銀行卡都沒有被動過,所以那些半吊子刑警才推斷為情殺或仇殺案件。

畢竟,這兩人的前男友是真的有些多的離譜了,不排除有因愛生恨,被甩之後前來爆發的玻璃心深情男。

第二張,是一灘遠離案發現場的血跡,在一樓的樓道口,化驗結果還沒下來,不清楚是誰的血,樓梯上斷斷續續有幾滴血斑,從死者一起租的房門口延伸下來的,終點就是那攤血跡。

白浩指指第二張照片:「帶我去那。」

這片樓道已經被警戒線圍住了,居民想上樓就只能跑到從另一棟與之相連的居民樓天台,再從天台下來。

梅姐帶他走到那攤血跡旁邊,白浩俯身查看。

「看出了什麼。」白浩問她。

梅姐好歹在刑偵科待了十幾年,一眼看出問題的所在:「血液的濺射很不對勁,樓道上的血斑,形狀很不規則,應該是兇手拿着被切割下來的胸部快速奔跑將血液甩在地上形成的,而樓下的血跡是圓形的,證明兇手已經停止了跑動,停在了這裡,可能是蹲坐着休息,或者是等人。」

梅姐看見白浩在走神,便沒有繼續說話,她知道白浩推理喜歡將自己代入到兇手的角度,這種聽起來很玄幻的推理方式反而破獲了許多奇案。

——————————

白浩發現自己成為了個籠罩在黑暗中的人,看不出任何外貌特徵,甚至分不出性別,他嘗試操控小黑的身體,發現依舊只是以第三人稱視角模擬昨夜發生的案件。

咚咚咚……

小黑敲了敲楊欣瑞的房門,沒有回應。

咚咚咚咚咚咚……

小黑敲門的速度開始變得急切,這時裏面才傳來句謾罵:「催命啊,敲敲敲,敲你媽啊!」

**……

是人穿着拖鞋快速走動的聲音。

楊欣瑞拉開房門,看着門外的小黑,緊皺着眉頭:「你是誰?也是找小紅的嗎?」

觀看着一切的白浩打了個響指,像是給畫面按了暫停,他透過小黑的目光,透過楊欣瑞半敞開的卧室門,看見她房間里躺着個人,也是看不清楚容貌和外形特徵,渾身灰色,這代表着這個人和楊欣瑞的死有一定關係,但不是直接導致了楊欣瑞的死亡。

「死者並不認識兇手,有可能認識另一個死者,案發現場還有一個目擊者存在,這個目擊者很可能看見了兇手的樣子。」白浩冷靜分析着。

在他的模擬之中,看不清楚的人都是還活着的人。

「他沒有來報案,是在隱瞞些什麼呢?」

再打一個響指,模擬繼續。

小黑說了些什麼,白浩聽不見,可楊欣瑞在聽到這句話後臉色劇變,想要關上房門,被小黑伸腳攔住了。

小黑目光掃過卧室,他也發現了小灰的存在,隨後用手掐住楊欣瑞的脖頸,掏出匕首,一刀刺穿掙扎中的楊欣瑞的心臟,導致她當場死亡。

畫面到此戛然而止。

白浩從模擬中清醒過來,抬手看錶,過了三分鐘,他只能模擬三分鐘。

「有什麼線索了嗎?」梅姐湊過來。

白浩點點頭:「兇手和第一個死者並不認識,現場有目擊證人,可能看見了兇手的樣子,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兇手並沒有殺害他。」

「小白還是小灰。」

「灰的。」

「那就是說那個目擊證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嘍?」

白浩點點頭,從平板里的照片中指指楊欣瑞那有些凌亂的床:「讓李哥他們找DNA,那目擊者是案件的關鍵,再讓老貓查查楊欣瑞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

「我們去B區電大看看。」

————————

B區離Z區足足有七十來公里,靠近天藍江,是連接A市與其他沿江城市的重要樞紐,是天藍次級聯邦與其他次級聯邦的外貿交易城市之一,人均GDP在A市主城八個區里常年位於榜首的位置。

但依舊只是矮子裏面挑高個兒罷了,A市的貧富差距太過明顯,又因為毗鄰水青次級聯邦,導致犯罪率居高不下。

輝煌聯邦下各個次級聯邦都是自主管理,聯邦完全放養,甚至不反對戰爭,導致隔壁水青次級聯邦陷入戰火數十年,經濟和教育的落後,導致水青次級聯邦犯罪率位於聯邦前十。

大多在A市犯罪的人都是從水青偷渡過來的。

A市電子大學門口,白浩叼着煙,坐在車上打量着這個學校的環境,做為B區數一數二的大學,這的環境還算不錯,只是學費偏高。

走廊上,有幾個頭髮花花綠綠的精神小伙也叼着煙,遠遠看着白浩做出個抹脖子的動作,看樣子二十齣頭,穿衣風格卻比二十三的白浩成熟了不少,緊身褲豆豆鞋。

下一秒這些人就被個帶着金絲眼鏡的儒雅中年男子拍了拍肩膀。

精神小伙一看來人,煙一扔,撒丫子就跑,穿梭在教學樓複雜的樓道之中。

那老師沒有追逐他們的意思,而是看了看白浩的方向,隨便扶正眼鏡,走入教室之中。

「這人,你看出什麼了嗎。」白浩詢問道。

梅姐撓撓頭,沒有說話。

白浩有個小癖好,就是分析陌生人的心理,不僅自己喜歡分析,還喜歡問別人分析出了什麼。

「他們在怕他。」

「他胸口的裝飾口袋插着支Aurora鋼筆,以普通人的薪資根本無法承擔,襯衣熨燙得很平整,證明他是很講究的人。這種人十分好面子,肯定不會做出動手這種令人詬病的事情。

比那些成年學生高出一個頭的身高,起碼在一米八以上,卻不顯得纖瘦和臃腫,顯然是健過身的。

他應該是個領導,而且關於他的傳聞能讓那些大學生光是聽說就能恐懼他,你去查查A市電子大學校董會的名單。」

梅姐打開筆記本電腦,輸入A市電子大學校董會的字樣:「校長…不詳……主要投資人……張三,李四,王剛……李棫明,找到了!」

梅姐指着電腦上的照片,這正是剛才的那個人:「主要投資人,持股8%,畢業於首都大學語文系,曾經是水青的僱傭兵,前些年退伍後就投資了這個學校,在兩個月前大二電工技術班的輔導員楊會車禍去世後就暫代了那個班的輔導員和語文老師。」

對某些涉世未深的毛頭小子來說,李棫明這種KD在1以上的人着實是很恐怖的東西。

「大二電工!那不就是張小紅和楊欣瑞之前待過的班級嗎!」梅姐目光一亮,因為兩名死者的檔案上寫着就讀於A電大2020級電工技術班,半年前因為偷盜而被學校開除。

「正好要去打探消息,順便會會這個李棫明。」

————————

咚咚咚…

白浩敲門,李棫明還沉浸在講解瘦金體的寫法之中,下面的座位空蕩蕩,只有寥寥幾個學生報了他的課,不過他確確實實講得好。

咚咚咚咚咚咚!

白浩又急促地敲了敲門,李棫明才注意到他。

「**,有些事想找你了解一下。」白浩掏出自己的警官證。

李棫明放下粉筆,對下面的大學生們說道:「先上自習。」

隨後跟着白浩出了階梯教室。

白浩餘光瞟到那些個學生在看見李棫明出教室以後紛紛低頭拿起毛筆練字。

不錯的學生,值得表揚。

「李教授你好,我們是Z區刑偵科,有些線索想找你了解一下。」

獨立辦公室里,李棫明為二人倒上一杯水,坐在他們對面,那強大的氣場讓梅姐簡直夢回大學生活。

「警官好,有何事李某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李棫明的普通話很標準,哪怕是在首都長大的白浩也沒有他標準。

梅姐拿出兩張照片:「這兩個人是你的學生嗎?」

「這是楊會導員的學生,之前因為偷室友生活費被開除了,那件事鬧得沸沸揚揚,還是在下出面調解的,因此有些印象。」李棫明輕抿一口茶盞中的大紅袍。

「是這樣的,這兩個人在Z區被人殺害,我想了解一下她們在大學裏有什麼仇人。」梅姐問道。

李棫明思索片刻:「沒聽說她們有什麼仇人,警官可以去問問之前她們的室友。」

「被偷錢的女孩,我要見她。」白浩說。

「好,在下馬上帶她來辦公室。」

幾分鐘後,李棫明帶着一位畫著淡妝的女孩來到辦公室,李棫明說:「在下就先迴避一下。」

「楊琴你就坐在我那個位置,警官問什麼你說什麼,千萬不要說謊。」

說罷,李棫明關上辦公室的房門。

腳步聲遠去。

「坐吧。」梅姐看着戰戰兢兢的楊琴,「我們只是想來找你了解一下情況而已。」

「好…好的。」楊琴坐在李棫明剛才的位置,緊張地東張西望。

「張小紅和楊欣瑞,你認識嗎?」

「啊…認…認識,是我之前的室友,怎麼了**阿姨。」

梅姐想問知不知道二人在大學有什麼仇人,被白浩搶先開口:「她們偷了你多少錢。」

「不…不記得了,一個月的生活費。」

「她們被開除出大學後曾先後向人匯款三千元,是給你的嗎,這是你被偷的金額嗎。」

「是。」

白浩問問題的速度很快,幾乎是楊琴剛開口回答他就馬不停蹄地問了下一個問題。

「你父母是做什麼工作的。」

「在工地做小工。」

「小工能給你一個月三千的生活費嗎,畢竟A市電子大學的學費還是蠻貴的。」

楊琴沉默了,沒有回答。

「是誰指使你污衊她們的。」最後一個問題,白浩目光如劍。

楊琴唰一下站起來,臉色蒼白:「沒有!我沒有污衊她們,她們真的偷了我的錢。」

「錢哪來的。」

她又沉默了。

「張小紅和楊欣瑞現在死在了Z區,如果你不說實話,我們有理由相信你和這個案子有關。」白浩放出必殺技。

楊琴的心理防線瞬間破防。

「什麼?死…死了!」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叔叔,我沒有殺人!」

白浩露出苦瓜臉:「沒說是你,而且,我才23,比你大不了兩歲。」

「是,是姬白辭,姬白辭給了我錢讓我去舉報她們偷了我錢。」

「他是誰。」

「他是張小紅的前男友,因為心理疾病休學了。半年前他給了我一萬,讓我去舉報她們偷我錢,然後學校就把她們給開除了,我真的和她們的死沒關係!」

「為什麼讓你舉報。」

「不知道,我看錢多就答應了……」

楊琴低頭,聲細如蚊。

「回去吧,這件事我會上報給你們校董會的。」

走出A職,坐回車上,梅姐用電腦查閱起姬白辭的檔案:「一年前從電大休學,然後去了Z區打工。」

「要調查他嗎?」

白浩再點燃支煙,腦袋探出窗外,發現李棫明正站在走廊看着自己,他朝李棫明揮揮手,李棫明也抬手回應他,然後就帶着楊琴再次走進了辦公室。

「先調查李棫明,他聽到兩人的死訊時太過冷靜了。」

——————————

暗網,隱秘的聊天室。

白面:Z區條子,一個上尖一個下尖,姬白辭的委託

獵豹:看見了,做掉?

黑貓:下尖當條子

白面:鬼力微弱,估計是被動簽訂的鬼契

黑貓:姬白辭

花鳥卷:小弟弟不要急嘛,姐姐我馬上就找到了,到時候一定把你這好室友的頭給帶回來

黑貓:滾

白面:要不是boss制定的規矩,老子當天晚上就把他砍了,媽的,敢不交尾款,還正好讓老子撞上了!

獵豹:你動手了?

白面:我哪敢違反行規,他還想上來搞老子,MD,小丑也在,他們勾八是一夥的,我就只能扯呼,幸好路過個蒼果,他們怕漏火,就溜了

獵豹:給這老太太記一功

白狐:漏火了嗎

白面:回boss,沒有,那蒼果什麼都沒看見,那個條子也不是相家

白狐:下尖條子吸納進來,牡丹,你下面的人,交給你

牡丹:是老大,保證完成任務

白狐:白面

白面:BOSS有何吩咐

白狐:楊琴控制住,你不能殺她

白面:在下必遵從主令

白狐:黑貓

黑貓:在

白狐:楊琴做掉

白狐:鏡花

鏡花:yes sir

白狐:變成楊琴

鏡花:no sir

白狐:一萬刀樂

鏡花:yes sir!

讀者:那啥……上尖下尖和相家是啥……

白面:新來的不要插話

獵豹:上尖是人,下尖是鬼或者簽訂鬼契的人,橫條是道士之類驅鬼的人,相家是知道鬼怪存在的人,空子是不知道鬼怪存在的人,漏火是相家對空子透露圈內事,或是被看出身份

讀者:謝謝前輩,還有前輩,為什麼白面前輩不能自己殺了姬白辭啊

獵豹:因為白面曾經接了他的委託,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動他,這是行規,但他沒付尾款,壞了行規,所以需要其他人把他做掉

獵豹:不用謝,兩個問題,兩萬,wx還是zfb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