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整本免費《睜眼就成了極品農婦逃荒,我不慌》

小說整本免費《睜眼就成了極品農婦逃荒,我不慌》

2022-05-11 22:31 作者:蘇糯糯

章節介紹

【逃荒+旱災+洪水+兵患+靈泉空間+溫馨無極品+無cp】 大齡單身的白元荷一朝穿成大越朝榆林村極品惡婦,不僅拖家帶口要逃荒,還發現自家女兒是書里的白蓮花惡毒女配 她拿着還沒被閨女嚯嚯送給女主的金手指——靈泉空間,帶着全家逃荒、致富、擺脫原劇情、走上溫馨發家之路

在線試讀

第9章 進城

「外傷有葯倒能養好,可身體內虛,就需要多補補,不然……」大夫未盡之言,在場的李家人一時悲戚湧上心頭。

白元荷叫住大夫:「老大夫,這藥方,改成這樣,你覺得如何?」

她挑選的是價格便宜藥材,又屬於這個季節,容易找尋的。

老大夫看完,激動地道:「老夫人,這方子不錯啊,我還沒想過能這麼開。」

「不知道老夫人師從何處?」

白元荷:「……沒有師從,只年輕時看過幾本薄書,見府城其他大夫說過,也就記下了。」

「難怪,既然你們有藥方,那就按照這個來,裏面好幾味藥草價格都比較低,甚至山上都有,你們想法子弄到藥材才是,這病,要早些醫治,拖延下去,神仙也難救。」

「多謝大夫。」送走老大夫,李家人在堂屋裡坐成一團,只留下老二李然照顧李大樹。

「娘,我去縣裡給爹抓藥。」李立滿臉焦急,噌地一下站起來。

李胡氏滿臉愁容,白絲散落耳畔,咬了咬牙道:「成,老大,你悄悄去,這次別帶任何口糧了。」

李大樹的遭遇,讓李家人總算對如今的旱情有了一點認知。

「娘,我這就去換衣裳。」李立轉身就要走。

白元荷叫住他,跟着道:「我跟你一起。」

「岳母,不行,太危險了。」李立下意識反駁,見白元荷不改變主意,忙讓白嬌然幫忙勸說。

白嬌然着急上前拉住她:「娘,不成,你不能去,太危險了,要去也是我陪相公去,要是因為公公讓你出事了,我怎麼對得起你。」

「這事還真非我去不可,你們認識藥材嗎?」白元荷伸手拍了拍她的肩以示安慰。

這話一出。

沒有人能反駁。

「現在藥材緊缺,鋪子里隨便以次充好,你們也不知道。」白元荷這話讓李家人心裏悲憤這世道,可也無可奈何。

時間要緊。

如今已經下午了。

去縣裡估計要天黑。

白元荷建議步行過去,又換上一身破爛的麻布短衫,在白來敬主動提出一定要陪着,也沒拒絕。

李胡氏上前抓住白元荷的手,有些羞愧,又很快釋然,拍着她的手背道:「親家母,你對我家老頭子的恩情,我記在心裏,以後能幫到的,一定不推辭。」

「嗯,都是親戚,相互幫忙應該的,你別記恨我前些年太不講理就行。」

李胡氏哭笑不得:「誰還沒個年輕的時候,你別這麼說。」兩個老太太眨眼間就成了忘年交一樣。

到底是親戚,也沒啥大恩怨的。

白元荷跟她和好了,離開前叮囑她把家裡的糧食藏起來,別露富,也別借人糧食,這才離開。

三人在李家人擔憂的目光中離去。

迎着暑氣,一路往縣裡徒步走,白元荷踏着草鞋,還沒走多久,就感受到腳皮都起泡了,走到半路,水泡磨破,時不時隱隱作痛。

「娘,我扶你歇會兒,喝口水。」白來敬對白元荷脾性捉摸不透,對她身體情況卻了解。

自家娘這些年就沒吃過苦。

李立也跟着點頭:「是啊岳母,我們慢慢走,只要關城門前進了縣城就行。」

他可不敢讓白元荷因為自己一家人出事,恨不得時時刻刻都盯着。

白元荷也沒拒絕,順從地坐下來,把腳上另外兩個水泡挑破,抹了點泡過靈泉水的犁頭草漿糊塗抹上去。

「走吧。」白元荷站起來,繼續往縣裡走。

三人足足走了一個多時辰才到縣裡。

「都準備好入城費,一個人五文,戶籍,文書。」城門外站着兩排衙役負責守衛巡邏,高聲呼和。

「五文?前兩天不是才四文嗎?」李立跟着李大樹來過縣裡,對城門費還挺了解,沒想到兩天就漲了一文。

「先進去再說。」白元荷只提醒了一下這情況不對。

再加上縣城外聚集了那麼多難民。

李立跟白來敬都提着心,沒敢多說。

白元荷摸出銅板,交了入城費,帶着兩人快速進了城。

「城裡怎麼這麼擁擠。」

只見縣城的街道四周,處處都是帶着行李,簡單鋪個席子,一家好些人口,熱鬧至極。

白元荷四處看了看,低聲道:「大多都是普通百姓,應該是四處村子裏來的。」

「人多眼雜,我們先去藥鋪。」

李立跟白來敬點着頭,跟在她身後,匆匆去了藥鋪。

藥鋪門外,堆積着不少的百姓,藥鋪只開了一個側門,白元荷隨便找了一個老人詢問情況。

「老大哥,這藥鋪是什麼情況?現在還能買到葯嗎?」

老爺子見她穿着破爛又能進城,「你是從村裡來的吧?只要這幾日在縣裡的都知道,這藥鋪限購,不僅每種藥材只能買一份,就是太珍貴的藥材,也大多沒有了。」

「這不,大家都排着隊呢,等再過一個時辰,藥鋪就關門了,要明日辰時再來排隊。」

白元荷沒想到藥材這麼稀有,但仔細一琢磨,又不覺得奇怪了,跟老爺子道了謝,先趕過去排隊。

李立跟白來敬忙追過去。

李立擔憂地看着前面排隊的情況。

白來敬問:「娘,我們現在排隊未必能買到葯,我看前面好多人。」

「今日買不到就多排兩日。」白元荷心知不能放過這次買葯的機會,對白來敬說:「老二,你去打聽看看,晚上若是不能離開縣城,能去哪裡休息,現在還有沒有宵禁,順便再去糧店問看看物價。」

「我這就去。」白來敬拜託李立幫忙照顧老娘,這才匆匆離去。

李立有些不好意思:「岳母,我來排,你先歇會兒,你能帶我來,已經很感激了。」

「成,那我也就不跟你客氣了。」白元荷確實有些力不從心,覺得原身這年紀的身體,跟現代五十多歲的身體差不多。

李立見她答應,舒了一口氣,他可不好意思讓岳母這麼操勞,要是岳母因為自己的家事勞累病了,他怎麼對得起媳婦兒和家裡人。

白元荷在旁邊席地而坐,旁邊坐着一個婦人,懷裡抱着一個瘦弱的孩子,孩子哭得嗓音嘶啞。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