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主人公叫裴瑾年夏沐的小說全名在哪裡看?

主人公叫裴瑾年夏沐的小說全名在哪裡看?

2022-05-11 22:32 作者:七色堇

章節介紹

苦等三年,敗給一段激情視頻任性閃婚,什麼?只為掩飾他是gay!某個夜黑風高的晚上,我托起他的臉,「皮膚這麼好,我猜你是受」他邪魅一笑,傾身將我壓下,「其實我是攻!」「裴瑾年,你到底為什麼和我結婚?」他眸光一斂,「遇見你之前,我沒想過結婚;遇見你之後,我沒想過別…

在線試讀

第6章 別人的未婚夫

李均益的眼睛看着腳下的地毯,像是在糾結着什麼。

方晴卻上前兩步,親昵地挽住了他的胳膊,單鳳眼微眯,揚起下巴對我說:「未婚夫剛剛回國,我自然是寸步不離了。」

什麼?未婚夫?!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均益明明是我的男友,什麼時候成了方晴的未婚夫?

「你胡說!」我對着方晴吼道,並用力將她從李均益的身邊推開,「從大學的時候開始,你就見不得我和均益好,均益是我的男朋友,你算哪根蔥?」

方晴搖晃着似是站立不穩,手勉強扶住身後的欄杆,假摔的動作做得很逼真,然後委屈地皺着眉,可憐巴巴地叫了聲「均益!」

李均益立即來到他面前,扶住她的細腰,「你沒事吧?」

方晴順勢將身子靠在李均益懷裡,「沒事,均益,回去擦點葯就好了,你別怪夏沐,她也是一時接受不了我們的事,我們應該給她一些時間,你說是嗎?」

她一口一個我們,好像李均益是她的私人用品一樣,我聽得很是不舒服。

不料李均益卻回過頭來,冷漠地對我皺眉,嗓音低沉而晦澀,「夏沐,你不應該出手打人,有話好好說不行嗎?」

看着他抱着別的女人指責我時,我直感覺頭皮發麻,顫抖着聲音問道:「李均益,你好冷血,我等了你三年,你平白無故找個借口就說跟我分手,還要求我好好說話,你當我是什麼?」

「平白無故?」方晴從李均益的懷裡抬起頭來,為李均益打抱不平,「夏沐,均益一個人在國外讀書,你知道他有多不容易嗎?可你卻耐不住寂寞,和別的男人不清不楚,你捫心自問,這樣做對得起均益嗎?」

方晴說得聲情並茂,滿腔憤怒,彷彿她親自目睹了我令人髮指的滔天罪行,頗有替天行道的氣勢。

我一個箭步沖了上去,伸手扼住方晴的脖子,「你再搬弄是非,我要了你的命!」

方晴呼吸急促,無助地呼救,「均益,快救救我,夏沐她……要把我掐死了。」

然後我就感到自己的手腕像是要斷了一樣,繼而整個人都被甩出好遠。

在我的身體與樓梯對面的牆壁零距離撞擊時,我感到一種生生的疼痛從皮膚傳導到骨骼,緊接着五臟六腑都像移了位。

兩米外傳來了李均益熟悉而陌生的聲音,「夏沐,你下手太重了吧?方晴哪句說得不對?沒想到你竟然這樣歹毒,我真是錯看了你。」

聽他忿忿然的語氣,像是對我失望透頂,似乎對曾經與我談戀愛這件事都讓其後悔不已,並且以此為恥。

心裏的疼,勝過身體。

我依靠着牆壁,勉強支撐着自己不倒下去,但暫時恐怕是站不起來了。

這就是我翹首盼望了三年的人嗎?沒有對我訴說相思之苦不說,為了保護別的女人,竟然用這麼大的力氣推開我。

如果不是我及時將頭偏了一下,當場被撞暈也說不定。

我無瑕顧及大顆大顆的眼淚滑落出眼眶,忍着巨痛,嘴唇處已有些許咸腥,咬着牙抬頭,「李均益,你好狠的心,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你說的事情我沒有做,我和辰希哥哥之間只是單純的朋友。

倒是你,剛一回來就和這個心術不正的女人搞在一起,請不要告訴我,你們之間是從昨晚才開始的。」

此時的方晴正哭得梨花帶雨,李均益一邊耐心地安撫着她,一邊轉頭輕蔑地看着我,「夏沐,我看你是不到黃河不死心,你和江辰希那些見不得人的事,別以為神不知鬼不覺,自己看!」

說著,他將手一揚,多張照片紛紛散落一地,如我們的感情,一夜之間變得覆水難收。

我拾起一張,放在眼前,照片上是我和江辰希,背景是他家郊外別墅里的一棵槐樹下,他低着頭擋住我的半邊臉,從拍攝鏡頭的角度看,我們就是在接吻。

可是我清楚地記得,那天是他生日,他請了幾個朋友在別墅里開了個派對,我是其中之一。

中途我到院子里乘涼,恰逢槐花飄落,有花蕊落到了我的眼睛裏。

我揉了幾下不得法,這時江辰希發現了我的異常,走過來幫我處理。

就是這樣一個場景,居然被人偷拍了,而且還故意選了這樣曖昧的角度,很顯然是有人跟蹤了我,目的就是陷害我和江辰希。

試想,這樣別有用心,又不惜使用下流手段拆散我和李均益的,除了方晴,絕對不會有第二個人。

我一張一張將地上的照片拾起,走到他們面前,一把將照片拍在李均益的臉上,「我們在一起五年,連起碼的信任都沒有嗎?我是什麼樣的人,難道你不清楚嗎?

這些照片很明顯是利用角度特地拍攝的,還有幾張乾脆就是拼接的,給你這些照片的人,一定是想處心積慮為我們製造矛盾。

你的牛津大學看來是白讀了,智商還不如一個小學生!幼兒園的孩子都比你聰明,你特么簡直就是一頭豬!」

「夏沐,你太過分了,怎麼可以說均益是一頭豬?」方晴這是唯恐天下不亂,生怕我激發不起李均益的怒氣,瞅準時機煽風點火。

李均益從小自詡聰明絕頂,當然受不了別人這樣藐視他,蘊怒從他的眸心流了出來,那樣陰森可怕。

他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來,「夏沐,你滾開,否則別怪我對女人動手!」

我露出一個慘淡而哀傷的笑,「別把自己包裝得像個君子似的,剛才不是已經動手了嗎?」

「你!」李均益被我噎得說不出話,攥緊拳頭逼近我,像要將我凌遲了一樣。

「均益,讓我和夏沐談,你去冷靜一下。」這時方晴適時拉住了他。

我不明白,這賤女人為什麼又要做和事佬,方才還一直挑火來着。

「我和你沒什麼好談的。」我沒好氣地說,感覺自己的心在不停地抖。

方晴像閨蜜一般親切地摟過我的肩,在我耳邊低語,「給你看樣東西,裏面有你想要的答案。」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