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在線閱讀《婚劫難逃:神秘大佬太會撩》最新章節

在線閱讀《婚劫難逃:神秘大佬太會撩》最新章節

2022-05-11 22:32 作者:大輔瑤妹兒

章節介紹

被迫相親,各種奇葩輪番上陣,程音暴走之際,第一次遇見溫知寒「不如,我們也相個親?」溫潤爾雅的男人斜靠在牆邊,挑眉看她,「程小姐,擇日不如撞日」一個月後,程音帶着個陌生男人回了家,向來鎮定的溫知寒終於沉不住氣,一腳踹開程音的門,將她抵在牆邊,在她耳邊摩挲低語「再…

在線試讀

第一章 跟我相個親

精彩節選

夜晚的咖啡館流淌着優美的古典樂,眼前這個禿頂啤酒肚的男人,與周圍的氣氛顯然格格不入。

「聽說程小姐這個圈子不太乾淨,我希望結婚之後你能辭職,在家做全職太太。」

男人眼神上下撇着,臉上橫肉看起來有些猥瑣,語氣十分倨傲,好像一切都理所應當。

程音環胸而坐,眼神已經從一開始的憤怒漸漸變得平靜下來。

這是她今天第十三次相親,遇見的一個比一個奇葩!

「婚後最好能生兩個兒子,你也知道我是公司的老闆,雖然行業不太景氣,欠了銀行一些錢,不過聽說你已經在江城買了房子,錢的來路我也不計較了,但是到時候希望程小姐能跟我一起負擔。」

程音這下真的是要氣笑了,什麼叫圈子不幹凈,什麼是錢的來路不正?

她一個酒吧駐唱,可不是出來賣的!

還想讓她跟着一起還錢,生兩個兒子是想繼承皇位嗎?

程音扯出一絲嘲諷般的笑意,冷冷掃了他一眼,「這位先生,您平時都不照鏡子的嗎?」

她的聲音夾雜着淡淡的煙嗓,總是有股勾人的勁兒,身體微微前傾,明明是溫溫柔柔的語氣,說出來的話卻像是我打在里這男人的臉上。

「你別給臉不要臉!」男人頓時變了臉,一巴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絲毫不顧及周圍的目光,粗聲粗氣的罵著:「不過是個破鞋,還正當自己鑲了金邊兒啊,良家婦女能像你這麼穿嗎?」

他伸出粗壯的食指,點了點程音的胸口。

而她今天只是畫了個妝,穿了個緊身連衣小黑裙,後背鏤空一個漂亮的菱形,身材凹凸有致,平添幾分性感罷了。

僅有的耐心已經全部清空,程音想都沒想的捏起面前的咖啡杯,直接潑到了奇葩男人臉上。

「臭賤人!」

那男人登時撕破偽裝,憤怒地衝過去,抬手一巴掌就要重重的抽在程音的臉上。

下一秒,一個修長有力的手臂緊緊攥住了奇葩男人的胳膊。

「這位先生,跟女人動手,不太好吧。」

一個穿着西裝,看起來溫潤如玉的男人,戴着金絲邊兒眼鏡,嘴角噙着一絲涼涼的笑意,聲音凌冽道。

奇葩男臉漲成了豬肝色,用力想要抽出自己的胳膊,「滾開,老子教訓人的時候,用得着你插手?」

男人臉色平靜地看過去,手腕輕鬆的握住,卻讓奇葩男死活掙脫不開。

他微微向前半步,聲音隱隱透出不耐,「給你兩個選擇,一,自己滾出去;二,我把你扔出去!」

說完,他的眼神倏地變得凌厲起來,周身湧出一股生人勿進的強大氣息,頓時嚇得那奇葩男大氣不敢出。

「放開我,我自己會走,老子還不稀罕呢!」奇葩男抽出自己的胳膊,剛要再罵上幾句,卻正好看見一雙凌然暗沉的眸子,頓時噤了聲,忿忿離開。

欺軟怕硬,一看以後就是個窩裡橫。

程音嘖嘖搖了搖頭,然後大大方方的站起身來,伸出右手來:「我叫程音,剛剛謝謝你了。」

「溫知寒,這家店的老闆。」男人扶了扶鏡框,嘴角噙着一絲笑意,右手回握了過去。

原來是砸了人家的店啊,程音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所有損失我來賠償。」

「沒事。」溫知寒拉開椅子坐在另外一邊,禮貌地衝著程音點了點頭,「程小姐,今天看你相親了十三次,似乎都不盡人意。」

說完,他打了個招呼,讓人又端了杯咖啡送了過來,在程音的目光注視下,用讓人難以拒絕的語氣,聲線醇厚而溫柔道:「不如,我們相個親。」

程音微微一愣,有些驚訝,「相親?」

溫知寒微微頷首,身體向後一靠,交疊着雙腿,目光坦蕩。

面前這個男人,顏值高有氣度,身形挺拔配着雙大長腿,西裝襯衫都擋不住緊緻的肌肉,雖然眼神總是清冷淡漠,但這不就是傳說中的禁慾男神嗎?

這種人,怎麼可能會需要相親?

溫知寒像是猜透了她的想法,右手擱在桌子上輕輕扣了兩下。

「我叫溫知寒,有幾家不錯的咖啡店,三十歲,有車有房無貸款。做過不少投資,小有積蓄,平時不算太忙,父母在國外,不需要擔心婆媳問題。」

程音一臉驚訝,清澈的眼神仔細的打量着他,終於忍不住問道:「溫先生,你為什麼要相親啊?」

「我也老大不小了,家裡催得緊。」溫知寒微微一笑,毫不尷尬道。

「你管三十歲叫老大不小?」程音瞪圓了眼睛。

然後便聽見溫知寒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是的,家裡長輩急着抱孫子,只能先應付着。那程小姐呢?」

程音臉色微紅,有些躊躇的掰了掰手指,她跑出來相親的原因簡直是難以啟齒。

程媛媛搶了她的男朋友,大着肚子跟爸媽鬧着要結婚,姐妹反目,父親病重,簡直就一出狗血的家庭劇。

再看溫知寒,各方面優秀,程音的心裏隱隱有些動搖。

「我也是,家裡催得緊。」程音眼眸下撇,聲音吶吶,明顯有些底氣不足。

溫知寒嘴唇微揚,眼底像是染了笑意,「那我們倒是很相配。程小姐需要婚姻,恰好我也需要一個妻子,不如?」

「協議結婚?」程音眼睛瞬間亮起,語氣都變得輕快了些。

話音一落,程音變開始後悔,好不容易遇見個正常點的男人,萬一他不答應……

沒想到下一秒,耳邊便傳來一句好聽的回應。

「可以。」

「太好了,這樣看我們果然是最合適的。」程音長舒一口氣,她把相親地點定在這家咖啡館裏,真是太機智了。

溫知寒眼神頗深得看着她,像是一隻蓄謀已久的獸,在慢慢將垂涎已久的獵物圈入懷中。

「既然如此,我們現在去把證領了。」

什麼?

程音嘴角一抽,震驚不已,「不……不太好吧,我們不再多了解一下嗎?」

溫知寒站起身來,十分紳士地扶住程音的椅背,手指骨骼分明,目光認真道:「程小姐,緣分既然已經到了,擇日不如撞日。」

這麼優秀又紳士的男人,怎麼看都像是她撿了個大便宜。

「那,好吧。」

程音張了張口,揚起精緻的小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燦若星河。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