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最新章節我真沒想出名啊

小說最新章節我真沒想出名啊

2022-05-11 22:32 作者:巫馬行

章節介紹

那一年,窮瘋了的陸遠拿着五個小時寫好的劇本,成功地向某白富美忽悠了一百萬投資……起初的他只想花八十萬隨便拍拍應付下,然後在電影上映前夕捲走剩下的二十萬回老家從此老老實實地娶老婆做點小本買賣,同時打死他也不來橫店了……但是……票房爆炸了……官方書友群:98080…

在線試讀

第2章 彈鋼琴的時候會認真點

  「遇見你」是橫店最東邊一座高檔咖啡店的名字。

  陸遠曾經騎車路過這家咖啡店,看着咖啡店裏面那些穿得光鮮亮麗的客人們,陸遠不知道背地裡吐了多少口唾沫,然後腦海中又YY自己今後會有機會和女神踏入這家咖啡廳,並且穿着燕尾服,宛如一位王子一樣彈奏着鋼琴,讓女神傾倒。

  但是今天陸遠的夢想終於實現了。

  王矜雪確實是女神級的大美女。

  天真之中又帶着一絲恬靜,恬靜中又夾雜着些許睿智。

  但是陸遠對王矜雪不敢有一點非分之想。

  畢竟在陸遠的眼裡,王矜雪是一個危險人物,需要打起一百二十分警惕。

  「來一杯麝香貓……」

  「好的,請稍等,這位先生您……」

  「藍山吧。」

  陸遠沒有來過類似的咖啡廳,當他看到咖啡上的價格表以後,陸遠心中被震驚了。

  藍山咖啡竟然要三百塊一杯。

  這價格……

  有些驚人。

  但是,陸遠絕對不能讓王矜雪將自己當成土包子,所以他從容地坐在了王矜雪的背後,臉上露齣電視劇男主角那樣的淡淡優雅笑容。

  「你不用拘束。」王矜雪看着陸遠笑了起來。

  「我沒有拘束啊。」陸遠搖頭。

  「第一次和女孩子一起喝咖啡?」王矜雪卻沒有接陸遠的話。

  「不是!」陸遠矢口否認。

  「這裡的麝香咖啡很不錯,很正宗,價格也不貴,也就六百塊一杯,你應該點麝香咖啡。」

  「我不喜歡的咖啡,我不會喝。」陸遠注視着王矜雪那一雙略帶深邃的瞳孔搖搖頭。

  「我說了,我請你。」

  「就算你請我,我也不喝。」

  陸遠很堅定。

  他覺得這是一場交鋒。

  他不能落入下風。

  就算是第一次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他覺得自己也必須保持該有的風度。

  這是一個男人的風骨!

  「哦,既然不喜歡也不能強求。」王矜雪點點頭,然後拿齣劇本。

  昏暗的燈光下,她翻開了第二頁,並且將第二頁看了一遍。

  陸遠看着王矜雪在看劇本以後,他則端坐在椅子上目光瞥着下方彈鋼琴的少女。

  少女很恬靜。

  少女的手指很靈活。

  少女彈出來的音樂很美妙,讓陸遠有些嚮往。

  「鋼琴曲好聽嗎?」

  「還不錯。」

  「好聽在哪裡?」

  「額……」陸遠回過頭看着饒有興趣的王矜雪。

  他覺得眼前這個女人有點討厭。

  是的,討厭。

  莫名其妙的被這個女的佔據了主導地位,而自己似乎落入了下風。

  陸遠很想慷慨激昂地指點一下江山,然後非常專業地點評這個少女的彈奏手法包括曲子的內涵以及自己的理解,最終在眾人的驚嘆下圓滿地裝一個逼。

  但是……

  很遺憾。

  陸遠沒聽說過這個曲子,也聽不大懂。

  附庸風雅的話不能亂說,萬一說岔了,這就是裝逼失敗,這就很很尷尬了。

  「說不出來?」王矜雪挑釁陸遠「或者說,你不懂?」

  「我懂!」

  「那你說,你聽出了什麼?」王矜雪笑意極深。

  她要讓陸遠親自卸下那一份倔強,然後接受血淋淋的現實!

  一個老實人,為什麼要裝不老實呢?

  王矜雪想讓陸遠回歸本質!

  「我聽出來了,但是我不說,你不是我的知音,所以我說了你也不懂。」陸遠心中很不爽。

  他自然察覺到了王矜雪的意思。

  但是,他不可能讓王矜雪得逞!

  他是一個驕傲的人。

  自己裝出來的逼,含着淚也要裝完!

  他現在的人設可是一個高端專業人才呢!

  「我不懂?呵呵,這首曲子名叫「尼爾河少女」,四年前這首曲子曾入選央視十大名曲排名第三,兩年前收進了燕影教科書《走進鋼琴》的第三頁,同時各大鋼琴網上排名始終第一……」王矜雪看着少女,淡淡地介紹着這首曲子。

  「那又怎麼樣?」陸遠心中不太舒服。

  「這首曲子的原創者名叫王矜雪,而我的名字,叫王矜雪。」王矜雪看着陸遠的表情後,頓時露出了一個笑容。

  陽光從窗戶邊照進了王矜雪的臉頰上。

  王矜雪的臉頰很美。

  有一種驕傲而又神聖的美麗,還有一絲的,得意。

  「……」陸遠沉默。

  他的心中後悔得不行。

  這種感覺好像班門弄斧一樣,讓他有些顏面掃地。

  他本想裝逼,像那些貴公子一樣裝逼。

  但是……

  似乎被眼前這個美麗的少女裝了一個潑天大逼了?

  這種滋味確實不太好受。

  「所以,我懂這首曲子,比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要懂。現在,你說,你聽出這首曲子代表着什麼了?」看到陸遠沉默一下,王矜雪心中自然是有些舒服。

  她覺得自己能夠看到陸遠跪在地上,最終卸下所有的偽裝。

  老實人就應該老實。

  不應該裝成和其他花花公子一樣。

  「哦。」

  這種感覺很不舒服。

  他就猶如一個被逼到角落裡顫抖的野貓一樣瑟瑟發抖。

  如果在往常的話,他或許低頭,或許潰敗,承認自己確實不太懂。

  老實人嘛,大大方方用最真誠的言語承認,至少別人不會太逼自己的。

  但是陸遠不舒服。

  至少即將被打回原形的感覺很不舒服。

  陸遠想抗爭。

  所以千言萬語形成了一個「哦」字,並且聲音依舊很平靜,就算心中亂得狗屎一樣,他仍舊錶面上雲淡風輕,彷彿真如一陣微風吹過,吹不起任何的波瀾。

  「哦可不是什麼好的回答……因為這不能代表你的內心,如果你真的懂,你可以說,你可以證明自己,你可以談論專業知識,你不懂,我也不會笑話你,因為你是導演專業,而且你的劇本我掃了一遍,我有點興趣,也許將來你是一位好編劇。」陸遠並沒有像王矜雪一樣承認,於是,王矜雪繼續逼他。

  她打算將陸遠逼進角落裡,並且讓陸遠退無可退,避無可必地露出原形。

  陸遠閉上了眼睛。

  他的心有點亂,他怕自己亂了的心影響到自己的眼神。

  然後讓王矜雪自以為是地繼續得意下去。

  這場交鋒陸遠覺得自己可能要敗了。

  但是,很不甘心啊。

  「您好,兩位,這是你們的咖啡。」

  就在這個時候,服務員剛好遞上了兩杯咖啡。

  陸遠睜開眼睛,微微地品了一口,然後吐了口氣。

  香醇的味道讓他想到穿越前自己學鋼琴時候的情景……

  那時候,自己也曾嘗過咖啡,以及,那一首曲子。

  曲子並不難。

  但是很美。

  這個時候,陸遠突然站了起來。

  「我想去……」

  「洗手間?」王矜雪看着陸遠再次搶了陸遠的話。

  緊張的時候一般人都會借故上廁所緩和一下氣氛。

  不過,上完廁所以後呢?

  再逃避,也逃避不了有些東西的。

  「嗯,去洗手。」

  「為什麼洗手,洗手能改變一些東西?」王矜雪看着陸遠。

  「能改變。」

  「改變什麼?」

  「彈鋼琴的時候會讓我稍微認真點。」

  「???」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