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全本免費閱讀最強戰帝戰帝傳承沈浪

全本免費閱讀最強戰帝戰帝傳承沈浪

2022-05-11 22:33 作者:沈浪

章節介紹

九星連珠之時,至陰之氣湧現,大地被黑暗籠罩,萬千魔神蠢蠢欲動, 乾坤倒轉 黑暗主宰魔神殿要掌控世界,邪神血祖想要橫掃天下,封印數萬載的魔族想要重臨人間…… 少年沈浪持「封天鼎」,修鍊神魔功法,逆天改命,一步步解開天地迷局,吞噬無盡星辰,煉化天地萬物……一個人,…

在線試讀

第一章 戰帝傳承

精彩節選

  沈浪做了個很長很奇怪的夢。

  以至於從早上直到下午最後一堂煉器課,他都一直在沉睡當中。

  塔雲學院在這一點上面表現得非常開通。

  大部分的導師看到是沈浪豬一樣的睡在那裡,除了個別搖頭嘆氣一聲外,其餘的都選擇了無視。

  誰讓他是牛皮哄哄的天脈聖體呢?

  這種在遠古時期號稱「天生至尊」,修鍊一日千里,幾乎沒有懸念就能夠成為絕世強者的「天脈聖體」,在這個時代卻完全成為了廢物的代號。

  如今的沈浪的體質就是天脈聖體。

  一種聽起來威風,但是事實上根本無法修鍊,無法凝聚出丹海的體質。

  所以沈浪是否認真聽課,就真的不重要了,何況他都這樣睡了快十年了。

  塔雲學院的「睡神」說的就是他了。

  然而,沒有人能想到沈浪身處的兇險。

  就是在此刻,沈浪的識海之中,兩團光團正在乾涸的識海之中對峙。

  這兩團光團……

  一團是來自地球的少年魂魄,如一盞明燈,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然而另一團,卻比這一團大了無數倍,如星辰般璀璨奪目。

  這兩者相比,實在不是一個等級的!

  「這是我的身體,滾出去!」沈浪雖然面對比自己靈魂強度大了無數倍的魂魄,面對隨時可能被吞噬的危險,卻仍然是從容淡定,連發出的聲音都如古井不波。

  那強大如星辰般的靈魂光團一陣閃爍,化作了一名中年人,隨手幻化出來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定定的看着沈浪。

  這人五官線條深刻硬朗,身材修長,雙眼光華瑩潤,透出攝人心魄的光芒,周身上下洋溢着難以言說的強大。

  讓那人稍稍一愣的是,沈浪也幻化成了自己原來的模樣,黑衣長發,狂放不羈又帶着幾分滄桑與深沉,非常平靜的與他對視起來。

  「不着急,一會我就會完全消失了,你我本為一體,先聊兩句如何?」那中年人的聲音非常有磁性,有着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聽在人耳里,彷彿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下意識的會認為他說的任何話都是對的。

  然而這不是讓沈浪感覺奇怪的地方,讓他心底駭然的是,他竟然真的有一種感覺……感覺那中年人就是自己!

  這種感覺實在太過怪異了,明明自己就站在這裡,卻能感覺另外一個自己坐在對面!

  「荒唐!」沈浪輕斥一聲道:「什麼叫你我本一體?我是沈浪,閣下又是誰?」

  那中年人沉吟了一會輕笑了一聲說道:「其實我在想,我該如何跟你解釋。我知道你叫沈浪,從地球而來,其實……我也叫沈浪,只不過我的名字,知道的人不多他們更喜歡稱呼我為……戰帝。」

  沈浪大吃一驚,要知道,從地球穿越而來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十年,而且絕對不可能有任何人知道。

  但是對方卻一口道破!

  而戰帝這兩個字,只要是星辰大陸的人,就幾乎不可能有沒有聽說過這兩個字的人!

  那是人族最神秘的聖地戰神殿之主!

  從未有人見過其真面目,據說帶領人族走上人間界巔峰的戰帝!

  這人間界最為神秘最為強大的戰帝,現在卻是以靈魂狀態存在於沈浪的識海之中,這麼說……

  戰帝已經隕落了?

  沈浪有着與其年齡極不相稱的老練,他眼神不變問道:「我對戰帝的事情,不感興趣。說出你的目的,然後,離開這裡。」

  戰帝站起身來,背負雙手仰望天空,幽幽說道:「你我靈魂本為一體,你去了一個叫做地球的異空間,而我,在這裡修鍊近萬年,為的就是等你回來。十年前你來到這裡的時候,也便是我隕落之時。接下來,自然就是要融合在一起了……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沈浪冷哼一聲說道:「說了這麼多,目的還不是要吞噬我?何必拐那麼多彎?」

  戰帝淡淡一笑說道:「不是吞噬,是融合。其實你已經相信了,不是嗎?你早就發現我的異常了,而且也知道我若是想吞噬你,不用費這麼多話的。因為三魂六魄當中,你是主,我為次,我只是你為了探索天地大道分離出來一道魂魄而已。只有你能吞噬我,我根本無法吞噬你……」

  沈浪的夢很長,長到讓他感覺像過了千年萬年一般。

  當那無數的記憶和信息灌輸到了他腦海之中的時候,他甚至能感覺到靈魂撕裂的痛苦……

  那記憶中,戰帝帶領無數的強者高手征戰四方,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然而在這夢的盡頭,時空如停滯了一般……

  一張巨大無比的人臉出現在了空中,幾乎遮蓋了整個天地,就這樣俯視着蒼生……

  毀天滅地的威壓籠罩住了整個世界,無數生靈在這股威壓之下匍匐在地,不由自主的戰慄起來。

  「哈哈哈哈……我明白了!」

  戰帝狂笑着騰空而起,身上強光爆起,整個天地都為之顫抖了起來。

  就在他自爆的這一剎那,無數的哭喊之聲傳入了他的耳朵,那些聲音,似乎非常熟悉,又似乎非常陌生。

  這一切的事情,剛剛接受這記憶的沈浪一直處於一種旁觀者的姿態。

  他「看着」這一切,卻無法作出任何動作。

  但是看着自己自爆,那種悲壯的情緒剛剛在他心裏蔓延開來的時候,他就忍不住破口大罵了:「圈圈個叉叉的,我剛剛還在奇怪,作為戰帝的你怎麼會隕落的呢?敢情你還是自殺的!你明白什麼了?你明白了老子還沒明白呢!」

  剛罵完,無盡強光已經充斥了整個世界。

  「蠢貨!」

  沈浪條件反射般發出一聲狂吼,把整個教室裏面的人都嚇得差點跳將起來。

  講台上的木琴導師這一氣簡直是七竅生煙,一張俏臉漲紅得幾乎快要滴出血來了。

  「沈浪,你給老娘滾起來!敢罵我蠢貨?活得不耐煩了你!」

  「咻——」

  一道劃破空氣的尖銳之聲響起。

  沈浪微微抬起頭來,剛睜開雙眼,就看到一節物事破空而來。

  不過讓他吃驚的是那東西在他視線當中顯得無比清晰,明明速度極快的東西,竟然像是放慢了無數倍一樣,不但清楚的看到了飛行的痕迹,甚至連上面的紋路裂痕都在他的目光之下無所遁形。

  就在一群同學等待看好戲的時候,沈浪突然動了。

  他漫不經心的用兩個指頭一夾,將那來勢洶洶半尺來長的東西夾在了手裡。

  似乎不是他接住了那東西,而是他的手一直就停在那裡等着對方送過來一樣。

  隨後,他用一種平靜的目光看向了講台上的木琴。

  這個風姿絕世的女子看起來不過二十三四的年紀,黑髮輕舞,長長的睫毛顫動,眼眸似迷濛着水霧,紅唇玉齒閃爍着晶瑩的光澤,頸項纖秀,冰肌玉骨,精緻的五官,絕色的容顏,一切的一切都讓人感覺到無暇無垢,是如此的完美。

  唯一有點不大完美的是……

  此時的她就像一頭髮怒的母獅子一般,張牙舞爪隨時要撲向沈浪這頭獵物。

  想要將他撕成碎片。

  沈浪打量了一下木琴導師,知道要糟。

  又看了看檯子上正被地火煅燒的物事,慌忙搖了搖頭道:「煉製紫電金戟這種劣等兵器木琴導師您竟然用地火來煅燒,不怕直接給燒化么?難道您以為加入了水仙蘭就能夠抵抗地火的猛烈火力了么?」

  「嘖嘖,在滅妖岩當中加入赤霄魔根,還算有點創意,但是你加就加了,為什麼卻想用焚魂鬼木來中和這兩者相衝的屬性呢?」

  話音一落,滿堂目瞪口呆,隨即爆發出震天鬨笑。

  「喲——這個廢物還真是膽大妄為啊,罵了導師蠢貨,現在竟然還胡說八道一通,難道是想用這種方式來轉移木琴導師的注意力?還沒笨到死嘛!」

  「哈哈,是啊是啊,木琴導師可是要馬上成為靈級煉器師的了,這貨什麼都不懂也敢亂說一氣,我看他一會怎麼自圓其說!」

  「木琴導師做事情最是專註,也最恨人打斷她了,回頭這貨一定要被罰得四肢不全了!」

  班級裏面五十多號人大部分人此時都是幸災樂禍,看戲一般的看着沈浪,不斷的交頭接耳。

  沈浪那僅有的一胖一瘦兩個死黨果斷的趴在桌子上裝死了。

  雙拳難敵四手啊。

  他上課睡覺,這真不算什麼新聞了,若是不睡才是新聞。

  但木琴今天心情本來就不好,聚精會神煉器的時候被他一聲狂吼,差點手一抖直接把爐鼎給推翻了。

  如今他還要胡說八道,是可忍孰不可忍!

  然而,當原本怒氣沖沖的木琴導師與沈浪的目光相遇時,卻沒來由的心中一震。

  這一剎那沈浪的雙眸就如同宇宙黑洞般,充滿了跟往日不一樣的別樣神采。

  讓人看一眼都有點難以把持的迷失其中。

  面對這樣的眼神,木琴瞬間生出了一種無力之感,先前準備好了的教訓話語頃刻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是怎麼回事?這小子怎麼可能有如此深邃的目光?以他那力武境二重天的修為,怎麼可能一道眼神就能擾動我的心神?」

  「這絕不可能!我可是氣武境八重天的高手!是了,一定是因為最近要參與靈級煉器師考核,所以有些心神不定。」

  想到這裡,木琴恢復了鎮定,柳眉一豎,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既然你連這幾種材料都認了出來,那就說說我這樣操作有什麼不對吧?我這一番操作雖然看起來簡單,但是足足用了九個公式,每一個都無懈可擊,一旦成功,那就不是你說的那種普通兵器,而是靈器!靈器你明不明白?」

  在星辰大陸,法寶秘器一說,淵源流長。

  神話傳說中諸天神靈大都有各自神器,威力絕倫。

  而人世之間,武道煉器之士以法寶秘器初掌天地造化,亦有莫大威力。

  厲害的可以御空而行,風馳電掣;

  更為強大的的甚至震天撼地,毀山斷流。

  許多厲害法寶的出世,更是引得許多帝國和宗派勢力的奮力爭奪,掀起無數場腥風血雨。

  法寶秘器的類別分為普通兵器、靈器、玄器等一共九個等級,每一級又分一二三四五品。

  而煉器師,同樣分為九級,普通煉器師,靈級煉器師,玄級煉器師……每一級也是分為一到五品。

  木琴現在是普通高階煉器師,只要通過這一次的考核,就將晉陞為靈級一品煉器師了。

  她怎麼可能讓一個最為差勁,成天只知道睡覺的廢物學生來說三道四?

  木琴心裏剛這麼一想,沈浪有說話了……

  「九個公式?您這是想把自己往死里整啊,弄個紫電金戟您還搞這麼複雜……想要把這紫電金戟煉製成靈器很簡單啊,材料上已經算過關了,加上這三個公式,最後按照這個結果刻畫靈陣圖,就可以了。」

  沈浪打了個哈欠,拿起桌子上的筆在紙上刷刷刷寫出來了幾道公式,一邊往教室門口走去。

  「給老娘站住!你以為你胡說八道一通我就能放你走了么?我九個公式足足計算了半個月,你竟然跟我說三個公式,當我這煉器師是吃乾飯的啊!」木琴看他悠哉悠哉往外走去,頓時勃然大怒。

  「導師說的對,不能讓這個廢物亂搞一通!開什麼玩笑,敢在木琴導師跟前胡說八道,不能就這麼饒了他!」

  「不錯,廢物就是廢物,亂說一通然後就想跑路,簡直豈有此理!」

  許多同學叫嚷了起來,眼中滿是嘲弄和幸災樂禍。

  沈浪聳聳肩一攤手道:「你在滅妖岩當中加入赤霄魔根,這就夠嚇人了,你還吃飽了撐的往裏面加焚魂鬼木!在地火的煅燒之下……你看,現在爐鼎外邊的火焰顏色已經成青紅色了,最多不超過三十秒,這爐鼎就要爆炸了,我不走難道呆在這裡看爆炸啊?」

  「爆……爆炸?」木琴一愣,下意識的看向了還在被地火煅燒的爐鼎。

  那爐鼎內的一切似乎都在按照着她預測的走向進行,並無任何異常。

  「木琴導師,沈浪這小子危言聳聽,胡言亂語,你一定要處罰他才行!」

  「不錯,不然以後誰都這樣亂說一通,導師威嚴何在?」

  「我建議把他丟玄冰崖上去吹三天三夜罡風!」

  武道一班的同學都義憤填膺的叫喚起來,木琴皺着眉頭看着馬上就要出了教室門口的沈浪背影,便聽到這廝嘴裏念叨着什麼:「十,九……四,三……」

  木琴的眼角沒來由的狠狠一跳,轉身看向了爐鼎,頓時面色大變!

  只見原來並無異常的爐鼎突然釋放出來了一股狂猛的能量……

  而且那能量似乎還在不斷提升當中,而爐鼎周圍的火焰似乎受到了裏面能量的影響,竟然完完全全化作了青色!

  「不好!」

  木琴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

  她再也來不及細想,當機立斷雙掌並排往那爐鼎推了出去。

  「驚濤掌,狂濤拍岸!」

  空中立刻出現了一陣波動,彷彿大海中巨浪來襲!

  所有人都感覺如同坐在了小船之上,而小船,正在浪尖上猛烈晃動!

  便聽一聲輕響,那半人多高的大鼎被木琴這一掌拍飛了出去,往教室外邊的河流上落了下去。

  隨後,「轟」的一聲巨響,小河掀起了高高的巨浪,無數的魚蝦從天而落,景象極為的壯觀。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