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樂玖兒洛霄最新章節《覺醒醫妃,綁定了王爺的命》

樂玖兒洛霄最新章節《覺醒醫妃,綁定了王爺的命》

2022-05-11 22:33 作者:染染紅了

章節介紹

【虐渣+甜寵+爽文+互相奔赴+雙向成就】 天才軍醫樂玖兒,覺醒在了前世被侮辱自盡的前一刻 啥啥沒有不說,還剛出狼窩又入虎穴 給長的不錯的『老虎』解了一夜的毒之後,被賴上了 郡主罵她一句賤人,他給人家毀了容 掏出肚兜給人止血,他氣的將她按在空中『摩擦』 她殺人,…

在線試讀

第2章 如果我死了,幫我收屍

洞中,樂玖兒正在給洛霄把脈。

「渾身滾燙,忽然暈倒,似乎是毒,又不像,血脈如此劇烈跳動從沒見過,好奇怪的病。」

自顧自分析的樂玖兒沒有發現,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她。

手腕被箍住,燙的要燒着的男人竟然醒過來了。

「你要幹什麼?」她感到危險,蹙眉望着他。

洛霄頭疼欲裂,重重畫面在腦海飛快划過,抓不住,看不清。

視線迷茫,手摸到黏膩,低頭間,他看到了沒來得及癒合的傷口。

「怎麼傷了?」這讓他莫名心疼。

迷迷糊糊中他在心內自嘲,他還是戰神洛霄嗎?

一向不近女色,冷酷自持的人竟然對女人心疼?

一定是情咒又加重了。

四目相對,他唇紅似血,樂玖兒看到了他眼神中的迷茫,

這是病症帶來幻覺了?

「你在看什麼?」

「看你!」

樂玖兒一囧,「我問的不是這個,問你腦袋裡看到了什麼?」

「什麼?」他像是在問自己。

腦海里是母親渾身是血的身影,站在崖邊,將幼小的他一把推開,「哈哈,洛霄,情咒之苦,痛不欲生,找對了女人,你興許還能活一次,但只要錯一次必死無疑,哈哈,天下女人皆可解,卻又無人可解,你敢試嗎?」

那恐怖的笑聲回蕩在耳邊,情咒的痛讓他渾身顫抖,年年月月難以慰藉,無法紓解。

「洛霄,你能聽到嗎?洛霄?」樂玖兒看他氣息紊亂,呼吸粗喘,趕緊抓住了他的胳膊。

就是這個聲音。

洛霄腦里畫面一轉,那是入夢無數次的女孩,穿着白大褂,聲音是那麼堅定決絕,「洛霄,我不許你死,閻王也不行!」

那是他的慰藉和救贖

「你能救我是嗎?」

樂玖兒一愣,不知出於什麼原因,她堅定的點了點頭。

「我能!」

彷彿一瞬間驅散陰霾,洛霄笑的極漂亮,眼裡細碎光芒涌動,

他的唇突的落下,壓在她的唇上。

耳邊是他磁性的輕嘆,「如果我死了,幫我收屍。」

啥?

會死嗎?

突的她的心猛的一跳。

下一刻她被壓倒。

動不了!

她不會是剛出狼窩又入虎穴吧?

差別只在於這個『猛虎』長的不賴?

眼看着衣服被一件件剝落,男人一點點伏下。

滾燙的身體包裹着她的冰冷。

斜射而入的月光下,樂玖兒漸漸迷惘。

男人胸前一條從心口蔓延至下腹深處的,暗紅色血線,隨着一次又一次的伏動,慢慢變淡直至消失。

……

天際破曉,陽光暖融融的照進洞內。

樂玖兒是被疼醒的,一夜的折騰,讓她痛苦難忍。

她還記得暈厥的前一刻,狠狠的咬了男人的手側。

咸腥的血液味道此刻還蔓延在嘴裏,可見她並沒有睡多久就天亮了。

忍着痛緩緩的支起不知何時能動的身體。

「混蛋辰王八!我一定會報仇的!」,咬牙吐掉嘴裏帶着血味的唾沫。

環顧四周,男人已經沒了蹤影。

火焰燃燒木頭,在山洞裏發出了噼啪的聲響,身上蓋着件男人的外衣。

她黛眉微蹙,在心裏將洛霄的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

衣服已經破碎的無法遮體,只能忍着嫌棄將他的外衣套在身上。

袖袋裡的沉重讓她動作一凝,從中掏出了一疊銀票和一塊金牌。

也沒細看,將兩樣東西揣在懷裡,直接出了山洞,邁入森林當中。

而此時另一側離山洞不遠處的密林當中。

洛霄目光幽深的落在掌側的傷口之上。

昨晚他是怎麼了?

怎麼會對一個女孩……

難道是因為,那倔強的神情跟夢中的女孩一模一樣?

難道是因為情咒發作,抱着她,以往的痛不欲生竟然奇蹟般減輕。

昨晚他將她要了,是帶着必死的決心的。

這也讓他醒來後,不知道該怎樣面對她才好。

遠處,黑衣侍衛飛身而至,躬身稟報,「爺,查清楚了,昨天李將軍部下的確領了一批軍妓入營,說是其中一個在路上跑了,他們為了湊數就在林間隨便抓了一個湊上,咳,湊的正是洞的那位。」

洛霄收回視線,目光落在侍衛身上,「藍翎,去查她的身份,我要知道她的一切。」

藍翎連忙低頭應是。

隨即又抬頭慶幸的望向主子,「爺,這次真是兇險萬分,那姑娘真的能暫緩您的毒嗎?」

洛霄沒答,手指摩挲着牙印,緩緩開口,「小野貓牙口不錯。」

???

藍翎頂着一頭問號正要離開,卻迎頭撞上了跑來的半大孩子。

「六兩,又長高了。」

六兩沒管他,一把將手裡的水壺塞在他懷裡,向他身後單膝跪地。

「爺,六兩沒用,沒看住人,我出去打水的功夫,再回來那個姑娘就不見了。」

洛霄本就冷寂的目光瞬間冰寒,昨晚強了她,『小野貓』怕是急了!

想到這,他足下一點,人已經凌空躍起,向山洞飛去,命令從空中飄下。

「去!將本王的侍妾帶回來!」

「是!」

……

脫離辰王掌控的樂玖兒走在林間,腦海中整理着原主為數不多的記憶。

前世的樂玖兒母親早亡,5歲時就被父親託付給鄉下過來的大伯一家照顧,留下了宅子和銀子便進京謀取生路了,不久就傳出了父親橫死他鄉的消息。

一夜之間她從被照顧的大小姐,變成了為奴為婢的賠錢貨。

一個人伺候着大伯一家四口,常常吃不上飯,睡的也是四處漏風的柴房。

大伯一家更是利用父親留下的錢當上了安城的富戶。

大伯樂經武還花錢領了個安城刺史從事員的職務。

一家人使喚起前世的她毫無愧疚,鳩佔鵲巢占的心安理得。

對於懦弱的樂玖兒,稍有不如意就是一翻虐待毒打,她身上永遠沒有一塊好皮,後背的陳舊傷痕就是這麼來的。

這樣的日子,一過便是12年。

兩個月前,大伯又聽說太后在各地秘密挑選送給辰王的侍妾。

他為了攀上太后的高枝,明知進了不近女色的辰王府內,必死無疑,卻還是把樂玖兒送了上去。

可誰曾想,一向膽小懦弱的樂玖兒竟然逃了出來。

結果不僅丟了行李,還被綁走充了軍妓。

樂玖兒長長的嘆了口氣,「好吧,我行醫天下的夢想先緩緩,先給你報仇,順便將那樣東西拿回來。」

她轉身向森林的另一側走去。

整整一上午,走出森林,又用「辰王八」的錢雇了馬車。

終於在午後站在了安城內城,一間寬門大院的門口。

原木底,墨色正楷,樂府二字高高題在匾額中間,這還是當年父親親筆題就。

現在卻不能算是她的家了。

樂玖兒將眼底厲色斂下,低頭剛要邁進大門,身後一個肥厚的巴掌呼了過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